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警惕——反对伪科学已经走向极*左扩大化!

(2007-08-19 22:10:18)
标签:

反伪科学

思想自由

中医

创新

科学禁区

分类: 自由与法治

警惕——反对伪科学已经走向极*左扩大化! 

 

        警惕——“反伪科学”已经走向极*左扩大化!


                                 汪世言


    一、序


     迄今为止,反伪科学及科技打假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但结果是不同的声音越来越多,为什么?一是打假实在是没有一个让大家心服口服的标准。二是讲不出让人心悦诚服的道理。三是滥用权威拉大旗作虎皮。四是殃及无辜搞扩大化。


    学术之争有三种态度,一是善意的平等讨论,其结果是双方共同寻求有益的科学结论。二是站在对立的立场上据理互相批判,其结果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终只能由事实说话。三是不容分辩,无情打击,结果是必欲置对方于死地。高举打假的旗帜,以“反伪科学斗士”自居,显然是属于第三种情况。


    现在不妨清点一下打假的战绩,真正大快人心,人人叫好的有多少?不能以理服人,似是而非的又有多少?殃及无辜错打误打的又有多少?我想,面对这样一个是非问题,现在该是冷静反思的时候了。


     二、反伪打假的现实结果


    目前,反伪科学已经偏离方向,不仅把中医认为是最大的伪科学,把一个自由的崇尚学术探索的天地生人学术讲座,认定为伪科学的大本营。甚至将敬畏自然的说法也被斥为反科学。搞全息生物学的张颖清、搞数论的蒋春喧,搞无偏二极管的徐业林,甚至连获得国家一等奖的“澄江动物群与寒武纪大爆发” 等研究项目,都被列入打假的范围。如照此继续反下去,中医这个最大的“伪科学”不知要面临什么样的结局?那些敬畏自然的“反科学者”不知会被如何处置?伪科学的大本营――天地生人学术讲座又要面临什么样的命运?这种局面真不知该如何收场?

 
    反伪打假,往往是因为哪一个领域有造假者和骗子,就殃及一个领域成为“伪科学”。按照这样的逻辑,现在的所有科学都不能幸免,因为几乎所有学科都有造假者和骗子,能说所有学科都是伪科学吗?


    事实已经证明,受反伪打假这一大环境大气候的影响,不管是哪一个领域出现了新的东西,只要是不被常人理解,不管是科学共同体还是管理层,首先想到的就是,这是不是伪科学?因为原创的东西都是反传统的,一时难以得到科学共同体的理解与承认,因此,即便是不遭白眼,也是被怀疑搁置,甚至被无端封杀。这与鼓励及支持创新的战略要求格格不入,大相径庭。我们的时代要求创新,这就需要营造一种创新的大环境。


    三、反伪打假要有标准


    有假当然应该打,有伪科学亦应该反,关键是假与伪的标准是什么?比如徐业林的无偏二级管,本人是通过试验验证其结论的,没有看其试验就认定其违反能量守恒定律、违反科技常识,是不是有点荒唐?


    被认定伪科学的项目,都提到肯定的人不具专业权威性,那么认定是伪科学的人就一定具有专业权威性?反伪科学的人没有一个是搞数学的,却说蒋春喧搞的是伪科学,凭的是什么?方舟子用“听上去不是真的,那么它很可能不是真的”这样的话判定伪科学,这怎么能服众呢?


    你可以认定某项研究是伪科学,但你一定要说出伪的理由及理论根据,可惜的是反伪科学阵营没有一人能够做得到。除一些公认的伪科学以外,大都是搞的人因为在初创期讲不出令科学共同体认可的道理,反的人同样说不出具体道理――如特异功能、气功与中医等。但搞的人最起码是敢于面对一个未知的领域进行科学探索,反的人则根本不去也不敢面对。


    可以说今天的科学都是来自于昨天的非科学,甚至说来自科学幻想。因此,科幻和伪科学、科学与伪科学,及科学与非科学的界限谁能给出?就算能够给出,我们该如何做?限内的就奉若神明,限外的就赶尽杀绝?一边制造科学禁区、盲区,一边还喊重建学术生态,这样的学术生态该怎么建?


    再说,伪科学是一个经不起历史考验的概念,今天被认为是伪科学的东西,明天就有可能冠冕堂皇的进入科学殿堂,正如今天的科学来自昨天的科学幻想及神话一样。特异功能、气功与中医肯定有伪及假的成分存在,但因此全部否定就要走上极*左扩大化。这些领域的真伪标准、是非曲直,只能由本领域的人去论证去争鸣,并由实践去检验,外行人说三道四不合适,硬性的划分哪一个领域是伪科学,科学盲区禁区将越来越多?如科学成了盲区禁区的制造者,科学岂不要走向反面?

 

    科学研究就是发现未被认识的东西。何祚庥先生认为反伪科学的标准,是能否“得到科学共同体的承认”,这样的标准肯定不行。事实一再证明,真理在最初都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不可能首先掌握科学共同体或多数人手里,更不一定掌握在权威手里。科学家的预言往往会出错。比如,1880年开尔文勋爵说,“X射线是一个骗局”,而现在医学上普遍使用着X射线治病。1930年物理学家卢瑟福说,“用打碎原子的办法产生能量是十分渺茫的事情,任何期望从原子的嬗变获取能量是荒唐的臆想。”结果此后15年实现了原子弹的爆炸……


    我们认为,应该打的伪科学标准:一是骗钱敛财,一是邪教组织聚众惑众、危害社会,除此以外的大部分“伪科学”,不管愿不愿意,只能通过学术争论,单纯打不能解决问题。


    四、人贵有自知之明


    到处宣判伪科学的人无异于宣布自己是真理的化身,科学救世主。但打铁就得本身硬,充当科技警察,就要清楚自己有多少超越传统超越世俗的能力,有多少真本事,能解决多少实际问题。借助传统,迷信传统,不可能促进创新。科学发展的规律是越不能创新的“权威”,就越要拿传统的东西当棍子打压新生的东西。如果想做个认真负责、具有真才实学的科学家,就只能严格的对具体的人具体的事讲具体的道理。


    一个真正伟大的科学家,能够保持科技晚节,必然是要刻意关注及支持新生事物,能够甘当伯乐,甚至有勇气否定自己,但这样的人毕竟只是极少数,更多的是不能容忍有人超过自己。重大科技创新,首先触犯的就是这些人的既得利益。因此,对于新生事物或怀疑否定、或拖延扼杀,是司空见惯的事。典型的如王迪兴的智能计算机项目,没有人能说出摆在桌面上的否定理由,但因与自己的既得利益冲突就能不置可否,根本就不去顾及国家利益。


    伪科学谁都可以反,但只能代表自己,谁都没有权利及资格代表科学共同体,即便能代表也不说明科学共同体就等于科学真理。因错误理论占统治地位的例子屡见不鲜,有很多原创性发明及原创理论,在最初受批受打受压,首先就来自科学共同体。科学共同体中,总有一部分人代表及维护传统,也总有一部分人代表及促进创新。拿科学共同体说事,只能说是拉大旗作虎皮。


    五、该是认真反思的时候了

 

    科学是靠证伪,而不是反伪。一个国家只能靠理论与技术创新强盛,而不能靠反伪科学强盛。要想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应该提倡科学无禁区,研究无禁区,鼓励自由探索。科学研究提出的各种思想和观点应允许大家进行学术讨论。如美国也有人反对心灵科学研究,但美国的心灵科学研究会却是美国科学促进会的正式成员,并没有人把它定为伪科学。


    在网上,一位自称九段的先生有一篇文章:“是反伪科学还是扼杀科学”,此人言辞可能激烈了一些,但确实也代表了一部分有识之士的观点。

 
    有人分析阻碍中国人和韩国人获得诺贝尔奖的若干因素,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扼杀科学家的思想自由”。但以极*左的面目扩大化打假,必然会扼杀科学家的思想自由,扼杀创新。


    在科技界,因为反伪打假的扩大化,棍子、帽子满天飞,导致原创性的东西越来越少,科学禁区越来越多,科学盲区越来越大。如果任凭反伪打假继续扩大化,其损失将不亚于一场战争,对于中华民族的崛起,其潜在的危害不可估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