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浊醪清酒
浊醪清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185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县顶:心境更比处境高

(2010-09-29 20:13:11)
标签:

杂谈

分类: 驴行记之

三县顶:心境更比处境高

 

  三县顶,原名青崖顶,因山呈青色而得名。海拔954米,面积3平方公里,为青州市最高峰。青崖顶南接临朐,西靠淄川,是青州、临朐、淄川三县的界山,1997年。国务院在此立有一块长三棱体的界石,三面分面刻有青州、临朐、淄川字样,故此处又被叫做三县顶(原来的政制为县)。9月23日,正是古历八月十六。俗言: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于是众友相约,十六晚上,于三县顶临风把酒,赏秋品月。原来查阅资料,把此处误为潍坊最高处,其实这是只是青州市的最高处。

 

闲逛上龙宫

 

  一行八人,两车,自潍坊行,经定通街,233省道,到杨集,达横栏村,走龙宫路,两个半小时,到达上龙宫村。上龙宫村是个小村子,仅有40来户,200多口人,现在村子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去了,村里留守的多为老人和幼童。村子沿山谷南北而筑,东、西均为高峻山峦,中间是哗哗作响的山溪。村中有一个稍为宽敞的小广场,可停三四辆车。在这个村中,这小广场应该相当于北京的天安门广场了吧。一条西来的山溪,在小广场东侧,与南来的山溪相汇。西边是上龙宫村委,还挂着几个牌子,大体内容是萝卜股份合作社和萝卜基地办公室等。虽为山村,这里却有“108万公斤高山青萝卜基地”,据说还种有潍坊青。不可谓是农业生产上的一大突破。

  几人在村里缓转一圈。村子的房屋新旧不一。老房青石到顶,新房红砖出厦,院落有阔有狭,树林有高有低,依旧一幅田居风光。据一个摘核桃的村人介绍,这村子有一些房主,已经在城里或镇里买了房子,迁往城里或镇里居住,有的房子,就卖给山外城里的人了。实地看来,所言不虚。在路东的那片房子,约有十五六户吧。有大半已经无人居住。特别是有一处尚新的红砖出厦屋,玻璃门窗,红瓦丹脊,却早无人居住,不由暗叹可惜。

这是个有趣的现象。山里人想着在城里买房迁出,城里人却想着到山里来买房居住。从一定道理上说,与钱钟书老先生的“围城”理论,也有异曲同工之处。

  和众多山村一样,村里多山楂,柿子和核桃。沿村东一小路,上到半山腰。片片梯田,种的植物倒也丰富。土豆,萝卜,辣椒,绿豆,黄豆,芸豆等等。曾寻到一片萝卜地,估计属于“108万公斤基地”之一,因所去时间有些晚,萝卜已经收获,只有残次的小萝卜遗留在地里。拨一个尝来,辣涩难咽。

绕村子转了转,照几张照片,然后在广场边午餐。下午,由此去三县顶。

 

徒步三县顶

 

  从龙宫村向南,沿崎岖山路行约一公里,路就窄得难以行车。寻一略宽处停车,此时已经看到三县顶上的庙了。估计在三县顶上,也能看到我们的车。

  一行人下车,背上包开始徒步。沿路再前行,到山垭口处,有一条非常明显的向东的小路。听村人介绍,沿此小路,可直到三县顶。一行七人从此上山,却有大Z不见了踪影。想来他是老驴,应该没有问题的,就暂不管他,只顾前行。

  小道几乎沿山脊直上,少有曲折。路边野草苍盛,野花怒绽。大荠菜顶着紫圆的球随风摇曳,野菊花晃着浓郁的黄伴蝶而舞,白茅草吐着雪白的穗沿坡散放。满坡的自然生态,遍目的原始野色,一胸的青爽之气,不由让人心旷神怡,观之愈叹,纳之愈欢。

  行半小时,到达一山腰。从山腰往北,就是三县顶了,上面的小庙已历历在目,加之庙前正有人呐喊,逆风听来,听不清喊什么,却使这寂静的三县顶,更显空旷。山腰往南,还是一个小山包,正眼看时,失踪的大Z正悠然从山包上转来。高廋的身影,掩映在山包上的野草山花间,让山包多了些生动。

  山腰稍东,赫然就是三县界碑了,在下午两点的阳光下,碑泛石褚,字映鲜红,在满坡的苍绿中,更加显眼。界碑为三棱柱形,西南方,是“淄川,国务院,1997年”字样;东南方,是“临朐,国务院,1997年” 字样;北面,是“青州,国务院,1997年” 字样。字为横写,三行。县名是大红字,落款字稍小,立碑时间次小之。

  一行人在这里留影纪念。然后坐在碑边,稍事休息。

  此时我们尚未到三县顶,但从此处看来,三县顶的自然景观倒也一般。但每处都有它的个性,自有它的特色。吸引我们来三县顶的,不是悦目的风景,而是动心的意境。

  想来,此时的我们,身处三县之界,只须一小步,便可穿青州,过淄川,越临朐。若真的是三县各有一人在此,即使发生一个小事件,也会是惊动三县的大事件了。又想盘古开天地之时,可能想到轻为天,浊为地,可能想到湿云为雨,雨蒸为云;也可能想到山摇地晃间,洪水会依自然之势,将这大地冲撞成几大块,估计不会想到,后来会被万能的人类划地为界,人为地将这大地划分为若干块。洲有洲界,国有国界,省有省界,县有县界,甚至,村与村有界,户与户有界。只说世界大同,估计只能是幻想了。有了这层层的界线,这大同已经先被这些最有灵性的人给毁灭了。再想,若这三县顶下,突然有了若干的矿藏宝物,估计三县都会瞪了眼睛盯住这界碑的,生怕它私自偏移一点。甚至还会举例取证,说这界碑原应在某某处,后又在某某处等等虚无之言的。

  再想到最近某国与某国的边界之争,某国与某国的岛屿之争,其理估计也与此大同罢。

  休息十来分钟,一行人再起步,直赴三县顶。原计划就是在三县顶扎营,看月亮,赏秋风的。欲到山顶,山上早有人呼喊:“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若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咋听心下奇怪,想这劫路之人,智商一般。在三县顶这样的荒野之地,估计除了每年的香火庙会人多些,就是我们这样的穷驴到此了。在此打动,估计雨水也喝不足的。又一细听,潍坊口音,知是驴友打趣的多。

  上到顶上,一问,原来两队之间,竟互有相识者。更有美女连连追问,哪个是“张二黑”?

  想我等丑人,难得有美女挂怀的,忙羞赫作答:我就是。

  美女更为奇怪:你长得不黑呀,为什么叫二黑?

  只好老实坦白:心黑,手黑,故名二黑。

  原来,早登顶的这群驴友,也是潍坊户外之驴,清风飘雪,白发老王、周家小女等六人。说来也有愧,原来这些人都想和我们一道同行的,但因对三县顶不熟悉,又怕受停车扎营等的场地限制,最终没有同行。没想在此相聚,自是欢喜,聊过几句,他们一行不想在山上扎营,就往取道东北下山了。而我们,要在三县顶扎营的。

 

  昼夜又交替

 

  三县顶东、南坡险峻,危崖耸峙,西、北坡则缓和舒展,半山之上,除庙东侧有几棵松树外,再无一树木。山顶少泥土,多碎石,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扎营场所。转来转去,唯庙前庙后有一小片平地,可扎五六个帐蓬。于是决定拔草铺地,就地扎营。一行人忙活了大半小时,六顶帐蓬扎起来,红橙蓝绿,倒让这苍桑的山顶生动起来。此时检查所带食物,才发现一个大问题:带的水少相对紧张,但也不至于影响饮用。便决定,水集中起来,共同使用。除饮用外,一律不得用来洗漱。

  上山之时,我背了一个大桶5升的甘特尔黑啤,此时大家有些累渴,便打开来,少饮润身。黑啤为位于坊子区黄旗堡街道的潍坊阳春啤酒厂生产,色黑,味香。一打开来,焦香的大麦香气,便把大家都吸引了过来。善饮者自然畅饮,不善饮者,也凑来品尝。此时南风坦坦荡荡,凉爽宜人。放眼望去,山梁青翠,视野开阔,顶下是绵厚的草甸,随风起伏,如临茫茫草原,让人有想跑想跳想躺下想打滚的冲动。极顶远眺,群山皆在脚下,薄烟淡雾之间,群山连绵起伏,层恋叠嶂,群峰如大海中波涛翻涌。临秋风,饮佳酿,人未醉时,心先醉了。

小饮轻啜后,时间还早,随两人自愿留守看帐之外,另六人沿三县顶东北而下,随便转转。东下数十米,就是大片的草甸,一眼望不到边,绵厚柔软,躺上去身舒体泰,野香扑鼻。一行人在草甸中穿行,叫喊,照像,玩得兴尽至极。看看日已西斜,众人急返回山顶。此时正是夕阳欲落,西天云红峰暗,日晕悠长,眼看着太阳慢慢落下,火样的云霞,绽在太阳周围,把黄昏的西天,渲染得绚丽无比。

  夕阳刚落,东天的月亮已经升起。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天正是十六。不待落日余晕散心,这月亮已经迫不及待地在东天澄蓝的天幕上亮起来,皎洁的月光映在青灰的石上,折射出更加亮白的光泽来。洒在松树上,松就显出愈加黛褐的深来。照在草甸上,草甸就映出更加银灰的柔来。瞬间,三县顶上像撒了一屋银粉,有起有伏,层次分明。人在这样的光泽里,已经升华成仙了。

  在美丽的月下,8个人,喝罢酒,吃罢饭,又泡上茶,尽情欢歌。先是一人朗诵一首与月有关的诗词,然后又高唱与月的关的歌曲,而后就乱了,高歌者有之,低呤者有之,舞蹈者有之。借山顶泰山奶奶庙前的小平地,搭为我们赏月联欢的大舞台。

  歌罢舞罢,一行人又下得山顶,到三县界碑外,或打坐,或赏月,或窃语,或低笑,极尽户外之欢乐。

想来,我们户外之行的目的是什么?其实,风景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心境。心境有多高,处境就有多高。诚然,三县顶没有多少景观,没有多少风光,但因为我们欢乐的心情,因为我们尽兴的心境,三县顶凭添了无数的风光,我们凭增了无尽的快乐。

  玩闹到近12点,一行人入帐休息。早上5点多起来,又幸遇美丽的日出。与大鸟持机狂拍不住。三县顶的日出,真的是往来少见。言传怕是传不到位的,大美无以言表,在此不再描述,只能请君看片了。早上急急饭罢,8点多,下山,9点,返程,去清风寨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