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丛林博客
丛林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272
  • 关注人气: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自古悲情美难喻

(2011-05-27 22:46:14)
标签:

转发

秋雪

诗歌杂谈

存档

自古悲情美难喻

                       ——读丛林的诗

·秋雪·

    大约是五月末,丛林写了一首不同寻常的诗,名叫《透过泪光闪烁的五月》,汶川地震后山西诗界的一次捐款活动上,有人曾朗诵了这首诗。当时我参加了这个捐款兼哀悼的诗歌会,全省的许多诗人都一一朗诵了自己的诗,可是相比之下,惟有丛林的诗感动了我,加上中午饮酒的缘故,我听着扑噜扑噜掉下了眼泪……

    会后,我把她叫住说:“丛林,把你写的这首诗打印出来,我想好好看看”。她很高兴,当天下午就复印了一份给我,并让我为她的诗谈点感受。

    说实话,在此之前我虽然知道丛林二十年前就写诗,但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么质朴的诗,却震撼人心。

    时间不知不觉过了半年多,我却把应承给她写诗感受的文章忘在脑后。后来,有次见到她和她的丈夫著名诗人雷霆同志后,丛林笑着问我“老贾,你答应给我写的文章呢?”,这时,我才猛然意识到这事。才觉的歉意,感到惭愧。我于是暗下心,表示一定在年内给她写出读后感,以了内心的愧疚,这便是二00九年八月之后。

我已经快一年了不写东西,当然自有原因。一是迫于生计忙于奔波。二是确实不象前些年,每年都写二十多万字。几乎两年出一本书,而今年情绪一直难于稳定。这也是我一直迟迟没能动笔的原因。

    丛林的诗充满了质朴和雅洁。她作为原平诗人中特具代表的女诗人,确实诗写的既善良又骨气,既入情又高雅,既生动又灵巧。如果以原平悲情诗而论,春林的诗是当之无愧的。像她这样的诗,在原平应该说不多,当然,这只是我的看法。

    丛林这位女性,我虽然通过赵志钢、赵泽亭、雷霆等诗人的来往才认识,且仅有四五年的时间,而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朴素、高贵、善良、文雅……

    在二00八年五月十二日,四川汶川发生的地震,把她的诗推向让我异常臣服的境地,这个境地便是我的泪水……

    这首写于二00八年五月二十六日的诗,我读后落泪。诗人丛林为什么要写诗?为什么要写《透过泪光闪烁的五月》?我反复想,这不仅仅是因为汶川的地震,不光光是由于南方的灾祸,不单单缘于中国的苦难,而且更主要的是,她作为女性,作为母亲,作为女诗人的知觉,需要发泄她纯纯朴朴的感情,灼灼纯美的诗句。爱与同情构成了社会与艺术,自然与人类之间的矛盾和悲喜。没有感情不叫诗歌,没有责任更不叫诗人,没有对国家、民族、人民的悲悯情怀,诗人的使命感便无从解释。所以,这就是爱国主义情怀与诗歌艺术的完美结合。

我不是评论家,但我敢说也敢为,她的诗一点也不亚于男子汉,更不亚于官场诗人那种地处高势,权力在握,感情在勉强挤压中的表露。因为腐败的蔓延化,官僚主义的放肆化,是否导致了汶川等地的学校建筑质量低劣?是的,凡是腐败茂盛的地方,灾难是否出现?是的,这是发展与落后,前进与后退,高尚与可耻的斗争……

诗人在含泪诵吟遇难孩子们的同时,难道一点也不思考当代中国的官场?这才怪……

   “我看到了瞬间消失的和生长的一样疾速”

“消失”和“生长”本来是对应的,但诗人巧妙地把二者联系在一起,就像铁匠把铁和火结合在一起,锻打生产工具一样。当一件完美的铁具放在你的眼前,你并不会一下意识到炭火与风匣与锤子的关系,烧红的铁与冰冷的水的关系,这是诗人对遇难同胞的哭泣与祈祷。

  “那么多戛然而止的生命留下了无尽的悲伤”

这说明作者对生命瞬间的消失,表示了无比的惊讶和沉重的遗憾。

    “风一样飘走了,

      他们一定带走了什么,

      整个五月,我身体的轻与空,

      比纷繁的柳絮更盲目。”

    是不是悲伤?我们可以慢慢地体会,为什么生命会象风一样地飘走呢?这一句是写大自然的无情和庞大,突出了一个“大”字,试想一个人被奔驰的汽车碰死,就不能说生命的飘走,就不能感觉风一样的轻盈,因为车祸是个别的生命,而汶川地震却是千千万万整体生命的消失,所以诗人才会创造出“风”和“飘”。而五月的诗人,身体异常地轻空,是不是感到再没有什么东西比生命更珍贵更脆弱?是的,此时此刻,诗人已没有任何一丝心情去读书,去写诗,去回忆哪怕是青春时代多么美丽的故事了。

“他们走了,

那么多的孩子

小手还抓着书包,握着铅笔……”

    诗人的细腻深刻的感触,几乎把读者带到了千里之外的震区,几乎让读者看到了生命的残酷和暗淡,这些孩子们在离开人间的分秒之间,还天真地抓着自己的书包和写字的铅笔,却忘记了生命的运行……

“小小的脚丫来不及迈得更远,

青涩的果实就凋落在零乱的祭坛。”

    写到这里,我已泪流满面了。我心里悲伤地想着:他们这么小,这么稚嫩,这么天真,却让花苞般的生命走向了他们不该去的地方……

    诗歌中,前几句是说事,后几句为写景,以人类社会悲切的场面转为自然界植物中的果实,来感受诗人才情妙用的美丽画面。

    “我宁愿相信是上帝把他们藏匿,

      又让时光这把匕首劫持了我”

    这时的诗人情感与冲动,已到达了无以复加的高潮,或者说,宁愿以我一万次之死来换取无数生长的美丽。

太动人了,我对悲剧性的文字特别在意,她的诗本身选材是悲剧,这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她用细腻的女性之心,纤纤的女人之手,将这种巨大的悲剧雕刻成无数的不止汶川的悲剧,这是很难做到的事情。悲很大很沉,诗人很矮很轻,却让读者万万想不到的是壮美的诗,壮丽的画面是她创造的,而且在这种画面里看不到诗人本身,可她本身就在这种美丽的画面中。

    “我两踉踉跄跄走过的五月

     草木疯长,花的内部催生着种子

     整个五月,我无法走出时光的黑洞”

    草木疯长,是对花朵催生种子而言,这五月,是对诗人难忘的黑洞而言,诗人将许多的事情,许多的情绪,许多的画面,都浸透在湿漉漉的五月。

    这首诗总共才十四行,可是诗人的感情、胸怀、使命,却点点滴滴洒在了灾难和生命的字里行间。对此,我们不能不说这是一首在当时选材很普遍,而美感很壮丽的诗。

 

附作者原诗:

 

 

透过泪光闪烁的五月

 

                  丛林

我看到瞬间消失的和生长的一样疾速

那么多戛然而止的生命留下无尽的悲伤

风一样飘走了。他们一定带走了什么

整个五月,我身体的轻和空 

比纷繁的柳絮更盲目

 

他们走了,成群结队的孩子

小手还抓着书包  握着铅笔

小小的脚丫来不及迈得更远

青涩的果实就凋落在零乱的祭坛

 

我宁愿相信是上帝把他们藏匿

又让时光这把匕首劫持了我

我踉踉跄跄走过的五月

草木疯长  花的内部催生着种子

整个五月  我无法走出时光的黑洞

 

 

 2008.5.2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