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伊娜
罗伊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0,703
  • 关注人气:6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陵记——花月春风十六楼

(2019-09-11 09:10:58)
标签:

杂谈

情感

 

       若说桨声灯影,醉不过秦淮河。若说盛极一时,渡不过东水关。可是散落在汉中门水西门与之并驾齐驱的南市楼巷西水关,却是因了“花月春风十六楼”的美名,才让人忆起随着繁华一起落幕的温柔。南京的城市交通可谓便捷先进。大小古迹胜景遍布城居,坐上地铁公交,即可处处畅通抵达目的地,且不必费心周转。与容姑娘拎着“四毛”漫无目的闲逛,一路向西,走了很远才看见提篮的妇人缓步桥边,她的发间银钗闪耀,手边是湿漉漉的芹菜。偶一愣神,人便从身边匆匆离去。原来依然有怀念的人打此经过,走着来时从未忘却的路。她定然不知那些酒楼的身份显赫,就像我身边的容姑娘一样执着平静。南京人还是不习惯那些现代名词,愿意叫未出嫁的女子为姑娘。容姑娘,青春正好,看着和大观园里的小姐们一样。

    

       青楼的女子皆有“艺名”,酒楼有了文人墨客的才情攀比,也就有了顺应天时的雅号。南市里的酒楼何止十六,但这十六家确实系出名门,也因晏振之《金陵元夕》的诗句而声名鹊起。自古声名在外的酒楼不在少数,但是谁又能尊享如此殊荣,由明朝开国皇帝御赐敕造,且一造就是十六家,江东、鹤鸣、醉仙、集贤、乐民、南市、北市、轻烟、翠柳、梅妍、淡粉、讴歌、来宾、鼓腹、重泽、叫佛,光是这些酒楼的名字,便能令人浮想联翩。风和日丽,杏帘在望,哪一家不渡春光,谁人能不解风情。“花月春风”不过是他们的通称,过目的人一眼就能想见当日春游水暖,流光漫溢的得意人生。《明实录》说:“洪武二十七年八月庚寅,新建京都酒楼成,先是上以海内太平,思欲与民偕乐,乃命工部作十楼于江东诸门之外,令民设酒肆以接四方宾旅,既又增作五楼,至是皆成。”所谓“轻烟六朝梦,风月南市楼”,有文人雅士的地方,就有“秦淮八艳”那样的解语花,然而“花月春风”绝非一般的青楼雅肆,它暗合了皇家盛世,举国同乐的歌舞升平,官家在此设艺教习,宴请各国贵宾,类似于国宾馆,国家歌剧院之类的场所。官妓只许献艺,不得侍枕,那些文采风流的才子,门户显赫的老爷,自然断了亲近的念头,凡心已断,反倒成就了佳人的内涵品性,传出了不少“弱水三千”的佳话。如今的水埠码头,已不复当年金壁辉煌的盛世。高楼林立下也无法得知那些使臣云集,商贾如鱼的奢华景象。即便是偏安一隅的静谧雨巷,也只能向那些檐下的衰草,问一问往日的是非人情。

   

      容姑娘很用心,每到一处,就指着并不存在的遗址在四毛耳边唠叨,“四毛啊,你看看,这里曾经有好多酒楼耶。”布盒子里的四毛,半眯着要张不张的眼,一脸不屑。刚刚才吃过豆豉鲮鱼的嘴,哪里会在乎那些过眼云烟。虽说是一只被托管的猫,但四毛有四毛的心愿,也有猫的尊严。“花月春风”倒像它心中的痼疾,明眼人都知道,它最大的心愿,是等着光秃秃的山坡没有一棵青翠的草,如此,大家再也不能笑话它是三毛还是四毛了。未到三月,四毛的主人就去了扬州。主人为了生计,四毛却大腹便便,地道的人来疯,自来熟。坐在专属的摇椅上,像极了加菲混世的表情。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养子”不比“亲儿”,不忍责骂。想想它的主人孤身在外,流离奔波,焦头烂额的样子,谁还能无视四毛那双望断亲人的眼。尤其是容姑娘,四毛的悲喜,仿佛关乎就着她的人品。

 

      金陵地名文雅妙趣者甚多。一处地名,就是一段历史民俗的鉴证。它们才是城市活着的历史,即便是“箍桶巷”,“鱼市街”这样通俗的名讳也能诉说来世今生。更不要说“桃叶渡”,“南捕厅”,“碑亭巷”之类世袭的文史遗脉,比那些东西南北路,不知要动听多少。倘若夏天,就去清凉山扫叶楼避暑。扫叶楼为金陵八大家之首清末明初画家,诗人龚贤故居。楼前翠竹如洗,假山层叠,幽凉的石阶直通道善庆寺的门前。诵禅静心,自是一片悠思地。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山间扫地僧,一枝一叶不惹尘。世中扫地人,一石一砖也倾城。龚贤因写扫叶僧小像而名。晚年购得荒地半亩,自号“半亩居人”。建屋四椽,不事权贵。种花卖画而生。此间淡泊清苦,抑或其乐融融,只有那楼前落叶,园中瘦竹春秋得知。据此不远,便是金陵胜迹莫愁湖。夏日荷花,春时海棠能摄去人的魂魄。否则,唤作莫愁的洛阳姑娘也不会花落建康,魂归金陵。容姑娘要带着四毛去天妃宫晒太阳,民间有“三月二十三,乌龟赶下关”的谚语。郑和第一次从西洋归来,海上化险为夷,才有了天妃碑文的尊荣有加,才有了《明实录》里端庄一笔:“永乐五年九月戍午,新建龙江天妃庙成,遣太常寺少卿朱焯祭告。时太监郑和使古里、满加剌诸国还,言神多感应,故有是命”。“永乐七年正月初六,封天妃为护国庇民妙灵昭应弘仁普济天妃,赐庙额弘仁普济天妃之宫”。

   

      春天里的妈祖庙,有时会有浩大的文化聚会。民间工艺、地方商贸、古玩字画,颇有些琉璃厂、磁器口的架势。妈祖连着两岸,更多的时候,只是笃信的人来此祈福。四毛自然是不稀罕古董的,也不介意自己的食盆是郎窑红还是快餐盒。看得出来,它更喜欢躺在远处的空地上晒太阳,时不时睁开眼,望着幽深的宫墙,仿佛那些盼归海外的“人”。我们这些人啊,莫要妄自辜负了它的心。或许它只是在等待某个可以“拈花一笑”的伙伴,在“花月春风”里舔着雪白的爪。此刻天光圆融,容姑娘打开盒中的牛奶。太阳如饮花雕,渐渐有了绯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秋光,硕鼠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秋光,硕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