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散木
王散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58,369
  • 关注人气:30,3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喧嚣中寻找安然——“全国知名作家东莞行”采风美文展示之十七

(2012-10-19 04:45:16)
标签:

东莞

微型车

桥头镇

王散木

旅游

分类: 散文随笔

在喧嚣中寻找安然——之桥头记行

——“全国知名作家东莞行”采风美文展示之十七

 

禾素(香港)

 


等你,在桥头鈥︹︹斺斺溔骷叶感锈澏盖磐凡煞缁疃粲
桥头荷花节上的四位美女作家:湖南亦蓝、香港禾素(本文作者)、东莞婉玲、揭阳徐小鸣

 

    一场特大暴雨对一座城市的考验有时是相当严峻甚至是分外讽刺的,人们在安然恬适的背景下生活状态几乎都是从一个模子里脱出,而灾难一旦来袭,人性的高尚或丑陋便会在你眼前千奇百怪地展现出来,让你咋舌也好,赞叹也罢,这样一场人生舞台真实上演的变脸秀,总会让你久久回不过神来。

    东莞距离我居住的城市不远,50分钟的车程,可我在此居住了十八年之久,却从未踏上过那片土地。一直以来,我凭着一己的想象对这座城市有了一个基本定位:繁华喧嚣,工厂林立,空气污浊,盲流混杂。有人说起这座城市的名字,我的眼前立马会出现胆大包天的抢掠者,走来扭腰肢穿短裙的发廊妹,飘过工厂大烟囱腾腾冒出的黑烟,人总会不自主地皱一皱眉。正因为一直以来对它的偏见,许多次路过都没正眼瞧它,以致我前往参加中国散文学会东莞创作基地揭牌仪式时,让我在途中吃尽了苦头,这是对一个不以事实为依据的凭空想象者最好的警示。

    从东莞站出来,我和一个从成都来出差的小伙子在铺天盖地而来的暴雨中抢租到一辆微型车,淋湿了大半身的我惊魂未定地坐在车内,要不是小伙子眼明脚快冲上微型车,要不是他好心肯让我上车分摊一半车费,此时身后那狂风暴雨中排队候车的长长人龙里,肯定少不了我瑟瑟发抖的身影。

    司机是个经得起事的人,从他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一面开车一面照样哼哼小曲儿的精神劲能看出来,在他眼里,狂风暴雨和艳阳高照就是一个概念。这破破烂烂的微型车从火车站开出不够十分钟,突突突突几声忽然停下了,接着是漫长的等待,司机还在哼哼小曲,小伙子耐不住地问:怎么了,怎么不走了?轻描淡写答一句:堵车。在这节骨眼上堵车,我开始有点着急,时间本是掐得准准的,算着到桥头镇刚好六点,可以赶上晚饭,跟与会的作家们先见个面。似乎过了半个世纪,微型车就只挪了那么一挪,暴雨还在持续,放眼望去,前后左右都塞满了车,仿佛整个世界都成了车的天下。天和雨,车和人混杂一块,什么叫水泄不通,如是也。小伙子也是第一次来东莞,有点愤愤地发起牢骚来:什么鬼地方,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到这城市来了!司机忽然变脸似的正色对小伙子说:小伙子,话可不能这么说,你踏入这座城市不到两个小时,不要急于去评价它的是与非。它有没有价值,是让我们的心去肯定而不是轻易从嘴里说出来。我一听觉得司机这话说得有意思,便当作是帮小伙子解围,搭了几句话。询问之下,原来师傅姓刘,见他这么情急地维护这座城市,猜想应该是本地人吧?一看他那黑黑实实的模样又觉得跟广东人固有的一些特征差异太大,特别是那地道的北方口音,凭以上几点完全可以断定他不是本地人,我的好奇心一下便上来了。

    “刘师傅,您老家哪的?”“河南林县的。”刘师傅答得很快。我暗暗雀跃了一把:“哦,见您情急地护着这地儿,不说还以为您是东莞本土人呢!”刘师傅哈哈笑起来:“二十年前我从河南农村来到这里,从此就没回去,呆久了,有感情了。还有,这座城市给了我太多的东西,我没有理由不去爱它。”小伙子的好奇心也追上来了,经历一场暴风雨他很快学会了随遇而安,就地找乐,他操着一口浓重四川口音的普通话说:“师傅,这城市到底给了你啥子喲?我倒真想晓得哈。”

    “我的老家太过落后闭塞,苍凉的太行山下那片贫瘠的土地让我每每念及就莫名地心酸。冬日里几亩瑟瑟发抖的干瘦棉花田,冷秋秋站在地里的高粱苗子,干涸的河床流淌着那么一条汩汩细流,人们的眼神永远呆滞无光,走近前去打个招呼,看那笑起绽开的牙床糊着几十年的柴米油盐,你的心更是觉得悲凉。村里只有一个小卖铺,卖着的都是些陈年过期的物品,因为根本就没几个人有闲钱去帮衬。那年三十晚上我站在院子当中的腊梅树下,抬起头看着挂在高空的半个月亮,整个村子静得出奇,静得仿佛头顶上腊梅花开的声音都能听见。我沉重的喘息声一下一下砸疼了自己,我忽然强烈痛恨起这似乎永无止境的黑暗与静寂,那一刻,我发誓,一定要离开这里,一定要到一个繁华热闹的城市去!大年初三,我就卷起铺盖离开家人,乘上开往南方的列车,我并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尽管没有目标,却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南方。我知道那里一定会比北方强。后来辗转来到东莞桥头镇,当时它还没这么繁华,我在地盘做泥水工,当年我们这样的人被视为城市的最低下阶层,国家早在五十年代末便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定位——盲流。从农村盲目流入城市的人。我觉得这个定义不是太恰当,并非所有人都是盲目的,比如我,就有着比谁都清醒的意识,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心里有一个谁都无法动摇的方向。”

    堵了将近三小时的车流忽然在这时候通了,下班回家吃饭的交警开始回来指挥交通,有了交警的疏导,那些抵死不肯互让的良民们终于收回仇恨的目光和即将抡起的拳头,退一步海阔天空,整个世界就因各人退了那么一小步而显得无比宽阔起来,刘师傅加大马力向着宽敞笔直的大马路快速驶去。这回轮到我急了:“刘师傅,故事还没讲完呢!这座城市到底给了你什么?”刘师傅提高嗓门乐呵呵地瞅我俩一眼:“嗨,还能给什么?车子房子老婆孩子,这些安身立命的东西一样都没少。我做泥水工做了三年,攒钱买了一辆破车开始帮人拉货,后来换了辆二手车拉人,现在我已经有三辆车,一辆租给人,好的那辆天气好时开出来,今天逢着这样的天气,就委屈你们坐这小破车了。”我和小伙子啧啧赞叹道,看样子您完全融入这座城市了,也算是成功人士了嘛!

    “哈哈,咱现在也是东莞户口了,也算是本地人了吧?说真的,这座城市非常公平,对于一个勤奋的人来说,机会无处不在。可对我来说这些不是最重要的,它们只是体现了我努力之后得到的结果。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当年离家时所想要追求的东西已经实现,我害怕农村里那种连腊梅花开的声音都能听见的静寂,那可不是你们想象中的浪漫景象。我认为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想着自己即将和每一个村民一样目光呆滞、毫无价值地活一辈子,那样的人生对我来说简直生不如死。我宁愿在一片喧嚣中辛苦奔忙,就算撞得头破血流我也一样安然受之,只要是为了自己的理想,不管身旁世界怎样喧哗嘈杂,心中自有一方净土,让你夜夜安躺于家。”

    我们这一路的艰难险阻换了谁都恐怕难以承受,比如刚经历了近三小时的堵车,在跑了不够几里地的某个转角处忽然陷入一片汪洋,马路由于特大暴雨变成江湖海一般,汽车熄火,看着四周围泡在水里的车子几乎都要漂浮起来了,让我想起一部陈年旧片子《汪洋里的一条船》,此时的景象有些壮观,怕是可以称作汪洋里的百艘船了。看着泡在水里的刘师傅乐呵呵地使劲推着车子,我和同车的小伙子想下去帮忙,刘师傅死活不让,他说我们是客人,不能坏了规矩。车终于推到浅水处,刘师傅浑身又是汗水又是雨水脏兮兮地跳上车,‘咔咔咔咔’一下一下努力发动着油门,在我们几乎绝望之际,车竟然在水里轰隆隆隆神气地吼叫起来,每行驶一步都有可能再度熄火的状况下,我终于平安到达了酒店,尽管50分钟的车程我用了五个小时才到达,看着在风雨中疾驶而去的微型车,我的心却很宁静,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欣喜的,我在这短短的五个小时中看到许多,听到许多,亦得着许多。

 

    第二天早晨,当我与一众文友站在桥头镇那万亩摇曳生姿的荷田前面,艳阳高照,荷香阵阵,我竟以为昨夜的狂风暴雨只是一个梦,眼前这万亩清荷,犹如都市里的一个童话。听到一旁陪同的桥头镇文广中心的朋友说起,这万亩荷塘到了冬季便会将湖水抽干,残荷将直接翻入泥土里作为肥料,撒上油菜花的种子,到来年开春之际,整个世界从碧绿青翠摇身一变成了金灿灿一片,那会是怎样一个美丽的新世界呀!这种取之自然还于自然的想法,这种在寸土寸金的现代都市里返璞归真的勇气,让我不禁感慨造物者的智慧和眼界,让我开始对这座城市另眼相看。

    几天来游走于飘着淡淡莞香的寮步芽香街、结满果实的的荔枝园、古朴幽深的罗氏宗祠、人去楼空笑声不再的女间、别致精巧的可园……忽然觉得刘师傅在此处能够安身立命绝非偶然,这座城市里一定有让他安之若素的某种东西存在。或许东莞这个地方,既有着城市的繁华,又暗藏着乡村的朴素,令这个怀揣着梦想由北向南的异乡人,在喧嚣都市里寻找到一份安然,城乡的差异没有磨灭掉他淳朴善良、勇于承担的本性;城市的喧哗浮躁,没有吞蚀他从容顺变、积极乐观的气度。在精神与物质能够充分体现的城市里,他的生命有了更深层次的意义。

再看这座曾往来多少过客的城市,也许骨子里本就是安然静美的,倘若你能随时用心去发现这种美的存在,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纷扰喧嚣,你心中的那份安然,必然紧紧跟随,不会丢失。

                                                              2012年10月16日于香港

 

 禾素,傣族,香港著名散文家,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香港普通話教育學會理事,香港藝術教育及普通話朗誦中心藝術總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