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伊娜
罗伊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0,703
  • 关注人气:6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陵记——紫霞胜境

(2019-08-07 12:39:18)
分类: 石城印信.行走

 

    若外地人来金陵游历,断不会寻去紫霞胜境。这个隐匿在孝陵景区内的天池花园,素来不知迎头会客,只是要那有心的人,曲径通幽,穿林过溪,豁然于眼前,才把急急躁躁的心,收敛囊中。

   

    紫霞的由来,浪漫主义色彩浓重,虽和西游记里紫霞真人路过朱紫国,解救皇后相去甚远。但福地洞天,真人随手散下紫衣纱霞,湖中波澜氤氲,云雾升腾,方才心满意足,却是口口相传。此为一说,据今考证,多半还是归功于元末的道士周颠,因其在紫霞湖不远处的紫霞洞内修行,把“三十六洞天”里的第“三十一处”结缘结仙。待到明太祖得了天下,御封“紫霞真人”,依着瀑布山涧,成了真的神仙。此君最潇洒的来历,光明顶明教旗下五大散人之一。野史,正史,尚存蛛丝马迹,后人文藻修饰也是有的。倒是这湖,不为所动,历经几番人工蓄水,山上林木春秋轮转,色如画板。漫步其间的人,恍如隔世。抛却了许多怨怒,烦恼,皈依了许多善待,体贴。于心底还是叹服,一方清明简静中,唤起了点点良知,又拉回了剑拔弩张的思弦。水岸醒来,迎面曙光,柳与海棠,做完长长的梦。等着不慌的人来看。即便只是路过,也是好的。

     

    久不来走湖,任凭山外人世璀璨,八面生风,湖却不曾变过。还是昔日林间读书的小路,还是颜真卿碑林外的肃穆。倘若到了夏天,也可靠在门边坐一坐,看那碑林上的字。蝴蝶,蜻蜓,蝉都有心仪的处所。读书的读书,临帖的临帖,吻花的吻花。那树上的薄翼君子,一面正襟危坐,一面气运丹田般喊热。纹丝不动,竟也那般热。它到底不能体会门外的人,胸襟无遮,凉风习习。定林寺早已全无烟火,只剩定林山庄里凭吊的石壁。无法追溯王安石在昭文斋里读书的场景,但那屋檐下的雀声,想来一致。自然之物,衷心远胜于人。东陵残垣下的引水沟渠,疏导之间,严谨得使人羞愧。前人写尽的诗,说尽的话,思考完的人生,创造的奇迹,今时连皮毛亦不知如何延续。学步不成,又失本心,荒唐聊赖中,竟是一番大大的悲切。

 

    无论哪个时期的金陵盛景里,都没有记录紫霞的一笔。明万历的四十景里无有,乾隆朝的金陵四十八景里亦无有。嘉庆钱塘人陈文述居留数月,作诗三百,步及金陵旧迹三百余处,记录丰厚,也未见有所提起。此境没有北湖烟柳,牛首烟岚的声名。也没有清凉问佛,嘉善闻经的禅机。它在名士身后,独僻生息。清明前后,雨水充沛。天池里的水,透着纯净的浅碧。聊斋里的故事,也有井中美人巧笑相惑,便让色心未尽的人落井成骨。这紫霞仙子不曾诱惑人,可是每每冬泳夏游的人,也常殒命其中。年年的告示未必管用,勇士胆壮,不信那湖底的漩涡。食色性也。贪得无厌,多有劫难。但人性里的一点纠缠,总是烟火里的日子。一时惊,一时幽。一时迷,一时悟。一时亏,一时愧。一时潇洒,一时咎由。累积当下,成全棺中。走在清明的雨水里,嗅着草木洁净,心下的凉是不同于夏日林蔽间的。

 

    见湖若此,每有投身的冲动。湖中未必有美人相惑,但那干净的地方,总是引人奋不顾身。傻话出口,交代一旁的亲友,“我若早逝,不可置那阴间的宅地。就洒在湖中吧。连岸上的海棠花下也不要。她们今时在,未必他日还在。但这湖,却可长久托付。”因了这句傻话,父亲一路批斗混账,母亲唉声叹气,复语童言无忌。一众亲戚,上前捂嘴。她们哪里知晓,能说这话的,未必早夭。只字不提的,却似昙花朝露,过眼则尽。姨妈说,还是夏天来吧。省得你许多胡话。是啊,这春雨霏霏的陌路中,阳气渐化。非得那烈日当头,不可识其幽。不可有一腔清朗阳刚的肺腑。

   

    幽境偏多竹。这是两厢投入的怀抱。石阶下的青苔,和着飞雪一般的花瓣。没有人抖动那一枝一木,就这样静静地落,静静地落,直落到人坦然相送,无有哀戚。看门人换了几拨,依稀的是水池旁简易的一砖一瓦。几个旧花盆。盆里随意种点什么。都是林间拾来的。看门人热情地招呼,想喝水,屋里去倒。廊下晾着衣服。一只小熊的书包。芳草佳茵地,赤子喜悦心。赤子也有长大的那一天,林间玩耍嬉闹的景象,转眼就会流逝。那故地重游,墙外驻足的人,会柔软地想起从前吧。

   

    清明时节,故旧相聚。一路奔袭,看那许多油菜花。没了书卷气的花,多了田野的生动与豁达。西方的画家,一样会爱上这样明朗璀璨的黄。密集的,活泼的,洋洋洒洒的朴素与灵动。最宜光影。穿着百褶裙的文艺青年,只合在花前留念。并不懂得这花海的意义。这花海,属于那卷着裤脚,河边浆洗的姑娘。自家塘里的鱼,红扑扑的手和脸。使劲一扔,青石板上三下两下,鱼儿卸了鳞。不像城里来的文艺,手忙脚乱。

   

    姑娘说,没读过什么书,所以不懂什么。不懂什么,能说这话,多了不起。她懂好饭置好水。好鱼置葱辛。何为毒草不可沾,何为鲜美尽可怡。大家说笑话,壮与少装扮成丐,为骗救济金。少不允,壮偏行。及至领取处,管金者一眼看穿。少唏嘘,幸好我不读书,不知自欺欺人。壮亦叹,幸好我读过几本书,才晓得失败是成功之母。姑娘笑,你们这帮读书的人啊。等到粗陶大碗放上桌,她便去油菜花地唤那丢了魂的人,“魂回啊,魂回啊。”丢了魂的人依依不舍,姑娘很仗义,拽上胳膊,“吃饱了,看个够。我们这多得是。”富室豪门,风雅饕客,吃食其实多有野蛮。过去海参配鱼翅,元鳖烩蟹粉,或是取那鳝尾几缕丝,都是极尽奢靡浪费。但往往鱼不知鱼味,蟹不知蟹味。各自元神皆毁。油菜地里的姑娘只上一尾鲜椒炖鱼,便是红绿白步步为“赢”。我偶一愣神,那“魂回啊,魂回啊”的声音又起。姑娘说,再不吃,就没得吃了。闲聊之间,发现此姑娘从不说“硬气”的话。所谓硬气,多半如肯定句,不喜欢,我觉得,一定是的,必然不会......诸如种种人类口语通病。性格温逊,怕是娘胎里就落下的。一餐豪放得惊心,人人腆着肚子,目光呆滞。姑娘看在眼中,好不欢喜。 

 

    其实,姑娘很爱美的。娘家带来的镜子,凤穿牡丹,红布遮着。拾掇拾掇,取下红布看一眼流海,又轻轻地遮上。即便她与那心如止水的紫霞仙子做伴,也不会寂寞。临别无话,却在心里谢她,谢她给了这弥足珍贵的烟火人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步行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步行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