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散木
王散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55,848
  • 关注人气:30,3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化之旅东莞行”采风作品(七)·汕尾作家姐妹花诗文

(2018-08-26 13:26:25)
标签:

文化

情感

旅游

历史

王散木

分类: 边走边看

       在可园,邂逅一段情

 

/刘映虹

“文化之旅东莞行”采风作品(七)·汕尾作家姐妹花诗文

   只是那么一眼,竟是再不能忘了。以至于心心念念,如痴如狂。

   枕一席古典情怀,闭上眼,我就是着旗装,梳旗髻,穿“花盆底”旗鞋的清代女子了。那园里的亭台楼阁,山水桥榭,厅堂轩院……在我面前铺展;一路雕梁画栋,青树翠蔓,佳木繁阴,让我流连忘返;幽幽曲径,依依垂柳,款款天鹅,无不引来啧啧赞叹;方的,圆的,曲的,目不暇接;青灰的,墨绿的,明黄的,姹紫嫣红……一切的一切,似展开一轴画卷,连同一个人,一段情,一起缓缓入梦来。

   跨过那道门槛,就迈进了一段历史。

   我看见他迎着我穿堂而来。他步履稳健,步步生风;他衣炔飘飘,目光如炬。上得前来,三言两语寒暄过后,我发现他眉宇间有武士风范,谈笑中又有文人风雅。他是“振奇人”,拥有文韬武略,是抗击外寇的民族英雄,琴棋书画亦样样精通。想来,曾国潘在上奏皇帝的奏折里评价他“胆识过人”,郑献甫评价他“孤行己意,磊磊落落”“宠辱不惊,生死不夺”都是恰如其分的。

   他引我穿过大门,来到草草草堂。我问他,因何将此处命名为“草草草堂”。答曰:为了纪念自己的戎马生涯。“老夫领兵作战时,什么都是草草了事,草草俱膳,草草成寐,草草盥洗,草草就道行之。”说罢,他指了指墙,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堂上的一幅对联,联语“草草原非草草,堂堂敢谓堂堂”,哦,原来此中有深意。老先生是在告诉自己也告诫后人:衣食住行,未必要十分讲究,但是一个人的为人处事,却不能够草草轻率。

   走出草堂,我们信步至擘红小榭。擘红小榭玉立婷婷,它不是大家闺秀,却有小家碧玉的“秀而不媚,清而不寒”;它虽精巧秀气,却也承载了他与鸿儒间的诸多欢笑。

   岭南佳果中,粤荔当推为首。“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当年杨贵妃想吃荔枝,为博美人一笑,尽管路途遥远,困难重重,唐玄宗一句话,快马加鞭,不惜“惊尘溅血”,就只为让美人吃到一口新鲜荔枝。品尝荔枝,新鲜最为重要。所以,“擘红”是他上佳的待客之道。

   夏日里,邀约志同道合的文人雅士,主人宾客欢聚在这一隅,灼灼烈日被挡在了俗世之外。就算是疯疯癫癫做一回自己的君王吧,谈笑风生,吟诗作对,泼墨挥毫,一口一颗荔枝,岂不快哉!要风雅,且待之。随着细碎步子时隐时现,声音忽大忽小,绕过门厅,由远而近,婢女鱼贯而入,手托玉盘伺立左右,晶莹剔透里滚动着一点点嫣红。拈起一颗,置于掌心,仿若托起一颗红玛瑙;剥去外衣,只见“甘露凝成一颗冰”,“冰珠”丰腴鲜美,无瑕可人;凑近闻,“露浓冰厚更芳馨”;咬一口,清甜直沁入心脾,余香还在唇齿间回环往复。啊,琼浆玉液也不过如此。 要痛快,一伸手,“就树啖之”,唯如此,方能“使色香味俱无遗憾,庶不虚作岭南人”。

   好一句“庶不虚作岭南人”,好一个豪放之人!他对友人的热情,对故土的热爱,全浓缩在这深深的慨叹上了。

   循着环碧廊,我们来到问花小院。虽是初秋,这里依然一片生机盎然。突然想到了他在宦海里沉沉浮浮,历经“三起三落”,并不顺畅,禁不住在小院里悄悄替他问一朵花:人生哪得春常在?问花花不语,只是低头浅笑。小院里走一圈,再转头看时,却发现它“似是无情却有情”,终悟得花语,无声却饱含智慧,它用它的一枝一叶、一花一果传达给我这样一份答案:即便是这小院,各类花草奇葩次第竞放,“你方唱罢我登场”,难道这样就可以把春留住,永远锁在这方小院子里了么?四时更替,具体到每一株花,不也都有怒放和凋谢时?人生成败、荣辱,都不过是一时,没有花开会永远不败!春,在,抑或不在,就问自己的心了。

   无疑,张公是懂得这种智慧的,要不怎么会在广西平定匪乱与当局者意见不合,适遇弟亡母病之时选择返乡“别筑可园,莳花种竹,了无宦情”?吃了败仗落魄时,感恩皇帝不重罪,使得自己还有园可筑,他觉得“春晖日永,寸草心长”,能陪在家人身边,能尽尽子孝,也是一种福气。我对他心生景仰。人生,看开了,释怀了,放下了,春也可以常驻。

   我似乎明白了,我不是在替他问花,我是在问我自己呀。瞬间,放不下的,跑掉了的……齐齐涌上心头。可园里,时空和缓,给了我一个温情的拥抱,我于是试着与自己和解。

   “走,赏鱼去。”好像有谁在召唤,可亭就在那方等我。步向可亭,回望三曲红桥竟是如此婉约多娇,环视一湖绿水旖旎缱绻。游鱼时而戏水泛起涟漪,时而吐个泡泡潜入水里。清风徐来,吹皱了这一湖水,似一袭罗裙起了褶皱,却吹不醒我的心事,扰不乱我的遐思。湖面倒映两枚绰约风姿——一个是可亭,一个是我。我望着它,它是否望着它自己?如此美好,它是否如我,顾影不自怜?

   穿行在这“人间福地”“天上仙宫”里,游游逛逛,不觉已是“华镫共影落”。

   我登上邀山阁,临窗而望,已然不见了群山迎面而来之宏景,但可园的一楼一台、一石一木、一山一水,一砖一瓦,无不尽收眼底。登高望远,在此邀清风揽明月,我也能算得上是个他所说的“览远怀畅”者吧?我转头欲问他,猛的发现他并未与我同游。

   他在哪?

   我听到了“绿绮楼”里传来丝竹袅袅,是他在抚琴么?我看见他在“壶中天”与客人对弈品茗,在“双清室”吟风弄月;他宴请骚人墨客,觥筹交错,他们开怀畅饮,笑语欢颜。推杯换盏,把盏交心,实为人生一大乐事!然而,繁华过尽,热闹之后,因何他独自黯然神伤,哀声连连?

   铮铮铁汉,也有万般柔情。身旁纵有妻妾常伴,若非红颜知己,此生亦枉然!幸得“可人如玉,雪海香天金作屋”。

   我看见那个叫雪香的女子,发如丝,眸如水,脸飞霞。营帐里,她伺立他身旁,她望着他,顾盼流转:在你血雨腥风的戎马生涯里,我哪怕只做一壶暖心的茶,也甘心情愿!

   她柔情似水,也英姿飒爽,“细马驼将,谁识参军是女郎”。她是“梅花香里一神仙”。

   他写道:“澄清未遂鬓毛加,雨雪天涯感岁华。钟鼎山林两惆怅,年马上看梅花”。在“澄清”天下之志还“未遂”时,他惊觉雪已落满头。“钟鼎”与“山林”,“独善其身”还是“兼济天下”,两难权衡抉择,惆怅漫天袭来。如何开解?多看看“梅花”吧,“梅花香自苦寒来”。

  “看梅花”,梅花是花,梅花是红颜,梅花更是知己,是雪中那缕暗香,是胸口的那一抹朱砂。

  心中抹不去的红色印痕!倥偬戎马,她照顾他的起居,她为他拂去一身尘土,为他舔舐内心的伤痛。“他日奏凯论功日,帷幄功劳属美人”。

  美人美。我多想凑近细看她那可人模样,无奈她已不知去往何方。

  无限感伤。醒来清泪两行,原来是梦一场。

  细思量,并不全是梦,我清清楚楚地记得:2018年8月19日,在繁华的莞城,在喧闹之外,可园以一种遗世独立的美好姿态接待了我。

  是以记之。

【作者简介】刘映虹,中学教师。广东省汕尾市作家协会会员,陆丰市作家协会会员。诗文散见《中山日报》《江门文艺》《广东教师继续教育》《广东语文报》《汕尾日报》《普宁文学》《澄海》《东岸》《汕尾文艺》等报刊。有诗歌入选《粤东诗歌光年》《出发地》《镜》等

“文化之旅东莞行”采风作品(七)·汕尾作家姐妹花诗文

可园:可心的遇见(组诗)

刘映辉  

 

1、草草草堂

 

一草是野草

戎马倥偬,风餐露宿

满目皆草野

 

草草相连是仓促草率

草草俱膳

草草成寐

草草盥洗

哦,元嘉也草草

 

草堂非草堂

叠石环水莳木,莫不匠心独运

 

草草不草

认真为官,居高怀远

认真归隐,纯任自然

 

草草中

前清过去了

民国过去了

很多糊涂账,留了下来

 

后人。岂敢草草

做人。岂能草草

 

    2、问花小院

 

无疑你是最春的色

不论春夏秋冬,不论阴晴冷暖

人头攒动中。花伞开合

衣裙飘飞

 

青砖垒高的台上

三角梅热闹出墙

吉祥草铺设垂帘

姹紫嫣红,哪一枝是

主人当年,拈过的紫薇

 

问花花不语

抬起头来,满院花草不管不顾绚烂四季

弯下腰,我拾起一粒草籽

清朝的鸟儿留恋此地

遗落的草籽

 

     3、可园的垂柳

 

那些绿,那么放肆

沿着水磨青砖的路

一路摇曳生姿,一路

拦住我

 

不要说柳丝漫卷,玉骢难系

主人策马归来

系马石还保留他的温度

 

城市建设中被逐渐冷落的树种

在喧嚣的人群中若无其事地生长

嘘,此刻请保持安静

我要背靠柳的腰肢

入画

 

4、亚字窗扇

 

华夏山水百年光阴滋养的木

法国夹色玻璃

繁体的“亚”字

成就中西合璧的窗扇

 

亚。

比冠首低,低的是姿态

比其它种种高,高的是境界

亚就是吉祥

 

法国夹色玻璃和木质“亚”饰

这是最好的遇见

美学遇见了美学

睿智遇见了睿智

 

       5、双清室

“清”,一缕兰若之香

自唇齿间缓缓流出

一念。唇红齿白

你的面容,竟有含笑的模样

仿佛天朗气清,仿佛惠风和畅

 

双清:境清心清,物我俱清

门扇外

亭明桥翠,花月映湖

“二居”的宣卷

鸟虫跃出,花卉姸丽

鲜红的款识刚刚落成

门扇内

楠木的棋盘,黑白子错落铺开

客人欲收回下去的子

戎马多年,主人捻棋的手

迟迟没有落下

 

一盘棋

下了一年又一年

从灯花如豆的雨夜天

直到某个鸟鸣清脆的晨曦

他们说:可以。可矣

 

    6、题张德甫手书石刻

想起功业未遂,雪落满头

于心不甘

欲全身而退,渔樵江渚

岂能了无宦情

 

浮浮沉沉,起起落落

雪香不懂得。钟鼎与山林的权衡

雪香懂得

持香研磨,在他满腹心事时

酒杯不要落空

柔声侍立。最是家常

 

功名固然可逐

天命亦当知安

坚硬的骨在沙场,柔软的心在故乡

 

他回转身来。看梅

梅是一朵花,一阙词

也是他的红颜

2018.8.21-22)


作者简介:刘映辉,中学教师,汕尾市诗歌学会会员、汕尾市作家协会会员。诗歌、文章散见于《羊城晚报》《广东教师继续教育》《香港汕尾诗词》《汕尾日报》《中学生语文报》《潮州》《东岸》等刊物。诗歌入选诗合集《韩师诗歌十五年》《最是山花烂漫时》《大潮汕女子诗选》《粤东诗歌光年》《镜》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