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昌写字
老昌写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857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远去的号声(局部)

(2016-03-05 18:00:26)
标签:

杂谈

      就像日夜奔流不息的河水,我们同样无法挽留住时光的脚步。无论我们觉得岁月的步伐是快还是慢,它都会昂首挺胸的朝着远方阔步前行。在这种一去不返的单向行程中,经历了多少花开花落,也经历了多少春华秋实,走在时光之路的人们从少年走向青年,从青年走到暮年,脸颊在沧桑的岁月中布满了皱纹,像一圈圈岁月的年轮。年复一年也像是画出的一圈圈年轮,春节是容易引人追忆的结点。春节的余温还没有散去。在烟花爆竹声渐渐远去的深夜,透过时间的纱帐,我莫名的想起一位齐姓老者,也想起他口中不断提起的,我只能通过想象来描绘的远去的号声。
      我最后一次见到齐姓老者已经有十年的光景了。那年的秋天来得早,萧瑟的秋风卷着地上零星的枯叶在大街上游走,天阴着,哭丧着一张脸一样让人提不起精神,天气也渐渐冷了起来,我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天气里能够偶遇齐老者。一件草绿色的上衣,手柱拐杖,那身形和姿态,让我远远的就认出了他来。他由儿子陪在身边观看路边的瓷器展览。老者胸前的上衣兜沿上依然挂着那枚勋章,它早已经退去了光鲜的色泽,但老人却一如既往的把它挂在胸前,更显弥足珍贵。用的拐杖也还是多年前的那根,拐杖的表面光滑无比,泛着亮色。老人脸上的皱纹比我记忆中的又多了许多。可值得欣慰的是,在时光无情的漂洗中,老人依然精神矍铄,话语声还是那么的铿锵有力。两下寒暄了几句,关切的问了老人的身体状况和近来的生活乐趣后便离开了。可从那以后,这位老人的音容笑貌就时不时的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也总会回想起儿时在门前的石阶上听他讲故事的情景。
      在我还是八九岁的时候,老者在二姑家租下了三十平米的门房住了下来。子女们都在外地打拼。老者和老伴两个人每天过着粗茶淡饭的简单生活。老人养了几只黄雀,没事的时候会拎着鸟笼子这走走那看看,身子骨在每天的慢走之下锻炼的很硬朗。每天晌午过后,他会坐在门前的石阶上,捏上一小撮烟叶子装进烟袋锅里,火柴点燃,烟袋锅里轻烟缭绕,随着每一次深吸的动作,烟袋锅里闪着忽明忽暗的亮光。老人会在每天的这个时候怡然自得的吸上一会儿。此时的老人神情安详,眼睛看着前方,仿佛走在往昔的岁月里。我们一群孩子也总喜欢在这个时候围着他,听他讲述峥嵘岁月里的故事。
      齐老者在解放以前就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经历过平津战役,解放以后响应号召又开赴朝鲜成了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战争岁月里的事,老人的故事像漫天的星斗一样多的数不完,然而留存在我脑海里印象最深的还是他在朝鲜战场上的一次战斗经历。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志愿军战士刚刚占领了一处高地。局部胜利带来的喜悦并没有让战士们放松紧绷的神经。团长指示要时刻警惕敌人的反扑。枪声停息了,他仰望天上的北斗开始想念着时刻为他担惊受怕的家人。一封书信寄给家中以后,他便义无反顾的来到了前线。书信的结尾写着:如我牺牲,则是为祖国的革命事业而献身,当引以为荣,勿念。想到家人,他的心如刀绞一般,眼角的泪花也像天上的星斗一样闪闪发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