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明
冷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894
  • 关注人气:5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双沉重的马靴

(2020-09-04 09:15:17)

一双沉重的马靴

一双沉重的马靴

一双沉重的马靴

一双沉重的马靴
    朋友发来的图片,分别是宣武门和西单路口,您认的出来吗?


儿时住在宣武门附近的人家购物必定要去西单小到针头线脑大到家俱衣物西单百货商场马路两边的商铺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从储库营胡同出来穿过金井胡同出了达智桥或者走上斜街左拐经过一座石桥一道护城河好奇地抚摸着宣武门城楼门洞里巨大坚硬的花岗石猛抬头那座古朴庄重神秘的教堂迎面而来去时多半走马路西侧照例要在又一顺饭店门口驻足多时看看涮羊肉爆肚糖耳朵芝麻酱火烧各种令人垂涎欲滴的小吃买不起也要过过眼瘾回来的时候走马路东侧路过烤肉宛隔着大玻璃窗一次次仔细端详里面那个桌面大小的烤铛大师傅站在客人一边把端着的羊肉片摊在烤铛上羊肉滋啦响着大师傅用一把超长的筷子搅动羊肉升腾起一股热气仿佛那鲜美的肉滋味传进了我们的嘴里马路西边有家旧书店买不起书每次都要装模作样的翻看几遍菜市口有家委托行西绒线胡同口也有家委托行那时的委托行虽然买卖二手货却让人感到一点不掉价净是些好东西一般人买不起

197273回北京探亲去西单的路上照例走进那家委托行逛逛货架上摆着旧照像机收音机望远镜等物忽然一双红色的高腰大马靴闯进了我的眼帘那是一双说棕不棕说紫不紫暗红色的马靴拿过来仔细端详沉甸甸的皮面没有任何破损马靴腰里缝着一层毡子再往里摸让我大喜过望靴子里面全是厚厚的暖茸茸的绵羊皮毛问了价钱15试了试大小正合我意天啊这不是老天为我准备的吗

68年去插队转眼几年过去了我当了赤脚医生总算有了一份挣工分的饭碗在牧区唯一便捷的交通工具是骑马更何况是大队医生一年四季无论冬夏每天必须骑着马走东家串西家骑马最好穿马靴一是安全如果穿球鞋布鞋摔马了脚容易套进马镫里出不来把人拖死二是护腿没有马靴腰护着不出几天小腿内侧就会磨得鲜血淋漓刚来时发的马靴早没了踪影50元买过一双新马靴一年的功夫也皮开肉绽还有一个更大的难题马靴只能春秋穿内蒙草原春夏秋三季不过半年,9月底飘雪花来年的清明雪才开化起码一半的时间寒冷刺骨马靴在冷天根本不能穿牧民们多半穿蒙古靴外面用牛皮革缝制成宽松的靴子里面配上毡袜没想到皮制的蒙古靴同样弱不禁风里面的毡袜子要不停地缝缝补补靴子沾了水几天就开线破损我一没钱二没家这些小事成了我无法翻越的大山这二年我吃尽了没有靴子的苦头球鞋磨出了洞小腿内侧磨的露出了鲜肉天一冷两只脚后跟开裂随着天气越裂越深走路着地痛的我龇牙咧嘴咬着牙踮着脚尖一瘸一拐直到第二年春暖花开才会好转清明时节人们穿上了蒙古靴唯独我脚上还是穿了一冬的毡疙瘩穿的时间太长了用羊毛擀成的毡疙瘩磨破了里面垫着一付毡垫像个舌头似地露出来给我难堪春天牧民们穿上了羊羔皮里绸缎面又轻又薄的袍子我依旧穿着冬天的白茬皮得勒再配上破旧的马鞍疲惫的老马和精瘦的我感觉与要饭的别无二致那时候我隐隐约约地明白了什么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什么与反革命家庭弄清界线什么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都是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活下去比起无房无粮在四川大山中度日如年的父母草原起码饿不死人

没过多久我把母亲和弟弟妹妹从四川大山接到了草原把父亲一人留在了四川老家

以后的日子那双大马靴果然不负我望除了春秋穿夏天穿冬天很冷了也要穿穿了一年又一年腰上磨出了几个洞也舍不得扔我从没穿过如此结实温暖的靴子再后来弟弟也要骑马出去干些零活了弟弟手巧把大红马靴破的地方补了又补竟又穿了好几年

我常常想这双看似又大又蠢实则有着超级筋骨皮的马靴是什么人留下的呢我甚至憧憬这是一名英勇的哥萨克骑兵的遗物它救了他的命也救了我的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