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思文
思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9,309
  • 关注人气:15,5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连载:北平霸业 (第一章)

(2009-07-17 08:39:19)
标签:

育儿

夫君

蒙面人

海棠

赵延寿

杂谈

分类: 历史连载小说

   文/思文

       一、邂逅

   蔚蓝的天空漂浮几朵白云,微风吹拂着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昨夜刚刚下过一场雨,远处一条小河的水涨了一些,污浊的黄泥翻滚着,一路向东而去。

    这是啥地方?赵延寿牵着马东张西望。他和夫人离家的方向太远了。他有些内急,走到一边,掏出那玩意儿,一边吐着口水,一边开始尿尿。他叉开双腿,用力挺着肚皮,对天撒尿。尿柱划了个弧线,射到脚边,草地上的草儿被溅上滴滴尿珠。

赵延寿畅快地呼吸了一口夹杂着尿液味道的空气,感觉爽极了,他在冥想着美好的前程和霸业。远处传来一阵笛声悠扬而有些稚嫩,赵延寿一怔,有些好奇,他系好裤带牵着马寻着笛声的方向走去,他的视线忽然直了,盯着一个方向,眼神变得痴呆,又有一丝兴奋。 夫人也顺着赵延寿的目光看过去。 一个小男孩骑着一只羊在吹笛子,身边还有一只羊儿在悠闲的吃着青草,距离有些远,看不清男孩的面孔。

走到近前,哎呦!赵延寿太喜欢孩子了,可惜夫人没有给他生下一儿半女的,偌大的家业没人继承,是有些遗憾,夫人更是理解夫君的心思。也快步走向放羊的男孩。他穿着一身破旧的衣衫,看上去聪明伶俐,健康活泼,看他的外表让人想到他是来自一个贫困家庭的孩子。赵延寿无限怜爱的仔细打量起这个孩子,一股别样的情愫油然而生,这一定会是一个有大出息的孩子,他眉宇之间都透着智慧,赵延寿决定收养这个孩子。

赵延寿蹲下身和孩子聊起了家常:“小家伙,几岁了?”

“九岁了。”男孩稚嫩的声音让赵延寿和夫人心中漾起一抹异样的感觉。

“叫什么名字,你爸爸是干什么的啊?”

“我叫韩延涛,爸爸是个将军,上战场打仗去了。”

“哦!”

“怎么没有上学啊?”

“我爸爸打仗去了,我得照顾妈妈。”

“你家住在哪里啊?”

“那里。”顺着男孩手指的方向影影绰绰散落着几户低矮的小屋。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啊?”

“就我和妈妈,爸爸说过会回来的,我们在等他。”

“哦!看你的家里一定很困难,你给我做我儿子吧,我保证你要啥有啥,怎么样?”

“不!我有爸爸,不要别人做我的爸爸。”男孩斩钉截铁的回答。

赵延寿挠挠头苦笑一下:“孩子,我会教你武功,让你念书写字,将来好干大事业。”

“那也不去给你当儿子,我会放羊挤奶,我要陪妈妈一起等爸爸回来。”

夫人无可奈何的望了夫君一眼,叹口气。她也喜欢这个孩子,赵夫人面带微笑这说:“孩子你真懂事,这么小就知道孝敬妈妈。”

男孩一个礼貌的笑容致意:“谢谢夫人,妈妈教导我要尊老爱幼。”

那个咧着嘴的笑容诚恳、阳光、透明、放松,那么可爱——没有自卑或者自负。

赵延寿慢慢地站起身,他实在太喜欢这孩子了,他相信他将会拥有这个儿子,只是时机不成熟而已。

 

二、拜见韩母

 

一望无尽的空地,无数的帐蓬,遥遥看去似朵朵的蘑菇。远处,一队队的士兵正操练着,喊声震雷。

将军帐里,赵延寿坐在虎椅上。一幅若有所思的模样。他的对面坐着夫人,面含微笑。

“你说我该将那个小家伙怎么办?”想起今天邂逅的男孩韩延涛,一向冷漠自傲的赵延寿将军也忍不住露出铁汉柔情的一面。

我倒是有一个主意。夫人说:

“不妨讲来听听。”

“去见孩子的母亲,和她谈收养韩延涛为义子的事,我想那样贫困的家庭何尝不想让孩子多受教育,将来好有出头之日啊!”

“也是啊!我怎么没想起来呢。”

“谢谢夫人提醒,我们现在就去。”

“哎呀!你也不看看都几更天了,哪有半夜三更去敲寡妇门的,好了,先睡觉吧,等天一亮我就叫你。”

“好吧,夫人你也去睡吧。”

夫人回到自己的房间,想起前几天,军营里俘获一批战俘,里面还有几个貌美如花的女人。那女人为讨好将军,竭尽献媚要给将军陪夜。想起当时将军又红又青的面色,还真觉得可笑。

  阳光明媚,早晨的空气格外清晰。赵延寿将军心里想着收韩延涛做义子的事高兴的一夜没眠,此时的心情很好。他三步并作两步边跑边喊叫夫人起床没有。

赵夫人躺在睡榻上,她也是一夜没有睡好,半眯起了眼眸,看见夫君神采奕奕冲进屋时竟将桌旁的凳子给撞翻在地。

“怎么了?什么事把你高兴的。”瞧见夫君的兴奋样,赵夫人心里掠过一丝愁容。这几年来,随夫君驰骋沙场打了无数的胜仗,唯一遗憾的是没有为夫君传宗接代生儿育女,心里隐隐作痛,夫君忙于战事一直没有纳妾,这让赵夫人更是心里不安。

 夫人快随我去韩延涛的家里拜见他的母亲。”

     赵夫人这才回忆起昨晚向夫君的建议,急忙起床梳洗打扮一番,便急忙骑马向茫茫大草原赶去……

     “萧海棠,你以为你今天就能逃得过我的掌心吗?”萧海棠被眼前这个蒙面无耻之徒的无惧惹火了,眼睛里的杀气一聚,右手成爪直朝蒙面人的咽喉抓去。

    蒙面人急忙护住咽喉,慌忙退开几步,躲过了攻击。萧海棠再次出击,蒙面人被击中了应声倒地,萧海棠疑惑地看看蒙面人,他身边却站着一男一女,男的厉声说:“堂堂男人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能耐。“男的说着伸手揭开蒙面人的面具,看清楚了他的容貌,咦:“是你!”男人的手抖了一下,不敢相信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同样一脸吃惊的女人。

    “你……”萧海棠的脸色大变,身子颤抖了一下,她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 “你终于还是要纠缠我。”

    蒙面人毫无表情的开口说道:“真想不到你这么无情无义,和他也有勾结,算我倒霉,我还会再来的”,说完消失在草原的尽头。

萧海棠尴尬地点了一下头,“谢过将军和夫人。”

赵延寿打量一下身边这位女人,看上去三十左右,虽然素面朝天,但仍然能看出是一个很标致的美人。

“夫人怎么和他有过节?”赵延寿疑惑地问:

萧海棠只是叹息了一声:“我叫萧海棠。十年前和夫君结婚,生有一子,夫君被朝中招去打仗,刚才这个人叫耶律昌,本来和夫君是同门弟子,当时是耶律昌先看上了我,我没有嫁给他,对此耶律昌一直耿耿于怀,和夫君的关系也变得不可调和,久而久之兄弟两反目成仇,夫君上战场之后,耶律昌也背叛师门,投奔了契丹,和夫君成了死对头,谁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对我念念不忘,几次找上门说夫君已经战死疆场,要把我带走,我是不会跟他走的,并且告诉他,如果再要对我纠缠不休,我就要弄死他。这不他又蒙面来袭击我,被你们撞上了。

“妈妈!”一个男孩远远地跑了过来。

“儿子,快谢过将军!”

“妈妈,我认识他,就是他说的要收我为义子。”

“哦!有这么巧的事。”赵延寿若有所思。

“噢!是这样的,我和夫人膝下无子,昨天看到这孩子,非常喜欢,想收他为义子,给他最好的教育和前程,还望夫人成全。”赵延寿诚恳地说:

“萧海棠有些意外地说道,“将军这万万不可啊,夫君临走的时候嘱托我一定要把儿子培养成人,他会回来接我们的,我和儿子一定要等到夫君回来,谢谢将军和夫人的好意。” 赵延寿和夫人听了那么多后,心里直发酸,这个女人用情专一,轻易不会说服她的。萧海棠的表情凝重望着远方,心里似乎有很多不得已的苦衷。萧海棠带着儿子匆匆从地离开了。

    赵夫人转过了身子望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心里荡开了一种自己从来没有感觉到的失落。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