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思文
思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1,771
  • 关注人气:15,5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蒙古使者对贾似道说道:灭金你是头功

(2016-07-05 22:01:39)
标签:

文化

分类: 历史连载小说

《红棉女》26、蒙古使者对贾似道说道:灭金你是头功

 

贾似道一时还没反映过来,不知道这些人原来在给自己磕头。这时胡氏从屋里冲了出来,一把拽过贾似道,摘下了他那顶硕大无比的帽子,说道:“快让娘看看。”说着,就要拆开贾似道额头上包扎的绸布带子。

贾似道忙说道:“娘,娘,没事了,这是在大帅府换的药,时间没多久,不要动了。已经没有昨晚上那么疼了。

大帅府的事情都办成了,我还见到了赵叔叔。”

然后又小声附在胡氏耳边说,“史相爷死了,已经昭告到史制置那里了。”

胡氏愣了一下,还是关心的问道:“你的伤口真的没事啊,可别误了,这几个家伙太狠了,破相是一定的了。”

话音刚落,只见人群中站出三个年龄大的人,从那三人身上抽出荆条对着光裸着身子三个跪着的人,劈头盖脸的一顿暴打。

贾似道惊道:“这是干什么,住手!”

这时,那三人扔掉荆条也跪在地上狠狠的磕头,还没好气说道:“你们三个也磕头,狠狠地磕。”

被绑着的三人很听话的趴在上使劲的磕头,其中一个额头上已经冒出了血。

贾似道大声喝道:“停,你们这个干什么吗?”

胡氏面沉似水,说道:“那三个赤裸上身的就是昨晚揍你的人。”

贾似道这时才明白过来,说道:“娘,让您受惊了,是儿子的不对,他们不是想害我,是下手重了些。”

胡氏收起了恨恨的眼神,说道:“这事儿你看怎么办?”

贾似道上前细细的看看那三人,才有点认出了三人的模样,说道:“如果今天在大街上撞见,我还认不出你们三人了,算了,都起来吧。咱们四人打架,还有一个壮汉参与了,一共五个人。这些跪着的人都是干什么的?”

其中把头磕破冒出血那小子,也是昨晚带头揍贾似道的人说道:“这是我们三家父母,还有爷爷辈的,三家子人都过来给您赔罪来了。”

贾似道说道:“犯得上这样吗。用不着,还让那么大年纪的老人家也跟着来赔罪,你们三人也太没出息了,好汉做事好汉当,让家里人来干什么。”

转过身说道:“诸位长辈都回去吧,我这里没什么事,好好的呢。他们三个也算了,记住教训,为人仁恕为主,打架不能下死手,我看今天就这样,都回去吧。”

三人都被感动的落泪了,贾似道本想转身回客栈,忽然想起一件事儿,说道:“还真有一件事儿。昨晚上咱们打架酒店毕竟的坏了一些东西,随后生意也做不下去了,你们去找老板算算,亏了多少?咱们得赔偿店里的损失,我赔一半你们三人赔一半,就这么定了。”

这时从跪着的三人中站起来一人,说道:“贾少爷,我就是店主,昨晚上连累你受了伤,您大人有大量,不和我们计较,还怎么能让您赔偿呢?”

贾似道说道:“这事儿怎么能怪你呢,你的损失我们应该赔。”

这时,黑大汉吕文德闪身出来,说道:“贾少爷,我出手晚了。一开始看着你出手那么大方,打赏给那么多钱,又争着往前去,挡你路你拨拉人家,我也是看不惯这事儿的。但是,他们三人抬起你下那么阴毒的手,往碎了的陶瓷茬口上仍,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否则,我也不会让他们得逞的。今日见你如此大度,这样的气量是成大事儿的人,我吕某服了你了,我们赵大帅也是对你称赞有加,这事我被县尉找去录了口供,已经经官动法了。”

他刚说到这里,只见街上列队走过来一队衙役,三个人扛着三具硕大的枷板,那三人见这个阵势,吓得浑身颤抖,几个老人摇头叹气。

贾似道一看是这情景,也认出了哪位是县尉,忙上前一揖,说道:“我是临安贾似道,昨夜因为多喝了几杯酒,是我先动手惹事,和这三位兄台动手了。虽说我受伤了,这位吕兄台及时找来军中医工,给我疗伤,现在没事了。我们也都说开了这件事儿,我看这就销案吧。”

县尉说道:“这,可不太好办。已经有了襄阳府的行文,还来了两个督办,案子是要结的。当时的情景是,你先动手的不假,你那是嫌那人挡路扒拉一下,可他们有杀人执念,杀人之嫌,我们已经到酒店取了沾着鲜血的物证。”

贾似道说道:“这件事儿我应该是原告,我作为原告提个建议,他们三人今天开始关在屋里,找一位理学先生指点他们读有关仁、术、和、义之道的经、书,做成语录背下来,这样的惩罚也够重的,没有两三个月不行,你们枷板示众也过不了三天吧。”

县尉的态度也温和了一些,说道:“可不是枷板示众三天那么简单。杀人未遂,严重伤人,襄阳府的行文都是按此说定罪,最轻脊杖八十,流放五千里,他们的妻妾发配到军营为未婚士卒杂役通铺。你若想销案我们需要上报襄阳府。”

正说着,史嵩之派来的医者也到了,说道:“外伤也需要调养啊,贾公子,还是进屋给你换换药吧。”

这时,胡氏过来了,说道:“孩子,这一幕幕为娘的也都看见了,娘今天特别高兴。你去换药,这里交给我吧。原告是我,是吕将军把这事儿告诉我的,你去换药我去销案。”

县尉说道:“善人说话了,胡夫人,你的孩子真是大有母风。”

贾似道这功夫话说多了点,伤口也确实疼了,于是,跟着医者进了屋。

第二天,胡氏告诉贾似道,他们三家主犯罚了一百两银子,两个从犯各罚了五十两。都是大户人家,都承受得起。你如此做,等于救了他们三户人家。

贾似道说道:“那我说的对他们的责罚呢?”

胡氏说道:“这事不在官府的管辖的范围,估计他们的家长应该会罚他们。他们有一个已经有功名了,差点弄丢了。”

贾似道听了后说道:“娘,你去忙你的事,我还要到大帅府。督着把事情办利落了。”

贾似道又跑到史嵩之那里,跟史嵩之讨了一个令,讨到史嵩之存粮的仓库,督促库管尽快从库里往车上装粮,当然是那些陈粮。

王嶯对此特别感激,当天就运走了一万石。

这时,王嶯又过来拜访史嵩之,史嵩之陪着赵葵,贾似道也在正好过来。

王嶯这次带着副使乌鲁拉,原来答应补偿孟珙一些军费和战利品,如今弄好了,有两样东西,其一是金朝所存的图书册籍。其二是金朝汴梁种了很多白叠子,大概有一千五百亩,至今没有采摘。将这两样补偿给孟珙将军。

史嵩之答应了,王嶯和乌鲁拉一走,赵葵说道:“接收金庭典籍档案的事儿让我去吧。”

史嵩之说道:“前辈愿意,就有劳前辈了。他们叫白叠子的东西,胡夫人叫棉花。已经过了采摘的季节,也不知道还能采摘多少了?”

贾似道说道:“让我去看看吧。”

史嵩之说道:“也好。然后安排人力。”

贾似道回到客栈与母亲胡氏说了,胡氏说道:“这件事儿你就不用去了,我去。我带人去采摘。马上就有战事了,联蒙灭金,用不了几天军队就应该向蔡州进发,你应该去参加这场战役,参与打这一仗。而且你应该陪着蒙古大朝的使者回汴梁,这么大事儿,两朝之间要有要约。你参加出征这件事,你如果能见到万岁,你就直接向万岁要求。”

贾似道心中暗暗想到,我这老娘都赶上参知政事了。

 

蔡州城外突然之间,最多也就是两天多一点的时间,无数的蒙古骑兵就开始环绕蔡州城池飞奔,看不清有多少人,多少马。间或还有高耸的攻城器具,一座一座在四门竖立了起来。

  完颜承麟也有些愕然,知道蒙军行动神速,往往令人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但是,这来的也太突然了!因为事先没有得到一点探报,需知,派出去的侦骑行间几乎有一百人,难到谁也没有看见蒙军的行动。对了,只有派出的劫粮道的有回音,报告说已经三次成功地劫持了蒙军的粮道,但是,每次截获的粮食不过百斤左右。而且,肯定的说,绝无有其它的粮道或者说其它的粮食,运往向蔡州行进的蒙军。按照这个报告描述的蒙军的行进速度,再快也需半个月才能抵达蔡州城下。可是,只有三天,不足三天,蒙军就到了。而且迅速地包围了蔡州。

这一天,是大金天兴二年(宋绍定六年,公元1233年)九月八日。

从八月的后十天开始,甄莹就顾不得练功了。整个汝南观的人,除了留三四个年老的道士看门护院之外,全部去摘棉,徒单氏对待这些跟着干活的,凶神恶煞一般,只要看得见,就逼着采摘,晾晒,晾晒干到六成,就让人并且直接去除棉籽。她对棉籽特别在意,特别让甄莹负责装进口袋里,不许损失一粒。对那棉桃反而不那么在意了。

对于另外由僧人种植的棉花,也是如此。如果哪里的僧尼不当回事,也是大吵大嚷。

甄莹为此也必须参加剥棉籽了。

甄莹发现,这里的人,不但不叫白叠子,大多称为吉贝或者棉花。棉桃不叫棉桃,称为“棉铃”。甄莹仔细端详,觉得有的棉桃是有些像铃铛,也可以称为棉铃。

在棉铃中采取下来的的花絮也有叫“籽棉”的,有的单字称“絮”,由籽棉剥除下来絮后,在这里被称为“皮棉”,籽棉除去这层皮棉后,获得的就是棉籽,这是汴京的叫法,是母亲创造的名称。这里叫“吉贝珠”,煞是好听。甄莹就跟着众人叫这个名,虽然母亲不同意,说没那么珍贵,可是,甄莹就爱叫这个名称,“吉贝珠”——美丽动听,可比棉籽好多了。

剥去了絮,挤出来吉贝珠,看来是叫的有道理,坚硬的褐色籽壳,晒干了,形状大小各异,磨一磨发亮。甄莹用嘴嗑开几个,见那籽壳内有胚肉,母亲称为籽仁。颜色是白色的居多,还有棕褐和黄色的。这籽仁炒熟了很好吃。尤其是炖在米饭里,尤其好吃。就是和大米一起熬粥,有些油腻感,有的会出碎棉仁粉,用水适量搓洗是小米汤色,好的是乳白色,非常浓稠,好吃。

母亲也试过用它来榨油,也可以炒菜,好吃,只是过于费时费事。出油量比豆子低,所以,没有大量地炸过油。去年母亲曾经用磨盘剥壳,效率高多了。也就是说,可以多些榨油了。可惜,抗蒙兵败,汴京的大片棉花地只好扔掉。按母亲的说法,这些事,将来都要靠自己来继承下去。甄莹自己实验过,将棉籽油和猪油混在一起食用,那是特别的好吃,还好消化。可惜,没有来得及继续吃,否则,就这一项,也是大有收益的,能赚很多银子。

正因为了解了这些,甄莹干得特别起劲。

她没有想到的是,蒙军追到了蔡州,还把蔡州给围了起来!

消息传来,人心惶惶。但是,母亲毫无所动,继续督促将摘下的棉花晾晒,剥离吉贝珠,找了十几盘石磨,碾压吉贝珠。然后,用面粉和吉贝珠的胚肉合起来,蒸了许多饼。

人们都在默默地,忙忙碌碌地干着,也都知道了徒单氏的用意了。无疑,这是上好的食物。

 

对于祭天,解文义已经准备了十多天了。她原本想找甄莹帮忙了,乌古论氏去了一趟完颜承麟的家,才知道,甄莹入了道观修炼去了。所以,她只好自己带几个人默默地准备。

祭天的日子就定在九月初九,重阳节。

看着自己的丈夫,大金的皇帝对这事特别重视,解文义一丝不敢怠慢,银子不够,乌古论氏一时拿不出来,她还从家里拿来三十两。她心里也清楚,父母最近通过卖度牒箓牒赚了几百两。

由于听说蒙军已经打过来了,原准备在蔡州南郊圜丘举行的仪式,只好改在行宫的门前广场了,也顾不上天选地方了。

还好,解文义最满意的是,黄蹀躞竟然给这次祭天做出了服饰,有天子大裘(女真特有的),内里的衮服,饰有日月星辰及山和龙纹饰,最有意思的是还做出了前后垂有十二旒的冕。

在准备服饰的时候,她在金哀宗的包袱里发现了一件天蓝色为底绣面主要是金色的龙样,那条龙她月打量越是栩栩如生。关键是解文义也自认为绣工也不差,可是,面对如此的绣幅,她竟然不明所以,看不出如何用针,如何用线。待傍晚时分,金哀宗忙完,她小心翼翼问了这幅龙样的来龙去脉,才知道,这是徒单氏领着前后近百人,忙碌了三年才绣出来的,还开辟了京绣这一门派。解文义心里不由得对徒单氏生出敬意。

金哀宗也细细看了这幅龙样,说道:“待祭天时,将这龙样赏赐给完颜承麟,让他以此为样制作一面战旗,鼓励士气,与蒙军决一死战。”

这样,解文义便特意将这龙样留了起来。

解文义由此也明白了,包括这次祭天大典,本质上也是激励士气。

“激励士气”这个词在她脑袋里回旋反复后,她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她想到了死,战死!多日来,她弄明白了一个道理,除了战死别无它路,这个虽然肥胖臃肿的皇帝,是绝对不会投降的。她曾经听人讲过当年金国攻打宋朝,俘虏了“徽钦二帝”百般侮辱的故事,自己的这个丈夫不会。

 

大金天兴二年(宋绍定六年,公元1233年)九月九日重阳节,金哀宗完颜守绪在行宫(节度使办公大厅)外面广场举行祭天仪式。

丞相完颜仲德主持仪式,宣布“祭天大典开始!”

鼓乐齐鸣。

此时,随来的萨满被任命为大萨满,穿着一套神服,报知:

“天帝降临享祭!”

接着,天子完颜守绪牵着献给天帝的牺牲——猪牛羊,上前。

三个训练有素的女真服饰的武士持着钢刀,都是一刀便将眼前的猎物杀死!

然后,这三件牺牲的头,随同玉璧、玉圭、缯帛等祭品被放在柴垛上,由完颜守绪点燃积柴,让烟火高高地升腾于天。

大萨满喊道:“上天已经得享燔燎,感受了大金天子的真诚之心,必保我大金国平安康福,天下坐稳,人民享乐!”

完颜仲德又喊道:“天子敬酒,敬食!”

于是,完颜守绪依次进献五种不同质量的酒,称作“五齐”。而这五齐都是不小的酒坛子,完颜守绪每次都举过头顶,然后才由两个侍卫接过去,传到人群后面,那是准备一会儿开宴时喝的。

之后,又两次进献全牲、大羹(肉汁)、铏羹(加盐的菜汁)和蒸馍等,也是传到后面。

这时,乐队奏曲,天子与舞队同舞《白山黑水》之舞,那是从金太祖时就定下的乐舞。

解文义虽然不会跳这种明显具有北方特色的舞蹈,但是,她的心里兴奋。此时,她的位置,是皇后的位置。

这一切做完,礼毕。

金哀宗完颜守绪满怀激情并发自肺腑的对群臣说:“自从建国以来,朝廷已经滋润养育你们一百多年了。你们不是祖上跟随祖宗立了功,就是自己报效国家。披坚执锐已经有好多年了。如今时运不济,你们和我同患难,真是忠诚啊!蒙古兵就杀到眼前了,正是你们报效国家立功的时候。就算战死,也是个忠义之魂,长白山的山神会保佑你们!过去你们立了功怕国家不知道,今天我亲自上阵看你们杀敌来勉励你们。

(附原文:国家自开创,涵养汝等百有馀年。汝等或以先世立功,或以劳效起身,披坚执锐,积有年矣。今当厄运,与朕同患,可谓忠矣!比闻北兵将至,正汝等立功报国之秋。纵死王事,不失为忠义之鬼。往者汝等立功,常虑不为朝廷所知。今日临敌,朕亲见之矣。汝等勉之。)

他这番话,声情并茂,感人至深,催人泪下,场面十分悲壮。

此时,蒙古兵就在城外,这些金国将兵嗷嗷叫着就要冲出去。

完颜承麟等将帅已经命人给这些参加祭天的人包好筷子,斟好了酒,这些人吃了肉,喝了酒。然后,以一当百杀向蒙古人。蒙古人虽然厉害,也架不住这么多不要命的。迅速溃败。蒙古统帅塔察儿还想在城东稳住阵脚,又被完颜承麟率领的一队最强的也是疯了一样的金国士兵击垮冲散。

蒙古军队只好后撤,远远地修筑堡垒以防止金军突围。

 

 

襄阳,贾似道被史嵩之派人找去,先令医工检查了他的伤势,被认为无什大碍,随后,利用三天时间,以他为主,清点粮仓,标出发运蔡州字样。然后请王嶯和乌鲁拉签收,除去已经运走的一万吨,余下的二十九万吨,一一交割清楚。王嶯恳求史嵩之和发兵一起,一并运到蔡州,史嵩之也答应了。

王嶯彻底地松了口气,对贾似道说道:“只要这三十万石粮食到了蔡州,可以说金国两个月里必灭!老弟你在这次灭掉金国的功劳簿上,可以说是头功!”

话说的十分诚恳。

然后又悄悄地说道:“请你转告你母亲,跟我一起回临安,让我有次答谢的机会。”

这事办完了,史嵩之又委托他陪着王嶯回临安,这次王嶯要直接面圣,谈清楚两国联合灭金的事情,以及蒙古将“三京”——汴京、东京(洛阳)、南京(应天府)转交给宋朝的事宜。

史嵩之单独找贾似道说道:“你不要被虚名所累。所谓收复三京,未必是什么好事。我在襄阳多年,知道实际情况,有钱的大户都不希望咱们在金朝灭国后出兵中原,有心人测算了一下,花费至少要一千万两银子,恢复耕田。此种议论,在临安也不是少数。所以,你若见到贵妃和万岁,婉转地将这个意思转达出去为好。”

贾似道答应说,只要有机会,一定如此。实际上他也清楚,汴京和蔡州的蒙古兵都在挨饿,中原赤地千里,从江南淮西淮东移民过去,实在是很困难。移民这笔费用,确实是非常庞大。尽管这些年江南富庶,但是,朝廷要把税收的八成用于军费,还哪里去找钱?纸会子已经贬值一半以上,到了襄阳贬值七成,继续给纸会子,肯定影响士气。靖康耻,雪不雪是面子的事,保证老百姓活的平安才是大事。

然后,史嵩之决定由官府出了两辆豪华的驿车,还派一位随从跟随,随从拿了史嵩之正规向朝廷上奏的文书。贾似道也为史嵩之带着一封信函,是给郑清之的,毫无悬念,史弥远一死,掌握朝政的就是郑清之。所以,贾似道带的函件更加重要。

赵葵带数十人接收金庭留下的典籍,他走的时候,又很关切的对贾似道说,以后有什么事情用到他,就只管去找他,他一定会尽力而为。

史嵩之对胡氏夫人前往汴京,带人去采摘白叠子,感到十分满意,初步形成了一个对半分成的协议,而且胡氏带走人的费用,还由襄阳府支付。

于是,贾似道便回客栈向母亲辞行。

 

 

蒙古使者对贾似道说道:灭金你是头功

【下节更精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