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延隆老师
李延隆老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1,534
  • 关注人气:3,1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浅谈英汉两种语言中的形合与意合

(2008-12-29 22:36:05)
标签:

杂谈

分类: 英语学习方法

浅谈英汉两种语言中的形合与意合

 

引言:
一直以来,形合(hypotaxis)和意合(parataxis)是翻译学研究领域的重要课题。在语段层面上对比英汉两种语言,会发现二者本质性的差异---汉语重意合轻形合而英语则重形合轻意合。就像美国著名翻译理论家奈达(E.Nida)在其著作《译意》(Translating Meaning)一书中所提出的“就汉语和英语而言,也许在语言学中最重要的一个区别就是意合与形合的对比。”

一. “意合”与“形合”的概念
所谓形就是形式,形合即形式的合拍;意即意义,意合即追求意义的整合,不求逻辑的严密。形合借助语言形式手段(包括词汇手段和形态手段)来实现词语或句子的衔接;意合不借助语言形式手段而借助词语或句子所含意义的逻辑联系来实现词或句子的连接。
英语重形合汉语重意合。语言学家王力曾形象地指出:西洋语的结构好像连环,虽则环与环都联络起来,毕竟有联络的痕迹;中国语结构好像无缝天衣,只是一块一块的拼凑,凑起来还不让它有痕迹......西洋语法有很多呆板的要求,如每一个clause里必须有一个主语......中国语法只以达意为主,如初系的目的语可兼次席的主语,又如相关的两件事可以硬凑在一起,不用任何的connective word。(转引自《英汉互译实践与技巧》,176页)

二. 形合与意合对英汉转换的影响
充分考虑到英语重形合,汉语重意合的特点,对于英汉两种语言的成功转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一般情况下,需要考虑到以下因素。
㈠. 零位主语(null subject)
零位主语也叫无主句,在汉语中广泛存在。也是汉语轻形合重意合的充分体现。汉语中经常有承前省略主语甚至不承前而直接没有主语的情况,这在英语中就算不合乎语法的病句,但在汉语中却是正常的句子,读上去很自然,丝毫没有病句之感。
例句一:凭窗站了一会,微微的觉得凉意侵入。转过身来,忽然眼花缭乱……(冰心:《微笑》,转自《英译中国现代散文雪,123页)
原句括号部分有两处省略主语“我”,补充全了应该是:
我凭窗站了一会,微微的觉得凉意侵入。我转过身来,忽然眼花缭乱……
虽然没有主语,但原文读起来依然是通顺的汉语句子,增添的主语反而成了冗余的部分,使得原句臃肿啰嗦。而译文必须分别增添原文被省略的主语,才能语法正确,逻辑关系明确:
译文:Standing at the window for a while, I felt a bit chilly. As I turned round, my eyes suddenly dazzled before the bright light and could not see things distinctly.
例句二:我曾多次见他画小鸡,毛茸茸,很可爱;也见过他画的鱼鹰,水是绿的,钻进水里的,很生动。(艾青:《忆白石老人》)
汉语原文是一个很散的句群,其中有很多处主语承前省略,补充全了应该是:
我曾多次见他画小鸡,那些小鸡毛茸茸,很可爱;我也见过他画的鱼鹰,水是绿的,鱼鹰是钻进水里的,很生动。
原文虽然形式上多处缺失主语,但从语法上讲,仍然不失为一个正确的汉语句子。标点符号有七个之多,长短句参差不齐,读上去张弛有度,动感活泼,充分体现了汉语意合之美。倘若译为英文,意合则须让位给形合:
译文:On several occasions I watched him paint fluffy little chicks and vivid cormorants with their heads in clear green water.
译文比原文工整得多,由一个主语 “I”,一个谓语动词“watched”,两个宾语“chicks”和“cormorants”组成,原文中的句子“那些小鸡毛茸茸,很可爱”译作两个形容词“fluffy”和 “little”,原句“水是绿的,鱼鹰是钻进水里的,很生动”译作了由“with”引导的介词短语。其中,“水是绿的”译作名词短语“clear green water”,原句中的谓语动词“钻”译作英语介词“in”,修饰谓语动词的状语“很生动”译作形容词“vivid”提到了句首,修饰主语“鱼鹰”。这样以来,只一个单句,一个标点符号,就已囊括了所有信息。充分体现了英语重形合的优势。
相反,当英语转换为汉语时,很多时候主语可以省略。例如:
例句三:The unpleasant noise must be immediately put an end to.
译文:必须立即终止这种讨厌的噪音。
例句四:Attention has been paid to the new measures to prevent corrosion.
译文:已经注意到采取防腐新措施。

㈡. 分析逻辑关系
从广泛意义上讲,形合是指词语或语句之间的连接主要依仗连接词或语言形态变化来实现,其实质是关联词的撑持;意合则指词语或语句之间的连接主要凭借助词、语句意义或语句间逻辑关系来实现,其实质是关联词的排除。简言之,英语的从属关系往往通过连词when,where, if, so, because,although 等词表达出来,而汉语句子之间的内部逻辑关系是隐而不显的。
例句五:施恩勿记,受恩勿忘。
其逻辑形式该句用英语表述则是:
译文:If you confer a benefit,never remember it; Ifyou receive one,remember it always.
译文增补了两个连接词 “If”,表明从句和主句是条件和结果的逻辑关系,将汉语隐藏的形式逻辑的演绎推理显现出来。相反,当英语转换成汉语时,则需要删减关联词。
例句六: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译文: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英文中的 “If”表现了从句与主句之间“假设-判断”关系,而在汉语译文里, “if”却没有转化成相应连接词,但并不显得突兀,反而更加顺畅自然,干净利落,耐人寻味。

三.辩证地看待两种语言中的意合与形合。
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的,语言也不例外。英语虽重形合,但不排除有意合
情况;汉语重意合,其实也包含形合,以下三句恰恰与上面的例句相反,英语原文连接词缺失,而汉语译文则补充了连接词,彰显了逻辑关系:
例句七:A true friend would have acted differently.
译文:如果是一个真正的朋友,就不会这样做了。
例句八:A thousand probabilities cannot make one truth.
译文:纵有一千个可能,也构不成一个事实。
例句九:Grasp all, lose all.
译文:如果你样样都抓,就会一样也抓不到。

四.结语:
形合与意合反映了英汉两种语言对比之下各自的规律,认识到这一点,对英语学习者和英汉译者来说意义重大。它能帮助他们遵守这一规律,透过两种语言迥异的外在表象深入细致地理解并正确运用这两种语言。但同时需要注意的是,任何规律都是相对的,语言中的形合与意合也不例外。汉语并非绝对的意合,英语也绝非绝对的形合。汉语中有形合,英语中亦有意合。汉语以意合见长,重意合于形合;而英语以形合见长,重形合于意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