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巨飞
陈巨飞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7,085
  • 关注人气:6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句顶一万句》影评:我们都在找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2016-11-15 18:37:15)
标签:

娱乐

文化

时评

情感

分类: 评论

《一句顶一万句》影评:我们都在找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编者按:

《一句顶一万句》是一部由刘震云的女儿刘雨霖执导的电影,改编自刘震云的同名小说,于2016年11月11日上映,讲述一种中国式的孤独感和友情观。该剧的剧情为,牛爱国和妻子庞丽娜“说不到一块儿”,后来妻子和蒋九私奔,牛爱国数次想寻仇杀人,最终却放下刀子,决定和妻子离婚。影片上映后褒贬不一,有人体验到一种“欲哭无泪”的触动与震撼,也有人认为电影远不及原著好看,是一次失败的改编。

   《一句顶一万句》影评:我们都在找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01

《艺术人生》的一期访谈中,主持人朱军问一直单身的演员王志文,你怎么40岁了还不结婚? 

王志文说,我还没遇到合适的。 

朱军又问,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女孩? 

王志文若有所思地说,就想找个能随时随地聊天的。 

朱军笑道,这还不容易? 

王志文很认真地回答说,不容易。比如你半夜里想到什么了,你叫她,她就会说:几点了?多困啊,明天再说吧。你立刻就没有兴趣了。有些话,有些时候,对有些人,你想一想,就不想说了。能找到一个你想跟她说、能跟她说的人,不容易。 

这就是我们群体的孤独。

 在小说《一句顶一万句》的前半部“出延津记”中,孤独无助的吴摩西失去唯一能够说得上话的养女,为了寻找,走出延津;小说的后半部“回延津记”写的是现在:吴摩西养女的儿子牛爱国,同样为了摆脱孤独寻找说得上话的朋友,走向延津。一个出走,一个回归,他们寻寻觅觅,与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话,试图表达内心的矛盾与无助。

 电影《一句顶一万句》同样想告诉我们:我们想找一个可以说话的人,是多么艰难。

《一句顶一万句》影评:我们都在找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02

电影的开头,是在喧闹的民政局办公大厅,前来结婚或离婚的人络绎不绝。结婚的原因是“我们说得着”,离婚的原因是“我们说不着”

 爱情的确是如此,所有爱情的发生都源自于两人有话说、能交流,而不在于身份、地位、年龄。如果失去了这个根本的基础,那就不是爱情,就是一种变相的交易。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是痛苦找不到出口,得不到释放。所以黄磊在《我想我是海》中唱道,没人分享,再大的成就都不圆满;没人安慰,哭过了还是酸。

 在国外,可以找一个树洞述说自己的心事;在中国人隐忍的民族心理下,有话不想说、不能说、不敢说,那只有憋在内心深处,或者在没人的深夜里恸哭一晚。

 不过,电影还展示了另外一种孤独,这种孤独比无话可说还要痛苦,那就是没话找话、自说自话

《一句顶一万句》影评:我们都在找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03

牛爱国和战友杜青海谈起自己的婚姻危机,说自己和妻子庞丽娜“没话说”,杜青海建议牛爱国,你找话啊。 

于是牛爱国认真地学习了“松鼠鳜鱼”的做法,开了一瓶红酒,郑重其事地想和庞丽娜聊一聊天。哪知道两个人仍然话不投机:一个在那里雄心勃勃地设想着未来,另一个心不在焉地“哦”着,使找话说的人最终失去了兴致,两个人不欢而散。

 其实,两个人有话说,不一定要到“生态园酒店”,就算是街边的小摊儿,也能其乐融融。庞丽娜和蒋九就有话说,两个人一夜说的话,比和牛爱国十年说的话都多。他们在火车站前的饺子铺吃个饺子,都要有说有笑,秀一下恩爱。 

我们是否有“没话找话”的经历?很多时候,我们喋喋不休,对方却沉默是金;我们搜肠刮肚找出了话题,对方却回复了“呵呵”;我们小心翼翼地问对方“睡没”,没想到对方说“睡了,你也早点睡”;我们发了一条仅仅一个人可见的朋友圈,而对方终于“无视地走过”。

 席慕蓉在《一棵开花的树》中写道,为了遇见,一个人在佛前求了五百年,她变成了一棵树,慎重地开满花朵,等候在对方必经的路旁。然后呢,对方也是“无视地走过”,只剩下朵朵凋零的花瓣。

 还有花去自己半年积蓄漂洋过海来看你的那个人,她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然后呢?只落个“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已”。

《一句顶一万句》影评:我们都在找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04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喃喃自语,是一个人“狂欢”抑或“孤单”的最高形式。

 在巨大的佛像前,牛爱国泪流满面,自语道,我不想杀人,杀人后,我女儿就没爹没娘了。火车站前,他偶遇私奔的庞丽娜和蒋九,马上起了杀念,但真的面对着背叛自己的妻子时,牛爱国却说,我没想杀谁。

 也许牛爱国想杀的,就是孤独本身。就像小引的诗歌《西北偏北》中的那句,“谁的孤独像一把刀/杀了黄河的水/杀了黄河的水/你五体投地/这孤独是谁?”

 情到深处人孤独,爱至穷时尽沧桑。当有一天,我们的语言只能用来自言自语,同自己的影子对话,与自己争执不休,和一条狗、一只猫交流,那么,我们每个人都会成为会说话的哑巴。 

镜头从佛像投下,牛爱国显得非常渺小。这是人类的渺小和脆弱,但他们需要的却是最奢侈的物品——理解和交流。 

为什么我们的交流方式越来越多,彼此之间却无话可说? 在古代,东晋王子猷可以在茫茫大雪之夜,驾舟百里,前往阴山拜访好友戴逵;北宋的苏轼夜不能寐,披衣而起,可以在深夜邀来知己张怀民,畅游承天寺。现在我们有了飞机和动车,有了电话和微信,很多人,却越来越陌生。

《一句顶一万句》影评:我们都在找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05

所以,我无比怀念那个没有电话的时代。我上中学的时候,一切如同木心《从前慢》里面的场景:早晨包子店,豆浆腾腾地冒着热气;到了晚上,长街寂静无人。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我们最幸福的事情之一,就是收到朋友的来信。有时候信里会夹着照片,有时候信里,夹着所有青春的秘密。 

什么时候起,一切都变了。我们很难找到一个无话不谈的朋友,很多时候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很多时候打落牙齿,只好往肚子里面吞。

 刚毕业那几年,每当酒醉,我都会到处打电话,海阔天空地聊天。后来,朋友们成家立业,打给同性吧,害怕影响到对方的休息,吵到他的家人;打给异性呢,怕别人误会。 

另外,自己的父母也老了,很多话,是不便对他们说的,说了,也只能多两个人替你担心。自己的亲人也都有自己的生活,我们所有的压力,也只能自己背负了。 所以,我们的话,大多是场面上的话,程序式的话,违心的话、安慰的话和经过修饰的话。和谁能真正说几句真心话呢,真是个难题。

《一句顶一万句》影评:我们都在找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06

牛爱国恰巧遇见了自己的女同学章楚红,章楚红恰巧离婚了,两个人成了可以说话的人。宋解放和牛爱香没话说,但和牛爱国的女儿百惠却能说到一块儿。 他们是幸运的,找到了可以说话的人。

但原著中经常设置一种情节,那就是张三和李四有话说,但李四却不想和张三说话,李四喜欢和王五说话。说来说去,大家都没有了交流的对象。 或者,两个“说得着”的人,最终却阴差阳错地分开,无法再进行对话。比如,吴摩西失去了养女以后,再也找寻不到,没了可以说话的人。

 影片的温暖在于,百惠病得奄奄一息,最终捡回了一条命,没有变傻,宋解放那个可以说话的人,尽管是个孩子,但她还在自己的身边。 

既然这样,我们没有理由不去珍惜那些少数的可以说话的人。 

如果你有这样的朋友,一定要珍惜:在你无限风光的时候远离你,真诚地提醒你;在你人生低谷的时候陪伴你,尽力地帮助你;在你终于成功的时候祝福你,打心底里替你高兴...... 你们过年过节也不需要短信祝福,三年不见也不见得生疏。但无论何时,你问他在不在,他都很快回复,在呢

 ——我困难的时候需要帮助,就有好几个朋友这样回复了我。“在呢”,这短短的一句,顶得成千上万句。


更多文章请扫描以下二维码,关注陈巨飞公众号

《一句顶一万句》影评:我们都在找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