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思文
思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8,448
  • 关注人气:15,5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悬崖上有虎穴——金童玉女遇宝贝 十 (连载小说)

(2010-04-05 16:30:29)
标签:

虎子

额娘

琥珀

老虎

玛法

林子里

文化

分类: 我的连载小说

文/思文

这个小虎子,原来是一脑袋当生女真英雄梦想的熟女真人。瞧他那个样子,对玉笛非常感兴趣,觉得神秘,似乎要研究研究。好吧,讷哥便把这玉笛拆开,拆成一件件的零件,告诉他怎样发声,怎样刺人点穴,怎样吹出暗器。小虎子聪明着呢!一会儿就明白了。自己是什么呢?一脑袋熟女真感慨的生女真人!要是把这小虎子带到东京辽阳,放到和自己一样的环境中,这一脸憨态潜藏着的聪明和机灵,说不定会闹个天翻地覆。他和辽廷有深仇大恨,就让他当这个来回联络的使者吧。他食用鬼火练功,轻功高超,看那攀登悬崖,比自己攀登海边的悬崖高明多了,身手还高出海天一雄一大截。

    “大姐。”

   他叫上大姐了,小虎子在讷哥断断续续的话语里也听明白了东京的一些事。

   “象我这样的,到你们那里能不能当上武士啊?”

   “你除了轻功很好外,其它功夫还会吗?”

   “那我可以学呀!”说着这个小虎子站起来扭动身腰,舞拳踢腿,天呀,他只看过我一次“戏水”,便学的象模象样了。确实是个可塑之才。

   “能是能,要过许多关,那练功的苦你受得了吗。”她自己都奇怪,怎么真的就象个姐姐了,而且还问出了这么弱智的问题来。

    他沉思,嘴角两侧各有一道向下延伸的直纹,看上去忽然间象是个大人了。讷哥听人说过,这两道直纹称为“令纹”,有这两道令纹的人,都胆大、坚毅,百折不挠,能带兵打仗,不喜近女色。她想着想着,觉得有些冷。夏日的大森林里,夜晚凉嗖嗖的。干枝没了,火终于熄灭了。她依偎到小虎子身边,两人靠在一起取暖,她觉出这个小虎子的身体一阵阵打颤。她觉得好笑,以前,她和任何一个男人在一起,都有种发自内心的厌恶感,而此时,不但没有这种厌恶感,心里还悄悄滋生起一股亲情。她悄悄伸过手去,握住了小虎子的手,他激凌一下,想抽出去,没使出劲儿来。她心里暗自惊奇,这是头一个自己想亲近的男人,但也是头一个想和自己保持距离的男人。对了,他们都受过老虎的遗传,有着老虎一样的孤傲。忽然,小虎子一用力,推开了她。

    “你也是为了猎虎扬威来的?”小虎子有些恼怒,眼睛闪动一丝严峻又鄙视的目光。

    讷哥愣了一下说:“怎么说呢?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来的。我额娘说,我有个虎阿玛,就在森林里,站在一棵红松之王的顶端。我三岁时,额娘看见一棵满身疤痕的松树就疯了,现在她走不动了,她要是能走动,自己要到这里来看阿玛的。她的身体太虚弱了,我替她来的,寻找那颗红松、那间小屋,也许,那是额娘的梦境。大森林里的梦和东京辽阳城里的梦不一样,我要给她带回一个去,也许,她有了这个梦,会好一些。”

    “你……就是那个混血猎人的女儿?”小虎子惊奇到了极点。

    “谁知道呢?我说不清楚,额娘也说不清楚。就是清楚了,有什么意义呢?我想,我可能真是老虎的女儿。可我一个心眼,就想打一只老虎,披着虎皮,重做额娘当年的梦,可我能打到老虎吗?还有,你说打虎扬威对我倒不必要,但打着了老虎,能见到夷里堇、勃极烈,我有重要的话带给他们。”

    两缕愁绪爬上了她的脸,她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更加美丽动人,那形象如同辽廷运来的瓷器一样,放出明明暗暗的光。她现在知道了,此时,要想猎到一只老虎是很难很难的事情。

    小虎子似乎听懂了她说的话。他的眼睛久久停滞在讷哥的脸上,嘴里轻轻地呢喃,眼睛里忽然变幻莫测地闪动着一种桔红色,他忽然一把抓住讷哥说道:“是这里,就是这里,玛法说的就是这里。”

    “你说些啥呀?”讷哥惊诧地问。

    小虎拉着讷哥的手站起来说:“你的眼睛发蓝光、蓝幽幽的,从这片树林子还有反光,这片树林子里一定有琥珀。”

    “你,是不是说梦话?

    可讷哥刚说完这话就后悔了,她被小虎子的一脸真诚所攫住。小虎子并不在乎地说:“你的眼睛,就象两盏蓝色的小灯笼……。   

    小虎子边说边牵着讷哥的手进了树林子里,他们左弯右绕地来到一块平整的地方站下,仰头看,三棵高大树冠相接的古木笼罩着上面。

    “这地方,我都没告诉玛法。你把打火石拿出来,点燃火把,就在这往下挖。”

    “这埋了什么金银财宝吗?”

    小虎子摇摇头说:“老虎的眼睛会放光,有时它在树林子里游荡,忽然,眼光射入了地下,那光就是这虎的魂魄,这虎过后不久该死了,老虎一死,魂魄就凝成琥珀。以后,会有死了的老虎的后代经常来巡来巡去地守着。去年的一天,我看见两盏绿色的灯笼在这片树林子里晃来晃去,绕着这块地转了一圈儿,玛法说他打死的那只老虎就曾把光射入到这块的地下。”

    讷哥被吸引住了。她相信这个世上有鬼神之事。可是,这黑乎乎的树林进去怎么找呢?什么也看不见,倒是有些倦意。她真累了,真困了,把火把交给了小虎子,倚树而坐,说道:“咱们就在这睡一会儿,歇好了,明天天亮时再找吧。”

    说完,她闭上了眼睛,刚闭上眼睛时,她还能听见小虎子的声音,后来什么也听不见了。倒是见到一只老虎走过来,那虎很温顺,用头在她的腿上蹭来蹭去,她温柔地抚摸着虎头。但四周一片窃笑声。一看,自己原来是和虎关在一个笼子里,笼子是用带剌的铁条编成的,辽廷的官员们在围着观赏。她急得大喊,“放我出去!”这时有人来拽她,回头一看,老虎没了,原来是小虎子,可这小虎子的屁股上拖着一根色彩斑烂的大老虎尾巴,而自己的额上则生着一个只有老虎头上才有的“王”字。她正不知如何是好,被摇醒了。

   “快,快!你给我拿着火把,我找到了!  

   她虽然是刚从梦中醒来,还是听明白了小虎子的话,一跃而起,跟小虎子来到一棵树下,这里已被小虎子用手抠了一个坑。她拿火把照着,小虎子继续用手指小心翼翼地挖着。终于,小虎子在坑里挖出一块圆润光洁、呈桔红色的琥珀来,足有鸡蛋那么大,在火光的映照下,闪着熠熠的光彩。

     她惊呆了,几乎不敢相信这事是真的。

   “这确实是难以得到的。你一来,它就出来了,你收下吧。”

    讷哥接过琥珀,心中充满了疑问,这真是虎的魂魄?它是见我从东京辽阳远道而来才出现的。是我那虎阿玛前来探视它的女儿了?

    四外的风悄无声息,琥珀在讷哥的掌心发出热来,搅得她心神不安。阿玛明明是葬身虎腹的,额娘还说阿玛是一只虎,一只威猛的保护人的虎,使她不受狼的袭扰和欺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额娘是说不清了。这琥珀上有着灵光,它能给我答案吗?

    讷哥手托着琥珀和小虎子回到原处。两人坐下后,又仔细地端详,讷哥并未得到答案,她看一眼小虎子,小虎子是一脸庄重的神色,对讷哥说:“大姐,你手里抓着的就是一只老虎,它已经死了,这是它的魂魄,你把它带在身上就有了老虎的力量,可以能战胜一切不如意的事情。”

    这一下把讷哥拉回了现实。世上有小虎子这种人,他们活在森林中,过着苦日子,可对人却这么慷慨大方。他这只看似憨态可掬的小老虎,身上有着山里人的机智勇敢和深沉。从他身上看,生女真能成就一番事业。于是,她说道:“这个琥珀我收下了,当作信物,是生女真和熟女真联合的信物,没有见到夷里堇、勃极烈,我就相信着你了。”

    “我比他们还可靠。”这话,对讷哥犹如轰天惊雷,这小子不可小觑,能担当大任。

    小虎子说完,打了个哈欠,轻松地躺到地上睡着了。

    讷哥在幽暗里看着他孩子气十足的脸,头一次觉得有人比自己还胆大。从来不想自己“应该怎么做”的她,此时心中七上八下的,那块琥珀象个烫手的山芋,她握不住。心情是一种平静中的沸腾,辽阳找不到的东西,这里是否有希望呢?这琥珀可不可以看作是定情的信物呢?

    额娘说过,南朝的沈括写的书记着,琥珀,是古代松柏树的树脂滴落到地下,正好落在一丛虎毛的上面,经过数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后才生成的化石,花纹里面藏着的就是老虎虎毛伸展开的叶脉,透着种美妙和神奇,是时光造就了它。这种藏有虎毛的琥珀百年难遇,被人们视为至宝,如果让外公进贡到朝廷,肯定又官升几级。现在那个天祚帝就喜欢珍宝玉器。

    忽然,她身后陡然起了一阵狂风,回头望去,树林中有一对儿绿色的闪闪发光的灯笼在移动。她本能地反映出“虎来了”的概念。她想招呼小虎子,不知是由于惊讶还是不忍(因为小虎子睡得太香了),竟没有喊出声来。她一手紧握那块琥珀,一手握住了小虎子那把匕首,瞪圆自己两只夜猫子似的大眼睛,和那两盏绿色的灯对峙,而一刹那的对峙,使那两只绿色的灯倏然消失。夜静无风,半月高悬,什么也没发生啊?这是怎么了?她拼命地摇摇头,眼前还是那样静。

    “玛法”,梦中的小虎子忽然喊起来,讷哥忙扔了手中的匕首,把手伸给小虎子,小虎子醒了,侧耳细听:“大姐,你听,爷爷在哭。”   

    讷哥听了听说:“没有啊,我什么也没听见。”

    小虎子猛地站起来,“是玛法在哭,哭的很伤心,他在喊我,我得回去了。”

    他站了起来,把刮得破破烂烂的衣裳抻了抻,对讷哥说:“乌林达押虎打虎是不行的。就是他炸着胆子打,他也打不着,只有我和你是可以的。还有,那块琥珀是咱们两人找到的,它能把咱们两个的心和力连在一起。不论什么样的高手,在咱们两个连在一起的心和力面前,都会失败。”

    话音还没落净,人已风一样离开了。好神奇的轻功啊!如鬼之行,了无声息。他和我,两个人的心连在一起,天呀,两颗心连在一起,那是爱呀!无敌的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