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方舟胡言乱语:在法国体验东西方性观念之大不同

(2009-08-27 16:59:40)
标签:

性观念

西方人

中国人

性苦闷

杂谈

分类: 巴黎回声

 对同一件事情,因视角不同,价值观不同,文化背景不同,而有不同的解读,不同的看法,甚至是南辕北辙的结论,这样的事例在生活中不胜枚举,或许不值一提。自从和法国人打交道这些年来,方舟亲身经历过不少这样的“不同”,事发当时或者不解,或者气恼,甚至义愤填膺。今天回顾起来,觉得这其中很多的“不同”颇有令人回味和思考的地方。在有些问题上,我和他们可能永远也谈不拢,“和”不来,甚至可能谈得剑拔弩张,比如死刑问题,比如西藏问题(对于西藏问题引发的争执,有兴趣的博友不妨去看那篇“我与法国人唇枪舌剑”)。而对另外一些问题看法的不同,如果退步细心思忖一下,则会发现这些“不同”可能恰是引人探寻理解他们文化背景和观念的某把钥匙。

 

 

方舟胡言乱语:在法国体验东西方性观念之大不同这些所谓“不同”其实大都源自于一些小事情。比如最初和法国人打交道时,我受到的第一个心理冲击竟是与性有关的话题。那是九十年代初,我率领一批法语学生在大亚湾核电站实习,全体学生被分配在各个工区,为法国来的那些工程师、技术员甚至是工人担当现场翻译。当时这批法国工程技术人员很多是单身,包括已婚但未带家属来华的“假单身”,自然,工地上充满了性饥渴。对那些想方设法追求工地上的女翻译、女职员、包括我带的女学生的法国人暂且不论,有些法国员工就靠周末去香港买春以解性苦闷。这批人中不少是文化不高的技术工人,也许因此而对买春问题缺少含蓄。他们在周末去香港前兴高采烈,周一上班时眉飞色舞,甚至互相炫耀自己的艳遇,经常口无遮拦。逐渐地,连不懂法语的中方员工都看得出来,哪些人是从香港心满意足地回来,因为这些人又是秧歌又是戏,待人和蔼可亲;那些欲火没有得到释放的人就显得烦躁易怒,看什么都不顺眼,甚至会把性能高级价格昂贵的小型电焊机一脚踢翻。我那时担任实习翻译的领队,正值血气方刚、满腹正义的年龄,见他们如此厚颜无耻,非常不以为然,于是就对关系较好的法方人员发了点议论,称这些人给你们法国丢脸、出去嫖娼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云云。想不到,和我最好的而且为人正派的那位法国技术员对我说:这不丢法国的人啊,也没什么可耻不可耻,他们都是男人,很正常。而另一仁兄更有高论:我们在中国吃中国的饭,喝中国的水,当然也要找中国的姑娘,这才叫融合。你不会像我们以前在埃及工地上遇到的阿拉伯人那样,只许他们泡法国女人,不许我们接触埃及姑娘吧?相信你方舟不是个种族主义者。

 

方舟胡言乱语:在法国体验东西方性观念之大不同可以想见,他们的话当时足以让我目瞪口呆。我和大部分中国人接受的教育和形成的价值观决定了把卖淫嫖娼视作卑鄙无耻的事情。而与我一向谈得拢的这位法国技术员(至今我们保持着友谊,每年都要聚会几次)竟然几句话就把我的意见驳到爪哇国去了,他言之凿凿,态度之诚恳,似乎我的观点反倒有违常理,而我差点儿无意中成为种族主义者。他们当然没有说服我,但是,从他们那里听到的事情确让我大开眼界,比如,某工程师出发来中国前,妻子在他的箱子里装上两盒安全套;又比如,部分法国母亲在女儿度假前,也会在女儿的行包里装上同样物品;还比如,某技术员出差回家之前一定在机场先打个电话,以避免回家可能看到床上四条腿,床下鞋两双的尴尬局面 ... ... 这里面传达出的宽容,豁达和“理性”精神让中国人一时难以理解。我知道,这类事情在法国也未必是普遍现象,不能一概而论,但这些特例都被我赶上听到了。而后来我也终于体会到,性苦闷或者性饥渴对中国人也有同样心理和生理上的反应。但又能怎样?我们所受的教育和融入我们血液中的观念让我们恪守道德戒条,“洁身自爱”,而作为领队老师必须为人师表。所以,对中国人而言讳莫如深的性问题还要继续讳莫如深下去,并用工作占据整个身心,做到心无旁骛,虽然与此同时,我率领的实习生中部分女学生已经顶不住法国人的攻势,开始偷偷体验跨国爱情或者干脆就是跨国性爱(还好,她们有几人终得正果,后来经明媒正娶来到法国)。于是,在长达半年的实习期里,我们继续看到那些老法们依旧每周一次香港包括深圳的性爱之旅,有人甚至开始从深圳带妓女回他们的住处。有一次,在工棚里听到一老外讲述他在工地所在的小镇成功找到女人的故事,说到兴头,他表情夸张地模仿当事女人见到他“那话儿”太大而要求涨价的细节。那一天,我终于明白,法国人,至少他们中的一部人,可以把性事当做一件可以公之于众的普通事情。也许是法国人的性事过于嚣张了,不久之后,工地的办公室和生活基地里就出现了当地公安机关贴出的中英文告示:对嫖娼者客以5000元人民币的罚款,屡教不改者将被递解出境等等。后来,果真有法国核电公司的员工因为性过错而被遣送回国,以至于一向不过问私生活的法国公司领导们也开始约束手下员工的操行,经常提醒他们:别忘了,这里是中国,不是法国。

 

方舟胡言乱语:在法国体验东西方性观念之大不同核电站工地上的短暂经历给我的结论就是:非我族类,其观念和行为必异。后来到法国进修时遇到的事情更确认了这一点。当时我住在外省一所大学的公寓里,法国学生公寓不分男女,混居一楼,学生各居一室,楼道里有公共厨房和洗浴间。我的隔壁就是一女生房间,她那里经常有朋友来访,因此她常向我借水杯和汤勺等物品,互相算是认识。有时候就有不知是固定还是临时男友在她那里过夜,两人颠鸾倒凤,呼风唤雨,特别是那女子的叫声实在让人无法入眠,又一次单身的方舟被迫敲打墙壁,请他们稍许安静,体谅一下别人的感觉。第二天早上,在去洗澡间的走廊里正好遇见穿着浴袍的女生,她非常不好意思,睡眼惺忪但依然连连道歉。这个道歉本身就让我称奇:在中国,如果也发生这类事情,当事人,特别是当事的女人,能向被打扰的邻居表示道歉吗?我估计她一定会对我视而不见,低头溜走,绝不会自找尴尬。但对法国人而言,似乎这并不是件令人尴尬的事情。

 

后来到了巴黎,住到某区一个呈天井状的小楼群里。我家一侧窗户对面的邻居是个四十多岁的单身妇女,在楼下临街的门面经营着一家花店。经常看到她一个人带着孩子进出,开着小货车载花进货。为照顾邻居生意,我也曾去买花。某个夏日的夜晚,几乎家家都开着窗户,大约23点左右,从她窗口传出她高亢的喘息和呻吟声,我马上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第一次我不再大惊小怪。相反,我为她有些高兴:她终于有了自己的男人。也许,她不关窗户毫不掩饰的声浪就在传达着某种信息,比如,我不是单身女人,比如,我也有男人疼爱,至少可能在告诉大家:注意了,这家里有男人。而我注意到,没有任何邻居因为这种让人尴尬的声音而关门摔窗,或因反感而呼叫抗议,那个晚上,整个小院静悄悄。

 

因工作关系,前些年我经常陪客人去欧洲各国考察旅行,包括去荷兰。到了那里必定要看的一个节目就是夜游阿姆斯特丹著名的红灯区。有一次,我看到六七个不知是欧洲哪国的年轻人围在用粉红色霓虹灯镶边的橱窗下(阿姆斯特丹红灯区的典型标志),与窗内的女郎打情骂俏。那个仅穿着比基尼的女郎做着手指回勾的动作,邀请他们中的一个人进去。小伙子们推举了他们中的一个,并在大家的掌声中被送进房间,那女郎回身甩给大家一个媚眼儿,拉上窗帘工作去了,剩下的伙伴们在外面唱歌,喝彩,呼喊,加油,直到小伙子衣冠不整地再走出来。在大家的欢呼声中,那小伙子摆出胜利的V型手势,女郎向大家送着飞吻,然后目光转向窗下其他可能的主顾。这场面仍给已算见多识广的方舟以莫大的冲击:中国人有可能这样成群结队像过节一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去嫖妓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我陪同过的那些客人们,没有一个这样去过,因为这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至于回到宾馆以后他们会不会单独过去,这个方舟不敢断定。可以断定的是,即使要做这件事,中国人一定是单独地、偷偷摸摸地去,而且肯定有不少人这样去过,否则那些橱窗女郎们何以会讲出诸如“你好”, “有发票”这类的汉语语句? 

 

方舟胡言乱语:在法国体验东西方性观念之大不同法国没有类似阿姆斯特丹那样的红灯区,法律上是个禁娼国家,其禁娼的目的主要还是出于保护人类尊严、打击卖淫活动中人剥削人的现象。但在现实中,法国对娼妓采取了宽容的态度,警方对他们基本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她们不过分干扰正常的社会生活,但对所谓的“鸡头”则严惩不贷,发现一个打掉一个。法律不能容忍他们榨取女人牺牲自己尊严和肉体换来的血汗钱。事实上,相对于中国更为开放的法律和实践并未造成娼妓遍地的现实。其他西欧国家做法大同小异,更为严厉一点的国家采取的是打击嫖客但不打击娼妓的做法。像荷兰和德国等国家允许妓女公开合法营业的做法,我们中国人只有惊叹的份儿了。

 

性观念的开放必然导致许多对保守的中国人而言属于惊世骇俗的社会现象。天体营不一定和性行为有关(祥见本人博文“一不留神,成了天体主义者”),但一定是性观念开放下的产物,天体主义者对人体有着更为达观的态度。而那些被俗称为“换妻俱乐部”(实为性爱俱乐部,因为那里不一定真的交换,而交换的也不一定全是妻子,但集体性爱则是千真万确)则一定会挑战中国人最疯狂的想象力和性实践:中国人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与人比邻做爱,真刀实枪春宫演出,即使是在私密的俱乐部里吗?

 

这么多年过去,尽管对西方人的性观念不敢苟同,但毕竟见得多了,对他们自然有了更多的了解和理解,因此心态愈发宽容。特别是这几年陆续看到国内揭发出的那些即贪财又贪色腐败官员的丑行,在他们道貌岸然之下,私底里的荒淫无耻比西方人有过之而无不及。比起那些情妇超过百人的“最牛书记”,比起那些要调动MBA手段管理情妇队伍,比起那些白天在台上大讲反腐败,打击黄赌毒,晚上却抱着小姐问自己在电视里是否有风度的官员,这些核电站的洋职工,那些在红灯区过“成人节”的青年,以及我曾有过的女邻居们,是不是他们反倒显得更率真可爱些?至少我觉得他们活得真实豁达,言行合一。而我们一些中国人,在性事问题上,言行不一,活得太虚伪了。 

 

方舟胡言乱语:在法国体验东西方性观念之大不同还是回到方舟个人身上,现在看来,方舟当初大可不必对核电站那几个法国人说三道四,不能用自己的道德观念强加于人。每个人各有自己的观念,习惯和生活方式,何况大家分属不同文化背景和历史传统的族群。就在读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相信有的博友一定会批判西方人的腐化和堕落,而有的人则可能感慨西方人的新潮和先锋。事实上,历史上曾经惊世骇俗的事情,今天可能已变得习以为常。就是风气开放的法国,也经历了“从前掀开裤衩看屁股,今天分开屁股找裤衩”(法国一著名喜剧小品演员的著名台词)的风尚变迁。中国人实际上也经历了性观念从封闭保守到逐渐开放的过程,即使今天和西方人相比,我们还属于含蓄保守派,即使将来,我们也达不到他们那种开放程度。

 

 

所以,现在很难对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观念和行为作简单的价值判断。对任何事情,切莫仅凭个人观念匆忙妄加评语。如果不想像西方人那样在性的问题上表现开放,又不想像部分中国人那样或者活得非常压抑,或者活得非常虚伪,那么,暂时,我们至少还有一个相对两套价值体系和文化背景都进退有据的处所,那就是拿出宽容的精神,和--而不同。

 

 

 

 

附注: 

图一:2007年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上巴黎市政厅的工艺广告:巴黎保卫爱情。

图二:2009巴黎市街头巴黎市政厅最新公益广告:男人最好的朋友。

图三:2009巴黎市街头巴黎市政厅最新公益广告:女人最好的朋友。 

图四:阿姆斯特丹性博物馆一角。本来有女观众与阳具模型合影,但这种场面实在不好抓怕,只好取个空镜头。

图五:阿姆斯特丹性博物馆里的男女观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