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所以说我竟然是真想要谈谈阿拉什吗……

(2017-11-14 22:23:06)
标签:

fgo

阿拉什

分类: Talks-胡说八道

我应该确实是逼疯了我自己,因为像我这种脑子里只有垃圾的人,竟然试图要认真谈一下对角色的感想……而且还是对(月球的)阿拉什…对那个阿拉什啊。

以下全都是个人的,不可避免的会受到我低下的双商和阅读力和理解力,以及被某些先入为主了的既定印象和嗜好倾向所影响后的,纯粹自说自话的……东西。虽然知道我妄图去琢磨什么人简直是丢人现眼,但还是写了,而且也已经拿到会被人看到的地方了……如果观者觉得我简直蠢到无法容忍……其实没错。

 

1 月球原作文本个人观感

1.1 苍银的碎片

第一卷 ACT5 【奥多摩剑弓大战】>>>高超敏捷,速发连射,平A山头,箭雨AOE,很强,非常强。

“离弦的箭,是不会回来的。抽箭上弓,拉紧弦射出去,岂有挽回的余地。”弓兵(Archer)如是说。面对至今仍呜咽不已的主人。】>>>决绝感,坚毅感。

 

第三卷 ACT6 【每个都是令人敬佩的强者。每个都是值得激赏的战士。为愿望赌上性命的圣杯战争中,他们都是耀眼的英雄】>>>旧剑想起阿拉什和拉二(P.S 前面还有段旧剑想起拉二的“余知道那种光”,你们不是离得挺远的吗当时还在放宝具旧剑你竟然听到了?)

 

第四卷 ACT1 【男方一看起来就超过二十岁】【好个入喉】【明朗并充满生气,看起来十分耀眼】【他有着率直的人格,受人喜爱的笑容】【铁龙】【在“战争”中还如此大胆豪放】>>>因为后续有他生前只过了二十岁的设定,所以人眼里看起来年轻是年轻,但是并没有稚气,而是稳重,“入喉”表明很有入乡随俗学习精神,“铁龙”是直率的可爱,其他形容词就更加明确不重复了。

【视线和表情那么说着。不说出来应该是他的体贴吧。他其实是敏锐到让人火大的从者。但实际上却不怎么生气。不如说还很感激,或者说像那样说出来占了大半也有关系就是。】>>>敏锐而体贴,言语非常适度。

“你啊,明明还很年轻,但却看了太多不好的东西吧。艾尔莎”】【 是生前度过时间的方法和生存方式之类,他比较充实吗】【过了二十岁就结束一生的他看起来比自己还要成熟】>>>成熟感在文里被艾尔莎本人确认了,加上前文所说的敏锐和后文所确认的阿拉什的眼力程度,所以是因为能看透人心和人事,所以懂的东西非常多么。

【看上去十分可靠;光看他喝酒的样子说不定就会喜欢上他了】>>>艾尔莎认定的苏力放出让人想嫁(

【因此,现在分开行动。理由是前者。侦查。毕竟自从被召唤出来才第二天。】【“如果碰上Saber就很有趣了哪。” 嘴角大胆地上扬】>>>有谋略,有战斗的欲求。

【在怪物和英雄们的征战传说中隐藏的、作为神秘的直系战斗的人类,为了拯救波斯与图兰两国所有人民而从大弓放出一箭的英雄】【是御主为了在圣杯战争中获胜而召唤的兵器】【只要稍有差池秋叶园中的建筑物就会毁坏,人们就会丧命】【在这胸中摇曳的火焰,确实,和生前是一样的】>>>会认真考虑自我的定义。开始认为生前的自己是人类,现在的自己和生前的自己不同,是兵器。但随后明白过来自己想要挽救人(生前哪怕是敌国的人民)的心意还在,自己依然还是自己——不知道有没有在确定这一点后有无否认“是兵器”的念头。

【虽然这是非常人所能做到的行为,但这种程度和生前并无大异】【即使不事前准备大量的箭,靠着有效活用作成弓矢的技能就能瞬间发动的生前绝技重现】>>>生前就有着超强的力量,只要有足够的箭也能靠一人?制造箭雨。就是这么强。

【好美。有着让人不禁会被夺走视线,美丽的夜晚生物】【即使感觉那微笑是因悲哀和忧虑而表露的,但是该伸出援手,还是不该他马上就能判断。而这当然,是后者。】>>>是个直男(喂),是个绅士(嗯)是个理解对手的战士。

【没错,应该是非人英灵的他,却比事前预料的还要更像“人”;得到了很大的安心感与安宁。】>>>真是个好人啊,非常好,非常好的,人。

 

第四卷 ACT2 “这东京(城市)里聚集的,尽是些温柔的人。你也,是这样呢。Archer.”】【表情讨人喜欢,语调稳重又不失爽快,想来一定曾有万般的民众由衷钦佩,毋庸置疑更会有无数的姑娘为之倾心吧。】>>>布姐认定的温柔,布姐认定的万千少女想嫁对象。

【不去接近长于极近距离白刃战的自己,这是理所当然的;就几天前遭遇的有限经验来看,这位弓之英灵的射程,只怕是遍覆市内全境也仍且绰绰有余。更不必说其尚不知面貌的宝具,纵是比那位翱翔天际的Rider更先一步将整个东京焚为焦土,也已不会显得如何惊奇。】>>>布姐认定的谨慎,布姐认定的强大无比的战斗力和好心眼。

“那个肯定就是一拍脑门才说出来的啦。”】【“我跟他,可是同时代的人啊。”】帕拉早一步想到拉二是通过他的猫,其他人是怎么……哦后边说到拉二在围攻海德的时候就自爆真名了。阿拉什你熟拉二么?生前时拉二比你早出道(?)到底多少年?

【是对这自己所选出的哪怕只是一时的战友,哪怕要在决战前夕向其言及真名的端倪仍不会有所踌躇那般地,对其毋庸置疑的勇士身份浑然生出的确信,是只存乎那幽暗冥界的快感啊。】>>>那句不光爆出他很知道拉二而且还爆出他对暂时不是敌人的布姐的语气很豪快。

Saber好像朝着那个过去了啊。大费周章地自寻死路……”】【“要是重视圣杯战争的话,现在就该等SaberRider这两大英灵激战一番,然后等到两人精疲力尽的时候再坐享其成了啊。”】【“那小子(Saber)为什么一个人去,你知道理由吗?”】>>>这嘴巴其实真不客气的啊,阿拉什你。

【拯救东京。对,是当真这么想才去行动的吧。而这里的Archer也是他的同类】【人们,会把这称作高尚才对。骄傲才对】【明知意味着底牌会为之暴露,也毅然提出共同战线的一骑】【拯救世人的救星。当是无数人翘首以盼、光荣和诚实具以的形貌。】>>>女武神认定的光辉的高尚的勇者——等等张口勇者闭口勇者不应该是女武神的活儿吗,喜欢用勇者称呼别人的拉二和尼禄啊你们是想当女武神吗2333

 

第四卷 ACT3 【本是应当恭敬地表明欣喜的场合,他却是坦率地颔首、轻言一句无礼的言辞。这虽是他生涯里言行的一处污点;大帝应是把他当作是某种朋友,又或者是同类来相待了吧】>>>除了明面上能看出麦/曼王对阿拉什的态度,还能看出阿拉什平日的言行都很适度,对王的礼数很周全。

【某种意义上,即便是强行把衣服剥个精光再细看一番,也没有自己的视线要来得失礼。关乎这点,他还是完全明白的。尤其是,面对需要以礼相待的人物时。】>>>应该是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看什么时候不可以看,更为作证了阿拉什是个礼数周全的人。

【不光是艾尔莎,一切避恶扬善的人、生命、心灵,若是能常在幸福和安宁中,又该是多美好的事情啊。思绪的一角,如是地考虑着。即便世界,决不会听凭其发生也】【因为没有那么全能所以偶尔结果上就变成假话了】>>>如此善良的希望所有人都能幸福的人啊,如此理性的知道所有人都能幸福是不可能的,但自己还是尽力去做,不希望让誓言变成假话的人啊。

【觉得那不应由自己开口,更觉得不应贸然提及。是该由她自己考虑的事情。就算那是,足以左右圣杯战争进程的要因也——】【“由你来决定,艾尔莎。”就算那决心,会为自己这名英灵(Servant)敲定终局也】【以这而今才拟成形体、不值一提的客人之身。直到正经地活在这个时代的人类决定自己的将来为止。一分钟也好一小时也好】【啊啊,真是让人满足的好回答。至少是自己做出的决定了。就算是,世界自己在某处横加了干涉也,其中的确是,这一直从世界中感受着这五分钟之后的地狱的艾尔莎•西条,存乎着她自己的感情和意志。】>>>哪怕结果会导致战争的失败和自己的消失,哪怕其中有过他人干扰的痕迹,依然决定尊重御主(人类)的个人意志。这是何等的温柔和理解——虽然这种不干涉的决定也可能是阿拉什“中庸”属性的一种体现。他并不会用自己的良善标准来决定他人的作为?

【自发行使、精确把握敌人位置的千里眼技能,加之,Saber解放其拥有的风之魔力(Invisible Air)而来的助力,Archer依此所射出的必杀必胜的飞矢足有数十发一举贯穿了神殿的内墙,自一千米之遥径直抵达主神殿。纵是神殿外墙的披覆、那通常的对军宝具亦能无伤地回以反击的赫梯(Hittite)神铁也仍且就此碎裂,将那傲然居乎宝座待候的Rider,将其心脏、其灵核,全无一丝纰漏地一举刺穿——】>>>阿拉什的战斗力我可以吹到死,和这般开挂的固有结界的所有者远距离交心(喂)这可不是一般弓兵能做的到的事啊。

【若此时是国与国之间的征战的话,那便尤其要向王上进言撤退。然而。 此情此景却,稍有不同。此地并无应当出身守护的士兵和民众(众人)。所有的只是,除王之外本应只有自己一人、却同样猛力无双的——英雄!】>>>阿拉什很有大局观和保护意识,然而,“除王之外本应有自已一人”这个描述很微妙,是说他生前时没有强大到足以和他并肩而战者吗……和后来的FGO幕间对上了?

【不就像是全都为着终局点滴垒起的一生吗。和这人世全不相匹,拥有几可说是神代流连的强大力量、例外那般地生身若此,作为最强的英雄而活便已是就此注定之事了】【得到了大帝的应允后,划定边境的大业便落到了自己的肩上】【毋庸置疑,不可能将其忘却。祈祷过后所射出的那一箭,可是满载着心愿的啊。早已被太过漫长的大战操劳到极点的人民的、战士们的、妻子们的、父母们的、朋友们的,寄托而上的,正是这无关乎属国、一切和平的愿景。而这愿望,就由自己来尽皆实现。】>>>意识到自己的力量远远超越常人,于是就有了既为超常之身,就必会迎来某种命运的预感?划定边界的大业是他自己申请的吗?因为神代的力量,也就自己给了自己承担了他人愿望的责任?是正好他能做到还是非他不可?

【正因如此,自己才位乎此处。双眼足以察知神王超常力量的,自己。宝具仍存乎与其相抗可能性的,自己】【若是如此,的确。果然和过去那时别无二致。自己,要做该做的事】>>>果然是因为处在了这样的状况中所以就要做吗。因为有着这样的需要于是自己必须上场。要做的事情已经决定好了,的确这是出于阿拉什自己的意志没错。但是一想到爱歌对艾尔莎做过的手脚,这难道不是一份被故意左右的命运么。那生前的命运呢?

【正经地生而为人的众人中无人力所能及,仅有身负神代流连之人才能践行的愿望之形态。不可思议的是,几乎是同一时刻,那据说于埃及所显现、率领拿利穆(Ne'arim)人的圣人(Moses)所行使的奇迹,颇相似于这割裂大地的一束光辉。但这并非是分割大海的圣人奇迹,是为,割裂大地的弓兵,其愿望的尽头】>>>是人类但不是凡人的阿拉什;[]盖亚:你们这些挂都非要约在一天画地图是吧[];阿拉什自己对这一箭也寄托了愿望,只是他的愿望更侧重于实现和平,还是侧重于实现别人对于和平的愿望?

这两重的宝具所乍现的辉光,却还是远超其上地耀眼夺目】【是吗,这样吗。而今在此的汝等——便是代吾拯救世界之人吗!>>>虽然有点跑题,旧剑和阿拉什的效果即便是叠加但也该份个几几开吧;爱歌眼里只有咖喱棒,艾尔莎眼里只有流星一条,拉二实际感受呢?咖喱棒是不完全解放,流星一条可是用了全力……不,算了,反正拉二对阿拉什那样肯定不是因为炸坟头这一次(参见六章医生爆料

【吟诵着祷文而登上达马万德峰的他,正是如此期望的。从今往后的人世间,便再也不需要什么神代那般的巨大力量了—— 就如,他那小小的愿望。哎,就没有不需要过、的吧”人间、平稳和安宁,若是对此、对更在其上的威胁尚在的话。偶尔也还是需要的吧。就跟以前的自己那样?】>>>不,等等,他的愿望其实是这个?他对巨大力量所带来的益弊和蕴含的意味还真是有着何等透彻的理解。和平的确需要力量但不需要过于巨大的力量,巨大的力量其实是因为很多的苦难而需要的。

【我是因为身为拥有看破一切之眼的弓兵,彻底认识/把握/理解到自己的结果会如何才这样奔赴死地的,完全不是你的判断杀了我,所以就别哭了——虽然真心地是很想再多说几句,不过到底是不可能了。】>>>所以上德玛峰之前阿拉什就知道了……么。

【阿拉什要言说的对象,唯有一人。无关乎那圣剑的有无,也无关乎出身和所属,而不过是个明白自己的心之所在的英雄罢了。】【“可就算这样,也是无辜的百姓。和我们从前保护的可爱百姓,根本没有一点区别。”】【“——你啊,对圣杯有什么愿望?”最后的话语。到底,有没有正确地传达给那位圣剑使呢】>>>阿拉什现在非常清楚旧剑,可能比旧剑还要清楚他自己。他已经,奋力地,尽量不带个人色彩的?引导了旧剑的思考。旧剑最后决定怼爱歌基本就是被阿拉什点醒的。(P.S 给自己记个点:阿拉什知道旧剑是骑士王是因为旧剑在第四章Act0里解放风王结界了……所以拉二称呼旧剑的“圣剑使”其实和称呼阿拉什的“波斯弓兵”一样是特指

 

第四卷 ACT4 “我是一根筋嘛。不马上赶去到底还是不行啊。”】【 东京湾上,他那为其应为之事的勇姿,我不可能会忘却。】>>>为其应为之事,啊,对的,谢谢你布姐,对的,就是这样的。

 

第四卷 Special ACT 不给自己的爱马起名字,我想还是有点太可怜了吧!】【嗯嗯,我听不到啊!】【也就是说,他现在非但是彻头彻尾的无证驾驶,而且是练驾驶技术都不具备的情况】【哈哈哈!别担心,我已经凭直觉基本上掌握了嘛。>>>妈的啥也别说了,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可爱的!!!!!!!!!!!

到时候你应该能想办法解决的话?反正我没戴头盔也不会被抓都说多亏了你嘛。这么说着,Archer这次又降低了速度,让车速徘徊在限制速度附近。还以为他完全沉浸在自由驾驶的乐趣中,结果现在还是接受了自己的意见,埃尔莎更有了他果然还是很关照自己的实感>>>嘴上还在闹但是已经降下来速度真是太体贴人了。

会为身处死地的男人祈祷的人,那不就是好女人了吗?”“我很喜欢啊。”】>>>这样的撩人只能是犯罪了吧,我已经报警了。

话虽如此,我已经凭直觉基本把握到了啊。”“就是说能赢吗?”“是说不会死在这里,我当然不会,但那家伙也一样。”】【他以如同火烧般灼热的右手,稳稳地、确实的抓住了我的右臂。你啊,真的觉得这样就好了”】>>>看透一切烦恼的人生导师阿拉什(二十岁),要是每个人都能有一个阿拉什世界和平指日可待了真的吧(

 

第五卷 ACT1 【圆桌骑士之一、帕洛梅德斯卿曾言及他的勇名。分割大地的一箭。 能成就这般伟业者,地上仅此一人,即是,东方的大英雄。整个波斯无人能及的用弓勇士。没有流血,就终结了两国间连绵已久的战争。在大弓之下,他实现了神圣的献身。】>>>阿拉什粉丝遍天下连不列颠人都听说过他的威名。

 

第五卷 ACT4 【他几乎做了,和曾经相遇的古代波斯弓兵一样的事。“谢谢你,魔术师殿下”你的好心真的是太难懂了,Caster·帕拉塞尔苏斯。】>>>虽然这里说的是帕拉,但是结合上面四卷Special ACT还有日服的静谧幕间一看,简直太能看出苍银弓术俩人的行事风格了。(P.S 后面ACT5里美纱夜给帕拉看的玩具里有变形金刚吧2333)

 

第五卷 ACT Final 【已经是明确地在对自己说话了。 要战斗、要抗争,坚持到最后。这是波斯的弓兵送来的鼓舞。】【“骑士这种东西,是要保护贵妇人的吧?” Archer的话语,再度传来。】>>>到最后还是在坚持激励人,而且用相对轻松的言辞说中守护的这个点,阿拉什,真厉害。

艾尔莎的悼念和Alter就不说了好伤………………

顺便说苍银里的拉二真是从出场到退场,哪怕是只言片语零散描写都是逼格满满到溢出……慈悲和毁灭都是他一念之举,只要想做(几乎)就能做到。[]然而在爱傲天眼里就只是俄国水饺,感觉挺好吃的啊。然后阿拉什是帮忙料理水饺的……嗯,厨具?[]


1.2 FGO

1)第六章主线剧情:

6节 东之村的冒险 【喂喂。一般来说粉身碎骨可就站不起来了哦?何况你们的神也不会想要这样的献身吧。】【还嚷嚷着“太棒了,太棒了!”不知该如何感谢才好!如此快哉之事何处寻啊!”】【那何不遵守那句“得给他们一个感谢的搂抱才行啊!”呢?】>>>说不定阿拉什的心眼有点坏呢……喜欢在特定的时候有意说这种特定的话?

【不过如你所见,是个弓兵。就把我当做一个微不足道的三流从者就行啦。】【医生:(虽说是知名度不高,但阿拉什可是在西亚被誉为指代弓兵[Archer]这个概念的英雄啊。再加上,他还是那位奥兹曼迪亚斯尊敬的为数不多的大英雄。】>>>这真是谦虚的太过分了;不过很可能是因为为了考虑到无知御主的面子从而用“微不足道”的字眼将自己的名声略过。毕竟知名度都传到不列颠人的耳朵里去了,真是过于体贴了——话说,医生你怎么知道拉二尊敬阿拉什的?就算剧透后大家都知道你是【】了但也不能隔着N多年看出人心声吧?难道是月球拉二生前发表过《纪念阿拉什》的报告么:对于勇者的死,是很悲痛的。现在全西亚纪念他,可见他的精神感人之深。埃及民众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

……喏恩。姑且只有方向一样吧。】【就是说你们现在的目的并不相同。哪怕总有一天目的会变得相同。】【医生:连这都发现了吗!?这位英灵十分机灵啊!】【若能击退他们,不仅能让村民们放心,还能让你们获得村民的信赖,这简直太棒了!这可是件两全其美的好差事。怎么样?愿意不愿意和我一起去狩猎。】>>>冠位聪明人阿拉什,说话太懂了。

【这什么啊。待遇未免差距太大了吧~?笨蛋,我可是真真正正的阿拉什哦~!对于这种疑心病重的小鬼,就要这样做~!】【咦,真的吗!?玛修原来也是圆桌骑士啊——!?】【啊~……抱歉抱歉,我是不小心的啦!嗯,我当然知道,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咒腕:但禁止使用您的宝具!哪怕只是稍微试试也不成!(之后听人劝的真的没有充能格)】 >>>配上立绘的表情,这小子简直活泼可爱的过分了。

 

7节 游击骑士莫德雷德 【一整段阿拉什航空公司剧情】>>>………………这个人,是吃可爱长大的吗。在你以为他很成熟很稳重的时候他总会给你突如其来的惊喜啊!非常认真地在玩啊阿拉什!!!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啊?!你到底带人飞天过多少次了啊!很怀疑他生前是不是就想这么搞了——等等,按照他那神代的外挂力其实生前弄不好就已经搞过类似了的吧!

【这算什么啦,就算是身为敌人,我也是会生气的!】【听好了。如果要使用自己的性命,就该用在自己的尊严、或是用在应守护的而存在上!不要因为自暴自弃的任性就把我们给卷进去!我虽然喜欢照顾小孩,但这种臭小鬼我可不想照顾!】>>>看到过有人在这里吐槽阿拉什有啥能教育人不要自爆的,但恰恰因为是最了解献身含义(而且宝具根本不是自爆)的他才有资格教训小莫生命的可贵。

 

10节 宴会,西之村(2/2 【慢着,这话听起来不太妙吧!一个劲吃个不停的可是腾太阁下啊!那叫啥,悟能?听起来不太好!让腾太阁下和我交换吧!】>>>敢于吐槽三藏啊真是了不起,说起来你要不要和御主还有拉二竞争一下大师兄的宝座。

 

12节 炎之村 【完成使命结束生命。就是那种赢了比赛,但输了胜负的那种类型吧。我说的没错吧,贝狄威尔卿?而且你比我更过分。】【我说贝狄威尔啊。你已经可以休息了。不,应该说早就应该休息了。】【……话说在前头。还有一次就结束了哦。所以这手臂,只能用在你决定的最中目标上。】>>>回过头来看真的没有什么能瞒过阿拉什的啊,不会输给任何人的洞察力和领悟能力。还是那么会用话语引导人该去的方向。

【表腾太:能射落星辰之人固有其他,但能击碎星辰的神技却仅此一位】

 

2)从者档案和从者语音:

【属性:混沌·中庸】>>>记得型月划分阵营是混沌/中立/秩序是说方针,善/中庸/恶是说性格,这样套大英雄的个性的确很中庸,知道很多,但是不用最直接的方式说出来,在苍银里点破了旧剑但是对静谧也加以了引导;只是混沌……莫非其实是想说他很任性?一旦决定了没人能拉回来?

【开始1:——我决定该做之时就要认真去做。】【技能2:我会用尽全力!】【羁绊1:该出手时就出手的那些人才会被称为英雄吧。不过我也不是很明白啦。】【讨厌的东西:未用尽全力就结束的战斗……尽可能得避免啊。】【胜利2:胜利真是一件愉快的事。】>>>或许是因为人民的希望啊,强者的命运啊,然而阿拉什下定了决心,用尽全力的去战斗,去取得胜利,可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他不希望尽力后还要留下遗憾。

【开始2:让你们见识一下流星】【宝具卡:没问题】【攻击EX:我的箭矢可是能劈裂大地哦?】【胜利1:我是那种啦,能终结战斗的英灵。】【羁绊3:我的宝具是名副其实的王牌。解放真名时请务必要慎重。】【羁绊5:我会保护你的。关键时候就交给我吧。但是嘛……王牌只能用一次而已。】>>>流星一条对他而言比起献身更意味着他将取得必定的胜利,对此他引以为傲。叮嘱御主要慎重是为了让御主抓住最为适合的时机(虽然他应该不会介意有人用他刷周回炸狗粮吧,毕竟那的确是终结了一面的战斗,而且也让他用尽了全力……我个人是只想让他上难度本)

【无法战斗1: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吗……】【无法战斗2:你没有做错……】>>>……他、他人真好。别人退场感觉就是退场,大英雄战死感太浓重了!所以心还是好痛!!!

【灵基再临4:波斯大英雄在此……不过没那么了不起啦。】>>>他是真的很谦虚啊。

【羁绊4:……以前,其实我也曾作为从者现界过。御主……是个女人吧。】【对话2:御主……吗?我还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成为什么人的从者了呢。】>>>结合日服,阿拉什肯定有苍银的记忆没错(除了静谧苍银那批都有吧)。那样的含糊其辞和为人从者的感叹,其中会不会有艾尔莎最后为他哭的很厉害的缘故?毕竟对从者而言御主和其他人就是不平等的,不得不特殊的啊。然而,FGO里是一御主多从者的契约方式,也许这对阿拉什来说是恰好的距离,但是明显降低了御主和他过深交心的可能。

【羁绊2:我和你很合得来,但愿我们能处得愉快。我也会尽可能助你一臂之力的。】【对话3:如果想做配得上我的御主,就请行善吧。拜托你了。】【对话4:既然都被人称作英灵了,那还是努力行善吧。】>>>不管阵营问题,阿拉什这种放大招都要考虑东京平民生命财产的心理的善绝对是符合社会的、公共的定义的善啊。

【关于圣杯:所谓的圣杯,总是在迷惑那些人类和英灵。】>>>阿拉什·啥都知道·卡曼戈。他碰到过苍银-FP世界线的圣杯是黑的;六章圣杯在拉二手里但主要搞事的也不是圣杯……那么对于里面是白色的圣杯,他的想法也会差不多吗……

 

3)幕间物语

【真是我的荣幸,我就是为了不让御主乱来才来这里的吧。虽然温柔地教未免有些难,不过嘛,我还是会帮你积累一些经验的。】>>>和那种只知道自己战斗个爽or搞事个爽的家伙不一样,是个良师。

【不,我只是想起远东有一句话,能够形容你们这种感觉的话。很快就能想起来了。心有灵犀?拈花一笑?不。不对不对。呃……我记得好像,对了。是叫两情相悦吧?】【这很重要吧?所谓的御主和从者——不,不是呢。应该说人类就是这样的,无所谓啦。你们是生死与共的伙伴。所以能心意相通自然是最好的】>>>明明重点是后文的心意相通,但还是用两情相悦来调戏御主和玛修,说这人不是故意的我是不信的。

【玛修:阿拉什先生,您也是。也是生死与共的同伴……是吧?】【唔?啊——对。】>>>这里他应该是有些意外被这么说吧。联系起后文的他对自己独自一人的形容……该不是从来没人,至少是很少有人,对他说过这种话?

【战斗的关键人物还是你啊,御主。召唤英灵、操控魔术和令咒得你才是力量的中心。】【那只有评估风险并行动,才能成为经验】>>>虽然说过御主在战斗时很重要的英灵不止他一位,但是他的话还是那么正中核心条理分明。

【没错,泄气话尽量说,没关系的。一个人能承担的东西,无论如何都是有极限的。】【所以你可千万别什么事都一个人去做,辛苦的时候就多说说泄气话。你不是独自一人在战斗。】>>>因为人是有极限的,所以最后连那个过于强健的身体也……真糟糕啊,在我的记忆里,为什么没有阿拉什说过泄气话的印象呢。

【我总是独自一人想完成所有的事,想拯救所有的一切,拯救这双眼睛看到的一切。】【……想要……拯救世界。】【那时,世界还很狭小,所以我自以为是地觉得,自己或许能够做到。】【不断战斗,为了结束持续了数十年的战争。我们的王的国家,和敌方的国家都已疲惫不堪。状况十分惨烈】>>>人都是知道世界上总有苦难的,可是“知道”和“体会到”是两回事。说起来有个红衣的弓兵也想一个人挽救所有的一切,结果吗……比起来阿拉什至少是救了自己最熟悉的那一部分世界,没有留下未能挽救的悔恨和遗憾真是太好了。

【所以我结束了一切。】【王的人民,敌方的人民,所有人都想要结束的存在,对……我创造了最后的契机。】【……独自一人,干了 那个 。】>>>虽说两国的议和已经定了,但是领土划分若还有争端也会再起战火,所以阿拉什的一箭还是决定性的一箭。可为什么这里他偏偏用的是代指很含糊,语感很疏远的“那个”呢?明明在从者语音里还是那么自豪……还是说,因为是独自一人干的,所以份伟业反而成了不好说出来的自我的……任性作为么。

【王一直很为我挂心,但直到最后,我虽然有部下,但却没有同伴。能并肩战斗的对手,根本不存在。】【我自己也选择了孤身一人。既然被制作成强过人类的存在,那也是当然的。】【想问我为什么吗?这很简单。】【人类(大家)都是我的保护对象,所以我不会接近他们。】

——直到最后,我都是一个人。】>>>阿拉什在苍银里还想过生前的自己是人类,但这里的他恐怕把自己和普遍的人类分割开,把自己置于了人类更上面(?)一点的位置,就因为自身所拥有的强大力量。责任越大,力量越大。在苍银里他以从者之身和现世保持着距离,在幕间里他以人上之躯和众人保持着距离;而没有同伴,没有并肩战斗的对手,也许不仅仅只是他有意为之的结果:人类(大家)也会因为过强的力量而敬畏力量的所有者。对于王,敬畏是必须的;但对于阿拉什……人类(大家)只能当被他指挥的部下,被他守护的民众,不论是憧憬也好爱戴也好膜拜也好都是由下而上的。王是把他当同类的,但两人的地位已经定死在王和臣子的身份上了。所以……真的……只能是,一个人。

【静谧:因为他是个过于超越人类的英雄——因为过于强悍,因为过于纯粹。所以他的身边,才会没有任何人陪伴吧。】

【要堵上世界命运之战的话,大概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吧。不,第四次了吗?】>>这第四次的说法真是太值得揣测了:第一次在苍银,第二次在FP……还有来迦勒底挽救人理的这次,那还有一次说的是第六章吗,差点被圣枪卷进尽头的那个特异点和御主要救的FGO世界线分开算……好像也没问题。所以这里的这个阿拉什是记得第六章的事么。

【和圣杯相关的也已经经历了好几次了吧,不过,那啥啦。】【我有一种切实的感受。看来我每次的御主运都非常好。】>>>你究竟有几个好御主,为何每个御主都那麽憔……

【今后也请多指教啦。只要你希望,我随时会为你全力以赴。当然,会比我活着的时候更全力以赴!】>>>你只要在难度本全力以赴就好,日常就平A山头就够了真的!

 

(4)日服进度

终章 7节(VI)(参考B8056943的翻译)【拉二:而且配得上和余一同战斗的勇者这里根本就……】【噢多,我是不是来晚啦?好像聚集了一堆可靠的家伙嘛。嘛不过人多好办事嘛,我也来帮忙好了】>>>一旦想到这小子其实也挺会揶揄人的,就觉得他选择在这种恰好时机出现……有点可疑www;六章厚拉二对圆桌众的态度不好是自然的,但是同样是和圆桌众刀剑相向,阿拉什却说出了“可靠”……啊,果然很是他。

【还是说作为渺小英灵的我】【哦什么嘛这个法老兄,真是可靠呐,没问题,那就如你所愿地全力上吧!那边就交给你了!我来击溃这边!要来比赛吗?】>>>在御主前嘴上还是那么谦虚,在战场上话语还是那么轻松,但实际上却早已下定主意和挂比拉二比一比,这不是对自己的力量很有自信吗!

 

第三次尼禄祭(参照Bav14764845的翻译)【哎呀,还真是冷淡的回答呢,法老兄。】【你不是喜欢节日吗,我不觉得你是位不喜欢让人民快乐的王啊。】【虽然可能是这样,但是能不能考虑一下啊?虽然说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也不对——但我觉得你试试看也没什么不好的哦,不管怎么说,这里可是汇集古今东西英雄们的啊。】【我觉得你要是能来,一定会为节日增色不少的。】【拉二:…………哼,你还是这么不好对付的呢。】>>>从对方的个性入手,用反问句切入。之后用上更温和的语气,用对方喜欢的“英雄”来投其所好,吸引其注意力,然后再夸一番对方参与活动的重要性……阿拉什老师,请您写一本《说话的艺术》吧。

【而且啊,说是“果然觉得还是差不多要让你们见面了啊”。】【难得的机会,Servant们的战斗为前提的舞台还真是适合太阳王和那家伙的激战,在迦勒底内实在是太危险了。】>>>既然旧剑落地了那么拉二和他碰面也是迟早的事,还不如通过适当的契机,在一个就算打起来也不会出事的环境里让这两人见面比较好。世界和平靠阿拉什。

【哈哈哈,看门就拜托给斯芬克斯吧,节日里让人家看门也太过分啦,法老兄。】>>>就是啊那有自己跑出去玩留下别人替你看家的,养猫千时用猫一时!阿拉什说的对!!!

 

静谧幕间(参照微博上tagame_official的翻译)抱歉。我也不说为妙吧。要是小姐本人愿意亲自来说,那是最好。会怎么样呢。总之,你要做好准备啊。】【也不想事到如今还对你说教什么……嘛,自然[像平时一样]地做你自己吧。拜托啦。】>>>果然还是知道很多但是自己不会直接开口侧面敲打人。

【虽说我不是想偷听。不过,看到是没办法的事。在我看来,你说了相当随便的事呢。不会留下记忆,嗯?】>>>看到是没办法的事,虽然不会直接说出一切,但还是不能不管……在苍银里也是如此呢,对静谧说出“真的觉得这样就好了吗”的时候。有着那段记忆,在第六章和伽勒底对静谧保持着平和的态度,看着她和御主的阿拉什……实在是太温柔了,我非常为难(布姐语气)。

 

2 衍生思考

好,还是到这一步了,如果说上面还勉强可以算吐槽的话下面就真是我这个低下的脑袋里所散发出来的……呃……

因为个人是先FGO再苍银,于是对阿拉什的印象在脑内几经反复,觉得他是个充满矛盾和由这矛盾感而来的魅力的家伙:以为是一星也许并不太能打,结果设定上的战力爆表;以为宝具真是自爆,结果其实是壮丽无比的献身,谁他妈最初起外号是自爆的!以为是个性格单纯爽朗之人,结果其思考、举止和人格十分复杂丰满;以为他比从者的拉二要年上一些,结果二十岁就……;以为他很成熟,结果也有孩子气的一面,苍银无证大飙车,六章航空大快递本以为他没什么特别的欲求,结果不论是生前还是现在都非常想要竭力挽救世界,哪怕语气还是故作轻松的。

当然,可爱和温柔的感觉还是不会变的,还有帅。

对他的某两个方面的印象我的心情的转折次数更多:一是,我最初以为他是个挺接地气的哥们,后来幕间物语一开,发现他和人的距离很重,有些“人外”?属于型月名产的超常思维方式——然后,在想了一段时间之后,我现在又觉得他的“人外”感并不重,超常是超常,但还是在人类的范畴内;二是,我最初觉得他生前的那一箭纯粹是个伟大的壮举,灿烂的神话,后来看到了些东西,渐渐开始考虑其中的牺牲感和“献祭”的说法——不过成了别人愿望的所托应该不只是他个人的命运,而是所有英雄绕不开的一种属性?妈的我好恨自己是个傻X文盲早知道如此我就把坎贝尔的书再好好看个三遍了(

 

距离感方面的话:个人脑子里,若是拿拉二作为参考值……阿拉什其实要比拉二还“远”,吉尔伽美什也比拉二“远”,但这两个人“远”的方向不一样,吉尔伽美什是“竖”向?阿拉什有点“横”向?和红A说不定有些类似的,同人世的那种,远离感。没远到可以叫人外那种程度。某不列颠大法师到是真人外没感情,模仿人类的AI感。

一次次从文本里抠句子看的结论就是:他太懂了,因为太懂于是懂得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能看透人心,从而更尊敬别人的意志。和人保持距离不仅是处于自我约束,还有着知道自身有着异于常人的强大,必然会迎接某种命运的感觉。然后幕间体现的那份孤独也是这份强大必然带来的代价。一是他自己说的太强了,于是必须公正处事,不能特别对待某些人和事。二是太强了,于是其实每个人都觉得他能搞定,他自己也觉得自己能搞定,于是不去依赖任何人。三是……也许也有因为有了命运的觉悟,希望减少自己出了什么事后给人带来的伤痛……的感觉?

所以阿拉什他很难搞,相当难搞……然而,他这样的脑回路其实没什么太特别的,并不是人外的异质感。强大之人必须公正和强大之人必须孤独是个老命题了,在我的印象里至少美漫超英那边来来回回探讨过很多次了。所以他这还真是在人类上限的思考范围内,这样的吧。并不是什么特别异化的人外的思考……是非常了解人心后的,很理性的,很自制的思考……说“人上”的思考倒是很接近?

实话说我觉得他肯和御主说他自己一直是孤身一人就是一种情感表述,是某种程度的交心了。所以我觉得不好说他外热内冷,处关系时充满设计性也不太对……他对人上心超级温柔发自内心,只是对在谁和自己建立什么超过一般的关系上非常自制……这样?

而且,他会这样和人掌握关系的平衡和距离也不一定完全是他自己的决定吧。他对学妹叫他同伴时那个反应,也许是生前没人把他当同伴而都是勇者和神物吧……对他有的都是自下对上的崇拜和迷信(?),不敢把阿拉什当对等的存在。他有部分是被推到只能一个人的孤高地位的?王虽然也是神代的同类但毕竟是王……

阿拉什的确是个超人,有时候我都不知道有些点说的是他还是某些版本里的克·特了。但他的核心思考模式应该还是人类的不是人外的,是人类可望不可及的高尚境界而不是异质的……所谓人外感是人类做不到的东西,但阿拉什的想法是普通人类做不到的东西,他还是可以做到的。阿拉什没到摩西那个级别但也是很圣了,所以拉二才尊敬他。不过拉二叫他勇者应该是赞叹他的勇猛更多,毕竟是战士。

 

牺牲感方面的话:……啊啊啊啊问题太多了!!!阿拉什估计很早就很清楚自己将会担负大任,但是他很早就知道自己会为了终结战争而死吗?他的出生是某些神明安排好的吗?波斯那边的命运观是什么?是因为有了要结束战争的未来所以才有了阿拉什的出生还是因为有了阿拉什的出生才有了结束战争的未来?

既然总是用“献身”和“牺牲”这类词来形容为了什么而死去的人,那么其中到底有多少比例的原始的“祭品”的意味?勇者的称号自然是为了夸赞人的勇猛而生,可一旦和某种必定的使命对应上了就成了许许多多人的无法完成的具体愿望的承担者,没有力量的人(们)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有力量的人身上,是不是一种从社会角度来说的理所当然的不可避免的使用和消费?

神明的事不知道,至少人民和王的那边是肯定是没人希望他死来解决问题。但实际上,阿拉什就是实行了能解决问题的方案然后死了。勇者也好,救世主也好,这类头衔就是聚集了凡人无法说解决问题希望有力量的人(别人)可以解决问题的追求……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祝福和诅咒其实互为表里,即是至高的赞许又是沉重的枷锁什么什么的

……上述实在是太不好判断,然而应该还是有个简单的方式的吧——那就是阿拉什自己是怎么想的,在苍银里他一度将从者之身的自己定义为武器,那么对于生前的自己呢?“祭品”啊“牺牲”啊这种词汇的被动感很重,然而如果是彻底出于自己的选择,自己的意志,那就是高尚的“觉悟”。若坚信自己的的确确地能够终结战争,取得必胜的结果,那就去放手做吧。的确身上被寄托了过重的他人的希望,可他自己的希望也不就是挽救么。只有一个人纵然是力量所致,但一个人还要去做而且“贪婪地”挽救世界,这是多么的……

能被圣杯叫出来就是有愿望,愿望不都是像执念和遗憾那么重的东西,阿拉什生前希望靠一人挽救世界,他也的确做到了挽救(部分的)世界,于是他对圣杯寄托的希望是能拯救更多吗,哪怕再次使用宝具也在所不惜。

他这个人的一生非常壮烈,但不是悲壮对吧……



18年6月补上的更新观点:我现在真是实名(?)讨厌阿拉什祭品论。可以丢人发散的话我比较喜欢超英论。

现在想起来,说他的那一箭是牺牲(动词)也可以,献祭也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我个人是真的很讨厌祭品两个字往他身上套了……前者体现了他作为英雄的主观能动性,后者则搞得他好像完全是命运的奴隶一般。把阿拉什说成是祭品的话,那他这个人不就等于是为了被献上而存在的吗,那些祝福也成了给烤肉涂上的橄榄油一样的东西………那个身体和那个灵魂都只是用来交换什么的等价物的话,那么他的意志何在呢?

难道不应该是他自已看到了结局,做出了抉择,靠自己创造价值,实现价值,才更符合英雄气概吗…………他是为了终结战争才决定去射箭(并死亡的),并不是只有他死了才能让战争终结啊。他不是觉得自己的命就不是命,而是给自己的命定了昂贵的不得了的意义啊。

决定这波停战的不是靠他个人而是两边的将领和士兵都有在努力吧……他的王和对面的王…………他只是为了斩断未来的战争的可能才去射箭的。根本不是作为战争兵器去碾压对方终止战争这种模式,也是很令人深思了。

而所谓超英论大概是这样:凡世的波斯百姓中突然生出一个神代残余,和大都 ]里突然蹦出一个超[  ]没什么不同吧。别的英灵或为王者,英雄,其他勇武之徒,但生前绝大多数还是人类之躯,和周围人没有质的不同……阿尔托利亚/亚瑟虽然性质和阿拉什很相近但至少还有骑士在,算有集团了。 被人爱戴,或憎恨,被人迷恋,或敬畏;世界在他眼中无比透彻但却不能说破;和所有人保持距离才能更好的保护他们,以免被私欲左右;对所有人都持有从高处看下来的怜悯感和挽救义务;作为“异类”的一人的孤独感……看似朴实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敏锐无比,温柔强悍的心。 他大概在充满人情味和人性的同时缺乏了作为人类的某些必要因素和体验。“无我”吗……私欲单薄,或者说私欲除了喝酒飙车之类单纯的快乐外,实在是过于高尚了,是个自我都快媲美成一般人超我的男人?

真这么看起来,这位弓兵他的确有点超[  ]的感觉(……不,我并不是说他就可以和家财万贯的,后宫无数的,另一个深色头发男人去搞基什么的。)加入迦勒底不就相当于加入正[  ][  ]盟了?还SOLO个球啊!组团怼他丫的盖提亚和异星神啊!不过要当真按照超英模式去涛,也只能集中在人格问题上了吧,外加一个命运观。法理和义警的责任范围部分,因为他是王的弓箭手,是军队(国家秩序)的人,根本就不用想了……双重身份就更不用了……】


总之我心里阿拉什还挺正……好吧,超常,但超越度还在正常程度,亲和感get,体贴get,温柔get,谨慎get觉悟get,境界get,自制力get使命感get,小可爱小嘴毒小俏皮get……他身上的很多点让(凡)人越是发散越是揪心,虽然他自己肯定无所谓;但是我不是很喜欢(?)这种揪心感的发散,我想看他高兴啊……毕竟伽勒底不需要从者间厮杀,甚至到这里来的人都纷纷犯蠢了,惬意点不好吗。

生前因为过于强大于是没人能站到身边,目光所及之处都是要保护的对象。来了伽勒底之后他可就不是至高无上的强了,周围挂逼一群啊,所以是交朋友(舍友那级别的就好啊)还是交男女朋友都随便,不要自古弓兵多SOLO了好吗阿拉什亲——你看你终章那段都懂得挑时候出场(?)拉法老下水哦(?),说在伽勒底你还坚持SOLO我是不信的!每次组队前排都要上仨好吗哪怕两个是嘲讽(

 

3 真的疯了的碎碎念

以下就是纯粹的垃圾了。

为什么我是自己逼疯了我自己,是因为我最近满脑子都是阿拉什的事情……这家伙让我很痛苦,大概是痛苦吧。本来清楚自己是个肤浅和垃圾的大傻X的我并不妄图在虚拟作品和相关衍生物里寻找除了“爽”以外的东西,去谈论别人的心血,例如角色塑造什么的,非但没有资格,也是十分失礼……可是我竟然真的想要说一下……阿拉什???

我的脑子里是清楚——大概是自以为清楚——同人和原作,脑内运作和现实形象,不如说主观和客观之间的区别的,有着自动的分离感:我知道我脑子里的拉二,同人里的拉二和月球原著里的拉二不是一回事;月球原著里的拉二和地球历史上的拉二不是一回事;地球历史上的拉二只是个通过资料而塑成的形象,没人知道最真实存在过的拉二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明确的分离感不会时刻地都存在表意识里,但是会下意识的运行着。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阿拉什面前这个分离感就很……薄弱?大概是我从前看过那么多神话书却不知为何一次都没听说过他的名字,第一次接触到他时就已经是FGO和苍银的他的缘故吧……导致我每次看同人爽完了都总想考虑“贴近真实的”“正经的”(月球的)他应该是什么样子……

倒不是想要考虑同人OOC什么的……对我这种人来说…………

就是有点那种,每天都在为了愉悦自己的脑子,瞎几把搞同人,各种【】都搞过了!!!但是突然对某个谁有了……良心????的感觉。

良心这个词从我嘴里说起来太奇怪太可笑了……然而……我这种人,萌阿拉什攻向(我能吃旧剑阿拉什但只是惯性把旧剑放左边不是特别期待他们脖子以下不可描述),其实就是,算是,良心了吧。这样我对他人格的那点考虑才不会被性和恶意方面的消费主义所击败。

我对拉二就完全没有良心,虽然有些写的太过的东西我看着会笑场的……出于无法抹去的违和感而不是良心。

相反,我每次想起自己刚玩游戏时的无知阶段偶尔看到的一篇那啥阿拉什的文,都恨不得要自挖脑髓,把每一点关于那篇东西的印象都烧掉——终于体会到正常人在看我平时会脑内和fav的东西时的感受了:愤怒和难以置信和想要拽着作者领子问“他到底欠了你多少钱”(虽说我深知那绝不是狠而是某种爱情才会……)

始终有种强烈的他这么好我不配喜欢他的感觉。

虽然要是这有一个像他这样的人存在也会笑着原谅我吧……妈的他太好了,令我烦恼。

 

在写字时我无时无刻都在觉得自己是个傻X,但还是写了出来。因为我被硬塞(Inception)了阿拉什的好之后脑子里就只剩下他真好,所以才,想要说一下我看起来的他是什么样的,想要知道我的这种灌溉在不在月球的他的形象的大致的标注区间之内,和别人眼里的阿拉什差距到底大不大。

想要写个小论文(?)被各位评审(?)看到,想要知道自己能否通过月球勇者学(……)考试。


 

————1116补上的不小心忘记的FGOM的文本————

 

性格:【爽朗、重义气的勇士。】【总是笑脸迎人、而且经常鼓励别人。】【虽然平时是温柔而充满包容力的人,在战斗时却极为冷静,拥有足以将战场上被射出的无数弓矢的弹道瞬间且精确地计算出来的冷静气质,不过这边的面孔被他人看见的情况并不多。】【在必要的时候做必要的事的男人。】【没有迷惑,也没有忧虑。】【无论在怎样的时代/场所,只有希望着平稳的人们的愿望才会被他所接受。】

动机/Master的态度:【无论对谁都表里如一地进行接触,特别是对Master,从最开始就坦诚相见。与其说那是忠诚心,倒不如说是因为认定了他是值得信赖的同伴,所以绝不会背叛。】【虽然会亲密地搭话,但也经常保持着不会到失礼或者无礼的程度的距离感。】【他没有托付于圣杯的愿望,和生前时候相比没有丝毫的改变,他会作为拯救无辜的人的“英雄”继续存在下去。】【对于意欲取回人类史的Master,阿拉什必定会倾尽全力施以援手才是。】【身为拯救世人的英雄之意义,就是为世人豁出性命。】【这一点,即便是当下,他也依然铭记在心。】

资料文本里把他身上的特点总结的十分明确了,远远胜过我上述的无数废话。

啊,怎么说呢,看到某些描述的时候,我有了一种终于通过TAT-4Type-Moon Arash Test Band 4)考试的感觉……真是松了一口气。特别是【没有迷惑,也没有忧虑】这句,太好了啊,阿拉什,太好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