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散木
王散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59,284
  • 关注人气:30,3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散木:过年

(2010-01-25 07:42:50)
标签:

王散木

杀年猪

东家

鞭炮

晾水

小村庄

旅游

分类: 散文随笔

过 

——杀年猪

 

王散木

 

河南 春节 风俗 过年 祭灶 守岁 

 

    小时候最盼是过年。过年的时候,放鞭炮、杀年猪、穿新衣、大人给压岁钱,还能吃到好多好多平时吃不到的好东西,有过错也不受责骂。

    那时候,乡下很穷,不少家庭农闲时每天一般只能吃上两顿饭。然而,一到腊月,人们精气神儿仿佛陡然旺盛了,平时沉寂的小村庄也一下子喧闹了许多。那首年年重复、人人会唱的童谣,此时也再度成为孩子们的热门流行曲:

     新年到,新年到,

    闺女要花儿要炮,

    老妈要条黑头巾,

    老头买顶新猴帽。

远近疏落的小村庄时不时传出清脆的鞭炮声和凄厉的猪叫声。这是手头稍微活泛或有人在外做事的人家在宰杀年猪了。

    杀年猪,在我们豫南老家是件很慎重很神圣的事情。再大的猪都要一刀让它绝气,否则被看作是来年一年的不吉利,杀猪的人家自然都要请手艺高的。父亲在当地是远近闻名的农家多面手,织布印染、酿酒制醋、修房垒灶、杀猪宰羊乃至操办红白酒席等,凡是农家需要的技艺,样样都精通。老人家勤劳善良、乐于助人,每到腊月杀年猪时,更成了乡邻们争相约请的大忙人。

    听父亲说,早些年宰杀年猪时很有讲究,不仅主人家(旧时称“东家”)要摆案焚香放鞭炮行跪拜礼,屠宰师傅操刀前也得净手默祷。后来这些繁琐的礼仪不断简化、解放后更加从简、沿习至今几乎再没什么讲究,但操刀前的一挂鞭炮还是少不了的。至于“噼里啪啦”的长短,自然要随“东家”的家境与心境而定了。

    腊月里跑前跑后看杀猪、凑热闹、蹭油水,确为我儿时的一大乐事,也是终生难忘的。无论谁家杀年猪,总要围上一大堆凑热闹的,娃娃们更是挤前挤后、碍手碍脚挨了骂还照挤不误。当去毛洗净、圆滚滚白生生的肥猪挂上架后,割下的第一刀肉就是东家用来招待客人的。

    此时,应邀“吃猪晃子”的乡邻也都陆陆续续地到了。女主人早将猪晃子紧好,打成豆腐块状,起到篾筛等器物中晾水。所谓猪晃子,就是猪血。猪的鲜血掺入盐水、姜汁、葱花等佐料后,放入锅里煮,使其凝结,这个过程在我们老家称为“紧猪晃子”。名义上是请邻居们来吃猪晃子,但实际上桌的菜主要还是大碗大碗或用小盆子装的大肉,配以其他几样素菜,再点缀一两碗或炒或烩、甚为鲜嫩可口的猪晃子。

    开饭了,主客照例有一番相互祝贺、道谢的话,然后,香喷喷、白生生的大米饭便端到每个人的面前。满桌热气腾腾的香味灌入鼻、沁入胃,耐不住的早不知咽下多少口水了。那年月大家都没有喝酒的习惯,吃饭就是吃饭。稍后两年逐渐时兴喝酒,其实也就是几角钱一斤的散装白酒,你敬我让地喝上几杯,客客气气,暖暖和和,然后就上饭,从没有喝醉的。

    现在上街买肉都挑精瘦的,那时确专拣肥多于瘦的“肋条”。餐桌盆中的大肥肉块子夹起来亮闪闪、油晃晃,入口香嫩鲜美,仿佛什么样的山珍海味都难与之相比。按老规矩,小孩子是从不让上桌吃饭的,所以我们这些穿开裆裤的孩子就由厨房里的婶子大娘们招待,但吃的决不比大人们差。因为长辈们的观念是“欺老不欺小,欺小忘不了”。

    说来说去,杀年猪、吃猪晃子的习俗,实际上是乡间一种特殊的聚餐、聚会、聚谊形式,也是欢欢喜喜过大年的前奏曲。儿时的这些情景,在你成人之后无论走到天涯海角,居于何种地位,回忆起来总是那样的趣味无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