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梨树偏脸古城里的故事

2017-09-30 10:17:54评论 旅游 情感 历史 杂谈 文化

文/思文

今年8份的时候,梨树县委县政府来了一个团队到北京,他们委托则泰集团总裁侯坤先生,让侯总帮忙找几位有关辽金史方面的专家学者,论证一下吉林省梨树县的偏脸城是曾经的辽金故地韩州城。帝王是则泰集团的文化顾问,侯总便与帝王一起约请了几位在辽金史研究中德高望重的专家。9月中旬,我与帝王去了山东考察大汶口文化、到曲阜看看,然后和我同学相约去了鱼台的南洋古镇游览了一番。又到沛县想考察一番汉文化的起源的地域因素。但是,这期间我身体出了点问题提前结束了山东行程回北京了。

梨树偏脸古城里的故事

在家里休息了一天就接到去梨树县参加辽金文化研讨会的邀请,马上订票赶往梨树县。几个小时的高铁车程并没有感觉太累,家乡的朋友很热情,出了检票口,外面站满了来接我们的领导。九月的北方夜晚的温度只有10°左右,为我和帝王服务的是一位长发女孩子,她接过的行李箱,来接站的领导们一一见面之后上了开往县城的车。

夜色掩不住他们一行的热情似火,为了工作事业尽放着热情。我并不是赞美这个县委的领导们,只是触动了渐老的神经。,似乎是在叫醒一种年轻的梦年华不复,心亦苍然。家乡,我来了!

梨树县为什么是我的原籍呢,在我出生的时候,户籍的原籍一栏就写着“吉林省梨树县”。后来我上学的时候,我的学籍档案里也是这样填写的。我爸爸的老家就是吉林省梨树县的,他十六岁的时候只身跑到大兴安岭,辗转在黑龙江省的一个林业局落户了。他的根在梨树县老家,那里有他的父母和亲人。记得我小时候给老家的亲戚写信,邮件地址写的就是吉林省梨树县万发公社孔家屯大队,写的多了便记忆深刻了,至今难以忘怀。

天色已经很晚了,明天会后再看看偏脸城九百奚营遗址,很期待,我心悠远。

一天紧张的会议之后,在落日的余晖笼罩之下,我们提出要偏脸城遗址看看,是缅怀,也是凭吊。会务组为我们安排了车子,我和帝王在一个服务人员的带领下去了偏脸城遗址。

梨树偏脸古城里的故事

为什么叫偏脸城?偏脸城城墙是夯土垒成的,因城内地势西北高而东南低,方向东斜,平面略呈方形,就像人的一张偏歪的脸,俗称偏脸城。偏脸城,蒙古语阿拉木图城,汉译为有梨树的城。

就在此地,对契丹人和奚人进行了残酷的杀戮和种族清除,被征服的奚人与契丹人被拆散部落、充军、移民。把所攻克辽地的奚人降为奴隶,安置在各猛安谋克之,奚各部组织被打乱。在太宗、熙宗两朝大批女真人南迁时,不少奚人同时被迁居中原,使奚人分散各地。奚人被编置在猛安谋克中,担负着沉重的兵役,奚人对此非常不满,1160年,奚人参加了契丹耶律窝斡等人领导的反金起义,遭到了金的镇压。金世宗为防止奚人再次聚集反叛,又将一部分奚人分迁到咸平、临潢、泰州等地从事农业生产,同时将一部分女人移居奚地,实行分隔统治。到了12世纪后期,再不见历史上有奚人活动的记载。被金朝侵占的九百奚营很难再找到踪迹

风起云涌的韩州古城,任多少铁骑马鸣,染得残阳如血,染满了脚下的每一寸土地。你是一部残存的历史画卷,无数卷历史的故事洒满了这残阳如血的古城遗址。安史之乱时,安禄山大量提拔奚人任将领,还将数万奚人丁壮编入军中,后来却反唐的重要力量。

耶律阿保机建契丹国后,奚臣服于契丹国。契丹国对奚采取了政治结盟、贵族通婚、联合执政的政策,给予奚人“拟于国族”的待遇,保留了奚族最高的军政领导机构奚王府。可以说,辽成为北方草原上一个空前强大的帝国,这其中有奚人的很大功劳。

还有金在灭辽的当年就大举侵宋。金攻陷开封后掠走徽、钦二帝,在韩州囚禁两年之久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啊,是扯向天边的哀鸣,是悲怆的控诉,就那么无言地镌刻在偏脸城的沧桑中。

梨树偏脸古城里的故事

 

此时北方已近中秋,路上服务人员和司机师傅断断续续的讲述着口耳相传故事,仿佛一切在萧瑟中透视着古朴与深远的味道。我打量着车窗外的世界。窄窄的乡间路上,土墙,土沟,不远处的房屋亦是低矮错乱。车子在崎岖狭窄的路上缓缓而行,这里曾经是爸爸的家乡吗?爸爸那时候一定是经历了离乱的年代,不然怎能只身逃亡呢。而今,您的女儿代您归故里,循着的气息、踩着先辈的脚印而来。

到了,这里人迹寥寥,还有一个景区服务站,有售票口。可是,哪里有人在呢,进入大门,偌大的一片油菜花地,花儿早已落败了。远望一片辽阔,田地间有几个小亭子。司机师傅指给我们看古城墙的遗址,仔细看看当年土垒的城墙还依稀可辨,城墙两侧的梯形坡上全是杂草。据说城墙的外侧是古护城河。城墙上有马车宽,听说当年马车在城墙上走,拉着一车的饭碗,车翻了几个滚,饭碗竟然一个没打碎。老乡们笃信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

此时,已经是夕阳西下了,我边看便拍照,中秋的傍晚凉风习习,我左顾右盼着。路边的杂草已经泛黄秋风吹过,仿佛有一种秧歌小调随风掠过耳畔。这里也是东北地方戏二人转的发源地,“梨树有个董孝芳”,喜欢二人转的东北人都知道的,据说赵本山就是董孝芳的学生。我似乎感觉得到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已按捺不住千年的沉闷发出了浑厚的喘息声。

是的,古时这里战火纷飞、车马喧嚣,这里就是囚居宋朝徽钦二帝的地方。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靖康耻”事件。被囚禁这里的不仅是宋徽宗、宋钦宗父子二人,还有他们的家眷上千人。

说起这事儿心情不免有些沉重,徽、钦二帝连同皇室成员等千余人到达上京不久,一同就被迁往韩州城,囚居达两年之久。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史上最悲惨的公主柔福帝姬。这些年来我一直研究一个关于历史上女性命运的课题,我曾经写过《历史上最惨的和亲公主——宜芳公主》,宜芳公主就是为了和亲嫁给奚人首领李诗,后来被残忍的杀害。柔福帝姬的故事我看过,她并有死于被凌辱的金人手里,而是经历了千辛万苦回到母国,她没有因为是公主的身份享尽荣华富贵。却死在了同父异母的皇帝哥哥手中。我感慨过她的命运不济,她被掳到的时候才十七岁。

中国封建王朝,公主是皇帝女儿的唯一称谓,到了徽宗时期忽然独出心裁的觉得公主这个名字不好听没内涵,在丞相蔡京的建议下,将公主的称谓改成了帝姬。

徽宗赵佶生了三十四个女儿,除了在靖康之变前已逝世的八位帝姬,其余二十六位帝姬的全被人虏走,这当中就包括柔福帝姬17岁的柔福帝姬正值花样年华,她的生活却从天堂真坠地狱北上的苦难岁月,柔福帝姬曾经和韦氏一起发配到洗衣院沦为娼妓。韦氏是赵构的母亲,后来她们又共同成为完颜宗贤的性奴。当完颜宗贤玩腻了柔福帝姬之后将她赏给一个徐姓汉人。这位姓汉人非常同情这位不幸的公主,在他的帮助下柔福帝姬得以逃脱南归。柔福帝姬南归途中又落入山匪手中沦为匪妻。后来南宋官兵打下山寨,方得以解救回家

 

柔福帝姬回到杭州后,宋高宗赵构先派宦官冯益前去验查真伪,回来禀报的结果模样没错,而且帝姬对宫中的旧事也了如指掌,只是一个疑点是这位南归的帝姬却一双大脚,宦官冯管事问了,帝姬说从北方赤足逃回南方,里还能是三寸金莲。

宦官冯益对皇帝说她还能叫出皇帝的小名,这件事儿宫里没几个人知道。于是,赵构决定亲自见柔福帝姬,当他亲眼看到柔福帝姬,他确定这就是自己的亲妹妹。经历磨难还能奇迹南归的妹妹,赵构无论出于感情还是愧疚都有理由对她宠爱有加,宋高宗加封她为福国长公主,并将她许配给了防御使高世荣,赐予嫁妆一万八千缗,先后又赏赐达四十七万九千缗。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柔福帝姬将富贵终老的时候,她的命运却又经历了一次离奇转折,1140年宋金议和,人送赵佶生母韦氏南归,南归后的韦氏第一时间告诉儿子,他认了一个假妹妹,人都在笑赵构帝姬当宝贝。徽宗被掳二十六个女儿当中,唯一南归帝姬为何还是假的

其实,柔福帝姬与赵构年龄相近,赵构大帝姬四岁。他们是童年时期的玩伴,帝姬北去仅仅四年时间,赵构怎么可能认错妹妹呢。赵构最初以为母亲韦氏是开玩笑,可是当赵构看到母亲愤怒的眼神,神情当中没有一丝可以商量的余地,赵构害怕了

赵构退出寝宫的时候,他听到了母亲韦氏大声的泣,他的心一阵悲凉,仿佛明白了什么满朝文武也无人敢说一个不字。于是南归后享受的数十年富贵的柔福帝姬被亲哥哥一道圣旨斩于东市,结束了凄惨而又传奇的一生。

 

韦太后的归来,为什么柔福帝姬一定得死呢,事情很简单。因为韦后和柔福帝姬在北方都曾经受尽凌辱。韦太后担心柔福会把自己当年的丑事曝光,逼迫高宗赵构杀死柔福。韦太后是高宗母亲,柔福不过是高宗的同父异母的妹妹。

有传言说韦太后在北方和金国盖天大王生下两个儿子。当然,韦太后已经回国,这些消息都会被封锁,被隐藏,被消灭,在正史上消失无踪。

柔福帝姬,高宗皇妹就必须得死。宋高宗并非糊涂,他看见母后的眼睛里闪烁着罕见的凶狠,既然母后认定柔福帝姬是假,那么宋高宗也只能认定柔福帝姬是假的。

到此,一场泼天骗局仿佛已经结束。不过在史学界很多人并不相信这个说法。也就是说,柔福帝姬之所以被杀,之前,派去审核柔福的宦官首领冯益曾指证柔福帝姬为真,为此也受牵连,送昭州编管,不久之后因为和皇太后联姻而被赦免。

历史,只有成为历史才会被千秋万世的人喋喋不休的诉说但历史也不过是堆积起来的一些往事,我们敬畏尊崇的更多的是历史里的那些高尚而伟大的人以及,他们的精神。

吉林梨树一行,感触最深的便是这里的冷清。没有被开发的景点人烟稀稀落落,冷淡极致,景点里的门锁都是紧闭。这远远不及其他名胜景区热闹,但愿县政府及主管旅游的领导早日开发出这一片静土,把这里的故事早一点向世人倾诉。这里出去,一直很安静。

一块大大的偏脸城石高高立在遗址上,有如浩然正气笼罩在历史的天空中,除了8月盛开的油菜花海时有点游人,入秋的荒凉又有几人愿意来领略呢?

回过头,远处几个小亭子稀落落的风里自顾自地静默在那里值守泛黄的老玉米杆秃兀的支棱着身子努力地显示着自己的风骨。绵延千倾的土地远远看去,尽是萧条。

这里有一溜的石板路,整齐的新砖尴尬地被摆弄在那里,然而,怎么也难掩这里曾经的沧桑与豪壮。也许来年春天油菜花还会开烂漫,开成一片热闹,也开成一种人为的美丽

偏脸城,韩州古城,但愿,那一缕浩然正气能开满中华大地,郁郁葱葱!夕阳已经西下了,我望着窗外,思绪万千,这生命里许多的东西在岁月的长河里奔走,流失,即使,后来努力找回,却也不再是原来的味道......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