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思文
思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1,771
  • 关注人气:15,5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丞相为何费劲心机追杀抚琴艺妓

(2016-06-29 06:54:56)
标签:

文化

分类: 历史连载小说

21、  命悬一线  琴女诉真情

上节提示:丞相史弥远病中说出的一个字,就把皇上主持制订的“联蒙灭金”的计划给否了。蒙古大朝使者王嶯出三十两黄金,先付十两,给一个自称“白叠姬人”的人,在二十五天内让史弥远“突然病逝”。去掉十天路程,就是十五天。王嶯从统帅处得到黄金珠宝后,紧跟着到了临安。他找不到白叠姬人,但是,在路上,他被白叠姬人拦住,告诉他,两天半之后,史弥远会突然死掉。王嶯毫不犹豫将二十两黄金给了他。自己去见贾似道亲生母亲胡氏。胡氏听说了“两天半”的时间,立即与王嶯约上儿子贾似道、冷面美女月兔一起用最快的速度赶往襄阳,说在报丧的消息之前对京湖最高长官制置使史嵩之的功课必须做足,待史弥远的死信到来之时,就是粮草拨付之日。

此节要点:事情真会像胡氏说的那样吗?此时,王嶯的副手申奥(奥申喇合曼)和他带回的琴女睡了一整天,刚刚起床,对王嶯从襄阳赶回来安排的这些事情根本不知道。他可是掌控财权,史嵩之如果要粮食款,他就必须在场。但是……

 

申奥一觉醒来天色已晚,见他醒来,酒店老板过来告诉他,“王圣使回来啦。”

申奥忙问:“什么时间回来的,现在在哪里?”

老板答道:“昨天中饭的时候就回来了,那时候你已经走了。他告诉我,你回来叫醒他。早晨你带着姑娘回来,那位姑娘新开了一间房,你自己回屋睡了。我叫醒王圣使,王圣使见你刚睡就没打扰你,然后他也出去了。过了一个多时辰他回来收拾东西,跟我说有急事马上走,还是让你在这里等他。”

申奥咂了咂嘴,说道:也好,等就等吧。

净面梳头之后才觉得饿了,忙问小二:“月房那位小姐起来吃饭了吗?”

小二回答说道:“中午吃了一些茶点,老板娘去收拾了一下餐具。小姐说接着睡,远字房里的人如果醒来,让他自己叫我。小儿接着说,您如果醒了,让您自己叫她。”

申奥走到月字房门前,敲敲门,没有应声。于是,他又加重了敲门的声音,听见琴女在里面回应:“是色目老弟吧,进来吧。”

申奥打开门走进去,虽然是薄暮时分,由于窗子是撑开的,屋里的一切还在朦胧可视之中。而令他惊讶的是琴女在床上只穿了一条过膝的短裤,戴着一件肚兜,在床上躺着的姿势十分恣肆自由,看不清面容,简直就是身姿曼妙十七八岁女孩子一样,令人怦然心动。

申奥咽下口唾液,强行压抑着自己的欲望,说道:“琴女姐姐,我饿了,你起来咱们一起去吃饭吧。”

琴女闭着眼睛,似乎没听见,申奥见她似乎睡意还浓,转身就要出去。

身后传来声音,“你给我找一件止孙服过来。”

申奥惊讶的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止孙服?”

琴女说道:“如今临安也有许多人穿止孙服。”

申奥说道:“我的止孙服是男人穿的。”

琴女说道:“我就当袍子穿。”

申奥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包袱,找出一件深蓝色的止孙服,进了月房,见琴女已经梳洗好,将头发紧紧的拢到头上,不知道从哪里弄的一顶帽子正在往头上戴。戴好帽子后,接过申奥递过来的止孙服穿上。这时屋里已经燃起两根大蜡烛,很亮。琴女端起铜镜前后左右看看自己,笑道:“看我像不像胡女?”

申奥打量着他的装扮,感觉不伦不类,没有吱声。

琴女又笑道:“像胡婆?不管像不像,人们一看我这一身,肯定认为我不是临安人,不是风月场中人。咱们去吃饭吧,我带你去一家酒楼,还是我做东,让你品尝一下真正的西湖醋鱼和东坡炖肉的味道。”

申奥说道:“好吧。”

琴女说道:“你的打扮和你的方言,都知道你是胡人,到了酒楼,我指点你说话,如果我说话,我这个胡女就露馅了。”

申奥点点头,两人走了出去,到了外面,正是入夜时分,繁华热闹开始的时候,客栈门口有租车的租轿子的,琴女指了指一辆车,申奥便过去把车租来。两人上车,琴女早把方向告诉申奥,赶车老板便以很快的速度小跑了起来。

令申奥没有想到的是,按照琴女指引的方向,车子出了城,向西湖栖霞岭方向走去。一路上,申奥观察两旁的景色,虽然幽暗看不清楚,但觉得又回到昨天的来路。禁不住轻轻地问了声,“这是去哪儿?”

琴女轻声答道:“要吃真正的西湖醋鱼和东坡炖肉,只有到尝味斋。”

她说的非常轻,还是被赶车的老板听见了,于是,他接着话茬说道:“就是,就是。”

琴女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车一路疾行,到了琴女说的尝味斋门前停下。琴女顺手掏出一张纸会子递给老板,说声:“不用找了。”

赶车老板一看,说道:“百贯,顶铜板二十吊,这太多了吧。”

申奥接了一句,“还有嫌钱多的。”

老板一听他说话,“哦!胡商,多谢了。二位什么时候回去,我再来接,就是再接回去也还多几成呢。”

琴女沉思了一下,说道:“这样,麻烦师傅在这等等吧,到一楼,小二会给你送上简单的饭食。我们去楼上会客,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下来,最晚等到明天午时,见不到我们你就回去吧。”

老板说道:“好吧,没问题,就是等到明天天黑也应该的,这都够四五天的脚钱了。”

两人进了百味斋,琴女用手指指申奥,申奥说道:“我们去楼上。”

小二有些为难说道:“楼上都是单间,都已经被人包下坐满了。”

琴女说道:“我要靠西那间很小的,最多能坐四人,也可能是两人。你和他们商量一下,每人给他们加上一瓶酒,我付账,看看可行吗。”

小二问道:“西湖醇?”

琴女说道:“可以。”

小二脸上一喜,径直上了楼梯走在前面。

琴女和申奥也跟着上楼,先到游廊上转了一圈,随后,小二过来请他们进了那个包间,里面已经收拾的很洁净了。

两人临窗坐下,琴女推开一扇窗向外望去,新月已经绽过了一半,又赶上是晴空,从屋里看外面便很清晰了。原来窗下不远处,约有一箭之地是个三岔路口,在这里正能望见三岔路口上过往的车辆和行人,而且能看的很清楚。

小二除了把鱼肉两道主菜上来,又另外上了四个小菜,两人喝的不是西湖醇烈性酒,而是要了家酿的黄酒,喝着有股甜味。两人推杯换盏,边喝边吃。

第三杯酒落肚,琴女说道:“后来的故事你还没有听呢。此情此景我要在这里给你讲完,否则会烂在我肚子里,憋得我心疼。讲给你这位色目人,你会带向远方记下,后人就会知道此事了。”

申奥的兴致被调动起来,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济王,就是赵竑被命主持的醴泉观,在太湖南岸,归湖州管辖。宝庆元年(1225年)正月庚午日,湖州人潘壬与他的弟弟潘丙图谋推翻史相爷和今上,立赵竑为帝。”

申奥问道:“潘壬与弟潘丙是什么人,敢于虎口捋须?”

琴女说道:“我事后听说,他们是湖州的大户,一同为太学生。他们在太学知道了一点史弥远擅自废掉济王、拥立今上的情况,觉得这事有悖纲常,于是,太学生里议论纷纷。潘壬潘丙兄弟在元月回家之际,和从兄潘甫等人谈起了这件事,三人密谋发动兵变,重新拥立济王赵竑为帝。特别是潘甫说他和山东“忠义军”首领李全熟悉,可以引他为外援,一起起兵。但他们兄弟哪里知道,这潘甫居然是史相爷暗中收买监视济王的人,他策划这件事,是向史相爷邀功的。

李全归宋之后,已经被朝廷贾贵妃的父亲贾涉驯服住了,有反叛之心,但是狡诈无常。表面上他与湖州潘壬方面约定起事日期,实际上却按兵不动,等着看潘壬、潘丙兄弟的状况,再做决定。

潘壬潘丙已经欲罢不能了,只得假冒李全军队起事,率渔民、巡尉兵卒数十人乘夜进入湖州城,济王听说事变后藏在水坊中,潘壬等找到他,拥到州治,把黄袍加在他身上。济王号哭不从,潘壬和潘甫怒目相视,潘甫用尖刀抵住了济王的后背。济王不得已与他们相约说:“你们能不伤害太后、皇帝吗?”

潘壬潘丙答应说:“那是当然的,杨太后也是知道这件事的。我们外有李全兵马策应,内有杨太后支持,定然成功。”

济王这才止住哭声,巡视了一番起事的“人马”,一看,也就三五十人,穿官府的不过二十人,心中知道是乌合之众,很难。就算李全跟着起事,他尚在山东,南移连太湖都过不来。但是,自己如果不跟着干的话,此时就有生命危险。于是,只好下令取出军资库的金帛和纸币犒劳军队,命守臣谢周卿率领官员入贺。之后,潘壬起草,假托李全在城门张榜,历数史弥远废立皇帝之罪,说道:“现在领精兵二十万,水陆进讨。”

到天明时,济王一看,是些太湖渔民以及巡尉兵卒,一共不满百人。他知道事情坏了,派遣亲信王元春设法逃离,报告给朝廷。

济王于是和谢周卿商议,将州兵首领找来,说服他这是谋反,于是由济王亲自率领州兵讨伐潘壬潘丙和太湖渔民。

这时,史弥远史相爷已经命令殿司将彭任前来讨伐,彭任的部队到时事态已平息,将前后情况也了解清楚了,准备回去向朝廷如实报告。当时,杨太后听说后,就说了,济王一定是被劫持的。

这时,史相爷的门客,也是大理寺的官员秦天锡来找我。

说到这里,琴女痛苦地低下头,沉默许久。

申奥知道这是琴女的伤心处,也不便问。琴女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道:

“他找我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让我辨认一些东西,一些小物品。绢帕,戒指,项圈,挂坠,手镯等等,问我是不是济王家的?这些物件有的上面有徽号,就是济王的,而且我自己也有,当时就说是。见我说是了,又让我签字画押,他是官,咱是民,也没假话,我就签字画押了。

哪里知道,他就这样拿到了济王谋反的所谓罪证,说这些东西是从跟从造反的潘家人身上手里搜出来的,而且被我指正。秦天锡开始是说召来医生给济王治病,济王年纪轻轻本来没有病,就是看住他。正月丙戌日,秦天锡拿着罪证见济王,而且将我说出来,不但是我指认的罪证——那些本来是济王赏给下人姬妾的,我本来是知道的,在我看来即便是赏给下人姬妾,也是济王的东西。但是,当说到是我将他的一言一行报告给史相爷,激起史相爷必须干掉他的事情都说了。据秦天锡说,他当时咬牙切齿,表示最恨的人就是我,因为在他王府的女人里,他对我最好,说要到阎王爷那里去告我。

怎么说也没用了,蜻蜓侠宣谕圣旨逼着济王在州治自缢了。”

说道这里,琴女无声地流着泪,看出是痛苦到了极点。  

“无论怎么说,他都是因我而死!我是他最喜欢的女人,虽然我不愿嫁给他,但是,我们之间的关系比夫妻感情还深还好!假如我必须成个家,让我自己选个男人,我一定会选他。他的琴弹得虽然不行,但他真正的能够欣赏我的抚琴。”琴女又抽泣起来。

申奥再也忍不住了,问道:“你完全可以隐瞒一些情况,不向史相爷报告。难道是因为钱吗?”

琴女摇了摇头,说道:“钱算什么?里外算在一起,史相爷也就给了我三千五百两银子而已。重要的是,我和史相爷签约在先,我必须遵守这个条约。当时,我在史相爷前,我们两人都是对天盟誓的。而且,史相爷对我说,和我是生死相约。”

申奥警惕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琴女说道:“我也试探过,何况还有余天赐提醒。除非我死,史相爷对我是不放心的。如果他要死了,他在死前是不会放过我的。而他已经病重两个多月了,有的琴客都认为他熬不多久了。我就一直在准备逃跑,八年来,实际上我是被软禁在那座院落里。但是,他不知道,琴是能够说明白一切的。我那院里虽然只许接待琴客,也不许离开古琴的话题。但是,琴客用古琴告诉了我一切。我已经决定面对一切厄运了。我知道我逃不脱。”

申奥点点头:“这是无可选择的,你先遇上的是史相爷。和他签了生死相约的条款。”

琴女说道:“是真的懂行的余天赐找到了我,士为知己者死。史丞相是不懂古琴的,但是,他真的注重我。”

申奥问道:“如果你先遇到济王呢?”

琴女说道:“不太可能,他不会到风月场中去。不像史相爷必须要找我这样一个人。”

申奥也沉思了一下之后才说:“你并未违心,也未违约。你充其量就是济王府上的乐坊班主,你没有和济王有什么约定,你问心无愧。你选择的应该是在你那种情况下,最为正确的选择。就是没有你,济王也不是史相爷的对手。注定他失败的是,即便你不告密,他也暴露了对史相爷的不满,七七节砸史相爷送的礼品,愚蠢!”

琴女收住了眼泪,岔开话题。

“事败后,潘丙被杀。潘壬脱逃至楚州,被捕,杀于临安。潘甫领到一笔银子,逃跑到很远的地方。对于济王的死杨太后很吃惊,今上停朝,赠送白银千两,绢布千匹,纸会子万贯作为丧资,赠少师、保静镇潼军节度使。”

琴女忽然止住了她的讲述,把脸转向窗外,申奥也跟着向窗外看去,只见四人骑马到了三岔路口,勒住马缰绳下马,看似商量一下,一个人留下看马,另外三人上了另一条路,留下看马的将四匹马迁向幽暗之处,拴在树上。

琴女说道:“那条路是通向我家的,我家的一左一右还住三家大户人家,高墙铁门,三个人是不敢去对付的。”

申奥惊讶道:“那三人难道是去对付你?”

琴女点点头,沉思一下说道:“看来史弥远觉得自己不久于人世了。”

申奥又惊讶道:“他要杀你灭口。”

琴女点点头,说道:“这么晚派人过来应该是这样。幸亏我把我经历的给你讲的差不多了,老天还眷顾着我,也是咱们两个有这段缘分。否则我的人和我的故事就会被湮灭。现在你知道我要跟你走,西出阳关为商旅弹琴唱曲是真的了吧。”

申奥有些激动的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亲姐姐,我一定带你离开这龌蹉的宋朝。”

丞相为何费劲心机追杀抚琴艺妓

 


 【下节更精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