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散木
王散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64,044
  • 关注人气:30,3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可园,岭南园林中的珍品

(2009-08-25 06:23:08)
标签:

散木

园子

亚字

落地罩

张敬修

分类: 散文随笔

可园,岭南园林中的珍品

王散木

 

可园,岭南园林中的珍品

 

  没到东莞之前,就知道这里有座被誉为清代广东“四大名园”之一的可园,因此来这里不久,便专门对可园考究了一番。

   传说园子的主人张敬修在可园落成之际,准备取名为“意园”,即满意、合意的意思。完工后,张敬修广邀文人雅士、骚人墨客,大摆筵席庆贺。席间征求园名,众人不知是被美酒熏醉了头脑,抑或是这个园子确实建得太好了?一时竟找不出合适的词语,只是连声称赞“可以、可以”。“可以”两字,虽是泛泛空言的应付、推托之词,然而,言者无意,听者有心,张敬修见大家众口一词,很快联想到“以”与“意”近音,“可”在“意”之前,“可”比“意”优先。“可”有“可人心意,合人心意”之解。于是,便决定取名为“可园”——自谦为“可以的园子”。

   作为岭南画派开山鼻祖的居巢,是跟随张敬修多年的幕僚,客居可园作画多年,每有得意佳作,也多盖上“可以”一印,此印尚存,也是可园命名的实物凭证。还有一种说法,是园子主人张敬修的侄儿(比张小6岁)张嘉谟在其《可轩跋》里记载:可园的命名,有无可无不可、模棱两可的意思。说是张敬修在宦海中曾三起三落,“再仕再已,坎止流行,纯任自然,无所濡滞。其于乐天知命之学,深造有得……”以图教育子孙后代在宦途上“可行则行,应止则止,乐天安命”。统而言之,可园的命名,有“可以”、“可人”、“无可无不可”三层意思。古人尝有“花能解语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的名句,其中的“可人”就是合人心意的意思。当然,有关可园名字的由来,还有多种解释和说法,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这个庭园“可堪游赏”。

 

可园,岭南园林中的珍品

陪同采风团作家夏子(中)、甘蔗林(左)游可园

 

  “可羡人间福地,园夸天上仙宫”。游罢可园,你不能不叹服可园大门外这副“鹤顶格”嵌字对联概括实在精当得体,评价客观贴切自然。

   由四周建筑所围成的中心大院被划分为西南、东北两个景区。西南景区主要景物有岭南果木、曲池、湛明桥。东北景区平面较方整,有假山涵月、兰花台、滋树台、花之径等景点。环绕庭院布置有半边廊——环碧廊,将三大建筑组群紧密地连结在一起。

   整个园子建筑为清一色的水磨青砖结构,外缘呈三角形,虽然占地面积不大,但园中建筑、山池、花木等景物却十分丰富。据有关园林专家介绍,这园子建造时是运用了“咫尺山林”手法的,故能在有限的空间里再现大自然的景色。全园所有楼阁亭台、池桥厅房,通过130余道式样不同的大小门及游廊、走道联成一体,设计精巧,布局新奇,把住宅、客厅、别墅、庭院、花圃、亭阁、书斋、假山、水榭艺术地揉合在一起,天衣无缝。无不显示出岭南园林美妙、雅致的建筑特色,堪称岭南园林中的珍品。  

   我外出游览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按图索骥”,对照着景点布局图寻找最佳参观路线,并选择路线上的精致景点。步入庭园,即是环碧廊。长廊环绕整座园林,环长廊一周,全园景色可尽览无遗。环碧廊的开端设在“擘红小榭”(又称“半月亭”、“半边亭”)之中。“擘红”是剥荔枝的意思,擘红小榭就是主人邀请文友品尝荔枝的地方。双清室是可园的又一胜景,其结构十分奇妙:堂中的建筑、地面、天花、窗扇皆用“亚”字为图,相传亚字是吉祥之字(亚,表示崇高无比之意,因远古的图腾、古皇帝墓道、皇帝祭天祀祖的圣地都筑以亚字形,繁体的“亞”实际是一个简单而有繁复的四方形图案)。双清室是园主人用来吟风弄月的地方,根据堂前湛明桥翠、曲池映月之景,而命名“双清”。 “双清”之后,是“问花小院”,为主人赏花之处。顺环碧廊步出“问花小院”,来到一处广阔空间,园中花丛果坛,满目青翠,被称为“壶中天”。“壶中天”无任何建筑,它是倚着四面的楼房而形成的一方独立的空间,是园主人下棋喝茶的小天地。“可堂”是可园最庄严的建筑,四条红石柱并列堂前,显得气派不凡。堂外左右两廊长花基,秀丽中蕴藏着庄严肃穆。右前方设一小台名“滋树台”,为专门摆设盆景之用。堂外正中筑一大石山,状似狮子,威武雄壮,其间建一楼台,人称狮子上楼台。

 

可园,岭南园林中的珍品

采风团精彩四仙女与两位帅哥在可园

 

  整个园子布局高低错落,处处相通。曲折回环,扑朔迷离。基调是空处有景,疏处不虚,小中见大,密而不逼,静中有趣,幽而有芳。加上摆设清新文雅,占水栽花,极富南方特色。

   可轩,又名桂花厅,因地板、落地罩以桂花纹装饰得名。地板用板砖与青砖加工,打磨光滑,拼凑针插不入。厅的地面正中装一铜管,连通隔壁小房,仆人房内鼓风,厅内则凉风阵阵沁人心腑,其舒适可想而知。这应该是我国早期的“空调”吧。因为有了这一装置,宾主无论怎样高谈阔论、或者密语细斟,都不会受到仆人干扰。此厅上为邀山阁,高16.5米,是可园的最高建筑。可堂,面宽9.9米,进深9.1米,歇山顶,三开间,六角形支摘窗,梅花纹落地罩,横披、裙板浅刻花卉寿石纹、通雕莲蓬鸳鸯纹图。

   进入可园,有一处景点不可不看。那就是入可园大门转左,有一大厅,这就是有名的草草草堂。见到这个名字,你千万别误解为这就是一间草堂,或者是草草了事所建,实际上是张敬修为了纪念自己的戎马生涯,而为之命名的。他说:一个人对自己的品行和办事,不能草草轻率。但是衣食住行的场所,未必要特别讲究。他回忆自己领兵打仗时,饮水有尘,吃饭有沙,住丛林,睡草地。“偶尔饥,草草俱膳;偶尔倦,草草成寐;晨而起,草草盥洗。洗毕,草草就道行之。”那时,什么都是草草了事,因此辟一堂名为草草草堂。草草草堂有一联语道出了堂名的深意:“草草原非草草,堂堂所谓堂堂。”

 

邀山阁

 

   我偏好可园的雅致与宁静。那里的亭台楼阁、厅堂轩院、山水桥榭乃至一沙一石,一草一木都赋予了艺术的生命。建筑装饰艺术与历代民间工艺品共冶一堂,给人美的启迪和艺术享受。这是一座民间工艺的璀璨殿堂,这里的书法、绘画、诗词、歌赋都蕴涵岭南文化特有的气息。置身其中,我便恍恍然与可园融为一体。

   穿越时空界限,可园门外,两位衣束清装的丫鬟作礼相迎。“环碧长廊”细碎的脚步,簪环作响,引领着满园的无限春光;“擘红小榭”里玉指轻托着水晶盘中的荔枝格外鲜亮;“可轩”堂内青砖桂形地板泛着水光,是否宾客惊叹之余不慎将玉碗打翻?“邀山高阁”无一钉一铁,雕梁画栋,秀丽异常,袅袅娆娆飘来淡淡的酒香……张公啊,昔日在此可曾邀月把盏?抑或抚琴弄影?一缕清风拂过,曲池风荷的“双清室”再现江南胜景:“清波青盖两茫茫,荷叶珍珠竞彷徨。池畔凉风含笑去,叮咚一串响琳琅。”文人雅士,吟风弄月,就连池中金鲤闻墨香亦欲把龙门跳跃;“问花小院”佳木葱茏,奇花异葩,竞开不谢。手执团扇的深闺女眷追蝶戏耍,疑似《红楼梦》中情景,湘云妹妹醉卧花海的地方;旁边的“壶中天”超然物外,见岭南画派鼻祖居廉居巢兄弟、诗人张维屏、篆刻家徐三庚等雅士正与主人品茗下棋。谈笑间,陈氏后人示以传世名琴“绿绮台”待沽,赵氏世交送来“千角灯”相赠,敬修老先生一语幽默:“可以!可以!老夫该将此旷世名琴、千古奇灯赠与二十一世纪的子孙,让后人共享我中华数千年灿烂辉煌之文明!”

   张公一句话,惊醒幻境人。现实中的俗人我面对东莞悠久灿烂历史和精美绝伦古迹,我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景仰感奋之情,只有默默地用心去与历史交流。静默的古迹,承载了太多的责任,让人们在感悟历史的氛围中,振奋民族精神,增强民族自豪感和凝聚力,获得一往无前的勇气!

 

 

 

   游可园,对园子的主人张敬修(公元1823-1864年)自然还是要略知一二。此人生于清朝道光四年,尽管相貌平平,但性格却与众不同,自小勤奋好学,胸怀大志,对唐朝宰相张九龄、殿中监张九皋、诗人张志和、民族英雄张家玉等人物十分的崇拜和向往。后以例捐得官,投笔从戎,走南闯北,靠军功官至浔州知府、广西按察使、江西按察使署理布政使(相当于现在的省长兼省军区司令)。期间,虽历经三起三落,但仍不断升官发财,从县级到地市级直至省部级。后因病解职回乡隐居,买田置地,修建可园。张敬修还是广东有名的艺术家,金石书画、琴棋诗赋,样样精通,这在可园的园林建筑风范中得到充分表露和展现。涉及到张敬修其人,有三点情况值得探讨——

   其一,是关于修建可园的资金费用。我们不敢妄议资金来源是否合法,也不能臆断张老先生为官到底怎样清正廉明,但从园子规模规制与各种设施的完善情况看,应该是一笔巨额开支。从人们经常能够听到的“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句话里,我们也许能够悟到点什么。张先生先前在军中虽然级别不高(四品以上),担任的却是专管钱粮供给的肥缺。况且,后来又是集军政钱粮大权于一身的省部级高官呢。要不,你根本无力修建起如此规模、如此精致的园子的!

   其二,在个人的私生活方面,老先生同样未能免俗。据说张敬修在广西军中有一红颜知己(名为雪香的小妾),最初只有15岁,因张喜画梅花,故为取雪香之名。这一情况,是张的多年军中好友居巢在一首写雪香的词里透露的。居巢《烟语词·减字木兰花》云:“可人如玉,雪海香天金作屋。卷上珠帘,豆蔻梢头月子纤。平蛮幕里,记得羽书留粉指。细马驮将,谁识参军是女郎。”张敬修回东莞三年,曾把雪香的画像带到广州给好友张维屏观看,张维屏为之写了四首诗,都涉及到雪香,称张的军功有一半应归雪香。张维屏题《雪香小照》云:

    梅花香里一神仙,细柳江干结绮缘。彩笔新词传唱遍,记将筝柱数华年。

       九天旗鼓肃风云,玄女韬钤自古闻。话到木兰征战事,谁云女子不从军?

       顾牧生来善用兵,早闻平乐保危城。近从台上观星象,上将光中有小星。

       信道梅花是喜神,霜威到处转阳春。他时奏凯论功日,帷幄功劳属美人。

但雪香后来不知所终,因为不是明媒正娶,张家族谱、祖牌自然不可能有记录,张家的后人亦不得而知。

   其三,张敬修与曾国藩的关系。张敬修参与镇压太平军是有史可据的,但是曾国藩提议任用他,却是很有意思的。曾国藩在围剿太平军时,曾向朝廷上疏,要求调广东的张敬修到湖南帮助抗击太平军水军。与此同时,曾国藩也给两广总督叶名琛写信要求其派张到湖南衡阳协办水军。然而,曾国藩的幕僚中有人极力反对,说张是桀骜不驯之人,千万不能用。曾国藩说,不要紧,我用其所长,只让他训练水军,不让他带兵就是了。由此可见,张敬修与曾国藩之间也有一段纠结不清的瓜葛。

  话题还是拉回到可园。建筑学家认为,庭园要“远借”外景,必须要有高大的建筑物。参观了可园的人都知道,邀山阁是可园内最高的建筑物,楼高4层,在150多年前,邀山阁也是东莞县城最高的建筑物。

  为什么要在庭园内建如此高的楼阁?可园的创建人张敬修在《可楼记》中道出了其中的原因:“居不幽者,志不广;览不远者,怀不畅。吾营可园,自喜颇得幽致,然游目不骋,盖囿于园。园之外,不可得而有也。既思建楼,而窘于边幅,乃建楼于可堂之上,亦名曰‘可楼’。楼成,则凡远近诸山,若黄旗、莲花、南香、罗浮,以及支延蔓衍者,莫不奔赴、环立于烟树出没之中,沙鸟江帆,去来于笔砚几席之上。”这段话,张敬修有夸大其辞之嫌,因为建于可堂之上的可楼毕竟只有两层楼高,并不能尽览大海和“远近诸山”。正因为这样,张敬修觉得“既营可楼,而览仍不畅。”

  为了真正达到“远借”外景的目的,张敬修在园的西面再建高阁,于是登临纵目,“数百里之山咸赴,其高视远览,目力且为之穷”。清朝嘉应太守张榕石将此高阁命名为“邀山阁”。

  所谓众山“咸赴”,是指登上邀山阁,可见周围群山如迎面而来。堪舆学认为,周围群山朝向主体建筑,这是“宾主相生有情”的美好格局,属“贵格”。书云:“惟有朝山真有情,将相公侯立可断”,如“迎面而来”的群山山形俊秀,有利出文人;如山形雄壮,如旗如鼓,有利出武将。两者兼备,有利出文武双全之人。这些都应验了张敬修投笔从戎能文能武。

  然而,万事自古总难全。虽然邀山阁和周围群山“宾主相生有情”,但作为可园最高的建筑物,邀山阁后面不见“玄武靠山”,左右也无“龙山虎山”,堪舆书称:“后无靠山孤高独耸,为官不稳且损寿”,张敬修只从造园艺术角度建楼,没有考虑到这一方面。邀山阁的顶层四面开窗,用于看风景固然好,但常被八面来风所袭击,难以“藏风聚气”。而且可园的平面呈三角形,古人认为,这种地形也不利健康。由于在战斗中多次负伤,张敬修于41岁正值壮年时便死于东莞博厦家乡可园。这是否可以看作是“智者千虑,终有一失”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