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思文
思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54,595
  • 关注人气:15,5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是谁酿造了戚夫人的悲惨结局?

(2012-02-17 07:59:32)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掘历史

文·思文

汉十年秋,汉高祖公开建议易储之事未能如愿,从而增添了无限忧虑。他深知此举激化了戚夫人与吕后的矛盾,日后必然要殃及赵王母子。他一旦撒手西归,以吕氏的老辣、阴毒,怎能轻易放过她的情敌兼政敌呢!

    于是,高祖见前日周昌面折廷争,持正不阿,倘若委任为赵王之相,既是为戚氏母子增加一个得力臂助,也是对吕氏釜底抽薪。想至此,当即传令行封,并选择吉日,派周昌护送如意到赵国就藩。

    之后,赵、代镇将陈稀又拥兵造反,自立为代王,攻掠这两处地方。高祖再次阅兵点将.御驾亲征。因事关赵王如意封地,戚夫人定是要随驾而行。

   

    此次吕后留守京城,更是紧锣密鼓地安排百年后的方针大计。首先是趁热打铁,进一步加固刘盈的太子地位。她知张良足智多谋,也曾屡为太子保谏,于是密令其兄建成侯吕释之去找张良问计。张良思忖一番,献计说:“陛下废掉太子之心由来已久,仪靠臣等口舌力谏,恐怕难以改变圣意。如今的上策,是为太子广树威德,让天下人皆知太子是个礼贤下士、仁孝谦恭的人,使臣民归心,这是根本大计。另据臣所知,现有四位德高望重的隐士“商山四皓”。皇上曾多次派人去清他们,四皓认为皇上待人轻慢,坚拒不出。如果皇太子能够亲自修书,多备金帛,用谦卑言辞请他们出山,到太子府中为宾客,皇帝知道后,必然看重太子的威望,不会再轻言废立之事。”吕后依计而行,果然请来商山四皓,太子的地位又多了一层保障。

   

    吕后的另一计划,是趁高祖健在,除掉几个开国元勋,为日后刘盈稳坐江山扫平道路。她屈指算来,韩信智勇双全,是心腹大害,如今软禁在长安,杀他是举手之劳。于是,吕后与萧何通谋,给韩信加了个勾结陈稀造反的罪名,偷偷把他杀死在长乐宫钟室。到高祖回师长安,见木已成舟,也就无可奈何地翻过这一节了事。

    梁王彭越、淮南手英布都出身于草头大王,有胆有识,骁勇善战,是秦末逐鹿中原的两个大豪杰。如今各称王一方,必除之而后安。吕后先将彭越骗至洛阳,然后指派人告他密谋造反,遂于汉十一年(196)三月,杀死彭越,夷灭了他的三族。至此,异姓诸侯已寥寥无几,只有淮南王英布势强将勇,难以摆布。吕后再生一计,将彭越尸体制成肉酱,赐予英布品尝,借以激成事变,早发早治。果然,英布于这年七月扯旗造反,一时声势赫赫,十分惊人。

   

    这时,汉高祖正卧病在床。他觉的自己年事已高,禁不住鞍马劳顿,滋生了喜安逸、厌征战的思想。他本打算让太子刘盈挂帅出征,事成,对太子是个历练;倘若失利,也好借此将其废黜,顺便成全了戚氏母子。吕后深知太子孱弱,从未领过兵打过仗,难以担当这等重任。她急忙去向四皓问计。四皓说:“太子出征,有功不能再加高他的地位,无功则会身败名裂。皇后要在皇上面前涕泣陈情,但言英布为天下猛将,素善用兵,不可轻敌。现今朝廷诸将,均系陛下故旧,安肯受太子节制,如果非让太子统领旧部。无异于使孤羊领群狼,一旦英布闻讯西行,恐怕全局形势就异常危急了。要是陛下能够亲自督战,则英布闻风丧胆,诸将也不敢不尽力,那样就平叛在望了。皇后照此进言,或可保全太子。”吕后依言奏请,又呜呜咽咽哭泣了一场。高祖叹息道:“我早就知道太子柔弱,不堪任命,凡事都需老子亲行呀!

 

    汉十二年(195)十月,汉高祖刘邦亲征英布,又在阴冷潮湿的淮南地区度过了一个严冬岁首。高祖御驾亲征,确也不虚此行,先从气势、声名上压倒了对方。所以战事虽很艰难,毕竟凯旋而归。不幸的是,这位身经百战的开国皇帝被流矢射中,病体日渐严熏。

    回师途中路过故土沛县,大大牵动了游子暮年的思乡情怀。高祖在这里一住十余日,天天召集亲朋、好友、父老、子弟聚集一起,忆往事,道故情,饮酒叙怀。戚夫人也随军至此,自然是献歌献舞,增助雅兴,高祖则引吭高唱自作的《大风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高祖对父兄们说:“游子都很怀念故乡啊!我虽然定都关中,万年之后魂灵也要回归沛县。”

    戚夫人比汉高祖更多一份感慨。至今戎马半生,她与亲生儿子的名分地位还未牢固确定。百年之后,高祖可魂归故里,她的亡灵又将归于何方呢?眼看高祖老病交加,她要更加紧迫地运动易储。

 

    汉十二年(195)十二月,高祖回到长安,在长乐宫中静养身体。他因箭伤愈益严重,料到将不久于人世,越发急于易立太子。高祖再次召集朝廷大臣讨论。张良身为太子少傅,自然不能坐视不顾,首先讲了一番反对的理由,怎奈高祖执意不听。张良借故称病不再上朝,以躲避皇室内部的自相争斗。太子太傅叔孙通也入宫强谏,说是:“昔日晋献公宠爱骊姬,无故废去太子申生,册直奚齐,致使晋国内乱长达数十年,至今被天下人耻笑。秦始皇因不早立扶苏为太子,致使国家灭亡。这可是陛下亲眼见到的事实。如今太子仁孝,天下共闻。吕后与陛下同对共苦,抚育太子成人,为何要无端废弃呢?陛下如果坚持废嫡立少,臣宁肯先碰死在皇廷前,以颈血染红这无理可讲的土地!”高祖见势头依旧不妙,连忙解释道:“我不过是开个玩笑,你何必要来尸谏呢!”叔孙通接着说:“太子为天下之本,根本动摇,则天下震撼。陛下奈何以天下为戏耍呢?”大臣们附和叔孙通,纷纷据理而论。

   

    刘邦表面上不便违拗众议,不得武断裁决,心里面仍旧活动着易储的想法。戚夫人更是日夜哭泣纠缠,弄得高祖左右为难。

    有一天.高祖觉得身体稍稍舒适,便在宫中举行了一个盛大宴会,特召太子刘盈入宫侍宴。其时,王公大臣和皇室贵族济济满堂,依次向面带春风的高祖皇帝叩头祝贺。太子入宫时,四皓在身后紧紧相随。当轮到刘盈敬酒时,高祖看到有四位须发皆白、道骨仙风的老人陪侍在侧,神态十分恭敬,于是问道:“四位老者何人?”四老一一自述其名。当得知四位就是闻名遐尔的“商山四皓”时,高祖便不胜惊讶地问:“朕屡次请你们出山,都被四位以种种借口拒绝了。现在为何追随在太子身边?”四皓不慌不忙地回答道:“陛下轻慢善骂,臣等义不受辱,所以违命不出。如今闻太子仁孝,恭敬爱士,天下人都愿为他效力,我们也情愿出山相助!”听了这话,刘邦沉吟道:“望你们忠心辅佐太子!”贺礼过后,四皓随太子刘盈离去。

   

    高祖望着四皓的身形,默默注视了良久。他召来戚夫人:指着四皓的背影说:“我本欲改立太子,无奈他已得到四皓辅佐,羽翼丰满,势难更动了!”说完,高祖眉头紧锁,一副心事极度沉重的样子。戚夫人也神情凄楚,目中闪动着晶莹的泪珠。高祖沉思良久,说道:“今后赵王势孤,你们要留心安危,善自保重。

    戚夫人知道高祖放弃了改立皇储的打算,索性不再为这些人间烦恼而揪心。她每天陪伴在刘邦身边,照料他的伤情,帮他养病体。此时她唯一的心愿是高祖伤病痊愈,多活上十年八载,好让儿子如意长大成人。高祖临近暮年,对戚夫人的感情更深过当初。他体谅到戚氏母子孤独倾危的处境,可病情一天天恶化,已是自身难保,哪里还能顾及到他人。这年四月,高祖箭伤加重,溘然病逝于长乐宫中,终年53岁。

    太子刘盈继承皇位,史称汉惠帝,尊吕后为皇太后。 

 

惠帝即位后,国家大事都掌握在吕太后手里。再加上她本身就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政治家,早在高祖在世的时候,就揽权独断,严禁异己势力染指前朝后宫事务。先前翦除韩信、彭越和激反英布等事件,就足见其居心险恶,非同常人。

    吕氏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对于铲除情敌更不择手段.凡是从前曾与她争宠作对的人,都逃脱不了她的报复。

    当年高祖在世时,诸姬多受宠幸,唯有吕后因年长色衰、寡情寡恩受到冷遇。如今吕太后掌权,先前受宠的嫔妃悉数遭到毒手, “后宫唯独无宠疏远者得无恙”。薄姬因为一向沉稳,寡言少语,不曾招人嫉妒,特许她随儿子刘恒就封于代国。代王刘恒就是日后的汉文帝,薄氏受封为皇太后,幸得善终。

   

    吕太后对戚夫人当然不会放过,而且非常特殊也非常残酷。高祖死后不久,吕太后就假借惠帝名义下诏,历数戚夫人不庄不重的言行,削夺她的“夫人”封号,囚禁于宫中专门关押皇室成员的永巷内。这里远离豪华的皇宫主殿,阴暗潮湿,高墙伟立,壁垒森严,严格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

    戚夫人遭囚禁后,被剃光了一头秀发,用铁枷套住脖颈,限制其行动自由。穿上囚徒们特有的赭色囚衣。吕太后不但从精神上折磨戚夫人,同时强令她做舂米这样繁重的体力劳动。她每天忍受着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悲愤至极,戚氏便和着泪水、汗水低吟高歌,企望用歌声来排解心中的忧郁,来传递母亲对儿子的思念挚情。

此时的戚夫人还不到30岁,正是风姿绰约的好时候。她过早地被宫廷斗争夺去自由,时时在与孤独和死亡做斗争,将取得自由的希望全部寄托在赵王如意身上。哪知道,她哀怨的歌声,反而招致了吕太后强烈的憎恶,于是,吕太后又把魔爪伸向她年幼的孩子。

 

    太后的诏书下达到赵国,周昌知其用心不良,一连三次把来使顶了回去,托辞赵王生病,拒绝进京朝见。吕太后听过使者的禀报,心知周昌胆识过人,看破她的机关,不肯让赵王就范。吕氏自言自语地说:“我是君,你是臣,还怕你顽抗到底吗?”于是施出一个调虎离山计,先征周昌入朝。待周昌动身后,她又另派使者召见赵王。如意失去周昌的庇护,心中没有主意,无可奈何地随使臣赶到长安。

    惠帝刘盈生性仁厚,与吕太后截然不同。他对母亲囚禁戚夫人已有意见,如今母亲又召弟弟如意进京,便预料她居心叵测。因此,他提前赶往长安城外三十里的灞上,将如意接到自己宫中居住。打这天起,刘盈与如意昼则同游,夜则同寝,每次入朝晋见吕太后,刘盈也总是陪在身旁,朝罢,即刻把弟弟带回自己的宫中。遇到吕太后给如意赐食,他总是先品尝,然后才叫弟弟用食。这样一来,吕太后倒不敢在食物中做手脚了。刚过10岁的如意,靠着哥哥的用心保护,日子过得还算平静,一晃几个月过去了。

   

    惠帝元年(l94)十二月的一天早晨,是隆冬时节罕见的晴朗天气。惠帝早早起来,要到城外去狩猎。以往他都是带着如意同行,但今日看到弟弟睡得正酣,再望望还是灰蒙蒙的天空,他又有些不忍心了。想到这里,惠帝轻手轻脚为弟弟盖好被子,又把侍卫叫过来叮嘱几句,就悄悄离开了寝殿。

    惠帝狩猎回来,一进宫门,他大声呼叫如意的名字,却始终没人回答。殿里安静极了,侍卫们仿佛都躲了出去,空荡荡地找不到一个人影。惠帝有些紧张,三步并作两步赶到寝室,只见赵王如意依旧躺在床上,身子却扭曲成一团,七窍流满乌血,早已没了气息。见此情景,惠帝不由得放声大哭。

   

    原来,吕太后早就在惠帝宫中布满了耳目,如意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她一直在寻找下手的机会,碰到今天如意独眠独卧,就派人给他灌下了剧毒性的鸩酒。可怜如意还在朦胧之中,就遇害身亡了。

    惠帝哭罢,命人收殓了如意的尸体。他明知是母亲杀害了弟弟,却也无可奈何。

 

    对于如意的被害,身陷囹圄的戚夫人并不知晓。

    一天早晨,戚夫人正在舂米,突然来,两个太后宫中的侍卫,把她从永巷中带走。开始,她以为是换个囚禁的地方,而且还幼稚地幻想是带她去见儿子。可是他见到角落中放着一具少年蜷缩的尸体。仔细辨认之后,戚夫人不禁大叫一声,当场晕了过去。这不正是儿子如意吗,等戚夫人苏醒过来时,抬眼望见了巍然高坐的吕太后。看她那副盛气凌人、得意洋洋的样子,戚夫人真是肝肠寸断,欲哭无泪啊。吕太后对匍匐在下边的戚夫人一阵冷笑,随即把手一挥,命令身边的侍卫说:“来呀,把她拉出去,照我的办法制成‘人彘’,然后扔到厕所中,供人观赏!'侍卫们不由分说,从地上架起四肢瘫软的戚夫人,硬拖出殿外。不一会儿,外面响起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戚夫人先后被砍掉双臂,剁去双足,挖出双目,熏聋耳朵,药哑嗓子,投入粪池中。受刑之初,戚夫人还有知觉,她的眼睛中连连喷射出愤怒的烈火。到后来,她就疼晕过去,只有神经性抽搐的躯体,这就是开国皇后对戚夫人实施的酷刑,也就是“人彘”。

   

    吕太后还邀请懦弱的惠帝前去观看“人彘”。惠帝随着太监七折八转来到永巷内的粪池旁,看见一个满身黑臭、呜呜哼叫的怪物在蠕动,心中十分纳闷。他问道:“这‘人彘’究竟是何怪物呢?”太监告诉他那就是昔日的戚夫人。惠帝当场吓得失声痛哭,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再也说不出话来。

    回宫以后,惠帝一病不起,每天似疯似癫,过了一年有余,方才渐渐好转。但是,每次想起戚夫人及赵王如意的惨状,他都会恨母后。一次,吕太后前来探视,惠帝对母亲说:“残害戚夫人到这种程度,实非通常人所能为。臣为太后之子,终不能治理天下。”从此以后,惠帝终日饮酒取乐,不预政事,所有权力悉数集于吕太后一身。

    惠帝这样浑浑噩噩地混了7年之后,终于因病身亡,死时年仅22岁。

   

    戚夫人是血腥的宫廷斗争把这位久历疆场的美艳的少妇过早地推入惨死的深渊,而吕太后这个暴虐变态的封建专制统治者则是戚夫人悲剧的直接制造者。

    戚夫人死后,吕太后在汉惠帝一朝垂帘听政长达7年。惠帝死后,她又独掌朝政8年,正史均以“高后”纪年。前后15年间,吕雉拼命扶植外戚集团,大肆排挤、打击异己势力。然而,机关算尽太聪明,苦心费煞终是空。高后八年(180)七月,吕雉死。尸骨未寒,全国便掀起举兵讨伐诸吕的风潮,庞大的吕氏集团被捕杀殆尽。

   

 (全文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