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伊娜
罗伊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0,703
  • 关注人气:6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深蓝(一)

(2009-08-08 22:02:02)
标签:

深蓝

丝巾

蓝底

浮萍

分类: 小像.小说

    为忧郁与深邃的代言,你看不到那种平静之下的汹涌,宽容之下的隐忍。一切蓬勃欲出的情感在瞬间闪耀之后,便会归于沉寂。甚至在那黑暗的孤独中长久蛰伏,直至墨色淤积。那唯一的出口也不能逃脱堵塞的危险,而一番剧烈的翻搅之后,眼前所见,竟是深蓝,若

 

 

深蓝(一)

 

   

    绿荫路,15号。我终于看见眼前的这栋二层小楼了。老式的,沿街建筑,楼上楼下共有六个房间。阿文告诉我的时候,只突出了它的价廉,并没有提及它的物美。当然,美丽是相对而言的事情,在这茂密的钢筋丛林里,它的存在,即是美丽。它就像饱经风霜的家族守护人,常春藤的依附泄露了曾经的威仪,几棵树,将它揽在怀间。恰逢日暮,你可以看见太阳从房顶缓缓滑落,与树梢平齐,坚持同每一株墙边的瘦削野花打完招呼,这才,了无牵挂的走远。很多时候,我想追着它一起去,因为那时的光线柔和,不会有融化的危险。但是,跑不出多大的范围,就要折回。小街一旦通了马路,放肆的奔跑必须放弃。自由地奔跑,温吞吞地生存,哪一边,都放不下。所以日子也在这一天天的放不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二楼的户外晾衣架晾着一条蓝底撒花的旧丝巾,显然,我并不是这栋小楼里唯一的主人。可能,缪斯就在我的楼上,一个精明的上海女人,或是来自北方的还算温柔的邻居。也许,“她”根本就不是一个女人,一条蓝底丝巾并不能说明什么。男人的手里,也可以有那样的物件。妻子或情人的,眼下或曾经的,簇拥或抛弃的。一件纪念品,一个证据,旧的,随时在记忆中陈列,不如新的,拿起来,放下去,要反复折腾好几遍,才渐渐消褪了那份好奇。

 

    我拥有走道最深处的房间。狭长昏暗的走道,能使人安心,不必害怕热情从天而降,也不必担心什么可爱的流浪小动物突然蹿到你的眼前,那里被收拾得过于干净。所有阻碍视线的物品都被搬离了,藏不下任何东西。甚至,可以衣衫不整,邋里邋遢的赤着脚四处游逛,也不会有人觉得白天活见鬼。这一切变得简洁,我所要做的,只是深吸一口气,开门,进去。

 

    屋内的摆设,归于怀旧。手扶座椅的斑驳,大块的蔷薇壁纸脱落,墙缝有明显的渗水痕迹。修补师傅还算有情有义,涂了厚厚的一层水泥,将院中的盆栽阔叶植物搬来遮掩。肥厚的叶片,暂时规避了眼前的杂乱。如果只是栖身之所,这里已足够容纳一颗浮萍。小小的水生浮游物,不需要多少汹涌,一只花瓶里的残留营养水就可以湿润整个秋天。好在,这小小的浮萍只是从一处江湖漂流到另一处江湖,藏身的水系远不如楼上的蓝色丝巾那般明净,浑浑噩噩的生活才刚刚开始,一切都还可以适应。

 

    我对阿文说,这屋子,基本上可以PASS。只是,我讨厌走道大门的开合方式。有违常理的,向两边用力拉开,这时,我的胸膛全部暴露了。我的无知,间带慌张,近乎赤裸的躯体,豪无遮挡。这不是一扇普通的门,我怀疑它被撒旦施了魔法,在恶风遣送屋前落叶,呼呼旋转,探头探脑,频频叩问的时节,多希望它只是众多铁门中的普通一员,这样,我只需向一边奋力推拉,至少,还有一只胳膊可以护卫胸前或是拿些什么东西。现在,这一切已经毫无意义了。阿文告诉我,周一,它将被永久性的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扇新的铁门,上面有好看的镂空花纹以及明晃晃的玻璃。一个星期的推搡,足够了。但是我确实感觉到了惋惜,甚至无法找出这怨恨掺杂落寞的原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它即将从我的生命中隐退了。由此可以推断,我的孤独是无处不在的。那样,也就不需要刻意改变什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走吧,宝贝
后一篇:深蓝(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走吧,宝贝
    后一篇 >深蓝(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