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思文
思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2,728
  • 关注人气:15,5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贾似道第一次签了卖国的合约

(2016-07-14 21:10:10)
标签:

文化

分类: 历史连载小说

《红棉女》  32、贾似道第一次替孟大帅签了一个卖国的合约

战场平静下来了,蔡州城也平静下来了。贾似道住在金哀宗的西宫里,这里原来是贵妃解文义的住所。

但是,他可没有因为住在贵妃的床榻上而心旌荡漾,却是一觉酣畅淋漓的睡到天大亮,才朦胧着双眼醒来。

孟珙给他派过来的侍从端来洗脸水,有人将饭菜做好也端了进来,他自嘲说道:“这一觉醒来,我吃的应该是午饭了吧。”

饭后,他不让侍从跟着,一个人信步走到蔡州城中。战事已经过去五天了,城里依然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三天前,孟珙把从鄂州守军当中劫持到的一万石粮食运进了城里,设了十余个发放点,为城里那些尚未死去的人熬粥,人们已经饿了许久,如果直接吃干饭容易胀死。

史嵩之已经派人让鄂州守将将另外三万石粮食也运到蔡州城里,一切都在平静的进行,没有喧闹吵嚷。

忽然,有一种陌生的声音传来,贾似道忽然觉得有些异常,这异常来自哪里呢?他用手摸摸后脑,凭着直觉向东门走去。刚刚转过一个弯,走到通往东门的大街上,他见几个当地的百姓站在那里,他凑过去看看,只见队列整齐的蒙古兵,正在一列一列的开出城外,队列整齐,一切显得那样有条不紊。

在深冬的天气里看,就像一幅幅的画面。贾似道心头一凛,因为他的印象里,蒙古人野蛮,奸淫烧杀劫掠屠城无恶不作,甚至以杀人为乐趣。他确确实实的在太学里就了解到,四太子拖雷率领三万人马向宋朝借道灭金,当地的官员和部队没有得到朝廷的通知,便对其进行拦堵,结果,拖雷眼睛一瞪说道:如果你不让开我就杀过去!结果在甘南这一带他真的就杀掉宋军和百姓二十余万人。杀进了四川,四川有的将领听说此事后避开了,有的还要拦堵一下,也被打的大败,死伤无数。

结果他们出川蜀,渡过汉水,金兵先用十五万围堵,后来不断的增加兵力,在三峰山一带,里里外外竟然有二十多万人才围住这三万人。拖雷利用了气温骤变,天降大雪开始进攻金兵,结果把金兵将近三十万人打垮,又杀掉十几万人。

贾似道看来,三峰山之败才是金朝走向亡国的原因。可是,到了蔡州他明显看到蒙古兵的战斗力不像传闻当中那么强大,几次与金兵交手都是数量很少的金兵战胜了他们。关键时刻都是孟珙的军队解救了他们,打退金兵。

就此事贾似道曾经问过孟珙,这是为何?

孟珙说是饿的。孟珙又说,对他们千万不可小觑,你看无论面对什么情况,他们都是进退有序,行列不乱。统帅一声令下,士兵就能齐齐队;一个传令兵骑马举着令牌跑了一圈,队伍就能变换阵型,他们简直是为战争而生而长的一群人。

贾似道听后将信将疑,因为他那时想到前面看看,有十六人看着他,不让他上前,怕他有什么闪失。而此时他眼前蒙军出城这种队列的整齐,步伐的一致,除了脚步声没有其他声音,真正令他惊诧不止。也就两刻钟的时间,东门蒙古部队全部撤出城外。

然后,撤掉戒严。

贾似道向东门走去,他忽然想起一个人,那人乐呵呵的,用中文和蒙文在衣服上写着“制衣匠”仨字,有个奇怪的名字,去看看他。到那之后才知道,三天前黄蹀躞就被蒙古统帅塔察儿接走了,汴京为他的将领们的羊皮袄吊上面。

贾似道有些嗒然若失,刚刚走出裁缝铺的院门,孟珙派的那几个侍从正焦急的像是找什么,猛然看见他,一个亲随大声呼叫,找到了,在这里呢。

“贾老师,大帅正急着找您呢,快去看看什么事儿吧。”

贾似道加快了脚步向孟珙的帅府走去,进屋见到孟珙果然是一脸焦急的神色。自从认识孟珙以来,特别是这三个多月,从来没见过孟珙会这么焦急,焦急中还有满脸的为难和无奈。

见到他来了,孟珙似乎松了一口气,说道:

“你看看,指了指摊在案子上的两张地图。”

贾似道走过去一看,见这张地图山川河流标注的都很明确,但是不细致。另有一张小图画的更加粗糙,但是标注的更加明确。上面画了一个蔡州,就是一个方框画了几块砖瓦,上面写“蔡州城,宋朝”,然后向下拉一根直线,然后又画了一根横线。直线注明向北五十里,直线一侧写上“东,宋朝。”一侧写着“西,大朝。”

贾似道看明白了,问道:“这是谁拿来的?”

孟珙说道:“蒙古的两个副使。”

贾似道说道:“哦!是申奥、乌鲁拉,他们人呢?”

孟珙说道:“他们早晨过来,只跟我说,这是他们大帅塔察儿做的决定。乌鲁拉说可以代表大汗,同意,双方就这样分了。”

贾似道问道:“大帅,史制置是怎么交代的?”

孟珙说道:“史制置告诉我要力争将蔡州拿到手,包括蔡州城外管辖的地方。这么多年蔡州一直在金人手里,我们进得城来金军官兵全部战死。江海将军抓住一个汉族的平章政事,姓张,怎么都是不开口说话。找几个城北边的和尚,他们说蔡州往北管不到五十里,往西就不好说了。我找你来的意思是,当初他们的正使王嶯说过,我们出三十万石粮食,他们把河南之地包括三京都给咱们的。可是,这两位说正使王嶯临上朝的前一晚上突然死了。申奥说是自杀的。我问他们知不知道王嶯答应交还河南和三京之地,他们回答没听说过。”

贾似道听到这里点点头,说道:“这就是耍赖!”

孟珙接道:“申奥说如果王嶯为了粮食这样与你们许诺,但面对你们的君王要签订正式契约,他恐怕不好担责任,所以自杀了。”

贾似道问道:“我能做些什么呢?”

“他们让我签收也行,最好是签字。这非我的职责之内啊!可是,乌鲁拉说道:如果你签字,交给你们皇上,我们两国就这么定了。

申奥说,你是武将,签收也行,转给你们皇上。如果你既不签收又不签字,我们就撤军了,蔡州的归属问题悬而未决。而且要求今天做出决定,明天他们就全部撤军。”

贾似道说道:“我明白了。您是想让我签收,可是,我连个官职都没有,他们能信得过吗?”

孟珙说道:“这件事儿我想过了,也真是为难你老弟了。但你的身份确实有个办法,就是送你来的是四位殿帅,都有宫禁令牌,证明你确实是万岁任命的信使。二来贵妃是你姐姐,这件事儿他们已经知道了,在他们口中你是二皇后的弟弟,所以,你可以去与他们交涉为我解这个难题。说句心里话,你是担着很大的责任,将来肯定有人主张收复河南和三京的。谁签收了这个图,可能会受到攻击,所以,我琢磨不定。一旦发生这种事,就是你为我担责。”

贾似道问道:“如果不签收,他们撤走了会有什么后果呢?”

孟珙答道:“那样的话,他们返身就会回来,随时可以进攻蔡州。因为他们可以当做自己的州郡来打,毕竟是他们先围了蔡州两个月,我们是冬月五日才到的。我们攻入南城,他们攻入西城,也几乎是同时进入的。”

贾似道沉思着说,“是啊,悬而未决的城市,谁会来当这里的知州?哪个军队愿来设防?应该说,这张图,站在塔察儿的角度还是公平合理的,也值三十万石粮食。对了,他们只是让签收,并没说何时答复吧?”

孟珙说道:“没有。”

贾似道说道:“好吧。我去了,我签收。我带着四个殿帅去,证明一下我的身份,两个副使我都认识。”

听了这话,孟珙长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我可得谢谢你了。”

贾似道认真琢磨了一下他们的图,见塔察儿申奥都有签字,并还按上了手印。还好,自己用带来的一枚闲置章就可以了。于是,带着四位殿帅到了蒙古大营蒙古大营里的地图和送到孟珙手里的图基本一样在申奥的要求下,他还特意写上宋朝信使贾师宪。两张图每张签了三次,盖上了师悦的闲章,申奥和乌鲁拉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塔察儿热情的留他吃饭,他推辞了。

塔察儿将三只烤好的羊腿让他带回去,叮嘱一只送给孟大帅,另一只送给张道长,还说,他们二位是我最敬佩的人。

贾似道带着烤羊腿回到蔡州,把情况向孟珙汇报一下。

孟珙非常满意,说道:“你把地图收好,如今蔡州也没什么事儿了,江海守留在这里等朝廷派人过来接收吧。我回襄阳,俘虏战利品包括金皇帝的尸体,让史制置上报朝廷。其它的事情,你直接回临安向万岁报告吧。”

贾似道说道:“地图收好了,让那四位殿帅回去报给圣上就行了。我不能回临安,蒙军明天就开拔,我也向北,去汴京。”

贾似道的这番话,孟珙震惊的目瞪口呆啊。

愣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你是要跟踪蒙军,想进一步的了解他们?”

贾似道连连摇头,说道:“不是,不是。我娘在汴京呢,你上次在汴京帮了蒙军的忙,他们给你的酬劳其中一项就是把京郊的棉花让咱们去采摘了,那都是金朝朝廷的公田。还有一项是金朝宫廷典籍也让给咱们了,淮东赵制置带人去接收的。”

孟珙说道:“那还是九月份的事情呢,十月份咱们还没到蔡州时,赵大帅就回来了。说典籍剩的很少,总共拉回来两车。当年从燕京往汴京搬的时候可是三十驼车啊。你娘也应该收完棉花早回襄阳了吧。”

贾似道说道:“我娘跟我说了,摘下来的棉桃捻籽特别费事,她不会把棉花连籽都运到襄阳去的。所以,她现在应该还在那里带人捻籽,我要去看看。”

孟珙说道:“我明白了,你小子就是你娘不在那里,你觉得这里已经离汴京很近了,你也要去转转看看新鲜。”

贾似道连声叫委屈,“我可是一片孝子之心怎么被你说的如此不堪那。”

孟珙说道:“你要去我也拦不住,你也不归我管。那四个殿帅回朝,我和张道长给你派的十六个人你挑选四位,让他们保护你吧。”

贾似道连连摆手,“不用,让他们护着太没意思了。我就自己去。有他们跟着碍手碍脚,我要去酒楼妓馆,让不让他们跟着去?我可没有那么多钱替他们付账。”

孟珙说道:“他们的盘缠我给足,决不让你多花一文钱,行吧。”

贾似道说道:“大帅,你何苦给自己找麻烦,还给我添麻烦呢,您看过《东京梦华录》吗?”

孟珙摇摇头,说道:“这本书听说过,没有时间看。”

贾似道摇头晃脑的背诵:

举目则青楼画阁,绣户珠帘。雕车竞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金翠耀目,罗绮飘香。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茶坊酒肆。八荒争凑,万国咸通。集四海之珍奇,皆归市易;会寰区之异味,悉在庖厨。花光满路,何限春游;箫鼓喧空,几家夜宴。伎巧则惊人耳目,侈奢则长人精神。

孟珙无奈,说道:“万岁爷派四个殿帅把你送到我这里时候,你完好无损。那里可是刚刚打完大仗你就要过去,真不知道会遇见什么事儿,假如真的出了一点事我怎么向万岁爷交代呢。”

贾似道说道:“这好办,你们都认为我是万岁爷的信使,今天我给万岁爷写最后一道奏报,将我去汴京的事情也写上,让殿帅带回去就没你的事了。”

孟珙说道:“好吧,你回去写吧,我还有很多事,马上安排回襄阳。”

贾似道刚出去,孟珙叫来两个机灵身手好的,也是这几个月跟过贾似道的亲随,让他们装扮成商人的模样,暗中保护贾似道。

刚安排完,张必达进来了,说道:“大帅,我也该告辞了,就不跟你们去襄阳了。我先到龙虎山一趟,然后到松江云霄观落脚,如果你再有需要贫道的地方就去云霄观找我吧。”

孟珙说道:“在下现在就有事需要道长帮忙。”

张必达说:“大帅,请讲吧。”

孟珙转身从行囊中掏出一本书递给张必达,张必达接过来一看,书包着羊皮书皮,从毛边来看,不知道已经翻过多少遍了。封面题着五个字《东京梦华录》。

孟珙说道:“道长一定也看过这本书吧。如今大战过后,东京易主,蔡州到东京没有多少路途了,坐车有个十天八天就到了。我军务在身不能前往,请道长替我跑一趟看看。咱们这次与蒙军合作的挺好,双方可以说是蜜月阶段,他们不会为难盟友的,何况你也看见了,他们对道教人士高看三分。”

张必达说道:“好,这本书以前翻过,我今日先拿回去再看看,明日把书送回来我就出发。”

孟珙说道:“如果道长看这部书好,我就送给你了,可以和现在的东京比照一下。还有一件事儿麻烦道长,你看破了相的贾师宪他非得要去,也是明天启程。你也不用和他搭伴,如果他真遇到什么麻烦事儿,还请道长出面,施以援手。”

张必达“哦”了一声,说道:“可惜呀可惜,破了相了。我第一面见他就觉得不凡,这两个多月,越是觉得此人才堪大用,日后必能成就一番大事业。好吧,有大帅的嘱托,我定会照看好他的。”

 

一匹马一个人,寂寞凄冷和孤零,小风楚楚更使人颤抖。前方不远处终于有一家客栈……

刚刚吃完饭,刚刚掌灯,刚刚在透着暖暖热气的炕上坐下,刚刚呼唤店小二打水洗脚。便听见屋外不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难道是听错了?惨叫声之后,也是惨叫声,还夹杂着三个字,“我的书”,之后还是惨叫。

贾似道再也忍不住了,趁着还未脱鞋,他一步冲到外屋,迎面正碰见店小二端着洗脚水过来。贾似道问道:“你听见刚才的惨叫声了,怎么回事儿?”

店小二“啊”了一声,回答道:“听见了。”

贾似道说道:“听见了你不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儿!”

店小二说道:“老板不让我们管院子外面的闲事,如果能摸到我们的院门,我们才能管。”

这时外面又传来一声惨叫声,而且有些凄楚的哀嚎。

贾似道瞪着眼睛问道:“这里有劫道杀人的?”

店小二说道:“可能是让野狗扑了,这里有野狗时常骚扰民众,防不胜防。”

贾似道顺手抄起一个钉耙,直奔那惨叫声冲了过去,紧着跑了也就二十多步。

此时天上还有一弯残月挂在头顶,他看见两个人按住了一个人,见有片片的纸页在一个人的胳膊挥舞中飘了起来。

贾似道大喝一声,“吖呔,那厮干什么欺负人!”

然后,挥舞着手里的钉耙冲了上去。

只听见躺在地上的人骂了一句“强盗”。

按在地上开始是两人,此时,起身一人,稍微凌乱一下,马上又镇定下来,见贾似道身穿长衫,手里拎着钉耙,样子也是文弱之辈。冷冷一笑,“你算哪里货色,别坏爷的事儿,我们这是抓小偷。”

贾似道冲到近前,那人把手一挥儿,碰到了爬杆,贾似道就感觉一阵大力冲过来,钉耙几乎脱手。幸亏他平日里经常走马逗狗抓蛐蛐,身子还算健壮,一用力钉耙还攥在手里。

这时被按住的那人又喊了一声,“好汉,他们是强盗!”

这时骑在身上的人“啪”一耳光抽过去,“说谁是强盗呢!”

贾似道大喝一声,“住手,不许打人!”

这时,他一只手攥住钉耙,站着的那人一伸手就把贾似道的钉耙抢了过去,随后照准他的腰际狠狠踢了一脚。

贾似道也是“嗷”的惨叫了一声,疼的有些哆嗦,瘫倒在地上。

那人说道:“让你多管闲事!”

地上那人说道:“这是我自己写的书……”

骑在他身上那人说道:“知道你那破玩意,你把我府上的《元祐珍本》藏在哪里了?”

地上那人说声,“我没拿。”

骑在身上那人也把他身上搜个遍,对站着那人说道:“大哥,他身上真没有。”

站着那人说道:“揍他,除了他没别人,问藏哪里了。”

那人照着被按在地的人“啪”又一嘴巴,“说,到底藏在哪里了?!”

贾似道“唿”地一下扑过去将骑人那家伙扑到,说道:“你这不是屈打成招吗?”

他话音还没落地,自己的脸颊也挨了一嘴巴,腰际又被踢了一脚,贾似道倒在了被按倒地上那人身边。

这次打他踢他的还是被称作“大哥”的人,说道:“没见过这么爱管闲事的人,一起打。”

被贾似道扑到的那人爬了起来,照着贾似道的腿就跺了下去——,这时从暗处一条人影疯了一样冲过来,他一脚还没等跺实就被冲过来的那人一把掐住咽喉。

站着的那位大哥“咦”了一声,身形动了动,手脚并用把扑过来的这人从他伙伴身上踢了下去,又顺手拎住后脖颈拎起来又掼在地上。这一下先躺在地上的算上贾似道就是三个人了,被摞在一起了。

大哥喝道:“让你们管闲事!都不许动,谁动就把腿打折。”

后来那人静静的趴了只是瞬间,呼一声跳了起来。

大哥喝道:“真有不要命的啊,把他腿打折了。”

刚才被扑到那人起身,此时他正充满怒意,先是抡圆了胳膊一掌打在那人脸上,随后一脚踢向那人的大腿。这一下是卯足了劲道,看来后来那人的腿恐怕保不住了。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一块土疙瘩扔了过来,正打在那人抬起的腿上,那人“嗷”的一声到地上了,而且他也看清楚了就是一块土坷垃,还是一块冻土坷垃。这一脚没有踢出去反而还闹个仰八叉。

大哥又“咦”的一声,他感觉不好,赶紧闪身移了过去,就见是一块土坷垃照他腿上打过来。可是,腿虽然躲过去了,这块土坷垃重重的打在他后背上,他无声的倒了下去。那位大哥又马上坐起来,抱拳说道:“在下井小天这里有礼了。”

他话音未落,又一块土坷垃过来,塞进他嘴里。远远的听见有声音传来,“贾公子,你有话就问吧。”

贾似道第一次签了卖国的合约

 【下节更精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