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耳机俱乐部小白
耳机俱乐部小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680,554
  • 关注人气:6,1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杂文一篇 和音响无关

(2012-09-05 18:31:48)
标签:

文化

分类: 其他杂文

我大学里学的是英语(二外是法语),课程里有英美文学,因此读过一些比较经典的英美文学作品,包括通读了《圣经》。大学的教师里,有过一个英国来的老太。记得有一次毕业考试,口试时是她和我交谈。当时她问了一个问题:你毕业后想做什么?我回答说想做一个翻译。“口译还是笔译呢?”我说两者都有兴趣,都想做。此时英国老太说了一段话,让我至今记忆犹新。她说,其实要当一名好的翻译,语言功底固然是基础,但在此基础上,同等重要的,是对两种不同文化的了解。如果一个中国人要想做一个好的英语翻译,那就要深入了解英美的文化。不仅是语言,还有同样重要的文化(Culture)。语言再好,如果不了解西方的文化,不了解西方人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那么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的翻译。

 

对于“文化”这个词,我当时其实是太年轻了,根本没有搞懂它的具体含义。对我来说,所谓的Culture其实只是一个含义模糊的词语罢了。只是知道:中文的“文化”,对等英语里的Culture,如此而已。要多年之后,我才开始具体明白,这个“文化”到底指什么,对我们的生活,有什么样的意义。

 

真正切身地了解到“文化”是什么,“文化”是怎么样影响人们生活方式的,要到若干年后,我有机会出国,和英美人有比较近距离的接触。

第一次有机会出国是1995年,当时我25岁,毛头小伙一个。去的地方是美国中部的圣路易斯,具体公务是验收一批昂贵的进口设备,我担任翻译。全程陪同我们的是一个半秃的中年人,性格很内向,话不多。他,以及他的美国同事们,显然也是第一次和中国人打交道,显得比较紧张和陌生,虽然我是说英语的,但他们即使面对我,也显得有隔膜感,大概是觉得这帮中国人,不管是说中文的还是说英文的,举止、行事、表情,都和他们是不一样的,比较“怪物”,不知该如何打交道。就像我们这些中国人看他们一样——在我们看来,这几个老美似乎“傻乎乎”的,表情楞楞的、说话迟钝、反应不快、然后脸上总是挂着一种在中国只有小孩脸上可以见到的“淳朴的微笑”。

 

期间发生了一件趣事(有些人可能觉得是傻事)——当然这件事情的含义我要后来才意识到——无论如何这件事情给我的印象是比较深刻的,以至于我现在仍清楚地记得所有的细节。

当时已经很晚,大约12点左右,路上已经完全清空,没有车辆,就老外驾车载着我们这些中国客人,在路上奔驰。我忽然比较惊讶地注意到,美国人驾车开到每个十字路口,碰到红灯,必乖乖地停下,等候红灯转绿。我忽然意识到这是毫无必要的,因为路上没有第二辆车,绝对没有。所以在我当时看来,在这种路口等红绿灯,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于是我开口问了一个问题:你不管红绿灯直接开,有谁会知道呢?(If you ignore traffic lights, who knows?)

美国人一边驾车,一边脸色不变地回答我两个字:I know。

这一问一答背后的意义,我要到后来才醒悟过来。

 

我后来听过一个老外的课,这个老外号称对中国人、中国文化很了解和有研究,在他的形容里,中国人都是Particularist。这个Particularist的意思就是,中国人做事情,心目里没有通用的原则,只看形势、只根据具体情况。什么样的形势、什么样的具体情况,就怎么做。至于普遍的原则?抱歉没有。

这个就是“文化”领域里的事情了。我前面和美国人的一问、一答,其实很生动地体现了这种文化的差异。

我相信我不是唯一的一个觉得在深更半夜里就不必等红绿灯的中国人。特别是在1995年。现在2012年了,中国国民对交通规则的认知程度应该远远好于1995年的时候。其实这背后就是一种非常“看形势做事情”的思维方式。而美国人则在这件事情上更尊重“规则”。他完全不考虑路上是车辆很多、还是根本没有车辆。既然是红灯,就停下来,这是一种不经大脑思考的行为(no-brainer),扎根于文化中对交通规则的尊重、服从。

 

我翻出了当年所拍的合影,前排正中的那个光头老外,就是教育我说“I Know”的那位。

 

杂文一篇 <wbr>和音响无关

如果说,现在2012年了,我自己开车,即使是深更半夜,遇到红绿灯,也会无条件地停下来——这更多是一种业已养成的“习惯”,是无需动用脑细胞去思考、判断的事情。那么,另外一件事情,我到现在也难以完全做到。

那就是,在美国,凡是支路并入主路的地方,经常会竖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STOP。车辆从支路进入主路前,到这个牌子前,必须停下来,观察,然后在确定不妨碍主路车辆行驶的情况下,才能开入主路。

我有一次在美国坐Disneyland的免费shuttle bus,早上六点多第一班车开出,此时路上同样又是空无一人的。车子开到接近主路的时候,眼睛一扫就知道,主路上空空荡荡,鬼也没有一只,但我发觉美国驾驶员仍是把车子停下,而且是彻底停稳,然后马上启动开出。途中经过多次这样的路口,他无一例外,次次把大巴士停稳、再开。

驾驶员把车子停稳之后,是马上启动的,说明他也很清楚主路上是没有一辆车的,但他仍是把车子Stop,而不是仅仅放慢,是彻底地stop,然后重新启动。为什么呢?因为这个stop是法律的规定。

 

在美国有一个华人告诉我,他因为这个“stop”而被罚款过。原因就是对于中国人来说,完全服从、把车子在路口stop下来,很难。中国人认为这毫无必要,接近路口时放慢车速,注意观察一下,如果不能马上通行,再stop,而如果主路没有车,那就直接进去了。但根据美国的交通规则,在stop牌子前如果只是放慢车速,而没有把车子完全停住,就是违反交通规则了。

中国的驾驶员,自问一下,有多少人能在支路进入主路前,停下来观察的呢?我觉得肯把车辆放慢、仔细观察的,已经算很好的了,经常有驾驶员是根本不管,一头冲出,和主路车辆“抢路”的。

这个stop,我自己现在也难以完全做到。我相信这个“stop”的问题,在中国肯定还会有大把人是不理解的,认为slow就可以了,观察就可以了,不必彻底stop,认为这没有必要。但无疑美国人认为是必要的,是为了尽量降低出事故的概率。

 

支路进入主路前,如果Stop,比起Slow来,能进一步降低出事故的概率,这点我是认同的。虽然每次stop确实有点麻烦,但只要人人遵守,牌子前stop,我相信在这里出事故的概率会被最小化。在西方文化里,思维方式就是这样的——一桩做法如果能把事故概率最小化,那么就应该去做,即使它带来一点点小的麻烦。

而在中国文化里,不是这样的。避免麻烦、追求“高效”,宁可付出一些出问题的代价,也在所不惜,这是中国文化的考虑和行事方式。所以,在中国车辆超载、超员、行人以危险方式乱穿马路、甚至“攀爬”,都是这一思路的体现。车子超载和超员,会增加事故概率吗?肯定会的,横穿马路,有危险吗?肯定有,但它也带来便利、方便、提高“效率”,而显然很多中国人是愿意为此支付一些风险代价的。不是不明白存在的风险,而是愿意支付这样的代价。而英美人是不肯支付这一代价的。英美人的做法是怎么样安全就怎么样做,为了安全肯付出效率作为代价。中国人的主流思路则是怎么样便捷高效怎么样做,为了效率肯付出安全作为代价。

 

所以在中国要治理超载、超员,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因为你是在试图改变一种文化。改变文化,改变人们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是最难的事情。超载超员者并非不知道存在的风险,但他们愿意承担这样的风险,你又能怎么办呢?就像人们知道赌博有输钱的风险,但就是喜欢去赌,又能怎么办呢?基本是毫无办法。古话云: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可以改为“民不畏风险,奈何以风险惧之”?在这种文化层面的事情上,任何的教育,都是收效微小的。

 

类似的事例还有最近发生的大客车半夜行驶追尾造成严重死伤的事故,还有很多同胞坐车不喜欢绑安全带、有时宁可弄个“假安全带”使车子的报警系统不要鸣叫。明明国家规定了凌晨时大客车不要上路,明明大家知道安全带能起的作用,但为什么很多人还是要上路、还是不绑安全带、还是用“假安全带”?就是因为文化中存在深深的“追求效率、追求省事,宁可牺牲安全性”的思维。

 

前面有人提到外国人也会乱穿马路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我个人的观察是这样的。在美国,特别是大城市,乱穿马路绝对是有的,有时还不少,特别是路上视野内没有一辆车的情况。这时和中国的情况差不多,会有人穿马路。

但我觉得美国人的穿马路,和中国的穿马路,有一个分别:美国人没有人敢去冒风险,只敢在确信路上没有车子的时候,确信穿越马路没有风险的时候,才去穿,而在中国,很多人穿马路是危险的穿越方式,即明明有车子在不远处,也敢穿,甚至常见一串人在车流中穿行的。说到底,其背后的思路是“赌车子会让我”(潜意识是,车子应该让我,车子不得不让我)。这种赌博精神倒是符合中国文化的——即我前面说的“为便捷肯付出安全系数为代价”——当然,万一赌输,代价是很大的。如果车子来不及刹车、司机在开小差没注意,那么就有人进医院甚至送命。西方人显然更注重保命,在意风险的最小化,所以只要路上有车在驶近,你再看看,没有人敢穿马路的。

 

所谓文化,指的就是一个地区人们的思维方式、行事方式、价值观。确实有意思的是,地球上各个地区的人们,“文化”确确实实是不一样的。

1998年的时候,我有一次出差跑到西班牙。在西班牙的海边,我又一次领略到了一个“文化差异”。同样,在当时,这件事情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思索,只是观察到的一个“不同”,但要到后来,我才渐渐体会到了其中体现出的文化差异。

 

西班牙的海边,当时已过了旅游旺季,人不多,我们几个人沿着海边的一条小道(也许是老外慢跑的路吧)闲逛,我注意到在海边不远处是一排排2层楼的小别墅式的屋子(海边度假村)。屋子的2楼都有面向大海的阳台,阳台上一般是两张椅子、一个小圆桌。

于是看见有老外静静地坐在阳台上,有的在看报、看书,有的在眺望大海、发呆。有的脚边还趴着一条狗。有些明显是夫妻两人,但无话,都面朝大海在发呆。

现在回想起来,这是一种很可贵的休闲,一种很值得羡慕的发呆。但我当时的想法是 ......

这帮外国人,好无聊!

 

后来回想起来,我觉得当时自己的“想法”,真是蛮煞风景的,但这是当时我真实的想法。而为什么存在这样的想法,是我后来所思考的。

我觉得中国人即使不算是个所谓“勤劳的民族”,也肯定算是一个“忙碌的民族”。从生下来后,能做事开始,便忙忙碌碌于各种或大或小的事,直到不得不停下来——一般那时也接近完蛋了。

中国人在忙碌成习惯之余,不象老外那么懂得休息、懂得发呆。所以我1998年在西班牙海边看到欧洲人面朝大海发呆的时候,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些外国人很无聊”。

 

即使是出去度假、旅游,中国人的“休闲方式”也是很有意思的,一般是很“功利”的,列好一个目的地清单,然后一个个景点跑,去过一个就勾掉一个,跟赶场子似的。到了景点后,最典型的做法是找到该地的标志,比如写着名字的牌子,人站在前面拍个照,拍完照就没事了,因为已经“来过这个地方了”。有些人会找地方去刻字。刻字也罢,站在牌子前面拍照也罢,总之就是说明“这个地方我来过了”。

我们注意一下,这种围绕着“景点”、围绕着“我来过了”的旅游方式,在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让各国展馆的老外们惊呼不已。无数游客排着长队,进入展馆后,不是关心里面的展出内容,而是去盖章,盖那个证明自己来过这个展馆的章。盖完章就直接走人了。

这种行为表明,很多中国游客觉得最重要的是我来过这个地方(某个有名的地方),最好是能用照片、盖章等方式证明我来过这里,然后就成功收队了。至于在这个地方我能享受到些什么,似乎不重要。下图是我以前所拍的典型“留念式”照片,证明到过夏威夷Diamond Head(钻石山)。这样的照片我现在再也不拍了。

 

杂文一篇 <wbr>和音响无关

所以在很多中国人看来——包括我自己在1998年的看法——老外跑到一个地方看着大海发呆的旅游方式,很无聊,而应该做的事情是,安排好一个“景点路线”,每天跟赶场子似的跑很多“景点”,到了一个地方就拍照,留下“到此一游”的证据,才是应该做的。我曾经以这种绝对的中国式高效率,在一天内跑遍美国奥兰多Disneyland的四大主题公园,从早上6点出发,晚上10点回到酒店。后来回想起来觉得蛮可怕的,这四大主题公园,任何一个都比香港的迪士尼大几倍!我也曾在2天内跑遍夏威夷檀香山的主要“景点”,到第三天翻看地图发觉已无处可去了!重要的似乎不是享受过程、体验休闲时分的乐趣、感受异国的气息和人文,而是变成一种在很短时间内登临所有著名景点的“事业”。(下图是我在美国奥兰多Disneyland。背后是度假村内的住所。)

 

杂文一篇 <wbr>和音响无关

后来我才慢慢认识到,旅游休闲时所体验的深度和质量,要比去过景点的数量更为重要;有时间和心情,坐在海边的阳台上发呆,是一件幸福和奢侈的事情。我学会了无所事事,躺在沙滩上和家人一起数星星,我尝试了在陌生小镇的街巷间随意穿行,感受于绝处发现新径的乐趣。我发现在生活中,能时不时地停顿下来,到陌生的地方做一些看似很无聊的事情,是很有意思的。

发呆是福啊。于今我特别羡慕那些在西班牙海边的小楼阳台上面朝大海发呆的人们。

 

最后扯一些和hifi多少有那么点关系的文化观察吧。我觉得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在评价事物的态度上也是有所区别的。西方人从小所受的教育,使得他们更倾向于以一种肯定的态度去评价事物,去更多地发掘事物的正面因素,而当代中国人则相对要以一种更多“批评性”或者说“负面”的角度去观察事物。就拿发烧友所熟悉的器材评价而言,熟悉外文、经常有机会看国外论坛的人会注意到,老外评价器材,很喜欢叫好,很少批评。有时一个明明很一般的东西,也是很多好评。普遍而言,国外网友喜欢以很正面的、宽容的、积极的方式去评价器材。所以要在国外网友的评论里找“好评”真是很好找的,一抓就是一把,即使是批评,老外也往往表述得比较委婉,比较“建设性”(老外有一个词叫“建设性意见”)。而国内论坛就完全是另一件事情了,不少是专业的喷子,喜欢以喷为乐的,而且表述方式不是“建设性”而完全是“破坏性”的,撇开这些,普通的网友也经常喜欢用负面的言辞来描述自己对器材的体验。

我很多年前在一篇杂志文章里就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在国内的网络环境下,给一个东西好评,是有风险的,容易被认为是“枪”,是拿了好处,而批评和攻击一个东西,反而很安全,还能够树立“直言不讳、刚正不阿”的形象。

所以大体来说,国内的网络评论负面多、国外的网络评论正面多。国内的网络评论“破坏性”的多,国外的网络评论“建设性”的多。

 

老外不仅网络评论喜欢给好评,生活中也是如此实践的。我们都知道老外在收礼的时候习惯当面打开礼物,然后大赞一番。我以前甚至一度觉得老外的这种习惯是有虚伪成分的,不如中国人“真实”。有时明明是个很一般的礼物,或者并不怎么喜欢,也会乱赞一气,这是否算虚伪呢?可能很多中国人就是这么看的。

后来我读《圣经》,了解到西方人喜欢夸奖、不喜欢批评,是有文化原因的,圣经里明确教导人要说好话,不要批评(多年没有翻圣经了,具体出处忘记了)。所以说西方文明是建筑在《圣经》和基督教信仰的基础上的,很多文化上的思维方式、做事方式、传统习惯,很多价值观,都源自于圣经。虽然现代社会很多西方人并不信仰上帝了,但来自于圣经的教导,已经渗透到文化和教育中去,很多时候我们已经根本意识不到某个东西来自于圣经,但其实翻看圣经时,可以从中找到源头。

所以凡是对西方文化有兴趣的,我个人愿意推荐一下,《圣经》是必读的。

 

当然,西方文化也是存在问题的,甚至是严重的问题,比如它对不同的文化,很容易居高临下、持一种傲慢的态度、缺乏宽容性和包容性。其实按《圣经》的教导,这也是不应该的,是一种缺乏宽容精神的表现。可惜,缺乏宽容精神(对不同文化、不同价值观的包容性),似乎一直便是人类的一大缺陷,不管是什么文明,都存在这一问题,21世纪的西方社会,这个现象尤甚。房龙的名著《宽容》(Tolerance)写下已经近百年了,但人类表现出的不宽容,毫无进步的迹象,包括很多人所崇拜的美式文明,在这点上也并没有做出任何表率,相反所做所为都在加剧文明间的冲突,这不能不说是整个人类的失败。

 

 

 

(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