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拍摄京剧《曹雪芹》始末(作者:钟鸿)

(2010-06-11 04:07:30)
标签:

京剧

电视连续剧

《曹雪芹》

钟鸿

越女剑

文化

分类: 随笔杂谈评论

拍摄京剧《曹雪芹》始末(作者:钟鸿)

“无才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

1992年10月24日,我站在南京乌龙潭公园曹雪芹塑像前,思绪绵绵。

刚从扬州参加完“九二国际红学会会议”,来到南京。参加国际红学会议的国内外红学家120余人,观看了我们的京剧电视剧《曹雪芹》,都很称赞。并且有位雕 塑家照我们剧中主演曹雪芹的形象塑了雕像,就是我身旁的这座雪芹塑像。雕塑家还复制了许多小型的紫沙泥瓷雪芹塑像送给每位代表。小塑像现在还在我厅里的玻 璃展示柜里,保存了那逝去的年华……

“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亦真亦幻难取舍,悲欢离合都曾经有过,这样执着究竟为什么?”

“漫漫人生路,上下求索,心中渴望真诚的生活。”(电视剧《渴望》插曲)

我独自徘徊在寂静的秦淮河畔,仰望着寒星闪烁的夜空,一边踱步,一边哼唱着电视剧《渴望》中的插曲。心中的泪水滋润着歌词。我受制片主任小沙的指引,昨夜 乘火车坐席来南京,找他的熟人拉赞助。一夜未睡,又跑了整个白天,结果扑了个空,人与住址都是子虚乌有,涮了我一趟。唉!我怎么这样傻,这样轻信?“这样 执著究竟为什么?”

 

一、为曹雪芹呐喊

(一) 高门槛

剧作者想拍电视剧,必须自己筹款,否则作品难以上荧屏。为了筹款,面对冷眼、磨破嘴皮、到处求人,有时还会吵架、哭鼻子、挨呲儿。

开始我想以我操持的北京市京剧昆曲振兴协会为主拍单位,可是会长新派来一个管财务的同志,是刚退休的一个女干部,她完全按着国家机关、党委机关的财务制度 来管理。有次我与协会三位同志星期天加班干活,中午在外面吃了一顿饭,花了10元左右,她就批评我这个秘书长:“工作餐规定是五角钱!你们怎么花那么 多?”我说:“五毛钱,还不够买白薯呢!机关食堂有国家补贴,我们协会是民间团体,哪来补贴,怎能等同?”当时我已了解如果组织拍电视剧,按机关财务标准 那就非泡汤不可。

我怎样才能自主地、顺利地完成电视剧的拍摄?经过一番思索,决定请市委政法委主任黎光同志和民政局负责人段天顺同志支持我。他们看了修改后的曹雪芹剧本, 比较赏识,于是协助我直接向民政局申办了一个民间学术团体--——《北京电视戏曲研究会》,这样我就有了正规社团主办电视剧拍摄工作了,筹备拍摄经费,不 仅师出有名,也有了帐户。

京昆协会会长李筠对我另起炉灶尚不理解。我将电视剧拍成后,他原谅了我,而且对我很宽容,没有将我从京昆协会除名,依然念我助他创建京昆协会之辛劳。他是 为人宽厚,在文革中也曾一时补戴“漏网右派分子”的帽子。他当时在《前线》杂志当编辑,为邓拓、廖沫沙、吴晗《三家村》组稿、发文,自然在劫难逃。

我将在京昆协会学到的拉资金的窍门,用在这个电视剧上面了。将剧本和名须生言兴朋、中央电视台京剧名导演莫宣的支持信及红学家周汝昌、清史家朱家溍等人对 此剧本的评论全附印于《京昆通讯》上,广泛地赠送给当时关心京剧发展的北京市长称希同、副市长张健民、张百发,政协主席王大明等市领导同志,请他们支持。 他们看了剧本后都热情地为我写介绍信和打电话到大企业、大公司,请协助我拍摄京剧电视剧《曹雪芹》。于是我很快,就从北京的一些大企业大公司筹到了40万 人民币的赞助费,助我跨进电视剧的高门槛。

 

(二) 争取到卓琳的支持

我又将剧本送给关心京剧的几位中央领导人的夫人:邓小平夫人卓琳、习仲勋夫人齐心、万里夫人边涛,她们也热心地帮助我。卓琳仔细地看了剧本,很感兴趣,决 定予以支持。1988年春节,她和邓小平在上海度假时,特别召见了我和主演言兴朋,及当时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陈至立,上海文化局长孙滨,上海京剧院院长马 博敏。在上海西郊宾馆一个用玻璃门窗封闭的亮堂的会客室里,卓琳接见了我们,她还安排了会议摄象。她说:“曹雪芹剧本,钟鸿立了头功,但不是钟鸿一人的功 劳。现在拍摄资金不足,上海江泽民、朱镕基倒是很支持的。钟鸿!你把你筹到的四十万资金交给上海,由上海拍摄。不足资金由上海负责。”我满口答应: “好!”陈至立也表示同意,我悬着的一颗心一下子踏实下来。

卓琳接见后,不几天她就回北京了,陈至立部长召集我们有关人员到上海京剧院开会。主要内容是请上影吴贻弓导演执导此剧,要求资金起码80万,上海方面只能 出20万,让我回北京找北京市再要20万,再加上我已拉到的40万才能开机。这下我可为难了,北京市领导已经协助我联系了40万的赞助费,现在由上海摄 制,我怎么好再向北京开口?

 

(三) 山高力攀

生怕失掉了拍摄机会,回北京后,马上厚着脸皮再向北京市市长提要求,果然碰了个软钉子。再要钱困难,开不了机,怎么办?我急中生智,卓琳曾说过和北京市委 委员王大明比较熟悉,王大明当过北京市委宣传部长,我也认识,何不请他从中斡旋一番?找到大明办公室,我向他叙述拍摄《曹雪芹》电视剧的困难,说着说着委 屈地流了眼泪:心想为文化事业做点好事为什么这么难?大明同志还很帮忙,当即在办公室与市长通电话,他说:“这个剧本卓琳也很支持,不足的20万你就出了 吧!”市长同意了,从他的市长基金中拨出20万款交市委宣传部,由宣传部掌握,电视剧开拍后,分批拨款给我剧组。

 

(四) 冠心病相袭

为了拍摄《曹雪芹》,从1988年秋至1992年秋,我来往京沪20余次。每次我都是含泪走出家门,没有人送我,也没有听到一句温馨的叮咛。不懂事的年幼的女儿趴在书桌上做作业,连头都没有抬。女儿的父亲在邻住的居室里,无声无息,他是位只知业务不知人情的人。

1992年拍摄结束后,参加了我们北京京剧院组织的体检,医生责怪我:“为什么好几年没来检查?”我说:“忙着拍电视剧《曹雪芹》呢。”医生说:“现在你已经得了心脏病,左束支完全性的传导阻滞。”

唉!

 

(五)“这样执著究竟为什么?”

是曹雪芹“十年辛苦不平常”打动了我,是曹雪芹的理想打动了我。

1987年夏,参加文化局在密云水库组织的创作会议。会上对曲剧团徐淦生、赵其昌二位作者写的曲艺剧本《曹雪芹》展开讨论,都认为是好本子,可曲剧团只演 了上集,下集不演了,要求将上下集合并为一集,作者不同意。本来两集就很难概括曹雪芹一生,而且二位作者已将此剧改写成长篇电视连续剧,但拍电视剧,需要 很多钱,正在一筹莫展。有人看我任北京京剧昆曲振兴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后,很快打开了局面,有办法筹款,于是怂恿我:“你参加罢!” 二位作者也邀请我参加。我仔细看了他们的剧本,觉得基础好,结构好,可改为京剧电视剧。

我喜欢这个题材,主要是曹雪芹的《红楼梦》表现了他超前的思想、对人性的尊重和达到顶峰的文学性。

曹雪芹《红楼梦》的第一号人物——宝玉、对纯真爱情的追求、对受欺凌的众多女孩子的爱护、对封建专制的家长统治的抵制等,都体现了作者对民主、自由、平 等、博爱的朦胧向往。这种向往,也是我自幼从童话、从巴金和茅盾的作品以及十九世纪俄罗斯文艺作品中得到的;这种向往,早已熔入我的血液中,曾成为我参加 新民主革命的思想基础,成为我被打成右派的根源。因此我参与完成《曹雪芹》剧本,可以从祖国优秀文化遗产中更深切揭示封建专制政治和思想道德对善良的人们 的戕害;也可以为曹雪芹的理想继续呐喊,更是借曹雪芹的口抒发我对人生的思索。

因此在徐淦生和赵其昌二位作家写的剧本基础上,我需要作主题的修改,需要加强人情味和人物性格和细节的描写。原二位作者同意了,我就投入了京剧电视剧《曹雪芹》的创作中,踏上了漫长地创作和摄制的坎坷途径。

市委宣传部很支持我们,为我们在怀柔县安排了一个安静的招待所修改剧本。这期间我曾去市委办事,在市委食堂遇见一位已离市委的比较熟悉的领导人,他问我近 日忙什么?我回答:“写曹雪芹剧本”,他笑道:“哦!贾宝玉是个大流氓!”我闻之,十分惊讶!但面对高官,我哪敢再像过去那样冒失地与之辩论,也许他在开 玩笑,也只好一笑了之。但却引起我想到《红楼梦》当年出世时,被当成淫秽的禁书,更使我觉得很有必要为这本我国空前的好小说再做剖析,为其扫除历史残留的 陈腐偏见并不断宣传它不朽的价值。

 

(六)我的视觉

我反复研读了《红楼梦》,我用我“理想”的视觉清晰地看到了和进一步理解了曹雪芹。他描写的“大观园”,原来那是他营造的理想社会。“大观园”一度是宝玉 和他的姐妹们的乐园,在那里宝玉和姐妹们经常诗酒相聚,女孩子的才能也得以充分发挥。丫鬟、小厮在大观园也能得到平等的待遇。晴雯可以撕宝玉的扇子,其他 丫鬟也可以和宝玉平起平坐地过生日,宝玉从来不调戏她们,他保护这些在社会最底层的人,他是曹雪芹理想的代表人物,怎能将他视为流氓呢?

在七十一回里,宝玉与尤氏对话:尤氏道:“谁都像你,真是一心无挂碍,只知道和姐妹们玩笑,饿了吃,困了睡,再过几年,不过还是这样,一点后事也不虑。”宝玉笑道:“我能够和姐妹们过一日是一日,死了就完了。什么后事不后事。

宝玉喜欢和女孩子一起玩笑,但不耍流氓,是天真无邪的,不逾界限的。在七十七回里,他去探望被赶出大观园生病在家的晴雯时,晴雯的嫂子突然猥亵地将宝玉紧 紧地搂到怀中,“宝玉如何见过这个,心中早突突地跳起来了,急得满面红涨,又羞又怕,只说:‘好姐姐,别闹。’那媳妇乜斜了眼儿,笑道:‘呸!成日家听见 你在女孩儿们身上做工夫,怎么今日个就发起讪来了?......我进来一会儿在窗下细听,屋内只有你二人,若是偷鸡摸狗的,岂有不谈及于此,谁知你两个竟 还是各不相扰。我可不能像她那么傻!’”说着就又动起手来,宝玉急得死劲争脱她的纠缠,这表现了宝玉很单纯。他去看晴雯,只因为王夫人怀疑俏丽的晴雯勾引 他而被轰走。宝玉非常同情睛雯。莫看晴雯有时任性,但她实在是一个好女孩。当宝玉要去舅家拜访时,贾母特赏给宝玉的一件俄罗斯进口的孔雀毛披风,金翠辉 煌、碧彩闪烁。那知不小心,被手炉的火星迸上烧了个洞,里外无人会补,晴雯勇而试之,连夜带病舍命为宝玉修补好孔雀裘,这就是第五十二回:《勇晴雯病补孔 雀裘》。

宝玉不仅对晴雯,对金钏的死他更是耿耿于怀,就因为他见金钏在给王夫人捶背时睡着了,将她逗醒,彼此说了几句玩笑话,王夫人并未真睡着,闻之则打骂金钏并 将她轰出府去,金钏委屈赌气投井而死。王夫人自责自己做过分了,宝玉则“五内摧伤,恨不得此时也身亡命殒,跟了金钏儿去。”在金钏投井百日之忌,宝玉避开 家中盛举的堂会,一清早偷偷地带着小厮茗烟跑到郊外水仙庵的井边祭奠金钏。

第二十回中作者描述宝玉:“——你道是何呆意?他自幼姊妹丛中长大,……他便料定,原来天生人为万物之灵,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须眉男子不过是 些渣滓浊沫而已。”书中多处提到宝玉不喜读八股,厌恶功名。在七十八回中,在考虑用何种风格的文字写《芙蓉诔》祭晴雯时,宝玉自思道:“万不可尚文藻而反 失悲戚。况古人多有微词,非自我今作俑也。奈今人全感于功名二字,尚古之风一洗皆尽,恐不合时宜,与功名有碍之故。我又不希罕那些功名,不为世人观阅称 赞,何必不远师楚人之《大言》、《招魂》、《离骚》、《九辩》、《枯树》、《问难》、《秋水》、《大人先生传》等法,或杂参单句,或偶成短联,或用实典, 或设譬寓,随意所之,信笔而去,喜则以文为戏,悲则以言志痛,词达意尽为止,何必若世俗之拘拘于方寸之间哉。”

第三十二回当官的贾雨村来他家了,贾政叫宝玉去会客。他“心中好不自在,……宝玉一面蹬着靴子,一面抱怨道:‘有老爷和他坐着就罢了,回回定要见我。’史 湘云一边摇着扇子,笑道:‘……还是这个情性不改。如今大了,你就不愿读书去考举人进士的,也该常常地会会这些为官作宰的人们,谈谈讲讲些仕途经济的学 问,也好将来应酬世物……’。宝玉听了道:‘姑娘请别的姊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知经济学问的。袭人道:‘云姑娘快别说这话。上回宝姑娘也说过一 回,他也不管人家脸上过的去过不去,咳了一声,拿起脚来就走了。……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到怎么样,哭的怎么样呢。……’宝玉道:‘林姑 娘从来说过这些混帐话不曾?若他也说过这些混帐话,我早就和他生分了。’”宝玉和湘云、宝钗的友好关系,但只要劝他学仕途经济,他就毫不客气,可见他对当 时肮脏的官场疾恶如仇的心理。

第三十六回宝玉与袭人议论道:“……‘那些个须眉浊物,只知道文死谏,武死战,……必定有昏君他方谏,他只顾邀名,猛拼一死,将来弃君欲何地!必定有刀兵他方战,猛拼一死,他只顾图汗马之名,将来弃国于何地!所以这皆非正死’ …… ‘比如我此时若果有造化,……趁你们在,我就死了,再能够你们哭我的眼泪流成大河,把我的尸首漂起来,送到那鸦雀不到的幽僻之处,随风化了,自此再不要托生为人,就是我死的得时了。’” 宝玉这些话,似乎荒唐,细品其深刻的含义,不禁使读者灵魂震撼。“自此再不要托生为人”这话表明了他看透官场的虚伪、沽名钓誉、尔虞我诈,损人利己等。如果他遇到“阶级斗争”兽性大发作的年代,想必就会更是“再不要托生为人”了。

 

(七)雪芹光耀千秋

雪芹写宝玉是女娲补天时剩下的一块石头,扔在了青埂峰下。自叹“无才不堪入选”,其实他不是无才,而是他与世事格格不入,不能成为女娲补天的一块石头,他 是拆天派不是补天派。在那个社会里他得不到爱情,他洒脱的性格必然为周围环境所不容,他生于斯,却不能溶于斯,不如淹没在清爽的女儿泪中,这就是他最大的 悲哀。

在大观园里,他努力营造朦胧的平等、博爱、民主、自由的空气,也确实使他和那些女孩子得到欢笑。但他的理想终究是乌托邦。在那个社会环境里,大观园是无法 长存的。果然被宁、荣二府的掌权人捣得粉碎。他最心爱的黛玉被压抑得病入膏肓;宝钗搬出了大观园;睛雯和小戏子受诬蔑后又被轰走;湘云要出嫁了,不能常 来;迎春被当作还债品嫁给了中山狼,终日受虐待。为此他还以诗表达愤懑。

沉痛一夜秋风冷,吹散菱荷红玉影。

寥花菱叶不胜愁,重露繁霜压纤梗。

不闻永昼敲棋声,燕泥点点污棋枰。

古人惜别怜朋友,况我今当手足情。

宝玉的所追求的真善美虽成齑粉,但作为美好理想的艺术形象,却长留人间、光耀千秋。我想这也是曹雪芹的伟大之处。他十年不平常的辛苦,不仅创造了中国艺术 形式最完美的小说,也最早地用小说呼吁一个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社会的能来到人间。也正因为如此,《红楼梦》的魅力永存不衰。在全国为一本书而设研究 会的也只有《红楼梦》,而且是具有世界性的“红学会”。

 

二、电视剧《曹雪芹》的难产

 

(一)“等着坐监狱吧!”

曹雪芹十年成书历尽磨难,我们制作电视剧《曹雪芹》也经过了九九八十一难。

《石头记》当时虽然流传很广,却遭到非议,因此有人拟修改其书主旨。据此传说,我们写雪芹听到他的书的主旨将要被人篡改时,他挣扎着病危的身体,奔向那白 茫茫的冰天雪地,他悲痛地呐喊:“叹只叹尚未尽诉群芳灭,等身事业犹未结。若被那妙手偷天巧换月,岂不是一把辛酸泪空撇。姐妹情深难酬谢,永怀遗恨抱残 缺。苍天待我太苛虐,生不惠我又催别!”

当我写这些悲戚的唱词时,仿佛也在倾诉自己的命运,苍天对我也太苛虐啊!20余年的右派生涯,使我失去了爱情,失去了事业,失去了亲情,失去了朋友。我觉 得曹雪芹的理想,也是我的理想,也是五四以来多少前辈的理想,最后必会在祖国,在人间实现。因此我呕心沥血地去创作剧本、去组织资金、去参与摄制和制作。

作为掌握经费的实际的制品人,在上海我不住宾馆,只住在离上海电视台不远的市文化局办的美琪招待所,七元一夜的床位。我要省下钱来完成摄制,还要不时的宴请导演、主演、摄像等。

当时已有人预言:“拍大型电视剧那么容易,筹了那么多的钱,要泡汤了,看钟鸿怎么交代,等着坐监狱吧!”

压力是沉重的,失眠老病加剧了,每晚我用花雕酒将自己灌醉、方能入梦。

但我终于克服了千难万险,完成了10集戏曲电视剧的拍摄。当我和上海电视台音响兼制作王小峰同志做完最后一针(电视专用名词)时;当小峰将全部做好的母带入盒,捆在我的自行车后架上,我推至美琪招待所时,天色已明。

回想拍摄过程,更理解社会的纷纭复杂,人心的良莠不齐,创业的辛酸苦辣。

 

(二)遇伯乐

首先我无日无夜地读资料、琢磨,与原作者徐淦生、赵其昌一次次研究、辩论、修改。一年后,终于完成再创作。我在《京昆通讯》上印出剧本,到处征求意见与支持。

上海京剧院著名须生演员言兴朋看完剧本后,非常喜欢,专门来信愿意合作,自荐主演。言兴朋是京剧言派创始人言菊朋的嫡孙,形象文雅、挺拔,声腔清亮、圆 厚。他来信中说:“拜读《文星泪》(最初定的剧名)后很兴奋,这样的作品近年来很少见,立意新,情节生动,文学性强,是一部难得的佳作。曹雪芹这个脚色创 作难度较大,但为塑造这个脚色,付出心血和汗水是很值得的,应使这个人物在表演艺术上有所突破。”从选制作单位、选导演、设计唱腔,表演、后期制作等方 面,言兴朋确实付出了不少心血和汗水。

中央电视台著名戏曲导演莫宣、红学家周汝昌、清史专家朱家溍,名剧作家翁偶虹等阅读剧本后都十分支持。

周汝昌写文道:“近年来我看到几个写雪芹的剧本,参互衡量,以此《文星泪》为最佳成绩。此剧有异于他本只反映雪芹生平一个片断,而是概括了他的生平的全 部。第二,能把学术研究成果转化为艺术创作,结合《红楼梦》作者与作品的多方面复杂关系,又加上艺术构思的‘传奇性想象’的补充。第三,对主题的认识较 高,理解较深,超出一般流俗见解。第四,富有戏剧情节。第五文字水平较高,不同于粗制滥造。”

翁偶虹评道:“写名著电视剧难,写名人电视剧亦难,以京剧形式写名人传记电视剧尤难。京剧是综合艺术,包括了唱、念、做、表和舞蹈,用这种有规律有制约的 形式写名人传记电视剧,必须运用高超的艺术手段。名人大名垂宇,会使读者各有自己的想象。有真知灼见的作者,捉住一个具有较大影响的艺术形象,从而结构为 剧”“ 京剧电视剧《文星泪》实现了千万观众的愿望,生动地刻画了曹雪芹家世的兴衰,由初写《风月宝鉴》到改写《金陵十二钗》,再改为《石头记》(红楼梦),揭露 了封建制度下的豪门望族,寄托了平生的坎坷哀怨,著书黄叶村到一代文星陨落!洋溢着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手法。”

所有这些诚挚贴切的评价,促成了我为之继续奋斗的决心。

中央、北京、上海领导在筹款中的支持,更是助我完成拍摄的关键。

 

(三)好事多磨

拍摄经费这一关过了,哪知好事多磨,真是过了“火焰山”又遇“荆棘岭”。

按上海领导的要求我终于筹款够80万元了,可有关单位迟迟不做开拍准备,某制片主任,一个劲儿地催我快把我先筹集到的拍摄经费提前汇过去,而且说给我提 成。这时我长了个心眼:如果钱到了她手中,她再拖延不开拍,我一点办法也没有了。于是我说:“只要咱们签好拍摄合同并确定开机时间,钱款就转过去。” “提成” 二字是诱惑不了我的,我只要电视剧早日上马。

半年过去了,曹剧开机无日,主演言兴朋先急了,和我商量换上海电视台摄制如何?我当然没意见。可是上海宣传部支持剧组的20万元早被那位制片主任要走。经 过上海宣传部的同意,我去问她要回拍摄曹剧的经费,可她老大地不愿意,最后只同意退出17万余元。《曹》剧的拍摄还没有启动,可这位制片就将导演、美工、 制片等人数月的薪水都算了进去。我不同意,再找宣传部,该部老冯同志说:“时间一拖长,就会扣得更多了。赶快把十七万转过来吧!”幸亏决定转移到上海电视 台,否则损失费就不止两万多元了,拍摄也会拖没了,有人跟我说过:“用京剧界的恼瓜子拍电视剧,可不灵啊。”果然如此。

 

(四)八选导演

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电视界,必须找人带路。开始是我熟悉的中央电视台的莫宣导演和我所在的北京京剧院的徐玉川导演。她们同我一起到上海京剧院借言兴朋和请顾 问。言兴朋带我们拜见了居住上海的著名戏剧家杨村彬,他编创的电影《清宫外史》曾红极一时。杨老师仔细地、反复地看了当时的一些电视戏曲片,认为我们这部 《曹雪芹》参照黄梅戏《西厢记》的手法为宜,与顾问马少波为本戏表演风格提出的“去形留韵”的原则正相吻合。也就是以电视为载体,结合戏曲的韵味,不是将 戏曲的一招一式直截了当地搬过来。我们这长达十集的戏曲剧本,具有丰富的情节和多场面,提供了以电视剧为载体的基础。莫宣导演一向是拍舞台戏曲片,不习惯 这种以电视剧为载体的手法,因此只好另请电视界的导演。

没想到的是电视界的导演不仅在报酬、待遇上胃口比戏曲界导演高得多,而且男导演多是风流小生。有次请了位得奖导演,一来就要找个女场记,女场记来后第三天 的下午,我去招待所看他们的工作准备情况。推开导演的门,一下楞住了:导演躺在床上,女场记坐在他身边,我忙把迈进去的那只脚抽了回来。后来听司机小张 说:她(指女场记)曾问他,为了学技术,是否要有所牺牲?对此导演的作风我很讨厌,我并非老古董,但这位导演精力不在研究剧本上,工作进展很慢还提出要将 自己的妻子、儿子都带到剧组来。我一狠心不客气地对他说:“我们剧组经费紧张,恐怕满足不了您的要求。”立即和他结帐、请他走人,如此也解放了我介绍的女 场记,她也不必为了跨入电视界牺牲自己的肉体和灵魂。

最后,在主演言兴朋的协助下,请了上海电影界的岑范导演担任总导演。岑范与电影界名导演崔巍合作导演过电影京剧《林冲夜奔》,他对电视、京剧都是内行。他 六十开外,高个,白皙,温文尔雅,单身汉。他与其他男导演迥然不同的是:他只要男场记,而且身边总带着从家乡找来的男管家,他为什么那样洁身自好,不近女 色?他曾拿出他在香港的恋人——名演员夏梦的照片给我们看。北京解放了,他要回来,可她不愿离开她在香港的影坛。离别日久,思念愈深,他用艺术填充了他的 寂寞,他为《曹雪芹》精雕细刻,他是我选中的第八个导演,他是电视界的一块白玉。

 

(五)“你居然敢闯大上海”

大上海的确是五光十色,过去被称为十里洋场,我持一颗赤子之心,听从卓琳同志的安排来依靠上海为中国最伟大的作家树碑立传,得到了上海市委宣传部和上海电视台、上海京剧院的支持,但在具体操作中,却碰得鼻青脸肿。

上海人素有“亲兄弟明算账”之风俗,这当然无可非议,只要讲好了条件,一般来说办事是认真的。让我难堪的是有次遇到了包围和恐吓。我们剧组的制片主任对我 说主演演员言兴朋所属团的某领导叫我去一趟。原来是逼我再交借用言兴朋的钱。在那个办公室里,除了言兴朋所属单位某领导人外,还有作曲的,乐队的共四、五 人,该领导人说:“剧快拍完了,你还欠我们两万演员借调费呢!”我说:“我已给了你们三万元,现在经费都交制片主任了。”他说:“制片主任说他那里没有钱 了。我只能问你要!”

我说:“其实言兴朋只是在你们排戏和演出的空挡里挤点时间为我们拍摄《曹雪芹》电视剧的,三万元实在不算少了。”他闻之,竟然猛地一跃跳坐书桌,瞪圆眼睛 对我说:“你今天不给就不行!”,其余的四、五人也围拢过来。我说:“怎么着?你们摆开阵势还准备打人吗?”该人说:“你居然敢闯‘大上海’胆子真大!” “哼!”我冷笑一声说:“‘大上海’有什么了不起?” 我从小随母亲逃难闯南走北,又经历了20年在地狱中挣扎的生活,现在正义得以伸张,为了正义的事业我有什么可怕的。在这尴尬之时制片主任出现了,他说: “经费确实没有了,钟老师如果还有钱,也不会不住宾馆而住在招待所里。”他打了个圆场,那位吓唬我的人,看我软硬不吃,也只好跳下桌子说:“那今天先谈到 这里,等我和院领导汇报了再说。” 我板着脸走出了京剧院,可是那几位演员和作曲的和却跟着我出来,对我说:“钟老师,咱们一块吃中饭去吧!”我说:“好!”在饭桌上,他们纷纷说:“我们的 报酬总得给吧!”我爽快地说:“放心吧!不会少你们的。”直到现在我还难忘那一幕。

 

(六)女演员出走

饰演曹雪芹表妹的女演员雷某,是天津青年京剧团的台柱子。雷某参加曹剧组刚拍了部分戏,就突然离剧组返天津,使拍摄不得进展,正在我们焦急之时,她忽然来 电话给我,她说她想继续参加,但某领导不同意,说是男主演作风不好,我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说男主演作风不好其表现又在何处?”她让我去天津与市里一 位主管文艺的领导谈谈。我马不停蹄地赶赴天津,见到该市有关领导,我讲明雷某本人愿意演出,她在剧组并未受到任何人的欺负,如果她不继续参加,中途另换演 员,就会使现在拍摄的部分作废,这种损失剧组很难承担,而且现在剧组因她而停拍,每耽搁一天,近百人每天要消耗几千元,希望部长向领导请示,请支持剧组把 《曹雪芹》拍摄下去。部长答应再向某领导请示。经过一天时间,居然同意我将雷某带回剧组。

 

1990年初曹剧拍摄阶段结束,进入制作阶段,制片主任兼摄像又兼副导演的那位重要人物却不露面了,后期制作被迫搁浅。急得我和主演言兴朋一直找到上海宣 传部部长陈至立那里告状,陈部长帮我们催上海电视台赶快进行后期制作,分管此剧的副台长郑礼滨说:“我们也没有办法,制片主任被雷某请走为她去香港参加徽 班200周年记念赶录节目去了。”我和言兴朋问道:“雷某怎么有这个权利使我们剧组停顿?”郑台长说:“上面有批件,立即为她录制她个人拿手的戏曲选段, 参加香港的徽班记念活动。我们也就无可奈何了。” 不得已我只得亲自上阵干制片主任的活,组织导演和音响开始后期制作。岑范老导演亲自出马剪接。经过几个月艰苦地日夜制作,片子终于于1991年3月完 成,3月25日在上海电视台首播。接着在上海召开了文学、戏剧、电影一系列座谈会,广受好评。

为座谈会到处奔走的是上海文艺界的一位热心人,也是一位奇人,一位可敬的人,名魏绍昌。他曾是鸳鸯蝴蝶派的文人,由于身体有病,中年开始腰就弯了,可这并 没有使他消沉,当我在沪拍摄《曹雪芹》认识他时,他已是六十余岁的老人。他弯着90度的腰到处奔跑,找饭店资助召开曹剧座谈会。他从不忌讳别人对他的形象 有何看法,从来都是不卑不亢的为人,其实人们也是很尊敬他的。1997年我因办杂志《中国电视戏曲》去上海办事时,还专门拜访了他,可是没有过几年,他去 世了,但他热心助人的精神却永远留在我脑海里。

 

就在我们完成后期制作时,又出蹊跷。

传说我们片中的女主演之一——雷某,在去香港参加京剧徽班200周年记念活动的第一个晚上就失踪了。下飞机、入宾馆时她都随团而行,到宾馆她还参加了记者 招待会。可是到晚上要演出时却寻不见她,以为她到朋友家去,一时被滞留了。带团的文化部领导人,只好请舞台负责人临时派其他女演员顶替该她演出的角色。到 第三天依然不见她的踪影,带队领导这才开始生疑,给机场打电话查问。机场查后回答:“此人三天前黄昏时已乘飞机去了巴西。” 啊!原来是不辞而别。她的同伴想起了:开完座谈会,她没有乘电梯回房间,可能会后从楼梯溜了,看来接应之人早已做好护照和机票的一切准备。很快,香港报纸 花边消息纷纷出笼,什么“如此美人难再得到”等等。不久国内传闻:某领导已发言:雷某的形象不能再在媒体上出现,雷某辜负了领导的关爱。那我们的《曹雪 芹》有雷某的形象又该如何办?我和上海电视台郑台长是剧的总监制,我们研究,认为我们既没有收到正式通知,那就不应听信小道消息,决定立即播放!

上海电视台不但立即播放,同时复制母带寄至各省市电视台交换,我则携母带北上送中央电视台,中央台组织了一批专家开座谈会,并让《你我他》栏目为此剧做宣 传,大有入当年飞天奖夺魁之势。但评委中政治敏感的人,提出某领导发话的传言,于是他说:“恐怕不宜扩大宣传此剧”,结果《你我他》准备好的宣传夭折,但 片子依旧播放了,中央电视台于1991年4月11日开始在黄金时刻连续播放两次。全国各大台也纷纷播放,时已1991年初。我和我的合作者都收到许多祝贺 信及电话,我们还听到北京电视台第七十四集《菊园乐》栏目中播发了的一名女中学生的信,信中说:“原来对京剧一窍不通的我,生平第一次坐在电视机旁,从头 到尾看了一部10集京剧电视剧《曹雪芹》,我生出一种与古老艺术的共鸣,我喜欢上了京剧。”

 

正当我陶醉在我们10年的辛劳换得的成就中时,来了几个长途电话,有新疆电视台的,还有几个省市电视台的,问我:“《曹雪芹》电视剧出什么事了?为什么广 电部下达明码电报让立即停播,我们才播放了一部分呀!”我马上明白了,这样的小题大做不就是为了片中有一个出走的女演员雷某嘛,可我没有得到通知,不能这 样解释,也只能回答:“我也不知道!”

一个歌颂祖国最伟大作家的电视剧;一个思想性、艺术性被评为第一流的电视剧,一个在形式上颇有创造的戏曲电视剧;一个作者和演员及导演等近百人付出了多少 日日夜夜精心摄制而成的电视剧,就因为剧中一个女演员私自离开了祖国而被禁播!我仿佛又一次被打成右派,那是一种刚攀上顶峰就被人推下悬崖的感觉。广大观 众为之惋惜,全体演职员望洋兴叹,我这个编剧兼制片人泪落衣襟。主演言兴朋也心急如焚,正好又到春节,他去西郊宾馆找了几次卓琳,但都不得而见。最早协助 我的顾凤莉副导演为我出主意:“去找找重大题材组组长戴临风(曾任中央电视台台长)!”

年初,我也曾按顾凤莉的介绍给戴组长送过初摄制成的《曹雪芹》小带。到了戴组长家,我先问他:“您看《曹雪芹》录象带,感觉怎么样?”他没有正面回答我, 他说:“录象带让王震的秘书拿走了。”我说:“现在广电部给各省市发了明码电报停演这个电视剧,不知为什么?” 其实我是明知故问,他也难以回答,他转个弯说:“把雷某的镜头挖掉,补拍!” 还是他老人家有经验。虽然挖补不容易,但是个挽救办法,我的心居然死灰复燃了。我擦干眼泪,戴上笑容又到处奔跑起来。首先到了中央电视台,找到当时总编室 主任胡恩,请他支援一些重拍经费,我的理由是中央台既然播放了此片,总应该给一些播映费吧。经过他向主管文艺的副台长洪民生请示后决定给我5万元。在台里 遇见了当时审查此片的责任编辑,她说:“为了这片子,台领导批评我,领导说:“不是传达过雷某的形象不能出现吗?为什么还安排播发?’’还让我写检查,我 解释送报节目所填的主演名单中没有雷某,所以才会忽略,不是有意的,这才没有写检查。”接着她问我:“你当时填主要演员时怎么不写上雷某?”我说:“《曹 雪芹》主要演员是饰曹雪芹的言兴朋,我写了。像雷某这样的次主演,片中演员名单中都有。” 她说:“咳!我想戏曲片能有什么问题,审看时采取跑片的方法,所以没有一个镜头一个镜头检查。”我说:“片子内容本来就没有问题嘛!”她也说:“本来嘛, 一个女演员走了,有什么了不起?!”

 

(七)殚心竭力

中央电视台给的5万元不够补拍费用,我又写报告给北京市张健民副市长诉苦衷,请他再助我挽救《曹雪芹》,以免功亏一篑。好心的张市长介绍我到经济效益好的 北京市旅游局拉赞助,他将我写的报告批给了当时旅游局局长薄熙成,薄局长支持了6万元,回报是每集片尾都打上北京旅游局协作之名。

1991年底,请哈尔滨京剧院女主演于兰顶替雷某,凡是雷某镜头全部删去,只有最后雪地里,她跪在倒地而亡的雪芹身边的那个远影没动。1992年补拍完 成,终于夺得了十二届飞天奖二等奖(头等奖空缺)和1992年的全国电视戏曲头等奖、全国少数民族题材一等奖。挖补法挽救了此剧,但色差距离和原来演员补 演的镜头也较原来老了些,因而影响了获飞天奖头等奖,终归是个遗憾。但总算是做到了挽狂澜于既倒,挖补后的《曹雪芹》重新在中央电视台播放,全国各台也可 以继续播放了,一些省市电视台还作为保留节目经常播出。

香港卫视台也于1993年6月、1994年9月播放两次,他们用的还是雷某版。全世界许多地方也出了雷某版的录象带,我二儿子建一在1994年于温哥华寄 给我温哥华的华文报纸上登有中国“应时华远发展有限公司”发行《曹雪芹》盒带的广告,他也借来盒带看了,就是我们拍摄的那一个,一模一样。我打听并找到了 中央电视台私自卖带的始作俑者,他推责任于别人,并对我说:“你也别追究了,打官司你是打不起的。” 这是实话,只好吃哑巴亏。近年又发现国内贵州音响出版社出版广州冲击波音响公司发行的《曹雪芹》VCD片,是谁卖的也打听出来了,但打官司也难,只好认为 盗版行为是扩大了对这个电视剧的宣传,从这个角度来安慰自己,也就不去多考虑了。

面对市场经济我无能为力,我落后了,也许只知道一心搞业务,不善于与市场经济结合是我们这老一代知识分子的弱点。前几年在一次新闻播发中忽然听见原中央电 视台某台长说:“我们的电视剧已打入国际市场,比如《曹雪芹》……”。主演言兴朋,也持此片在美国获得了某种艺术奖。这一切说明我们作者费尽九牛二虎之力 创作和拍摄出的《曹雪芹》的成果终于流传全世界,受到好评,为祖国争取了荣誉。虽然我们得不到应有的各种版税、报酬和荣誉,这是知识产权无法律保护的必然 结果,但我们无怨无悔,心满意足,因为我们终于向全世界传播了伟大曹雪芹的形象,同时也抒发了自己被压抑了几十年的情感。

 

 

三、 扪心终不悔

就我这样一个弱女子,一个普通的作者,单枪匹马独闯电视界,历经三年,艰难曲折地主持拍摄成功大型京剧电视剧《曹雪芹》,能不得心脏病吗?一千个夜晚均是 以酒酿梦,以达到“长醉后方何碍,不醒时有什思?” 每天醒来,依然做不到“糟淹两个功名字,醅淹千古兴亡事,曲埋万丈虹霓志。” 只因为不追回那被剥夺 了的二十年,不甘心啊!随即我草诗一首抒发胸臆。

为塑《曹雪芹》,爬格到五更。精雕又细镂,落笔寄优伶。兴朋飞鸿至,殷殷谢笔耕:“难得好剧本,愿为付辛勤。”闻之神奕奕,朱颜满生春。上下疾奔走,为求 拍摄金。辗转京沪道,选景又选人。热面对冷眼,难挫执著心。为感精诚至,金石为之劈。历冬又经暑,三载心如一。机房亲监制,细节共释疑。一九九一至,阳春 一月五。京沪双领导,审片不歇午。从早看到晚,兴趣愈益足。当即双拍板,满座笑颜逐。开言郑台长,电戏有前途。小沙和小魏,水果满桌铺。

上海徐部长、衷心来表扬:“作者实辛苦,前后操持忙。此剧品味高,歌剧谱新章。” 北京马部长,鸣谢上海方。京沪两合作,硕果呈芬芳。专家声声赞,吾心喜欲狂。三秋没白费,终得宿愿偿。欣喜进舞场,快步起翱翔。

铁龙载余返,送带中央台。四月十一日,三频播出来。友人纷纷贺,京剧新体裁。编导共举杯,个个喜开怀。提名飞天奖,即将登金榜。忽闻指令下,此片禁传播。 只因女主演,不辞别祖国。上百主创者,相视又奈何。精品被禁锢,作者泪婆娑。掸镜观颜色,惊问谁家妪。秋波何处觅?双眸蒙泥尘!红颜渐憔悴,皱褶竟崎岖。 长哭有何用?收泪抚创痍。怡春到苦夏,苦夏到金秋。时光寸寸转,思绪日日愁。挚火不熄灭,补拍意不休。重将精神抖,再把资金筹。

踏破铁鞋志,浓浓艺术情。感天又动地,友朋解囊倾。纷纷冬雪至,补拍重开机。换个女主演,曹剧又传奇。中央台重放,终于列金榜。曹剧传海外,卫视黄金时。美国南海购,加报广告登。重睹菱花镜,灰发难转青。华年不复再,秀容何处觅,扪心终不悔,珠玑映胸辉。


转自越女剑博客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