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散木
王散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64,044
  • 关注人气:30,3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位十四岁少年心中的母亲

(2009-12-22 08:03:34)
标签:

奶奶

少年

作业本

姐弟

双引号

东莞

散木

情感

分类: 散文随笔

感谢新浪网把本文推荐到博客首页!

(情感每日博文排行第32位)

一位十四岁少年心中的母亲

 

王散木

 

    星期天,整理书柜。我抱起一大摞平放着、规格大小不一的书本,准备调整到另一层书格里去。不经意间,一个黑色塑料封皮的作业本滑落。原以为是以前整理图书时,没在意落到里面的一个没有用途的旧本子。于是,就捡了起来,随意翻看了一下。

    谁知,就是这随意一翻,作业本的内容牢牢吸引了我,使我把作业本的第一篇内容一口气读完。我很震撼,这是一位十四岁少年的一篇日记。日记中真实地写下了这位少年心目中的母亲。日记的题目是《母传》。题目虽然有点大,但是情感真挚,发自内心。日记说:

    母亲出生在东莞某镇一个小村里。农村的人啊,从小就得帮助做家务,哪有(我们)这一代悠闲。每天耕田种地,做完各种家务活才可以吃饭、做作业。在村子里,外婆家有很多的田地,母亲在各方面都勤奋、吃苦,十几岁时已成为家中的主要劳动力。

    读完镇初中,母亲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师范学校。1986年,母亲师范毕业。本想到大学继续深造,但耐不住外婆的嘴舌,回家乡任教。至于“父”母间的罗漫史,母亲不愿意说,我也就没有兴趣知道。只知道是由于“父”在母亲的眼中像周润发,所以就在1988年嫁给他了。当时,教师是国家干部,不得违反计划生育(政策)。所以,生下我的一年后,也就是1992年,母亲辞职。之后,母亲在舅父的玩具工厂担任QC,其间也有自己做点小生意。1996年,“父”母离婚。母亲对我讲,“父”外貌好,气质好,声音也不错(曾拿过镇里十佳歌手),但人品差极了,且脸皮厚。虽说离婚,但在离婚前,“父”只给我留下淡淡的、朦朦的印象。母亲曾说,他走的时候,自己曾给过他十几万读书。没办法,离婚后,“父”只可能带坏我们姐弟,所以母亲就把我们都“包”下来了。可以想象,母亲一个人承担起两个儿女的生活、教育,是多么不容易啊!“父”曾写过一封信来,他说他会发财,到时会来接我们。

    为有更好的学习环境,母亲把我们带到东莞,放弃了镇电视台的工作,到东莞白手起家。母亲以前读师范的同学在东莞工作,所以我们很快就到了东莞某小学,并在四年级就读。说实在话,东莞这个小学挺逊的,但为了方便上市里的初中,在这里提早办了户口。母亲靠着家乡里租地里收来的钱,去了某音乐学院进修。也就是说,我们一家三口都成了学生,生活在这时变的拮据。就在这时,“父”找上门来了。我们搬来东莞的事惟独他不知道,一定是奶奶告诉他了。本以为他是“发财”来了,怎料啊却来向母亲借钱!母亲只给了他几百块,把他打发走了。唉,有多少天,母亲躲在自家角落啜泣着……

    母亲在家乡买了一块地,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却已经是负债累累了!她在地上盖了房子,把奶奶从布满蜘蛛丝网的屋子迁到(新)房子里,给她老人家度过(晚年)剩下生活。除了“父”之外,奶奶的子女都有自己的事业,生活过得很好。母亲待人好,乡亲父老都喜欢帮她。因此,生活负担(稍微)减轻了。天晓得,“父”竟然到和母亲有(亲朋)关系的人“借”钱去了,甚至奶奶那里。这已经够可恶了,他还教奶奶如何骗钱给他。心软的奶奶啊,把自己儿子宠到这田地了。我们经常探望奶奶,母亲还经常教奶奶如何对付她的“乖”儿子。我们开始怀疑“父”是不是吸毒了。一次,召集亲戚把他拉到了戒毒所,发现他并没有吸毒。奶奶死时,还是没有摆脱“父”的花言巧语,这负心人最终也没来参加(奶奶的)葬礼。

    此后,我们搬到了东莞东城的一个住宅区。妈妈在琴行任教,虽然还有债务缠身,但生活优裕多了。我们不希望再见到“爸”了……

    这篇日记通篇的语言很朴实,叙事很客观,感情色彩也十分浓厚。除了括号中是我为了补充明白而加上的字句外,其余全部是少年的原话原字句,没有做任何修饰润色。细心的读者你也许会发现,日记中的“父”,自始至终都是带双引号的,这也是少年原文中的样子。这个父亲在少年的心目中一直都是“所谓的父亲”,就连文末的一个“爸”字也是加了双引号的。

    少年的生身父亲,在少年的心中只是一个血缘符号,少年始终不认可他。有一次,我们谈心时,少年说了那次他父亲找他们借钱的情景:当时我和姐姐都已经是小学四年级学生了,他为了骗取妈妈的同情,竟然当着我姐弟俩的面下跪哀求,妈妈不愿意看他那种不顾廉耻的样子,把家里当时仅有的几百元钱都给了他,他才离去,从此我们更看不起他了。去年,少年那在外游荡、一直不务正业的生身父亲死于非命,依照伦理纲常,我们让少年和他的姐姐一起去送他的生身父亲最后一程,少年和他的姐姐很不情愿。事后回家,姐弟俩一致说“很没意思”。少年姐弟俩很替母亲争气,高中毕业后,双双考上了全国重点大学,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志向。

    天下的父母们啊,你为儿女付出了多少、做过了什么?哪怕是懵懂少年,他们心中都会有一杆秤、一本账,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们终生都不会忘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