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重庆子衣
重庆子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6,891
  • 关注人气:6,0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评:艰难中发展起来的大别山诗刊。

(2008-05-23 12:52:33)
标签:

杂谈

艰难中发展起来的大别山诗刊

文/重庆子衣

 

     四川汶川大地震之后的第三天,我收到了安徽六安诗人碧宇主编的《大别山诗刊》2008年第一期。看着封面上云雾缭绕的天堂寨风光,我同样对大自然发出由衷赞美。然而,正是生养我们的美丽土地,却在某些特定时刻,用庞大的自然灾害,给予人类致命打击,使曾经美丽的家园瞬间变为一片废墟。面对大自然带来的深重灾难,人类是多么渺小无依!而诗人,却是生活在精神废墟中,执着寻找生命种子的一群人。他们在被挤压、被碰撞的生命夹缝中,执着寻找一片青葱的精神绿意,并努力使这片小小绿意壮阔成绿色的海洋,去鲜活亮丽更多人的生命!在汶川大地震中,无数诗人用一颗正直的悲悯之心,展示灾区人民在生命线上挣扎的苦难,抒写一个个可爱的人民子弟兵,讲述一个个闪烁人性光辉的感人故事,呼唤大家行动起来,向灾区人民伸出援助之手!没有哪一刻,更让我感受到诗歌的崇高价值,没有哪一刻,诗歌更让我感动!真情的述说,揪心的眼泪,澎湃的悲伤,汹涌的激情。。。。。可以肯定的说,诗人在国家危难的时刻,在同胞亲人遭受重创的时候,诗人们用笔、用爱心、用血泪担当起了诗人应该担当的责任!这是我经历汶川大地震的强烈震感后,在此刻,对诗歌存在的意义,进行的一点肤浅诠释。

 

    让我们把目光回落到《大别山诗刊》上。在诗歌没落为沙龙文化的今天,民间诗歌依然以强大的生命力,呈迅猛发展的态势。尽管民刊的生存举步维艰,但依然有无数执着于诗歌民刊事业的诗人,他们用尽心血,绞尽脑汁,想尽各种办刊方法去维持诗歌民刊的发展。诗人碧宇,便是其中的一位。作为一种诗歌民刊,《大别山诗刊》精美大气,质量过硬,无论从刊物的纸张、排版,还是从诗歌的质量,丝毫不比某此官方诗刊差。它从创刊到现在,已经办了两期。能坚持下来却相当不易。在毫无经费来源的情况下,碧宇带着有病的身子(2007年10月份在医院做了手术),通过自身努力,多方筹集资金,得到六安市委宣传部、六安市文化局的大力支持,并在众多编委共同努力下,坚持出刊。这期《大别山诗刊》,是诗人碧宇手术出院后,带着并末痊愈的身体,多方奔走努力,才办出的诗歌刊物。可以说《大别山诗刊》是诗人碧宇用血泪换来的。这样可贵的坚持,本身就是对诗歌最大的坚持!这样可贵的努力,本身就是执着于诗歌理想的最大努力!

 

    纵观《大别山诗刊》,它装帧精美,版块设计合理,100页的丰富内容,容纳了一百多位诗人的诗歌原创作品及诗歌评论。以现代诗为主,辅以古体神韵、诗歌评论。既有祝凤鸣、陈有才、徐惟诚、刘章、陈有才、晓音、老巢、陈衍强等著名诗人力作,又有活跃于网络诗坛的乌衣婷、沈河、云抱、南岩、王晓琴、郭全华、胡有琪、寒山石、木易沉香等众多诗人的精品诗作。同时,还设有《六安方阵》版块,对本土诗人进行专项推荐。这样的民间诗刊,目前还有许多,如《大地诗刊》《陌生诗刊》《潮流岛》《情诗季刊》《中国风》诗刊等等,它们凝聚着众多民间诗人的心血,让我们看到诗歌在民间强大繁盛的发展态势,这不能不说是诗歌被大众遗忘的背景下,一丝让我们心生绿意的慰藉。

 

     在2008年第一期《大别山诗刊》中,“本期头条》栏目隆重推出了六安女诗人王晓琴的诗作。不管《走进皖南古村落》《大雁塔》还是《关于浅显》《水边一只幺子船》,王晓琴的诗都以自然亲切的笔调,在淡淡古韵中展开自己对生活的思考。读她的诗,没有过多感觉被压抑的灰色,而是自由化用一些古典意境,融入现实生活之中,展现淡淡烟霭之中的闲适意境。她的诗时时穿行着青山远影、黑瓦白墙、稻花清香、斜阳古塔。以及一些熟悉的乡村景物,如泥鳅、老牛、牌坊、桂花、鱼儿、莲藕等等,把人从都市精神废墟,带回到安静恬适的乡村黄昏,感受到一份薄雾中流动的温暖。当然,她的情诗也值此得一读,如《罂栗》《望月》《指间的疼痛》《天地之恋》等,如梦的相思、沉醉的月光、微微的疼痛,让我们看到一个成熟女性丰富的情爱世界.

 

   诗人碧宇的《丰源湖》(组诗),以丰源湖为精神依托展开诗情。整体风格柔美之中见奔放,舒婉之中见坚韧。这组诗中,特别惹眼的是大量运用了排比句,有如丰源湖的波浪,一波又一波地动荡,飞溅的诗句,抒写着诗人对生命、对世代生活在丰源湖的亲人们生存状态的思考。诗人既有沉醉于丰源湖美景的怡然心境,如《恋丰源湖》《望丰源湖》,也有无法握住生活的茫然感和破碎感。如《我听见了湖水与水草的谈话》《我是丰源湖上的一缕雾气》。更可贵的是,从组诗《遥远的歌声从湖底传来》《春天来了,我想起》中,我们欣喜地看到,在丰源湖边劳作生活的丰源人,他们用劳动和汗水,滋养着自己安宁朴实的生活,用淳朴的民风,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人。但同时,她也看到家乡美丽笑容背后,一些不愿提及的陋习,如重男轻女的思想等等。作为成熟的中年女性诗人,碧宇的诗歌状态是理智清醒的,她没有局限于单纯怀念故乡美景之中,而是打开记忆的宝库,从多个角度去清醒认识故乡的美丽与瑕疵,这实在是难能可贵的诗歌品质。

 

     名家特稿中的几位诗人,祝凤鸣的诗有着乡村抒情的特色,淡淡乡愁中流淌出故乡的云和月,一些亲人的身影在诗里晃动,像潺潺小溪的流水声,声声浸润读者心灵。陈有才的五言山歌,句式工整,以打工题材为主要创作方向,关注民生,关注城市与乡村的变化,语言通俗,音韵朗朗上口,既有民间打油诗的爽性与亲和力,又完全跳开了打油诗中俗俚的成份,同样具有优雅诗意,更重要的是诗行中处处体现一个当代诗人应有的悲悯情怀。晓音的诗从不同角度去诠释女人的心境,诗行处处散发着一个成熟女人的淡定与从容,以及作为女人,努力完善自己内心修为的气质。如《我会看到透明的狐狸长袖飞舞》中,“我会用耳朵倾听说话/我会用长于时间的唇舌/接住一颗匆匆滴下的露水”,《让玫瑰说话》中,我要让那些玫瑰/一朵接一朵的绽开/然后把世界照亮/”,女诗人内心,一直在进行审思,一直不断给自己提出新的努力方向,以使自己的内心更丰富,人生更有价值。

 

    老巢的诗中有一种对生命的茫然与淡淡感伤。如《当绿荫从树上飞起》,“从被叫做树的那天起/树就死了”,这样的诗句,无疑是有份量的,诗人意识到人生本无意义,一生下来就决定此生要这样无意义地渡过。“当绿荫从树木飞起时/我去哪里”生命有时就是这样,即使你飞起来,抵达高处的时候,依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往的地方。无根的茫然感在这首诗得到很形象的再现。《北京要是四季如春我就去死》这首诗一看标题,就感觉很有个性,以一种打赌的口吻说出自己对北京气候的坚定看法,而且是用生命作赌注。赌的看似是北京的自然环境,实则是对自己生存环境的一种无奈近似悲哀的否定。《倒计时》使这种生命的忧伤茫然,孤独与困苦,得到更深的挖掘。“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谁,会听到我最后一次心跳”这样的诗句,读来令人揪心的疼痛。这是情到深处一孤独的悲哀心境,也是诗人对人生对命运的极度热爱,才会对生命产生如此强烈的失落感和茫然感。其实,这是许多人都共同的感受,老剿不过是有沉沉叹息中,让我们再一次去审视生命:究竟人活一世,谁又能陪到最后,谁又能真正握住些什么。从老巢的诗人,我们看到诗人灵魂深处的悲悯与生命的沉重。陈衍强率性质朴的四川话口语诗,让我们感受到一份来自平民世界的温暖与实在。特别是关于母亲的几首诗,从不同角度展现了伟大而朴实的母爱,不得不令人感动。

 

    《先锋时刻》版块推出的几位诗人,同样有他们的闪光点。唐力的《坐一列火车去爱一个人》表达了对爱情的执着与美好向往,梁积林的《西圣地》(组诗)有一种古朴与悠远,宁静而亘古的意境。云抱的诗《时光书》以热烈的笔调写出对生命的无限眷恋。《特别推荐》集中展示了寿州四杰:高峰、樊子、鹏子、熊德志这四位诗人,高峰的冷峻“一只盘旋的黑鹰/在云衫之上丢下自己的白骨”,樊子的热烈:“我会喊一声;娘子/我会喊两声:娘子?我会喊三声:娘子”我想,没有哪个女人经得起爱着的男人喊三声的,所以这样的杀手锏非樊子莫属。鹏子的诗从一些旧城门,历史遗迹打开诗情,让我们感受到一种历史的沧桑,熊德志的诗,更注重内心秩序的变动与革新。

 

   当然,《大别山诗刊》中还有一些值得我们关注的诗人,他们是近几年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的网络诗人,如乌衣婷、沈河,溪边芳草、木易沉香、星儿叶子、南岩、漂泊客、馨怡轻舞等等。他们的诗或宽广深厚,或冷峻睿智,或典雅优美、或沉潜如石,或空旷如荒野,或静谧如夜月。。。都能让我们从各个方面去感受诗人丰富的内心世界。值得一提的是乌衣婷和木易沉香的诗作,乌衣婷的诗呈现出民间诗人高贵的人格,他的诗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总是以精巧的构思,独特的语言构建一个丰富而独立的诗歌王国,你能从中感受到“贵族式的人格平民式的忧患”,是应该值得诗歌界关注的一位出色的民间诗人。(程崇义语)木易沉香则坚持自己美丽而疼痛地吟唱。在近四年的诗歌创作中,走出了自己独特的路径,诗作呈现出成熟厚重、典雅婉丽而又不失壮阔的意境。

 

    在《大别山诗刊》中,我们还能看到许许多多坚持不懈的诗者,如郭全华、雾都蓉儿、剑熔、寒山石、北残、胡有琪、漂泊客、莞君、叶琛、李哲夫等等,他们安于寂寞,安于清贫,执着自己的诗歌理想,依托实在的生活,用真诚甚至是虔诚的心境,去仰望诗歌的高塔,用心,甚至用血泪去栽种一片诗意的绿荫。

相信在众多默默无闻的诗者们共同努力下,我们的《大别山诗刊》会越办越好!中国的诗歌会在这些精神苦旅者执着的坚持下,抵达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境界!我们祝福在苦难中成长的汶川,同样也祝福在艰难中发展起来的《大别山诗刊》,相信美丽的丰源湖会让《大别山诗刊》更加富足,美丽的中国会让中国诗歌更加富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