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时评|女学生被教授骚扰咋办

(2018-07-04 06:50:03)
标签:

时事评论

副教授被曝骚扰女学生

杂谈

分类: 2018年

    近日,有人发表文章说临沂大学文学院教师郑某某长期骚扰女学生,并晒出郑与女学生聊天记录为证。另则是临沂大学发声明称,郑某某确有师德失范问题,已对其作出记过处分,解除副教授岗位聘任,并停止其教学工作。临沂大学文学院毕业生李某则说,自己和受害女生王某之前回校参加毕业典礼时,王某听说毕业论文指导老师郑某某骨折,便特地买东西去郑家中看望。据王某的自述,郑某某在家中多次言语骚扰自己,并提出要与她发生关系。另则据受害者李某介绍称,还有几位同校学生也曾遭到郑的骚扰。而此事从其聊天记录中还发现,这位教授说也就是玩玩,并且指明她们(女生)主动的即便如此,对于这般事情还是有着值得注意的地方

    一般来说,关于高校教授性侵女学生,得到的不止是性。相对于对于没有经历过的人来说,这段描述可能显得遥远而晦涩。而对于一位经历过被老师性侵犯的女学生,也许是因为“诱捕”的行为看起来那么像是“友好”,以至于后来对于异性的友好感知混乱。但又不仅仅是警惕,女性学生自身和更有权力的年长男性之间的边界,似乎也变得更模糊了——所谓的“友好”,有时在他人眼中看起来也像是“诱惑”了都。

   对于女性遭受性骚扰的事件,即便是在国外也是都屡见不鲜的,而且有社会学家,犯罪学家将这种现象称为“校园内性骚扰”、“办公室内性骚扰”。在对于学生在校园内遭受性骚乱,主要来自男教师和男同学,但是在高校性骚扰事件中,由于学生地位相对于教师弱势,所以理应由学校承担起防范性骚扰的任务。但是,在实践中却很多学校对于站出来的性骚扰受害者更多采取的是忽视的态度,甚至还会对性骚扰者姑息,而且出现了这种现象的第一个原因是,国内高校缺乏有关性骚扰的规范。

    应该说,在妇女权益保障法的反性骚扰条款没有给出明确的性骚扰定义,也没有明确责任主体,发生在教育和工作场所的性骚扰很难被惩处;而教育部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中,也是提到了高校教师不得有“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即便这些规定的问题是太笼统,缺乏具体可操作性,却也造成学生举报性骚扰,学校不予处理,于是后来也就鲜有学生投诉了。另则就是相比于毕业就走人的学生,骚扰者在学校往往拥有更重要的地位,毕竟还在维护学校利益的大局下,学校领导也更倾向于保护骚扰者。

    若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的话,不透明的权力经常靠强制沉默来维持,而集体沉默无一例外都是在默认强权的合理性。越来越多的人有了明确的认识,于是越来越多的受害者有了控告的勇气。当然,现在只靠性骚扰受害者站出来是不够的,一些基础的制度性建设还需要完善。说到高校关于性骚扰的规范过于笼统,缺乏可操作性,这也还是希望很多高校都有自己的防范性骚扰的规范,而且规定的十分细致。比如说,有的高校规定教师不得进入学生厕所,以避免发生性骚扰纠纷,并且细化到哪些语言、动作属于性骚扰。

    换句话说,一旦确认存在性骚扰,处理也非常严重,教师不仅可能被开除、列入黑名单,学校还可能面临重罚。而在美国高校,还明确规定禁止发生师生恋,老师和学生的地位天然不平等,师生恋这样的关系常常隐含着利益寻租和强迫。除此之外,就是需要强制性的规范,教师自律也非常重要。只要进入非工作时间,老师根本不会跟学生联系,更不要提“晚上单独约谈”“酒桌调戏”这样的事情。这并非强制规定只是一种约定俗成的社会规则。如果食堂只剩下一个空位,而它正好在自己女学生的对面,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将饭菜打包带走,尽量避免和异性学生单独相处,同样这也是自律。

    另外就是对于新生入学应该要求观看预防性骚扰的视频短片,学生内部还设有学生、教师、校董和校外人士共同组成的防性骚扰委员会,专门负责接受性骚扰投诉和调查。即便像这些举措在有些人看来有些矫枉过正了,但是校园甚至社会本应该就有防范性骚扰的意识和系统。这也就是所谓的性骚扰的可怕之处,不仅在于有着肆无忌惮的施暴者,和如羔羊般沉默的受害者,还有冷嘲热讽的旁观者,最可怕的是社会对性骚扰的习以为常。之前就有过调查发现,经历过不同形式性骚扰的女性比例达到百分之五十七。有学者调查一千二百名女大学生,其中有百分之四十四点三的人表示遭遇过性骚扰,百分之二十三的人认为当前性骚扰的“情况很严重”,百分之六十点四的人认为“情况严重”。

    就目前的环境里,正是夏天对于性侵害案件多了,建议女孩子穿的衣服瘦、露、短、透,别的时候穿的衣服挺厚,这时候很露很透,这是一个原因;睡觉的时候不关窗户,家里有时候睡觉不关窗户,不关门,有的时候还有露宿街头的行为;对于在青纱帐长起来了,这些青纱帐长起来之后,便于犯罪分子接近我们的被害人。而日照时间长,平时七点多钟女孩子就不敢上街了,在这个时候到七点多了,太阳还老高老高的,所以女孩子还敢上街,所以危险也就大。当然,观念预防不是不要技法。比如在家注意检查门锁、窗子。家庭主妇有责任经常留意家庭安全设施;或者夜幕降临,拉上窗帘,以防窥视。

     倘若说,如果觉得户外有可疑之人,切勿外出探看,可打电话给朋友或警察;单身女性不可在凉台上凉晒女性衣物;或者不要在报纸信箱上留下女子姓名;如果下班回家发现门窗有被撬迹象,切勿进屋,也不要叫喊。此时罪犯可能还在屋里,快到邻居家找人。如果外出感觉有人尾随,走向马路另一侧摆脱,如有必要,在马路两侧反复穿行,摆脱尾随;而个人感到紧张、危险,马上向人多地方奔跑,如饭堂、电影院,不要往小胡同里跑,也不要往电话亭内跑,因为犯罪分子很容易把女性堵在里边;即便是犯罪分子大胆妄为,他把舌头伸到女孩子的嘴里,不妨咬掉他半个舌头,犯罪分子就只好负痛而逃,但那半个舌头得上医院去接啊,一但到医院里,没准还被抓个正着。诸如此类。






    于2018年7月4日记

时评|女学生被教授骚扰咋办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