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营销与否,给罗一笑的爱心不必争议

2016-11-30 11:53:02评论 时评

1.《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一夜之间刷了大家的屏,简单情况是:一个叫罗一笑孩子得了白血病,媒体人父亲没有走公益募捐,而是跟一个叫小铜人的p2p公司合作进行卖文,多一次转发捐1元,上限50万。目前,该文章阅读和点赞都突破10w+,赞赏超过最大值,无法再赏。


2.这是一次必然引起争议的筹款。另有爆料称,孩子一直有大病医保,每天花费其实有限,不过万元;父亲在深圳已经有三套房,并不是我们想象的贫穷。更多的争议在这次营销式筹款上:一家赞助的公司无可避免进入公众视野,以一种慈善的方面目。此外,评论最高的是罗一笑母亲丽芳的基督教含义的祈祷,他们一家是基督徒。


3.孩子确实是得了病,这是毋庸置疑的大前提。所有的转发都应该基于这个大前提下。父亲写了一篇非常好的筹款文案,《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这样的标题,以及内文以训斥的口吻来表达痛苦焦虑,所有有过孩子的父母都会动容。重要的是,文章中并没有出现所谓营销赞助的痕迹,从内容上讲是干净的,人们的转发来自口耳相传:转一次,加一元。


4.这是比较新奇的求救方式。一年来,我有三个认识的朋友选择了轻松筹等平台去募捐。黑桃A,我初中同学,毕业以后留在老家打工,被查出罹患癌症。我们几个朋友把他的信息放在了轻松筹平台,上传病历,诊断证明和身份证明,目标60万。他有两个孩子,上面还有年迈母亲,一个家庭面临崩溃。那次募捐得到了所有朋友的转发,很多我身边不认识他的朋友,都小窗给我红包,让我代为转交。最后的筹集款项没有到达目标数字,而再几次化疗后,他离开了我们,剩余的钱都给了孩子。而以罗一笑父亲的媒体人社交面,也许走轻松筹或者其他筹款平台,得到的善款不会少,但是那样看上去不太体面吧,卖文的方式,至少打动你的是真情,出钱的是企业(当然也有赞赏收入),和筹款的乞讨意味姿态不一样。


5.查了一下父亲罗尔,微信平台介绍:罗尔,湖南祁东人,曾用笔名西门一丁、西门必得、罗斯夫、黄汉唐等,主编《新故事》十余年,著有长篇纪实文学《匹夫忧国》、短篇小说集《热血派》等。现供职于深圳女报杂志社。他在最近更新如是说:


营销与否,给罗一笑的爱心不必争议


简单概括吧,他们也想过轻松筹这样的平台,只是觉得不太满意,也挤占他人资源。作为媒体人,他们有自己的途径和方式,而营销策划是真的。


5.而绝大数不幸者,并没有这样的资源与渠道。黑桃A是一个,再说几个身边的案例:我的堂妹,自己刚过门,公公就查出癌症。高中毕业的她也没有什么媒体支持和大的交际圈,只好每天在朋友圈转几遍,看了心疼,又无可奈何,那时候她已经三个月身孕了,她希望公公能活着看到下一代。然而天不遂人愿,不久也走了。今天道读者群里也有一位湖南姑娘,父亲得的也是绝症,她几乎每天往群里发轻松筹链接。我们只能鼓励,捐助,安抚,最后结局,也是无可奈何。


6.有时候我们会想,是现在的人得病多了,还是社交网络保持了人们的紧密联系,让生老病死更快速的推送到我们面前?其实都有。筹款平台打通了人们从紧密关系扩散到非紧密关系的求援渠道,几次转发就涟漪扩散,得到的救助呈现社交化;日渐变差的生活环境让健康更加成为问题,低龄化,年轻化,恶性化。前不久,北京空气里查出耐药病菌,即超级抗生素对其无效。有超过2000多万人必须每天在这样的空气里继续生存。周云蓬说,不要做中国的孩子。当然,既然做了,也只能坚强。


7.深圳的空气很好把?罗一笑小朋友依然面临不幸。所以,大家都是幸存者。媒体人出身的父亲采取了一种必然争议的求助方式,我更多理解他的焦急,面对孩子,很多人会冒很大的险,被争议在生死面前,其实没那么重要。尤其我希望“他其实有三套房有的是钱”这样的爆料只是谣言,这些捐款真的到位后,一定用到孩子身上:我们的爱心是为了孩子,不是任何沽名钓誉的企业。


8.我非常认同陈志武的观点:中国人抵御风险的基础依然还是人情,而非金融。有资金缺口找朋友借,大病要钱多方筹钱。以前是找人,现在是线上。我亲眼所见一个青壮年亲属得绝症,老年父母四处筹款扔进ICU无底洞最后无力回天,背下数十万的苦债。即使是罗父这种做法,也算不上高级。真正解决的方式是保险。但是绝大数人,在平时都会不以为然:卖保险?不是骗钱吗?


9.然而事实确实如此,以罗一笑为例:小铜人能给的金赞助额上限无非是50万,对一家p2p企业来说,50万的营销费用真不算多,效果太好了,却是一个孩子的生死所系;如果拥有一份针对孩子健康保单来说,50万的赔付额度算不得高,却是一份安心。轻松筹、刷屏求助的不确定性与争议,比不过自己购买的健康看护更硬气。


10.镜骅是今天道的老读者,也是我们推送的城市故事之《香港这座城市,一直传递着孤独,不甘,焦虑,茫然》一文的作者。他是香港人,工作是在卖香港保险。在通胀时代,以美元为支付单位的香港保险还有保值和保险双重作用。他说,一个现代社会人,应该利用金融工具,把风险交给社会系统,而不是自己独自承担。认可保险价值的读者,后台或索要他的联系方式,交流具体操作办法。不认可或者无感,忽略本条。


11.爱心无价,但不廉价,而且边际效用在递减。求助的信息越多,人们就越会选择性无视。这不是我们不再拥有爱心,只是陌生人人的普通不幸,已经很难再打动你。所以营销爱心刷屏。被营销策划的爱心也是爱心,有些利用爱心的父爱终究也还是是父爱。只可惜,知道真相的人难免有上当的感觉,而时间长了,社会的爱心成本高了,对于后来的求助者,并不是什么好事。


12.昨天,我接到堂妹的短信:孩子生了,是个姑娘。我说,辛苦了。你很努力。生老病死,真正经历,才令人感叹。唯有生命不可辜负,给人信心,催促前行。


13.所以,罗一笑,不管营销好不好,争议多不多,那都是成人的事。作为不幸的孩子,你真的要加油。

营销与否,给罗一笑的爱心不必争议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