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二
作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605
  • 关注人气:4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两个老公老婆和一次骨折

(2008-07-06 07:58:09)
标签:

作二2008的诗

住院

邻居

佳和

文化

分类: 2008后的诗

两个老公老婆和一次骨折

 

老婆是一个捡破烂的
或者唇齿阳光一些说是收破烂的
在黄塘高速路口的立交水沟上峰
再一次以摔的初级动作
从水沟底深入到更底层的水沟
膝关节以上点的股骨
蹿过一线红彤彤的闪电
那骨头的叫声被封锁在松垮的皮肉中央

 

白天老婆有五个儿子两个女婿
忘了数的亲戚在病床前还找不到座位
就想起山里的老家和猪仔
在夜里甚至日落之前
日升之后的一大段光阴里
74岁的老公比71岁老婆更孤独
但他嘴唇角那杨柑一样甜的憨笑
一直高高挂在老枝头
像一盏1瓦的绿灯
不分昼夜的照耀着老公
总是把倒盆端得比饭碗更有水平

 

28号病床是老婆的床单位
像一个冷怕了的弃妇
最紧的偎依在巨大的病房唯一的南窗下
朝阳连余光都不瞥一眼的南窗
夕阳的光辉像瀑布一样倾盆而下
沐浴了这对老公老婆
老婆平躺地支起左腿
老公裸露的脊背最阳光
这组雕塑改变了夕阳的形态
老公叫金枝
老婆叫秀华。我更愿意叫她玉叶
我们都不知道他们的姓氏
08.07.06.07:5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