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思文
思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5,621
  • 关注人气:15,5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悬崖上有虎穴—— 生命的根源 14 (连载小说)

(2010-04-16 07:49:05)
标签:

额娘

仙人柱

钢叉

白皮肤

阿玛

东京

文化

分类: 我的连载小说

    文/思文

   寂静的山林中,这是间独特的建筑,有个美丽的名字叫:“仙人柱”。讷哥经常听到额娘提到“仙人柱”。每当额娘说起它的时候,总是露出迷惘的有时幸福又有时痛苦的眼神儿。不过,讷哥常常是把“仙人柱”的“柱”误会成“住”的意思,总是以为那是额娘向往仙人住的地方。

    噢!原来是三十多根柳木和桦木杆子搭成的,下端深深地插到土里,上端向中心倾斜,互相交叉固定,象个半开的巨大的伞,周围包裹着桦树皮。由于多年来不断被改造加固,大部分失去了原来生女真人住的仙人柱的模样,汉族人就叫它小木屋。

    讷哥坐在这间小木屋里。她豁然明白,额娘日夜思念的这所简陋的林间破房子,有着额娘年轻时神奇的经历。而我,就是在这里出生的啊!那时,我就是躺在这里吮吸过野兽的血。只是,讷哥并没有找到那种属于“激动”的感觉。她的思路逐渐清晰,把多年来额娘的只言片语联缀起来,放到这深山密林中去验证,终于在这小木屋里找到了答案。

    二十八年前,象自己这么漂亮比自己还年轻的额娘,被征召到辽廷皇宫当个使女。随同皇帝捺钵狩猎,出了皇宫,漂亮的额娘被皇室中的恶少追踪、骚扰,她应付不了,恐惧、害羞、疲劳——特别是遇到了“狼”!是“狼”,还是额娘害怕的人呢,想象为狼呢,从此,一提起狼就额娘胆战心惊?

    有一次,额娘反抗时,挖了一个“狼”的眼珠,那狼痛昏了过去。额娘单身一人跑出捺钵大帐,先是进入漫漫的无边无际的大荒草甸子,掩在比人还高的草丛里,野兽嘶嚎,阴云四合。已经有些神经不正常的额娘拼命地奔跑,她感到有狼在追,四面八方都有狼迫近她,在撕咬她。她爬上了山,钻进了森林。静默的威严的大森林使她止住了脚步,额娘清醒了一些。她在树下躺下了,疲倦已极,松柏的幽香,花草的清韵,使她悠悠然地睡着了。她作了一个十分美丽的梦,她来到一个十分安全十分保险的地方,鸟语花香,狼也决对侵袭不到。有个英俊的白皮肤的少年,深深地爱上了她,在五彩缤纷的宫殿举行婚礼,她高兴地笑出了声,笑醒了。

    哪里有宫殿的影子啊?那灯火通明的宫殿突然隐去。眼前是黑幽幽的大森林,阴森冷寂,静得疹人,白皮肤的少年也无影无踪了,不远处吡牙咧嘴的岩石,象是静蹲待食的饿狼,随时准备跃起,向她扑来!

    “啊”!额娘双手抱头惊叫起来。

    她的叫声,引来两盏绿色的灯笼,一只个头高大的斑斓猛虎从密林中走出来,向额娘一步步逼近……

    额娘吓呆了,再也叫不出声音,手脚也不能动。

    忽然,老虎大叫一声,它的肚腹被一柄钢叉刺中,它放弃了美食,怒吼着扑向偷袭它的人,可当它一转身时,它的脖颈上又中了箭。树林中展开了翻翻滚滚激烈的搏斗。树在抖,地在颤,额娘瞪着吃惊的眼睛看着这一幕,大脑一片空白,眼前只有人来虎往的厮杀。最后,那勇敢的人把钢叉深深刺进虎的前腹部,虎被挑了起来,哀嚎着慢慢地软了,吐着一嘴血沫,死了。 

    那是个年轻英俊的混血猎人,身上沾满虎血,刚从阎罗殿上归来,脸上却挂着笑意,声音轻柔:“太危险了,吓着了吧,一个姑娘,怎么独自跑到这大森林里了,多危险啊?”

    可当他走近额娘的时候,他惊呆了!世上还有这么美的人吗?面如银盘,目如秋水,那每一根头发、身上的每个部位都生得恰到好处。特别是那惶恐的表情和梦中偶遇美景残存的笑意融在一起,美得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存在!

    猎人终于明白了,自己打虎救下的是一位仙女,混血的年轻人真的相信了关于林中仙女的传说。他轻轻地把瘫软的额娘抱了起来,向密林中的山脊上走去,来到这仙人柱内。问明了额娘的来历,笑着说:“这下好了,你再不用怕狼了,我让山大王给你当护卫。”

    他又返回山林,把刚刚打死的老虎拖回来,剥掉虎皮,蒙住窗户。他的手很巧,把张虎皮弄得和老虎趴在窗户上一样,这只虎向远处“虎视眈眈”的望着,甭说狼,什么野兽都逃得远远的了。

    真的是个白皮肤的英俊少年,只是头发是黄色的!额娘又惊又喜,比殿下、比诸位王子更美、更有力量,更勇敢,更加温柔体贴。

额娘毫不犹豫满心幸福地把自己给了他。

    在那张虎皮的掩护下,他们过着又甜蜜又幸福,又神奇又浪漫的日子,后来他们有了个女儿,那女儿就是我呀。

    可是,那年轻的混血猎人(就是我阿玛)又一次遇上老虎,这次是老虎先偷袭了他,结果他葬身虎腹……。这些是额娘说的。额娘也从阿玛黑色的腿骨中,估计有人暗害了阿玛,但她不能肯定。她把那腿骨带回了东京辽阳。她二十多年一直深深地怀念白皮肤、黄头发的阿玛。每当思念深切,就把那黑色的腿骨拿出来供上,点燃鞑子香,默默拜祭。

    阿玛那尸囊就悬挂于高山上的红松之王的树冠上。

    讷哥尽力地去找,也没有找到。她曾经看见人家屋前高高的神木竽子,她想象着神灵来来去去。那年轻的混血猎人的钢叉、猎刀、弓箭和他温柔的情怀,都留给了这大森林。这山上的人,视死亡永别为远行他乡,他们喝酒唱歌跳舞。可额娘的心却被撕碎了,灵魂被伤害的至今不能痊愈……。

    讷哥流泪了。她是从不轻易流泪的,此时,泪如泉涌。她哭泣自己这惊心动魄的身世!这哭声里没有悲哀,没有忧伤。只是一种对生命的释然,一种解脱,一种自我满足!因为她找到了自己生命和血液的源头。

在讷哥畅快淋漓地哭声里,她忽视了那悄悄的脚步声。

   乌林达押虎如约前来,可他并未带来虎的消息。他把大喊大叫哭闹不止的老婆捆到柱子上,在她嘴里塞上破皮子。他狠狠拧她的肉,又狠狠地用脚踢她,可还是胸中郁气难平。他撕开衣裳,用冷水搓洗胸膛,可那团火就是不能熄灭。他再不能忍了,收拾了个小包裹,抓起钢叉冲了出来。他遇见小虎子,也想打一顿,可他怕玛法,没敢动手。何况小虎子那虎眼一瞪,也使他怯意顿生。他精明,更不乏山里人的剽悍,一手好叉法,一身好内力。打猎敢追着玛法走,打狐狸打对眼穿,打兔子先吹口哨,待兔子蹦起来后,把箭从它屁股眼儿里射进去,不伤兔皮。每次打猎,他都满载而归,犴子、狍子、野猪、狗熊、猞猁、飞龙、黄羊、沙半鸡、野雉拉满一爬犁。除了玛法,山里生女真乌林达部的人最崇拜的就是他了!

    可此时,平常日子十分冷静的他、精于算计的他疯了!

    问老虎的消息,没有。

    哭过后的讷哥更好看,更令他忍受不了!他呼呼地喘着粗气,“啪”,二百两银锭拍到木楞子钉成的桌上问道:“就一次,中吗?”

    讷哥愣了一下,嘲弄地瞅着他,心想,还不如额娘当年遇到的“狼”。她冷冷地一笑,拎起百宝囊来要走。

    “啪”!又摔出一包银锭,“四百两!”

    “拉倒吧,别缠着我了。没有虎的消息就算了。我都看见老虎了,可惜让我把它吓跑了。你还算个猎人呢,心里竟想着龌龊的事儿”。

    “别走,一千两!”乌林达押虎把挎包里的银锭全拿了出来,“你陪我一个晚上,人不知,鬼不觉,天亮了,你走你的!”

    讷哥满腔怒火。

  “你千里迢迢,冒险钻山,捞一笔银子回去,也算没白跑,有了银子,才能把你额娘的病治好。要不空手拉脚地回去,也太亏了。我一看你就知道你已经不是本分的黄花闺女了,多一回算个啥呢!”

    乌林达押虎憋在肚子里的话全说出来了,两眼死定定瞅着讷哥的脸。

    讷哥简直气疯了,越气,她反而笑了,说道:“身子是我自己的,我喜欢谁就给谁。就是卖,也卖不到你这!东京的小白脸儿、俊后生、男子汉、棒小伙多着呢。我前边走,后边跟着一大堆,随便拣一个就比你强!你那几个臭钱,算个屁!就凭你这本事,也想得到我。你想的多美!作梦去吧,能看见我,开开眼,算是你的福气了!”(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