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思文
思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2,728
  • 关注人气:15,5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芝麻小官如何连续飙升十七级爬上相位

(2016-07-07 23:20:57)
标签:

文化

分类: 历史连载小说

    28,有了信函见丞相,有了姐姐见皇上

贾似道回到临安不敢怠慢,带上史嵩之的书函来到相府。如今的丞相已经是郑清之,原来的郑府称为相府了。

史弥远头一天死去,第二天郑清之就被任命右丞相权领枢密院使,成为当今宋朝权力最大的人,上面虽然有皇帝,但是,当皇帝还没有掌握实际权利的时候,丞相特别是兼领枢密院这个负责军队事宜的机构,那就是权利最大的人。

如果从九品学录开始算起,到今天的一品宰相,郑清之用了十二年多的时间,等于连续攀升十七级。

贾似道心里琢磨着郑清之的升迁之路,就来到了相府门前,打眼一瞧,相府门前不算热闹,心里想着,也许热闹劲已经过去了,见了门官说道:“麻烦您通报一声,太学生贾似道从襄阳归来,带回书函一封,请求面见丞相。”

门官说道:“把书函放这里,我给你打一个收条。”

贾似道说道:“这恐怕不妥,这是来自前线的书函,可以说是万分火急,我一定要面见丞相。”

门官说道:“如果是如此重要的书函,就该走四百里加急驿递,怎么能让私人捎来?难道说的是私事儿?相爷有令,如果是私事儿请托,概不接待。”

贾似道心想,是和史弥远不一样了,看来要匡正官风了。

贾似道说道:“当然不是私事儿,有些涉及到军事机密的事情,官办驿递怕也是不保险,所以,京湖史制置才差派我过来。”

门官这时才又打量他两眼,问了句:“你叫贾似道?是个太学生?”

贾似道点点头,门官这才向里通报。

郑清之在相府内厅里。

此时的郑清之是身心俱疲,每日凌晨起床上朝,夜晚也得熬到三更过后才得上床休息。这时候他刚下朝回来换上便装,还是不能躺着休息一下,书案上仍有一摞公文压着,他挑出几份,其中有一份就是史嵩之的折子。昨天到了万岁手里,今日早朝万岁就批给他处理。于是,便坐到书案前正想打开那份折子

门官进来报告:“京湖制置使史嵩之,差太学生贾似道为相爷带一封私函,此人还要求务必面见丞相您。”

郑清之听了自言自语说道:“贾似道?贾涉之子。在太学里出名的淘气包,惯于恶作剧,怎么跑襄阳去了?好了,让他进来吧。”

从心里说,郑清之是看不起贾涉的,因为贾涉不是科举出身,凭着和红袄军纵横捭阖勾搭连环,从九品熬上三品,而且对理学不屑一顾,还有强夺民妇的恶癖。对贾似道也没有好感,根本就不正经读书,背诵的儒家名篇是最少的,没事好乱窜。

对于史嵩之的公函、私函,眼下要见见这个年轻人,一是他已经和史弥远的十闺女有了婚约,他不想给人留下话柄,史弥远刚死一个月,马上就冷落史家人。当然,更重要的是,史嵩之一封公函折子送到皇上那里;一封私信交给自己,这有何不同呢?所以,他才约贾似道进来见面。

正想着,门官已经带贾似道进来了,他抬头一看,贾似道将帽子已经摘了下来,头上还裹着疗伤的绸布,有点怪模怪样。

贾似道躬身一礼,说道:“教授,学生这厢有礼了。”

当时的教授相当于校长。

他这一句让郑清之顿生许多好感。自从自己登上相位,多少人来了,包括太学出身的,进士登科的,见他都叫相爷或者丞相,这一声教授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便问道:“你的头怎么了?”

贾似道羞涩的一笑,说道:“到襄阳去多喝了一杯烈性酒,一不注意摔了一跤,正扎到碗茬上了。不过快好了。”

郑清之说道:“还是那么淘气。”

贾似道呈上史嵩之的信函,说道:“请教授过目。史制置说,书不尽言,书写不到的地方,如果我能知道的就尽量补充。”

郑清之又问道:“你不好好念书,怎么跑到襄阳去了?”

贾似道说道:“我找到家母了!我娘亲在襄阳办了一处慈幼居,收养战殁我军将士的孤儿。”

郑清之一听连连点头,“好事,这是好事,待我政务清减之时我也去看看。”

说着,已经打开了史嵩之的信函,认真看了起来,主张联蒙灭金和折子是一样的;派孟珙和海率军押运三十万石粮食前往蔡州攻打金朝最后这个据点,这也没什么不同。引起他兴致的倒是赵葵前往汴京接收金朝留下的典籍,这确实是一件好事儿,他十几年来也搜集一些金朝文人的作品,如元好问等人的作品,那是值得称道叫好的。想当年,靖康之变,金人攻破汴京,完颜希尹将宋宫所藏典籍都搬走了,完颜亮迁都到燕京的时候,先搬到了燕京,后来金宣宗又迁都汴梁,又搬到汴梁。虽三迁,也会留一些珍贵的宝典。听说,金章宗临写徽宗的瘦金体,已能乱真,也许能有他的真迹。这个事情不错。赵葵和史嵩之同为制置使,赵葵长于书画诗词,史嵩之将这美差让给他,也算有心人。

下面有一条看完之后他皱起眉头。原来史嵩之写到,灭了金国之后,蒙古大朝将汴京、东京、南京让给我朝,应该不是虚假之事,但是想收复三京,至少要移民三十万,需白银一千六百万两。

郑清之深深的皱起眉头,这可太难办到了,于是,问道:“悦生,你去了襄阳,见了史制置,你见过孟珙和海吗?”

贾似道回答说道:“这两人我都见过,认识,没谈正事。”

郑清之问道:“依你看,他们率领两万军队去蔡州,如果万岁准,和蒙军联手,金国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贾似道回道:“学生从襄阳出发的时候,史制置得到探报,蒙军统帅塔察儿带着攻城器械,包围了蔡州,但两战下来都是女真军冲出城外将蒙军打败。看来,蔡州城内的金军还尚有实力。而据学生看来,孟将军的军队最近两个月连克唐邓十数郡县已经有些疲惫,又不是骑兵,完全走着赶到蔡州,应该是疲惫之师。金军完全是以逸待劳。”

郑清之问道:“不是还俘虏了七万金军吗?”

贾似道说道:“金军的俘虏兵不可能带去打金国吧。所以,都放在襄阳和驻襄阳的军队混编重新列队了。”

对这些事儿郑清之不清楚,他点点头,说道:“你看,皇上准奏后,部队出发要多久赶到蔡州,多长时间能拿下蔡州?”

贾似道说道:“史制置特意让我给您带这份书函,就是说说他自己的苦衷,他已经让部队向蔡州方向移动,他说望郑相爷恳请皇上将御批加急送出,别管朝廷争论是否该联蒙,什么去条狼来只虎婆婆妈妈的了。如果晚了,咱就捞不到实惠的了。另外还有一件事儿,望郑相爷给予周旋。金国派使者押送六千柄佩刀佩剑到鄂州,鄂州守将收了这批武器,派人给蔡州金军送粮一万石。史制置派孟将军领兵截住了,还打死打伤了几十个人,史制置说了,这些人的抚恤他都出,他也愿意赔礼道歉。但是,一粒粮食也不能落到金人手里。”

郑清之点点头,还笑了笑,心想,那时候史弥远还活着呢。问道:“史制置还有什么要事让你向我转达的?”

贾似道说道:“没了,我就记这么多。学生告辞了。”

说完,施了一礼,转身就走了。

刚垮出门,就听见郑清之喊他,“悦生,你回来,我还有两件事和你交代一下。”

贾似道又折返回屋,郑清之说道:“你和史丞相的闺女早有婚约,你嫡母在的时候,要给你婚,你千方百计的推脱了。现在,你的服丧的丧期已过,你的婚事也该办了,不能因为史相爷不在了你就不结这门亲了。”

贾似道只好委委屈屈的说道:“是,弟子听老师教诲。”

郑清之又说道:“三年之后就是大比之年,你应该好好读书,不要东跑西跑耽误读书,如果落榜可是给你贾门蒙羞啊!”

贾似道只得又回答道:“是。”

说完,见郑清之挥了挥手,便马上出门了。

郑清之此时心想,你史嵩之着急,万岁爷比你还急!

 

贾似道离开了郑清之的相府,看看天色尚早,转身就奔皇宫去见姐姐了。母亲胡氏跟他说,要去向万岁直接请战,参与人生难得的一次灭国之战,也是复仇之战。现在,只有到姐姐那里才能见到万岁爷。

内宫监把他接进去,贾贵妃一见到他,看见他包扎的额头,急切的问道:“悦生,你的头是怎么回事?”

贾似道摸了摸额头上的伤口,说道:“没什么,酒喝多了,摔了个跟头,不小心磕到碗茬子上了。”

贾贵妃一边让人去传唤太医,一边亲自动手将他头上的绸布带子解下来,仔细的一看,叹口气,说道:“伤得这么大这么深,哎吆!还疼吗?这得好好调养一下,真为你可惜,破相了。”

贾似道说道:“姐姐,你不用大惊小怪的,还说不定是老天在给我开天眼呢,二郎神有三只眼睛,我也有了。”

这时,御医过来了,仔细看了看贾似道的伤口,说道:“无碍大事儿,我先给他调一副疗外伤的膏药,勤上着点。然后我再给他开一服药,连续服用半个月就一定能长好,留下一点伤疤也无大碍,不显眼。”

说完,御医就开始调药膏。

贾贵妃带着埋怨的口气说:“以后不要跑跑打打蹦蹦跳跳的了,这有多危险。”

贾似道说道:“我去了襄阳,喝了酒赶上月黑头,步行夜路,不小心摔的。姐姐,我找到我亲娘了!”

贾贵妃“哦”了一声,沉吟一下,说道:“好事啊!你身边如果有位老人,我就放心多了。”

贾似道回答说:“我亲娘在襄阳办了一所慈幼居,把战殁宋军遗下的孤儿都收留抚养了起来,她一时离不开。”

忽然听“呵呵”的有人笑了两声,抬头一看,竟然是当今万岁,身穿便服过来了。

贾似道刚要站起来,赵昀说道:“国舅爷驾到,一切免礼,这怎么未战先伤啊?”

贾似道叫了声:“万岁爷!”

赵昀摆摆手,说道:“叫万岁或官家,圣上,都行,别带爷字,听了好像朕已经多大年纪了似的。”

“是的,万岁爷。”贾似道还是有点紧张的回答道。

赵昀又爽朗的笑了,“你看你非要加上“爷”这个字。”

贾似道本就是一个调皮捣蛋鬼,说道:“刚才万岁还叫我国舅爷,我比你小八九十来岁呢。”

赵昀笑道:“你想抓朕的短处,实在抓的不准。贵妃和御医都在这呢,听听朕说。若朕看见你就喊国舅,你就显得岁数大了,可朕说出的是国舅爷,调笑的味道自在其中,满堂都是微笑,笑脸,一片祥和。”

贾贵妃不失时机的接了一句,“还是圣上英明,这你可得学着点。”

贾似道看了一眼满面春风的赵昀,当今的万岁,心说这是史弥远死了,你可解放了,也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所以,走到哪里是一片笑声了。

这时,药膏也调好了,贾贵妃接过来,亲自往贾似道额头上的伤口上抹着。

贾似道觉得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一扭头,说道:“万岁,我来看姐姐,心里也在向天祈祷能遇见万岁,有一件事儿向万岁奏请。”

赵昀还是笑呵呵的,问道:“什么事儿这么神秘兮兮的,尽管说。”

贾似道说道:“请万岁准我前往蔡州参加灭金之战,也是我大宋的复仇之战,是人生难得的机遇,万望万岁能准我之请。”

赵昀这时候收敛起了笑容,说道:“你打架斗殴还行,真刀实枪上战场可不是闹着玩的。”

贾似道说道:“要说持盾爬城,军中斩将,我不能说我行。但是,我的腿脚比较利落,蔡州城虽小,总得有人跑跑颠颠相互联络。最重要的一条,战场上状况如何,甚至有什么疑难问题,万岁爷应随时知道啊!我配上墨斗,带数件羊毫,背着一卷宣纸,我就随时能向万岁报告情况了。”

赵昀听了,没有直接回答贾似道的请求,问贾贵妃:“他伤口药膏敷好了吗?”

贾贵妃回答:“敷好了。”

赵昀说道:“朕就准你之请,你跟朕来,到朕的书房。”

 

贾似道跟在赵昀的后面,进了赵昀的书房。

赵昀让贾似道坐到一个绣墩上,自己半躺半卧在逍遥椅里。然后说道:“就不用令人布茶了,抓紧工夫唠唠。你去襄阳走了三天朕就知道了。想知道朕是怎么知道的吗?”

贾似道说道:“万岁的眼线多,台谏也多能发现不合常理的事情。”

赵昀笑道:“你这说法不合常理。台谏,就你一个太学生,他们才没工夫搭理你。眼线也没精力把你当回事。”

贾似道一脸的惊诧,微微摇头,表示自己不懂了。

赵昀得意地笑了,说道:“你走了三天后,史丞相病逝,你和他的女儿有婚约的,你应该到场。可是,你没到。”

贾似道说道:“万岁英明!”

赵昀说道:“我知道你去襄阳,这个时候去襄阳,那一定和战事有关。刚才我听了一言半语,是你亲生母亲在襄阳办了慈善局。这是好事。你去了趟襄阳,见到史嵩之了吗?”

贾似道答说:“见到了。”

赵昀又问:“见到孟珙江海了吗?”

贾似道答说:“只是照面,没说话。”

赵昀点点头,问道:“你和史嵩之见面说话了,而且看你的样子,还说了很多的话。”

“是啊。”贾似道接道,“不但畅谈,而且他为蒙军拨发粮草,为了保密,是我指挥人,将那八年的陈粮装车,给蒙军运走的。”

“哦。”赵昀沉思有顷,说道,“他和你畅谈,你拣重要的和朕说说。”

贾似道眯着眼睛回忆说:“他说他年少时风流倜傥,放荡不羁。在东钱湖梨花山读书,最不喜欢理学,倒是很接受陆学与吕学中的事功之学。骂理学朱熹迂缓,三教合一是扯淡。有一次他与内弟陈埙讲学在山寺,山寺的僧人因为他诽谤理学,讨厌他撵走了他,他很恼怒,当夜就放火烧了居所不再回去。”

赵昀听了不断点头,示意贾似道继续说。

贾似道接着说道:“他是嘉定十三年的进士,到光化军当司户参军。不久他遇见他叔叔了,史弥远史相爷。史相爷问他:如果给你换一个新的职位,你想去哪里?他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说:我就希望能到襄(阳)汉(水)一带去做官。他这话让史相爷惊讶,谁不想取个平安富裕的地方?襄阳既不富裕更谈不上平安。”

赵昀听到这里问道:“他说了什么理由,他当时怎么想的?”

贾似道答说:“我当时问他了,他说岳飞岳武穆就认为要想恢复,就必须经营襄阳。还有,好像是万岁您刚才问的孟珙跟他说过,经营襄阳会有所作为。”

赵昀站了起来说道:“就是。襄阳南阳,东西伸展、南北交汇。无论是东西之争,还是南北之争,此处都是必争之地。汉水和长江在身边,东连吴会,西通巴蜀;可以北出中原,也可西入关中,还可经汉中而联络陇西。以天下言之,也则重在襄阳。朕早有这个思路,可是,史丞相并未注意到。想当年,李纲、陈亮等一代人杰,也建议经营襄阳以图恢复中原。说襄阳东通吴会,西连巴蜀,南极湖湘,北控关洛,左右伸缩,皆足为进取之机。今诚能开垦其地,洗濯其人,以发洩其气而用之,使足以接关洛之气,则可以争衡於中国矣。看来,史嵩之也具有这种眼光。从自入仕以,他几乎一直都呆在襄阳一带,嘉定十六年史嵩之差充京西、湖北路制置司准备差遣。十七年,升干办公事。宝庆三年,主管机宜文字,回襄阳府任通判(1227)。绍定元年(1128),史嵩之在襄阳经理屯田,积谷达六十八万石,成效的确不小。绍定三年,他又在枣阳屯田,并再次获得了成功。所以,就是没有他叔叔的保荐,朕也要给他升官,连升二级,是朕做的主。后来,明堂赐恩,朕封他为鄞县男,赐以食邑。前年(绍定四年)朕加他直秘阁、京西转运判官兼提举常平兼安抚制置司参议官。去年,(绍定五年1232年),加大理卿兼权刑部侍郎,升制置使兼知襄阳府,赐便宜指挥,朕登基以来唯一的一次,赐便宜指挥,什么叫便宜指挥,你知道吗?”

贾似道答说:“就是他的辖区里事情,他做主,不用上报万岁。”

赵昀接着说:“去年他四十三岁,今年四十四岁。今年,对蔡州之事,他便宜指挥,暗暗地支援了蒙古粮草。如今,军队也出征了!他的做法合朕意的。没有及时奏报,实在是碍于他叔叔。昨天,他的奏报到了,朕很高兴。”

贾似道接道:“他还让我给郑相国带了一封信函,来之前交给郑相国了。”

赵昀点点头,然后着双眼,眼光犀利,问道:“你说,他和他叔叔不一样,特别在和与战上,不一样。这事,满朝文物大臣知道吗?”

贾似道说道:“应该知道。”

“朕接着重用他,人们不会误为是史丞相的余威吧?”

贾似道看了一眼赵昀,说道:“肯定不会!两人主张早有分歧,朝野多人知道。”

赵昀听了,躺到逍遥椅上闭上了眼睛。过一会说道:“明日,蒙古大朝的正牌使者,就要前来面见朕,朕亲自做出决定,联蒙灭金,拿下蔡州,一雪百年之耻,重振我大宋雄风!”

贾似道倍感鼓舞,差点鼓掌。

“那你明日也来吧。朕亲自告诉殿帅。”

贾似道听了后,施礼告辞。

芝麻小官如何连续飙升十七级爬上相位

【下节更精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