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和我的那些个夏天

(2011-06-13 18:52:54)
标签:

白杰

北京音乐广播

爱情

回忆

情感

夏天

分类: 白白白的心情

                                      

   冬天生的孩子对于夏天总有种奇妙的感觉。

   阳光开始霸道而蛮不讲理,似乎直接可以把你蒸发。香水汗水夹杂着被晒焦的柏油马路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啤酒的泡沫和烤串的烟,迷你裙和好看或者不好看的腿,T-shit和脂肪或者肌肉。

   我开始特遗憾自己没有生在海边。

   有海风吹拂的夏天像是有暖气和火锅的冬天,那就是一个字--哇哈哈哈哈(是一个字--哇,哈哈是笑声)

  

   现在我来介绍几个在夏天闪亮或猥琐登场的角色。

   电扇--老戏骨,岁数大,稳重,从我小的时候他就在,现在还在,不过似乎有点过气。

   蚊子--反面角色,母蚊子某种意义上比母老虎可怕。她无处不在,神出鬼没,声音难听,嗡嗡嗡嗡~~~

   西瓜--西瓜婆婆岁数也不小,比电扇爷爷岁数大,少说也活了几千年。

   空调--这小伙子强势得不得了,说冷就冷,霸气十足,值得依赖,但也有明显缺点,废电,而且口气不太清新。

   还有冰棒汽水苍蝇清凉油防晒霜阳伞之类的,不一一介绍了。

   没错,这些角色凑在一起,就是夏天。

   我不打算写夏天总动员或者功夫空调之类的故事,要写也很简单,正反角色一目了然,结果也很好猜,空调联合电扇拉来蚊香之类的要打败蚊子和苍蝇,还有他们背后的大Boss-酷暑魔王。但双方直到最后还是没分出胜负。最后一个叫秋天的姐姐带着扇子小凉风一吹,小秋雨一下,酷暑魔王就闪了,临了还得大喊一嗓子----白杰这小伙子,真有两把刷子~~嗨,开玩笑,应该喊--我还会回来的~~~~~~~~~~~~~~~

   这么说来,这个故事还就真的没完没了啦。

   一夏又一夏,又是一夏。

   酷暑魔王又登场了。

   问题是在这童趣的故事背后,我们真正的生活的故事里,角色可能早已更替无数。

 

 

                                   马奇奇

   看清楚,是马奇奇,不是蒙奇奇,蒙奇奇很可爱,马奇奇很猥琐

   很多年前的夏天,大院里夏天夜晚很热闹,孩子们奔跑着,欢笑着,属于他们的暑假刚刚开始,小背头背带裤的狗头军师白某跟着瞎起哄,顺便出点馊点子,什么鸡蛋扔人家窗户上啊,什么躲起来往女孩身上撒点儿水什么的。

   但我其实还是比较靠谱的,玩笑归玩笑,但是,我正义!

   马奇奇就不是了,这孩子文武双不全,五音也不全,但有一点厉害,胆子大。

   什么飞檐走壁啊(爬墙),遁地几十米啊(钻防空洞),隔山打牛啦(不打架,离几百米骂人)

   最重要是,他色胆包天。

   马奇奇在这个夏天干的最出名的几件事就是--钻到女生裙子底下,用树枝扎女生屁股,用树枝撩起女生裙子再钻到裙子底下。

   我对于他这种无数次拜倒在女生裙下的行为十分不齿。并用三寸不烂之舌果断的对他进行了批评和思想教育。

   马奇奇对我的批评坚决支持并痛定思痛决心痛改前非,我欣慰,他转身离去,并在当晚再次攻击了正在跳皮筋的王晶晶李娜娜刘媛媛@#¥(名字记不清了)

   好奇,也许他只是好奇,怪不得他叫马奇奇。

   故事要结束了,因为在某个晚上他飞檐走壁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下来,骨折。

   那个夏天,马奇奇再没出现过。

   后来,据说他转学了,再后来,听说他出国了,好吧,也许满街都是露着大屁股洋妞的地方更适合他,至少他不用再撩别人裙子了......

   有些时候,我也有些许愧疚,墙上那块砖头是我们故意拆虚了的。

   我的正义感幼稚而无畏,但我讨厌去告老师或者告家长那一套,也许那时的我还不够硬派,也许我应该直接用拳头教训他一顿!?可我那时候像个猴子一样瘦弱。

   没有也许了,因为我再没有见过马奇奇,也再回不到我的童年时光 ......

   我和我的那些个夏天

                                     summer boys

 

   牛排五分熟刚刚好,最能体现这种食物的精华所在,原始的撕咬感和美味兼具。

   爱情在暧昧时最美,若即若离小心翼翼的半生半熟,一点点涟漪都让人心动或心碎。

   至于男人,大抵也有几个阶段,有人偏爱熟男,有人干脆就是大叔大爷控,似乎成熟的男人更受欢迎吧?

   到底怎样才算是成熟的男人?年龄?事业?性格?说到底,一个男人大概要经过一些磨练痛苦以及深刻理解责任所在才能称之为真正的男人,否则最多算是男孩,男士,小伙子,男的,男儿。

   有那么几个夏天,童年已去,熟男甚远的那些夏天,

   我是个大男孩,高考刚刚结束,我在数学老师利刃般的杀气眼神下完成了最后一次班会。然后踢了场畅快淋漓的足球,赢了几瓶汽水。

   好吧,真是不错。

   我有几个不错的兄弟,这些家伙或者包容我,或者经常帮助我,更多的是臭味相投的和我一起使坏。

   劣迹斑斑,青春期的躁动和幼稚。掐架,爬窗,给班里的“人民公敌”包子里下泻药......

   我桀骜不驯,动不动就被老师揪上讲台罚站然后用自觉很帅的潇洒眼神迎接同伴的坏笑嘴脸。

   我收到过一些情书,也傻乎乎的骑车送某个校花回家,在那个没有什么什么门的年代,牵手就可以激动很久的时光.

   某个夏天,我和眼睛王,狗力两个家伙用一首《蝴蝶飞呀》拿到了人生第一个唱歌的奖项。

   某个夏天,我像樱木花道一样抢篮板,笨拙但拼命的得分,然后五犯离场,然后和那帮家伙一起拿到校联赛总冠军。

   某个夏天,我不知所措却假装老练的初吻。

   那个高考结束的夏天,我和两个最好的兄弟坐上了南下的硬皮火车,到青岛。

   陌生的城市地图,下着雨的弯窄小巷,沙滩上的大男孩们,没有一丝赘肉的年轻的身体,对着大海放声歌唱,summer boys.

    没有iphone,甚至没有手机,walkman里是正流行的歌,青春是老掉牙后重新挂起的泛白牛仔裤。

    那是属于夏天的年龄,那是只能属于夏天的年龄,此生只能一次的冲动无畏且无所顾虑的时间

    那是我回忆里属于summer boys的专属地方。

    现在,

    很遗憾,我还不是男人.......好吧,这么说真的很伤自尊。我最多就是个直男,严重区别于伪娘,阴柔男,半男不男以及花样美男的直男。

    经历了一些磨难,刻骨铭心的失恋,事业的低谷,但有些痛苦,我宁愿永远不要触碰,所以,我还是继续在现阶段做个大家眼中的:阳光大男孩 哈哈,多么有趣的称谓啊,有一天,也许变成阳光老男孩,阳光大叔叔,阳光老爷爷,挺好。

   只是,那些个真正属于阳光大男孩们的夏天已经变成了傻瓜机拍出的相片,傻笑,无语,只有简单欢乐的画面,那些大叫我绰号的家伙,那远去的白色长裙,春梦了无痕的彩色床单,还有早丢得无影无踪的旧单车......我和我的那些个夏天

 

                                    夏&恋

    美好。

    我知道你们特想看这一段,顺理成章,接下来也要进入这一章了。

    可我突然不想写了,我不想写了。

    我想留到以后再写,说不定可以变成畅销小说,传奇故事,聊斋志异(吓人啊)哈哈

    就这样吧,和爱情有关的那些夏天,美好,两个字够了。

    我和我的那些个夏天

 

                                     尾巴

                                  

    急什么啊,还有很多个夏天呢

    所以,留到很多个夏天以后再写吧。

    至少2012的夏天可以再写点儿。

    其实是后来的那些夏天变的越来越无关痛痒,无足轻重。阳光霸道而刺眼。香水,汗水,空调滴下的水流进了二环飘着可乐瓶的护城河,啤酒的泡沫和烤串的烟,有人用手机满街拍白花花的腿,有人在电视里忙着解决单身,灯亮灯灭,缘起缘灭。

    你的邻居不可能喊和你一起吃西瓜,但你会接到陌生人的电话要求你汇款。

    也许,这也是真实的夏天,属于现在的夏天。

    所幸,音乐继续,生活还算过得去,美好未必,可悲惨却也大大不及。

    而我这个冬天生的孩子却一直真实的拥有那些个记忆中夏天,偶然一瞥,美好如38°C时冰箱里冷冻层突然发现的冰砖,那种感觉--

    哈哈,我爱那些个夏天!(完)我和我的那些个夏天

 

 

                                                           2011年6月

                                                           北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