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二
作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553
  • 关注人气:4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锋利的刀在欲望之城

(2007-08-13 22:00:58)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有关文字
 
[][]锋利的刀在欲望之城
――作二近作浅析

      惠安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惠安女子更是名动天下,这原因有二,其一是惠安女子不仅人生来风姿绰约,而且吃苦耐劳,什么都干得了;其二,惠安女的服饰非常独特,有“封建头,民主肚,节约衣,浪费裤”的说法,用方巾将脸裹成三角,戴斗笠,着短褂,束银带,将肚脐露出来,宽大的裤腿,可以在下海时卷起来。然而,惠安女子,所受到的待遇,其实是非常悲惨的。她们的生存环境非常恶劣,历史上的惠安贫穷、落后,自然环境很差,惠安女因为男人要长期出海,必须忍受长期的孤独和寂寞,而且自己也要去亲自下海捕鱼,甚至从事石雕等重体力活。而且,她们还必须把自己包裹起来,压抑强烈的欲望,甚至在婚后,仍然需要长期住在娘家,不允许随便和丈夫一起。然而惠安女子的天生丽质是遮掩不住的,她们妖娆性感,温柔贤惠,大海的女儿,水质的骨头。今日的惠安,已是闽南的经济重镇,惠安女的生活也自然是翻身解放。之所以要拿这么多的言辞来讲述惠安的女子,其实是为了说一说惠安的男人,这些惠安女人养育的男人,这些享受着最好的女人的男人们,到底是怎样的呢?
    作二,大名陈作二,生于惠安县净峰镇洋边村,除了短暂的离乡求学之外,又回到惠安县的辋川镇在那里的一所中学任教职和管理工作,一直到现在。而且,他还娶了一个正宗的惠安女子为妻,可以说是地地道道的惠安男人的代表。作二,少年时即为风雅之士,如今,正值盛年,著作等身,儒雅风流。我的朋友之中,家在惠安的男性,大多都有着很好的修养和艺术气质,这看来不是个别的现象。惠安,是一片流溢着诗性的神奇之乡。有幸阅读作二的大作《与海同行》,其中的诗篇,越是靠前的,越是显得纯朴自然,后面就有些多了一些混杂的声音。也许是人的年龄的缘故,但我想更多是和时代相关的,一个人,到了中年,本该是望峰息心,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由于他所面临的更多的复杂的情势,迫使他做出了有背于内心的惶恐之举。作二最近的一组诗作,就是将一个中年男人,处于生活的多重重压之下,不忍屈服又总想滑落,奋力挣扎的难堪与释然描述得淋漓尽致。
    2007年上半年,作二在惠安和福州之间反复穿行,其中既有其侄女升学的事,也有岳父和自己的身体原因,一个在家中承担着重任的男人,其中的甘苦只有自己知道。

隧道

起脚的时候就明白自己会被吃掉
甚至不是一次。天注定得有三回
雷打石。相思岭。石牌山
似饥似饱的唇齿
如空如闭的心肠
而我必须毫毛无损的从福州
把作二带回惠安寓所以远的老家

钢筋。水泥。石子
拼装组合的铁石心肠
在夜色的庇护下
在灯光从不敢眨眼的探路中
硬生生被吃掉三次。又被拉了三回
竟丝毫没有感觉

这样的铁石心肠好!
一而再再而三的吃你
又一而再再三的让你涛声依旧
自己象一把胃镜
对疾病穿越留些痕迹的最好速度
07.01.13.01:01

    这首《隧道》以及另外《高速公路》、《帽子》、《吃惊》等几首作品中,都有这段生活的影子折射其中。作二为人干脆利落,语言也是如此,不拖泥带水,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当然,这之间也隐藏着,作为闽南人的含蓄和机智。这恰似在这片大地上的一切,即便是通衢大道,也不免会突然出现些弯弯绕,或者忽然就是一截暗无天日的隧道。一切都被遮掩起来,很多东西是无法圆满的,你必须让它多些预备,多些保留。在这些诗歌里,你可以看到真诚与热度,却也会感到一些暗流涌动与叵测。既然开山修路是艰难的,那么路费自然也是惊人的高昂,福建省的客运收费,和其总有隧道的路况是互相关联的,人处身期间,自然要面对如此的生存代价。

高速公路

一段十分滋润的直肠子
只是左右有些拐弯
上下也有点不正直
用速度把我收入囊中后
我的前进就没有掉头的思想

吃我。从不在比肠道
更有发展空间的地盘消化
把我自首式地推入光明的幽门
之后。只能高速的按规矩蠕动
慢速比停车遭遇的红灯更多

所谓的高速。就是肠子腻啦
就是让你上得快走得快
下得一样快。花的路费更快
从福州到驿坂。直肠子不说话
我交了75元洗肠费
07.01.14.15:10

    这里把这种情况有了非常形象的表达,无奈之意溢于言表。其实,这也是为什么惠安女会面临那样的生存处境的原因的续篇。虽然,路修的直了,惠安人的后代走出去显得轻而易举,可是依然无法规避大山带来的阻碍,无法规避由于阻碍在所有处身其中的人群里留下的阴影。吞噬生命的隧道,人在其间快与慢的行程,终究摆脱不掉的命运。
我总觉得,人的长相对于其性格的影响很大,高矮胖瘦美丑,这在文字之中是或隐或现,总有表征。人要表达的,无非自身,他无论如何神通,也还是循着自己的招式;他辗转腾挪,也还是落到自己的脚掌。作二的诗歌,很多意象是瘦硬的,透着些铮铮铁骨,恰似他的身板,腰板要挺直,但毕竟不够宽大。生活中,既有迎面而来的风波,更有无法把握的背后暗箭伤人的险恶。在《明礁》中,诗人就有着对此巧妙的隐喻:

明礁

一块。就一块明礁
(对风的贿赂一片空白
虽然海浪摸湿过它的喉结
就是没有土皮肤让它被提拔到
岛甚至屿的级别)
退潮时也出不了水面的暗礁
因为它们根植海地太顽固
就从牵扯开始出手
想把明礁的上半身直至目光
压到水面以下的领域
在大暗礁的居高临下
过低暗礁的生活

明礁就是明礁
骨骼是海水浸泡过的骨骼
体高是巨浪抬头看的角度
暗潮的袭击下半身会独自左右逢源
让长发激起大海的黑色波浪
与水皮拥抱
读鸟影展翅
仔细批阅过八九点钟的太阳之后
再拜读一轮明月
和一万颗星辰
07.01.14.15:51

    生活在外面显露的那一部分,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我们必须承担,以光明的心态和自信,如果你觉得自己是光明的,那么表现出来的就自然会是清风霁月。虽然也会有《言不由衷》,会有《风暴》,会有《故意》中失落的雄心。

风暴

风暴在莆田。是陈言们制造的

风暴以快件的登陆偷袭我的眼睛时
早到的风暴正襟危坐我的腰椎
他们把脊椎占据为高地
把先入为主注册为光荣历史
他们祷告:只要主子的腰骨不前倾
他们就是顶天立地如深谷的竹竿
没有风的时候空谈什么居安思危
陡峭的山壁雕刻一个竹做的笔筒
一支朝气蓬勃的狼毫一直头朝下
小楷着自己的海盗日记

风暴在莆田。在莆田甚至之外
以快件的的邮资刮过来时
一个竹竿不由自主的点点头。青叶一般
07.03.27.16:02

    流言蜚语,这是事态之中常有的,遭遇者自然会觉得委屈,可是,不可否认的是,这必然有其内在的因果。居安思危,这固然是上策,但是能真做到守身如玉的人又有几人?就算是竹竿一般,遇到了风,也自然要青叶一般点一点头了。这里写到了“陈言”,我倒以为是将来的劫难的预兆。面对无法预知的未来,纵然是从容不迫,也难免诚惶诚恐。

言不由衷

贸然而动的拇指信息
就是企图借贷你的靓丽,阳光一回
到期把今生甚至来世的影子
都打入你的帐号
可阴天接走了我的申请
天亮着。没有太阳,没有阴影

我已经完整的一个礼拜被进户门所不容
更不用说象精瘦的棉线一样
长时间的穿过
阳光和蓝天比拼着硬币和吝啬
偷窥到的一小片
也已经被阳台的栅栏
分割成更仔细的一片片白和蓝

“做一只快乐的猪”
把自己吃饱。把自己睡足
让眼睛和听觉都长满白花花的肥膘
在别人利刃一样的阳光下
占据一席更大的阴影
07.06.04.15:15

    “做一只快乐的猪”,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这谈何容易,这可是大智慧。就像作二说过:“我是喝了酒才写诗”。在现实的日常生活之中,固然可以优雅应对,但是,人如果有了违背自然的妄念,这妄念一动,就可能会万劫不复。既然是有那么多的对象,需要在纵酒之后袒露,那么,就算是不饮酒,也未必安宁。那些,在美丽的青瓷瓶壁上绽开的细微的裂纹,都是时光累积引起的溃败的命运,是无法阻遏的颓势。如果不去认清现实,那么恐怕更大的问题还在后面虎视眈眈。

故意

是的。我必须坦白:我是故意的
我算计这时辰的雨下得最痛并且恣意嚎叫
穿上雨夹克。雨裤。戴上全帽头盔
连手掌和脚趾都包裹到皮囊深处
跨上银色的125嘉陵摩托。象出征的战士
直赴远在30公里以远的洋边老家

天上下的分明是水。我已深入水声的府邸
可千里之上的水面没有我呼吸的水泡
象春花一样破灭。象蛹一样出世
做鱼难!掺空气的水提拔不了我的泳姿
做潜艇难!我没有办法占领他的心脏

其实我是胆怯的!阳光使我体无完肤
我是必须在灰色的浸水的进步中
让上天之水打击眼睛
让倾盆之水涮洗方向
让水声把衣锦还乡和近乡情怯淘做垃圾
干净得好象一丝不挂把自己还给老家
07.03.27.15:30

    作二现居之地与其老家只是30公里的距离,却在诗里被称为“远在”、“以远”,再加上125的嘉陵摩托,这种遥远恐怕就有些矫情。但再向下看,就会发现这是心理上的远,而非真实的距离之远,是一种“怯”。诗人的身份,既非衣锦还乡之容,也没有必要有不敢问来人的担心。那么,这种不尴不尬的处境,恰恰是他最为难受之处,并因此不堪其苦。他既没有托词去置身事外,在很多问题面前往往却无能为力。所以,他就虚设了一种境地,是要经历一番吹打,闹出许多声响,证明自己的不甘与无力。当然,人遭遇自己的命运,是因为命运和自身的双向追寻。
一个男人,要想在世间安身立命,是何其之难。尤其是一个有着担当的人,更不免要加倍忍受这种创痛。在这个权力交织的大网之中,每个人譬如游鱼,你能游到什么样的池塘里,才会打出多大的波浪。在一个仍然处于某种程度上的集权的社会里,“帽子”,也就是一个权力的代表,你带的“帽子”标志着你的身份,也代表着你的价值。

帽子

我值班的星期一贼来啦
开着政法委的车。带了随从。打校门进来
门岗是贼的同伙。钥匙在贼的眼神里

贼的眼神我也懂得翻译
他用初中的英语高度报告:学校太穷啦
能拿的我都拿啦!您哪逮不着

不是说有京漂吗?太远!我就做福漂
在福州的协和医院我得把健康偷出来
一旦得手!洗手不干!陪你麻到天黑

哦!帽子。功能无非三:御寒。演戏。地位
我想帽子比想老婆和孩子的时间更强烈
想不到:这顶还是我自己戴上的

贼是我的兄弟!但我做不了贼
他在惠安的时候。我的清醒和语言经常报警
贼啊!但愿如你所愿,再次得手!
07.03.27.16:31

    诗人对于“帽子”的态度是很不明朗的,他虽然深切明了帽子的重要性:“帽子。功能无非三:御寒。演戏。地位”。这“无非有三”,听起来极度虚伪,透着些调侃和自我愚弄。这三种功能相辅相成、密不可分。你想有一顶好的“帽子”,就该懂得它的来之不易,就要付出相应的努力和代价。所以,单单的去抱怨或者愤懑都显得滑稽可笑。这里使用的戏谑的笔调,正是这种心态的绝佳反应。只是使用的是曲笔,而下面这首《吃惊》就要鲜明得多:

吃惊

在我落脚以前。我都是倾斜着抬脚
在空军招待所和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
这两个有些油星味和药水味的火力点之间
绿色的士是甲鱼一样的笔
错折的人民币象一滩散发金属臭味的墨水
一遍遍带我划过杨桥中路,西二环北路
收笔在住院区的26号床上。我象一小滴
泼出去的色水。被橡胶盘划拉过无数次的路面
拽紧失色的衣角。路过治疗室时
倒得四正八直。渴望墨斗线迷路一样的走过伤口

这一次。我想随意的叙述自己
把语言收藏在唇甚至牙的背阳面
把自己象一把动物骨头做成的圆规
把西洪路最实用的这一段。以点代线的阅读
看到空军招待所的脊背比胸前更聚集人气
看到“西洪路427号.八一六花园”
我自然想起我的同学,空招的所长
就隐居在脊背的某节龙骨的罅隙里
“西洪路427号.八一六花园”
是的!有什么吩咐?
“没有啊!刚才路过,我猜是的!印证一下!”

我为自己需要这样的写作手法
正中靶心的猜测和迫不及待的证明
暗暗吃惊
07.06.17.01:27

    这首作品前半部分描述了诗人自身的窘迫,后面在看到老同学所居身其间的位置时,显露出的心境,是使他心惊的关键吧。因为,毕竟来说,他还是得到了权利带来的庇护,在享受好处之时,不仅没有想到应该感恩,相反,无法获得更多的好处,让其清醒理解了自身地位之卑微。这种心态既是极度扭曲的,很不健康的,同时也是非常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在一些特殊的处境之下,让人发生的忽然的顿悟,其实往往并非好事,只是平添几许落寞与感伤而已。
当然,我们在作品之中,可以发掘的,更多的是诗人直面自己灵魂深处的勇气。也许,作二的价值就在这里,他拿锋利之刀,指向自己的欲望之城。这种无畏和趁着,正是继承了惠安女子那种坚毅和隐忍,同时坦坦荡荡的扩大的胸襟。不伪饰,不退缩,敢于去爱去恨,却也可以做到低头和侧身,这也是整个中华民族传统的精魂所在。说起惠安女子,其实就是中华魂的缩影;说起作二,也自然是惠安女子优秀品性的继承者。当然,我们最后还是要停笔在诗歌上:这些诗歌,也无处不闪露着直面人生和自我的清醒凌厉的刀锋!

张延文 记于2007年6月24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诗二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诗二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