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简便神奇的生物全息诊疗法——纪念张颖清蒙难一周年

(2007-08-19 23:20:56)
标签:

保健

家庭医生

全息生物学

冠心病

心绞痛

结肠炎

急救

针灸

推拿

刮痧

经络

分类: 全息生物学
简便神奇的生物全息诊疗法——纪念张颖清蒙难一周年 
 

              简便神奇的生物全息诊疗法

               ——纪念张颖清教授蒙难一周年

 

                                    薛圻源

 

                                 

     近年来,国人多能感觉到,虽然我们掌握的医学知识越来越多了,平均寿命越来越长了,但同时也越来越容易患病了,看病也越来越难了,越来越昂贵的医疗费用也让人越来越难以承受了,如果有一种简便易行的自我诊疗方法,能够及时自我发现和处理某些疾病,将它们消灭在萌芽状态,使人们少进医院,少花钱,同时减轻那些长期超负荷工作的医生们的负担,该有多么好啊!

    值得庆幸的是,在当年的“下乡知青”张颖清发现生物体结构的中间层次单位——全息胚,并初步建立起全息胚学说之后,我们看到了这一希望。

    重大科学发现的过程是艰难的,历来只有少数人能够获得成功。但幸运的是,理解、验证和应用这些科学发现常常并不难。全息胚学说就是这样一种建立在观察和实验证据之上,且普通人也可以验证的科学理论。正像日心说、进化论、大陆漂移说等许多伟大科学发现一样,全息胚学说初看也是不合常识的,而且也远非完善。但只要人们能够不带偏见地专心研读张颖清的原著,对其中大量的举证、分析和图例进行认真的思索,并进行认真的观察验证,则不仅能够清晰理解《全息生物学》的本义,而且会恍然大悟地认识到:这理应是自然界的普遍规律,生物体结构和生物的进化发展只能是这样的,全息胚学说的建立只不过是捅破了造物主的一层薄薄的窗户纸而已。

     对于全息胚学说和全息生物学,我国细胞生物学奠基人、著名的细胞生物学家汪德耀教授曾给予公正的评价。他指出:

    “建立在全息胚学说基础上的全息生物学具有十分深远的理论和实践意义,填补了生物学层次研究的空白。全息胚学说揭示了生物学若干新的规律,是理论生物学和应用生物学一个重要的研究成果。如果说达尔文进化论打破了物种的种与种之间的绝对界限,是生物系统的进化论,那么全息胚学说就打破了生物个体的整体与部分、部分与部分之间的绝对界限,是生物个体的进化论。我认为:全息胚的发现,以及全息胚学说的提出同细胞的发现以及细胞学说的提出有着相同的、重要的科学意义。全息生物学已在医学、农业、园艺、兽医、植物组织培养、中草药学、古生物学等领域广泛应用,取得了显著的科学和经济效果;特别是生物全息诊疗法和全息定域选种法的发现对中医、针灸以及农业生产的发展必将起着重要的作用。”

                               

    全息胚学说的建立,使得我们对人体腧穴诊疗疾病现象发生了一次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飞跃,从而揭开了自然界又一层神秘面纱。实践证明,按全息胚理论取穴,针对不同的病症施行针灸、按摩、刮痧等中国传统医术,对于许多脏器性疾病是更为高效合理的治疗方法,施术者既能“知其然”,又能“知其所以然”,完全改变了传统经穴诊疗法凭世代经验积累传承取穴治疗的作法。更可喜的是:全息胚医学理论的正确性很容易通过个人家庭保健实践来检验。用全息生物学原理检查未知之病需要足够的医学知识和实践经验。但若已知某人有某种处于发作期的疾病(特别是脏腑病症),具有一般人体解剖学知识的非医务人员也能根据全息诊疗法基本原理在患者全身多处相应全息对应点(即全息穴位,包含了全部传统穴位)准确地预见并检测出明显的病理反应——“压痛”(某些处于“休眠期”的疾病,例如毫无外在症状的肝血管瘤,没有这样的压痛反应)。在这些压痛部位针灸或按摩,比按传统的取穴方法取穴位疗效果要好得多,常有神效。人体全息穴位的有序分布规律及其明确的脏器按序配位对应关系、同一脏器在不同长骨系统的对应全息穴位呈现的相同等比分位关系,既是张颖清对自然界客观规律的重大发现,又是全息胚学说的自然推论,更是支持全息胚理论的有力证据。

     人体体表“随机”出现的“压痛点”,古人称之为“阿是穴”或“天应穴”,常常并不处于传统经穴位置。“阿是穴”的奇效古人早就有所体验,但在张颖清发现全息胚现象并总结出全息胚学说之前,“阿是穴”的出现只能被当作一种偶然现象,可遇不可求,既无普遍规律可循,也无法弄清其形成原因,更不用说准确预见了。虽然古人曾有“以痛为腧”的经验认识,但由于无规律可循且大部分“阿是穴”的压痛面积很小,无的放矢的去寻找,使人无所适从,有时无异于大海里捞针,很难找到,即使找到一些,也无法区分和确认哪几个与所治病症有对应关系。故前人只将“阿是穴”作为辅助治疗手段。全息胚的发现,使得“阿是穴”不仅具有准确的规律可循,而且其形成原因有了合理自然的解释,并成为最合理可靠的诊疗依据。

    对于一些非传染性、非创伤(或其它内外出血、充血、骨折、错位、感染、栓塞等)性及暂无生命危险的许多疾病,选择对应“全息阿是穴”按摩和针灸(非专业人员不宜)或刮痧,将成为简便易行、及时合理、安全经济的治病方法,如果有心去做,大部分人皆可掌握,如应用得当,人人皆可成为很好的家庭医生。一些初期病症完全可以在家中自行解决之。例如,对于冠心病症状,在第二掌骨、前臂(间使穴至郄门穴)、胸大肌等部位的全息心脏穴位处施行适当手法的推拿按摩,常可手到病除或迅速缓解症状(可用于心绞痛急救);有些令医院头痛或无耐心治疗的慢性病(如过敏性结肠炎)可通过持之以恒的自我全息穴位按摩(需合理的手法和力度),获得意想不到的疗效。

    人们还可以很容易地体验到:对于心脏病、胃病、脾脏疾病,左侧肢体的对应全息穴位的压痛感明显强于右侧,上肢明显强于下肢;对于肝胆病、阑尾炎等,右侧肢体的对应全息穴位的压痛感明显强于左侧,同侧上下肢则相当……这一奇特现象惊人的吻合了全息胚学说的自然推论——全息胚遗传势理论,不仅进一步证实了全息胚理论正确性,而且在医学和生物定向培育等许多领域都有着重大的实践指导意义。利用全息胚遗传势理论对植物进行育种,在农业上已取得了丰硕成果。例如:前人早就发现玉米穗中部的种子可获高产,但不知其原因,全息生物学不仅对此给出了合理的解释,同时预言了不同作物高产选种应遵循的普遍规律,并得到了广泛的试验验证。

 

    虽然生物全息诊疗法一再显示了其神奇的效力,但远没有得到深入的探索和广泛的应用。其发展潜力无疑是巨大的,但不可能是万能的,如前所述,对于创伤性、出血性、骨折等,生物全息诊疗法显然是不适用的(其禁忌和注意事项同传统刮痧、按摩、针灸疗法)。全息诊疗法更不能代替体育锻炼和性情修养,因“七情六欲”对人体的伤害速度和程度往往大于任何治疗方法的治疗康复速度和程度。而且,全息诊疗法归根到底是利用了人体本身的机能和潜能,其治疗原理已由全息胚学说的第一、二类交叉免疫反应理论给出了合理的解释,而第一、二类交叉免疫反应能力是因人、因时、因病理、因病程而异的,也会因某些原因受到削弱。因此,像所有治疗方法一样,全息胚治疗的效果有着明显的个体和年龄差异,一般说来,年青体健者比年老体弱者易见效,病程短者比病程长者易见效,病情轻者比重者易见效,针灸比按摩刮痧易见效,手法得当经验丰富比手法不当缺乏经验易见效。

 

    此外,人体不同器官和系统是相互联系和相互影响的,且都受到神经系统和内分泌系统的直接或间接调控,而内分泌系统又是分层次的,每个层次的内分泌腺都有自己的所在位置,因而在各次级全息胚上也有自己的对应全息穴位,其全息穴位与所控器官的全息穴位也不重合。任何层次的内分泌腺问题都会直接影响到相应器官和系统并间接影响其他器官和系统,引起各种症状,而内分泌系统对人体各种机能的协同、拮抗等作用以及人体免疫等系统的综合作用,常使得疾病症状与原因之间的因果链变得复杂。由于疾病的前因后果涉及的所有失常器官都会在各自相应的全息穴位上出现压痛反应,因而仅在症状明显的器官所对应的各全息穴位处施治并不总是有效。这显然是因为疾病的“始作俑”器官并不一定是表露症状最严重、最明显的那些器官的缘故。既然自我感觉到的疾病症状常常不能真实反应病因,仅“对症施治”,效果必然有很大的局限性。故从理论上讲,同时还要“对因施治”。病症相似而病因不同,选择的全息治疗穴位也应有所不同。

 

    由于全息胚学说揭示了疾病与体表压痛之间关系的本质,使得非医务人员在许多情况下(包括没有条件去医院或找不到合适的医生、处于两次定期查体之间又无明显疾病症状等情况),可以放心地采用一种“模糊”的全息按摩健身法,自我和在家庭成员间开展相互诊疗及健身活动,这种模糊方法实际就是尽可能找出体表全部“阿是穴”,按轻重缓急分批“消灭”之。具体做法(仅供参考):用拳头的凸起部位(如掌指关节)在后背(颈椎除外)、肩胛骨、髂骨、四肢这些全息穴敏感部位进行力度适当的全面叩击检查(骨质疏松者需谨慎。某些凹陷部位需辅以按压法检查),找出几乎所有的压痛点,再以适当的次数和疗程对这些压痛点用松握的拳头的凸起部位以适当的力度做富有弹性的击打(某些凹陷部位需用按压法)。如压痛点过多,可按压痛的程度以先重后轻的次序分批施治。能在不了解或不深究对应关系的情况下有效缓解和治愈某些自己未查觉或医院未能查出的疾病,还可能使某些现有条件无法发现的早期疾病在人们不知晓的情况下被消灭。虽然这不符合张颖清教授主张的“少针穴准原则”,但实践证明确实有效。

 

                                   

    由于多种原因,目前的全息生物诊疗技术和理论远未得到更系统的总结和深入的发展,基本还是在初步的应用层面上摸索扩大适宜范围,积累临床经验。例如,人体全息胚在层次上的划分目前基本停留在表面化和粗略化的示意阶段,不适宜悟性不强的非专业人员自我诊疗参考。应通过深入的研究得到像足反射疗法图谱那样的人体各全息胚的器官对应区域图谱。如果进一步仔细研究骨骼与骨骼、肌腱与骨骼之间的联结关系,不仅会明确更确切、更分明、更细化的全息关系,还会惊奇地发现那些原本看起来似不符合穴位全息律的许多传统经穴其实是符合穴位全息律的。由于张颖清首先由第二掌骨发现了穴位全息关系并进一步发现了全息胚之间“异极对接”的基本规律,又将实际上属于腓骨全息区传统经穴体现出的全息分布关系所显示的小腿“极性”方向推广到整个下肢,导致股骨节肢和足部以及属于胫骨全息区部位的全息胚极性标示发生了“颠倒”错误。实际上,小腿内有胫骨和腓骨及各自对应的肌腱,分属两个相对独立的全息胚——“胫骨全息胚”和“腓骨全息胚”。对于胫骨全息胚,其“极性”是远心端为“首”,腓骨全息胚则相反(近心端为“首”)。因而,不能简单将“腓骨全息胚”的“极性”关系推广至整个下肢。发生这一局部错误的另一原因可能是从表面看来股骨节肢是从躯干下部长出的。而实际上股骨节肢是从髂骨全息胚“首侧”长出的,而髂骨又是从骶骨全息胚“首侧”长出的,因此髂骨是从脊椎这个“树干”上生出的第一级节枝,而股骨节肢又是从第一级节枝上生出的第二级节枝,其远心端的“极性”理应为“首”而不是“尾”。此类局部错误虽不影响全息胚学说总体上的正确性(而且恰恰需要用全息胚理论本身去纠正),但确实影响了生物全息诊疗法的诊疗效果,以至于一些应用者因在腿部实际上属于胫骨的全息区测不到张颖清原著标示位置的“全息穴”的压痛反应而对人体“穴位全息律”的普适性产生了怀疑。但由于多年来张颖清本人及大部分从事全息诊疗的医生一直满足于积累经验最多的第二掌骨全息诊疗法的诊疗效果,因此,没有仔细研究、纠正和完善此类问题。

    但人们不该因此而求全责备,个人的精力和认识能力毕竟是有限的。虽然全息胚学说诞生以来曾开过三次国际学术讨论会,得到过中外多位科学家的肯定,并在许多国家和领域得到了应用,取得了一定成果,但由于未得到国家高级领导的充分重视和更大的支持,国家未能像组织研究其他重大科研项目那样,集中一批优秀生物学家和医学家合力攻关,因而全息生物学未得到应有的惊人发展。远没有发挥其应有的效能,没有达到应有的广为人知的程度,甚至没有在生物学界和医学界获得广泛的认同和推广。更为不幸的是,随着中国医院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潮流暗涌,针灸推拿这些简便易行却不能带来丰厚利润的传统疗法正在被国内正规医院无情抛弃,生物全息诊疗法也同样难逃厄运。这反映了我们国家科技和医疗体制上的重大缺陷。对全息生物学这门涉及众多学科的新兴边缘学科的深入研究和发现、发展,需建立在对动物学、植物学、生理学、遗传学、病理学、中医学、现代西方医学、人体解剖学、骨骼学、内分泌学、免疫学、组织胚胎学、发育生物学以及生物进化、生物重演律、生物相关律等自然规律和现象的深入了解和研究的基础之上,这显然需要各方面的人才的通力合作才可以实现。在中国,则需要国家权力部门的组织和全力支持。

    需要指出的是,全息胚学说中的“全息”与全息摄影中的“全息”在意义上有本质的区别,也不简单等同于遗传信息。如果混为一谈,会造成对全息胚学说的极大误解。另外,曾有人由《全息生物学》引申出了五花八门的“《全息××学》”或“《××全息论》”,这些《全息××学》、《××全息论》多为似是而非的思辨性文章,既无可靠的事实依据,也无法进行实践检验,因而,这些《全息××学》、《××全息论》决非《全息生物学》的发展,实质上与《全息生物学》毫无关系,读者需注意鉴别,且勿由此对《全息生物学》产生误解。

                                     四 

    不幸的是,正当第三届国际全息生物学学术讨论会正在美国召开之际,国内某“学术权威”突发“绝招”,一手遮天将这门正在造福人类的新兴学科打入伪科学之列。狭隘与虚伪、傲慢与偏见,伴随着对科学发现规律和科学史的愚昧无知,致使一位伟大却又处于弱势地位的学者陷入绝境,心身俱毁,于2004年10月20日含冤去世。事件发生之荒唐及其所暴露的严重问题,令人震惊和寒心,并将使我们的时代和中国科学史永远蒙羞。 

    历史上,西方曾发生许多科学蒙难事件。例如日心说、进化论、非欧几何、大陆漂移说、能量守恒和转化定律、吞噬细胞理论、集合论、电离学说、孟德尔遗传理论等伟大科学理论的建立都经历了艰难的历程,有的科学家因其科学发现长期得不到承认和屡遭挫折而抑郁成疾甚至英年早逝。历史上许多科学蒙难源自学术权威的压制,特别是出自无名之辈的科学发现,更易遭到嫉妒、傲慢与偏见的本能抵制和打压。而像张颖清冤案这种由外行权威用政治手段跨学科干预造成的科学蒙难事件,在世界科学史上则是空前的。

    张颖清教授殉难已经一周年了,在官本位的科技管理体制下,有实力为张颖清冤案拨乱反正的大人物们都在忙“大事”,无暇理会这一事件。山东省省长曾明令的调查工作正像人们所预料的那样,只能是不了了之。某些沽名钓誉的投机分子还在利用人们的盲从,公开撒谎、指鹿为马、贼喊捉贼、蒙蔽公众,继续把脏水泼向《全息生物学》和含冤而去的张颖清教授,欲使其“永世不得翻身”。而中国众多的生物学者和医务学者及许多了解事实真相的人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装聋作哑。这不仅是张颖清个人的悲哀,更是中国科学界的悲哀和整个中华民族的悲哀。

      愿张颖清教授安息!

 

2005-10-1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