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人间天使
人间天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724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白鹿原上最悲惨的两个女人死了,100年后的今天男女真正平等吗?

(2017-06-13 10:00:56)

  过去的周末,电视剧《白鹿原》上两个最惨的女人相继离世,冷秋月自吊于房顶,田小娥被她叫做爸的人刺杀于破旧的窑洞。看到此,眼中无泪,心中却涌出无限凄凉,甚至深吐一口长气:她终于解脱了。

 

白鹿原上最悲惨的两个女人死了,100年后的今天男女真正平等吗?

当田小娥扭动着腰肢出现在镜头中时,估计很多男人有些心旌神摇,在那个封建又传统的社会,这样一个女人注定为世人所不耻,哪怕是对着她的背影暗自意淫的男人,在人前也要装模作样的“呸”上一声。

只不过,原著中的田小娥是以悲剧形象出场的,她虽然出身书香世家,却被嗜财如命的父亲卖给一个年过花甲的老男人郭举人,平时活得狗都不如。大老婆给郭举人定下的规矩,每月缝一才可以去田小娥房里逍遥一回,其余的时间用来给大老婆和郭举人倒尿盆、做家务、洗衣服和给长工们做饭,甚至还有一个非常见不得人的工作—泡枣!

白鹿原上最悲惨的两个女人死了,100年后的今天男女真正平等吗?

这段情节在电视剧中是被规避掉的,即使到了个性开放的今天,这样的桥段也几乎令人难以启口的,所以导演采用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删掉。原著对这段的描写却非常细致:长工头李相问黑娃,郭举人六十多快奔七十的人了,为什么身板这么硬朗?黑娃说是因为他尽吃白米细面,山珍海味,鸡鸭猪羊肉。李相说,不对,是因为郭举人吃泡枣儿。“郭举人娶下那个二房女人不是为了睡觉要娃,专意儿是给他泡枣的。每天晚上给女人的那个地方塞进去三个干枣儿,浸泡一夜,第二天早上掏出来淘洗干净,送给郭举人空腹吃下。郭举人自打吃起她的泡枣儿,这二年返老还童了。”

白鹿原上最悲惨的两个女人死了,100年后的今天男女真正平等吗?

寂寞、屈辱,再加上来自大房的冷嘲热讽,可以想见这个刚刚二十几岁的女子每天经历着怎样的挣扎。此时此刻,一个荷尔蒙曝棚的楞头青闯进她的生活,即使是小心翼翼、偷偷摸摸的一点小关怀,都足以点燃田小娥内心的火焰。更何况,她还是一个以爱为生的女子。

 

白鹿原上最悲惨的两个女人死了,100年后的今天男女真正平等吗?

田小娥对黑娃的爱是真的,对白孝文也是真的。爱着黑娃时,这个娇俏的富家女子甘愿陪他住破窑洞,甘愿用首饰换回老母鸡让黑娃补身体。虽然最初接近白孝文是因为鹿子霖的教唆和威胁,但她真正爱上白孝文时,黑娃在她的心底是已经被埋葬了的,为了让这个男人垫肚子,怀有身孕的她把唯一的一个黑馍让了出来,面带微笑的看他吃完,如果不是爱得太深,又怎么可能抵抗住来自最本能的饥饿。只可惜,这两个男人都负了她,《白鹿原》剧中所有的男人都负了她,黑娃上山为匪怕她看不起所以沓无音信,岂不知这个女人需要的只是陪伴;白孝文宁可吸毒也不为她换一袋粮食,在城里混好后直奔恩人家里却没想到回窖先看看她,可她至死仍然深爱着这个男人,所以白娥只跟他做告别。

 

白鹿原上最悲惨的两个女人死了,100年后的今天男女真正平等吗?

田小娥的死在原著中也用了极重的笔墨,让人读之而叹息:鹿三闪身踏进窑门,顺手推上门板,呵斥说:“悄着!闭上你的臭嘴再甭吭声。”“哦哟妈也!”小娥吓缩成一团,双臂抱住胸膀上的xx子,顺着炕墙就势蹲下去,用上身遮往光裸着的腹部,悲悲切切抱怨说:“你来做啥嘛?鹿三瞧着缩在炕墙根下的一团白肉,喝令说:“上炕去穿上衣裳,我有话说。”

小娥从坑墙根下颤悠悠羞怯怯直起身来,转过身去,抬起右腿搭上炕边儿,左腿刚刚跷起,背部就整个面对着鹿三。鹿三从后腰抽出梭镖钢刃,捋掉裹缠的烂布,对准小娥后心刺去。

从手感上判断,刀尖已经穿透胸肋。那一瞬间,小娥猛然回过头来,双手撑往炕边,惊异而又凄腕地叫了一声:“啊……大呀……”鹿三瞧见眼前的黑暗里有两束的亮的光,那是她的骤然闪现地眼睛,他瞪着双眼死死逼视着那两束亮光(对死人不能背过脸去,必须瞅住不放,鬼魂怯了就逃了),两束光亮渐渐细弱以至消失。

她扑倒在炕边上,那只跷起的左腿落下来吊垂到炕边下,一只胳膊压在身下,另一只胳膊抓扑到前头。鹿三这时才拨出梭镖钢刃,封堵着血咕嘟嘟响着从前胸后心涌出来,窑里就再听不到一丝声息。

他从地上捡起那块烂布,重新裹缠住梭镖钢刃,走出门来,拉上门板,锁上那把条笼形的铁锁,出了窑院,下了慢坡,走进屋墙和树木遮蔽着星光的村巷,公鸡刚刚啼鸣二遍。

白鹿村乃至整个白鹿原上最淫荡的一个女人以这样的结局终结了一生,直至她的肉体在窑洞里腐烂散发出臭气,白孝武领着白鹿两姓的族人挖崖放上封死了窑洞,除了诅骂就是唾骂,整个村子的男人女人老人娃娃没有一个人说一句这个女人好话。

 

白鹿原上最悲惨的两个女人死了,100年后的今天男女真正平等吗?

据说,电视剧《白鹿原》之所以选择李沁演独具风情的田小娥,是看重了她身上偏干净”的气质。“田小娥是惹人怜爱的,她的气质偏干净,会让很多男人看了很心疼,我们这个版本会更加尊重原著。”李沁说。如此看来,刘进导演是读懂了陈忠实的。

 


电视剧《白鹿原》里另一个悲剧女性是冷秋月,她的个性与田小娥完全相反,深受封建社会传统文化的影响,严格遵守三从四德。可以说,她身上集合了一个传统女性应有的所有优点,在新婚当晚通情达理的她就对鹿兆鹏说:知道你是做大事的人,不会拖累你,你让我怀个娃好向外人有个交代。可即使这样卑微,依旧没有得到鹿兆鹏的同情,不仅始终与她同房 ,并且不断上演家庭冷暴力,逼迫冷秋月离婚 ,为此,她一度精神崩溃变得疯疯癫癫,身为医生的父亲无计可施时并没有把她带回家,而是活生生将之毒哑。

冷秋月的一生,可以说比田小娥还苦,不管怎么说,田小娥还曾经与命运抗衡过,经历过短暂的欢愉,可是冷秋月呢?她一生都在隐忍,一生都不曾为自己而活,直到生命的最后,她终于自己选择了一次,那就是上吊。

白鹿原上最悲惨的两个女人死了,100年后的今天男女真正平等吗?


如果说那个社会造就了这两个女人悲哀的一生,那一百年后的今天,女人的地位就得到改善了吗?表面上看来确实如此,女人可以走出家庭到社会上打拼,女人也可以逃离恶劣的婚姻关系重新选择。可实际上,现如今职场上对女人依旧有诸多限制,能够跟男人达到同等高度的女性,势必要付出几倍的努力,变成别人眼中的女汉子、女强人,甚至付出某些代价。在婚姻关系中同样如此,即使两个人同样在外面打拼,照顾家庭,照顾孩子的责任也理所当然的要由女人来承担,一旦走上离婚这条路,男人可以再次自由徜洋于年轻女孩的花海,女人则要背负着二婚的枷锁,或陪伴孩子终老一生,或找一个年纪稍长的再婚男嫁掉,没人认为你还有再次选择爱情的权利。虽然大家全部高呼着男女平等,但男尊女卑的理念已经深入到了中国人的骨子里,并时不时的从嘴中吐出一口吁腐的酸气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