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时评|诗人贪官何以爱吹捧

(2017-04-19 07:45:41)
标签:

时事评论

诗人贪官被判刑六年半

杂谈

分类: 2017年

    据重庆晨报4月18日的消息说,曾任河南焦煤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郑煤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河南省国有企业监事会主席(正厅级)的杜工会,不但拥有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河南省优秀专家、河南省“五一劳动奖章”等诸多荣誉,他还是一位诗歌爱好者,有人为吹捧他,甚至称“古有杜工部,今有杜工会”。其诗歌集《点凝》,获得第三届河南省文学特别奖。就是这样一个“诗人企业家”,竟然打着文学的幌子,大行贪腐的勾当,最终落了个身败名裂的下场。2016年11月2日,犯贪污罪、受贿罪的杜工会获刑6年半。

    ​应该说,在诸多荣誉中,诸如像“诗人企业家”这个称谓,让杜工会情有独钟。在担任焦煤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期间,杜工会出版了《点凝》和《描描》两本诗集。杜工会的诗歌多是工作、生活中的所见所闻,有感而发。在他的一些个诗中,写人物的有《延信研究》《也说虎》《说玉山》等,写工作感受的有《千业祝词》《安全为本》等,写游历的有《登上埃菲尔铁塔》《日月潭》《港澳行》等。有人肉麻地称他这是“仰望星空的企业领袖”,也有人吹捧他说“前有杜工部,今有杜工会”。其实他在焦煤集团和郑煤集团,大家都知道,杜工会爱好写诗。然而,诗写好后,必然要印刷出版。

​    然而在今天,同样一位爱好文墨、感怀春秋的杜工会,身兼集团领导、党政要职,不仅没有让诗情才艺浇灌家国情怀、公仆理想,反而如在病菌温床般肆意分裂内心的贪念和虚伪,玷污了文墨才情和人民公仆的坚定宗旨,最终吞噬了自己,也让人民公仆的事业蒙羞。如此“诗人”才情愈盛,贪婪愈盛,终将害人害己。于是,你在金钱与诱惑前目无法纪、迷失自我,开始受贿、索贿。从最初的观光旅游、买车买物,到后来侵吞公款,数额越来越多,贪心越来越大,最后只能陷得越来越深,欲望也成了无法治愈的瘟疫,侵蚀着身体和信仰的每一分光明。 

​    无论是从主观上看还是从客观上来审视,都与心理疾病毫无关系。如果要一定要说说心理疾病,那也是在不断的职务犯罪之中萌发并逐步“严重”的。一个明明白白做官,堂堂正正做人的,怎么会有心理疾病?由此看来,这种“因病犯罪”是颠倒了因果关系,却不是因“病”犯罪,而是因“罪”犯病。并不否认公务员群体中有一定的心理疾病现象,也不否认已落网的贪官们有着严重的心理疾病,因为心理疾病已经不是哪一个行业、哪一种职业的事,而是一个社会普遍现象。

    当然,在这里需要提醒一下有关部门,注意类似于“诗人贪官”文人群体的心理健康,并多做预防和治疗工作是应该的,体现的也是对这种群体的人文关怀。但是请不要把心理疾病与职务犯罪挂起钩来。拿“因病犯罪”来说事,不仅与客观事实不相符,而且很容易给人以为贪官开脱的嫌疑,甚至会让反腐败工作开错“处方”。但是诸如像诗人”的风度与魅力,不再是鼓瑟而歌,而变成了一名企业家、一位人民公仆的腐化堕落之源。为了让自己的诗印刷出版,你竟不惜对属下的违纪行为默认纵容;为了让自己“诗人官员”名声传天下,你竟一次次踏破规矩纪律的底线,甚至践踏法律的尊严。

    殊不知,在你的诗文流传之时,在你的虚荣心膨胀之时,也正是你离沧桑正道越来越远、离万丈深渊越来越近之时。相对于有的人从腐败堕落中能够获得乐趣,身心得到极大满足。单单是看着存款数字、数着现金钞票也能笑得合不拢嘴,可谓是“贪腐之瘾”中的病态。别是面临即将退休的情况下,他把聚敛钱财的多少与今后生活幸福与否画等号,从贪腐中得到快乐。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就是一方面使贪官污吏胃口不断变大,造成更大的损失,另一方面也会使人民群众质疑反腐败的成果,形成反腐败“越反越腐”的认识误区,使反腐败成效大打折扣。更加说明了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了都。

    而诸如前面写新闻所报道的事情里,即便是​诗文再风雅,无法掩饰你堕落的内心;而美名再远扬,无法挽救你丑陋的灵魂。若说只为满足心中无尽的贪欲和虚荣,下笔挥毫,也不过是掩盖被人民唾弃的罪恶。这种所谓的“诗人贪官”,纵使曾有光芒万丈、纵使曾有才情远扬,也终将是黄粱一梦。若是没有了信念与信仰,也就失去了人民的拥护,这也就终将成为无本之木,纵然是笔下生花,也注定永世凋零。诸如此类。






    于2017年4月19日记​


时评|诗人贪官何以爱吹捧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