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王原祁的《雨窗漫笔》

(2009-03-08 22:30:15)
标签:

王原祁

《雨窗漫笔》

分类: 读书

                         读王原祁的《雨窗漫笔》

王原祁,字茂京,号麓台、石师道人,江苏太仓人。从小即在绘画上表现出很高的天赋,得祖父王时敏(1592~1680年)亲炙,画艺精进。康熙九年(1670年)中进士,他官运亨通,累官至翰林院掌院学士、经筵讲官,成了一名地位显赫的文学侍从大臣。画名大噪,从学者遍及朝野,称雄清代画坛300年之久。
当年,康熙常到南书房去看王原祁画画,有时还会为王原祁画画用的熨斗加炭,据张庚《国朝画征录》记载:圣祖尝幸南书房,时公为供奉,即命画山水,圣祖凭几而观,不觉移晷,曾赐诗有“画图留与人看”句,公镌石为印章,镌“御书画图留与人看”八字。纪恩也。
     黄宾虹对王原祁的评价:王麓台熟不甜、生而涩、淡而厚、实而清,书卷之气盎然楮墨外。麓台晚年专取笔力,大率任意涂抹,置畦迳物象于不问。
     就作画的笔墨功夫而言,可以套用吴冠中先生的句式:“一百个石涛也抵不过一个王原祁”。


     今读王原祁的《雨窗漫步》,从他的画论中,你会发现其中多得寓于自身的心得体悟,他讲得明白透彻,让我们一览便知.易于理解。“寥寥九条,颇多精义,固学画者所当亟读也。”
     细细品读《雨窗漫步》,可以从中了解到中国画史的基本脉络,把握清代时期文人画的特征,对于今后的欣赏中国画很有帮助。

 

读王原祁的《雨窗漫笔》        
                           仿大痴山水图轴
                              纸本设色
                      康熙甲午(五十三年,一七一四年)
作者自题:“画法莫备于宋,至元人摉抉其义蕴,洗发其精神,而真趣乃出。如四大家各有精髓,其中逸致横生,天机透露,大痴尤精进头陀也。余弱冠时得先大父指授,方明董巨正宗法派,放子久为尊师,迄今垂五十,苦心研求,功力似觉有进。近于侍直办公之暇,偶作此图,敢以质之识者。康熙甲午小春画于榖诒堂之目舫。娄东王原祁,年七十有三。”钤印:“王原祁印”(白方)、“麓台”(朱方)。现藏广东省博物馆。

 

 

王原祁对黄公望的景仰之情,至老不衰。在书中随处可见他对黄氏的赞美之词,比如“大痴⑴画,以平淡天真为主。有时傅彩粲烂,高华流露,俨如松雪,所以达其浑厚之意,华滋之气也。段落高逸,模写潇洒,自有一种天机活泼,隐现出没于其间。”
       ⑴大痴:黄公望,字子久,号大痴。元代山水画成就卓越、地位极高的画家。


   “画法莫备于宋,至元人搜抉其义蕴,洗发其精神……大痴尤精进头陀⑴也。余弱冠时得先大父指授,方明董、巨⑵正宗法派,于子久为专师,今五十年矣。”---因此我们可以认为他是黄公望的超级大粉丝。
       ⑴头陀:梵语,修苦行的僧人。
        ⑵董、巨:董源、巨然。董源是五代南唐画家。用披麻皴法画山水,平淡天真,后巨然承其风格,并称“董巨”,为五代、北宋间南方山水画主要流派,对后世影响很大。

 

王原祁不但从技法上揣摩黄氏,更从精神上去接近这位古代画家,他曾说:“笔墨一道,用意为尚,而意之所至,一点精神在微茫些子间,隐耀欲出,大痴一生得力处,全在于此。” 其思想境界是一般职业画家所不具有的。

 

读王原祁的《雨窗漫笔》

                      仿大痴山水图轴
                             纸本水墨
                    康熙丁卯(二十六年,一六八七年)
                                 100.5×54.5cm
画幅左上作者自题:“丁卯初春邢州寓所多暇,偶捡簏中废纸柔(揉)薄醉作此图。纸涩拒笔,竟未得大痴脚汗气,存之以博识者一笑可也。麓台。”钤印:“麓台”(朱方)。现藏故宫博物院。

 

读王原祁的《雨窗漫笔》

                          黄公望《富春山居图》

 

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其精湛的山水被认为是他最重要的作品,景色恬淡,细腻动人。在同时代的画家中,没有人能超越黄公望对后世的影响,宁静而致远。王原祁学习黄公望长达半个世纪,最终用笔墨解构了自然。历时三、四年,在他七十岁之际完成了长八米的《富春山图》,中间有一段上不见天,构图奇谲。他在画中题到:“余心思学识不逮古人,然落笔时不肯苟且从事,或者子久些子脚汗气于此稍有发现乎?识之以博一粲。”

 

 这就是当年五四时期被康有为、陈独秀所大骂的“脚汗气”,他们认为王原祁等四王为:“中国画学至国朝而衰弊极矣,岂止衰弊,至今郡邑无闻画人者。其遗余二、三名宿,摹写四王、二石之糟粕,枯笔如草,味同嚼蜡,岂复能传后,以与今欧美竞胜哉?”

 

读王原祁的《雨窗漫笔》

读王原祁的《雨窗漫笔》

                           王原祁《富春山图》


   王原祁的修养、阅历、见识都非一般人能比拟的,他即强调师法古人,但又提倡“以天地为师”,他写道:“余忝列清班⑴,簪笔入直⑵,晨光夕照,领略多年。近接禁地之清华,远眺高峰之爽秀,旷然会心,能不濡毫吮墨乎?有真山水,可以见真笔墨,有真笔墨,可以发真文章。”
      ⑴ 忝列清班:愧列于高贵的官员之中。
       ⑵ 簪笔入直:随身携带着笔,以备根据皇帝的需要而书写。

 

王原祁创作时提倡“作画于搦管时⑴,须要安闲恬适,扫尽俗肠,默对素幅,凝神静气。”“若毫无定见,利名心急,惟取悦人,布立树石,逐块堆砌,扭捏满幅,意味索然,便为俗笔。”
     ⑴搦管:握持笔杆

 

读王原祁的《雨窗漫笔》
                         清泉白石图轴
                           纸本设色
                康熙辛巳(四十年,一七○一年)
                         99.3×44.4cm
画面左上方作者书诗题:“仙家原只在人间,欲问长生好驻颜。自是山中无甲子,清泉白石大丹还。康熙辛巳余年六十矣,冬夜偶写倪黄笔意,颇有所会,漫题一绝。麓台祁。”文前钤印:“埽华庵”(朱长圆),文后钤印:“王原祁印”(白方)、“麓台”(朱方)。现藏上海博物馆。

 

文人绘画,追求“画中有诗”、“诗融于画”的境界,把画与诗文融为一体,王原祁也是如此。“画法与诗文相通,必有书卷气,而后可以言画。左丞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唐宋以来悉宗之。若不知其源流,则与贩夫牧竖⑵何异也。其中可以通性情,释忧郁,画者不自知,观画者得从而知之,非巨眼卓识不能会及次也。”赏画的好处尽在其中。
     ⑴左丞:王维
      ⑵牧竖:放牛的小孩。

 

读王原祁的《雨窗漫笔》 
                   仿大痴山水图轴
                     纸本水墨
                   121.5×45.3cm
画面上方作者自题:“要仿元笔,须要透宋法,宋人之法一分不透,则元笔之趣不出,毫厘千里之辩,在此子久三昧也。若老年世翁兄,文章政事之余,旁及艺事笔墨之道,亦从家学得之,□□都门论心,深为契合。今将制锦南行矣,写此奉赠请正。娄东王原祁。”钤印:“王原祁印”(白方)、“麓台”(朱方)等,另有收藏印章多方。现藏天津市艺术博物馆。


   王原祁的笔力雄健,自称笔端为"金刚杵⑴",他强调  笔墨之要:“用笔忌滑、忌软、忌硬、忌重而滞,忌率而溷、忌明净而腻、忌丛杂而乱。又不可有意著好笔,有意去累笔。从容不迫,由淡入浓。磊落者存之,甜俗者删之,纤弱者足之,板重者破之。又须于下笔时在著意不著意间,则觚棱⑵转折,自不为笔使。用墨用笔,相为表里。五墨 ⑶之法非有二义,要之气韵生动端在是也。”
       ⑴ 金刚杵:原为古代印度之武器。象征着所向无敌、无坚不摧的智慧和真如佛性。
        ⑵  觚棱:觚是古代喝酒的金属器具,觚棱是表面脊状凸起的部分,指转折棱角。
        ⑶ 五墨:指浓、淡、干、湿、黑五种墨法。

 

他认为学古必于我有一出头地处:“ 临画不如看画。遇古人真本,向上研求,视其定意若何?结构若何?出入若何?偏正若何?安放若何?用笔若何?积墨若何?必于我有一出头地处,久之自与吻合矣。”

 


   最有意思的是,他的麓台题画稿部分,里边有好多经典之笔,让你看了趣味横生:“余向欲采取二轴,运以体裁,汇成结构,以腕弱思浅,动而辄止,为难与之鹰战也……先生归述所见,予将为先生再索枯肠,千岩万壑,别开生面,艺苑中亦一美谈也,书之以为后订。”
       ⑴先生:李宪臣
  

 他形容董源的《夏景山口待渡图》“用浅绛色而墨妙逾显,刚健婀娜,隐跃行间墨里
  

他把笔墨凌乱形容成“疥癞满纸也”,把笔画丰肥臃肿说成“墨猪”看了就想笑。
  
他形容有些珍品“如阿闪佛光,一见不复再见”,深有同感。
  

他在题仿高房山画时风趣幽默地说到:“此幅与大痴用若离若合之意,发浑厚华滋之气,不知于中有少分相合处,假令二老⑴见之,能博其抚掌一笑否?”
     ⑴二老:黄公望、高房山。
 

“今寓维扬,意欲昌明斯道,而虑振兴之无人也,飞书来问山樵⑴笔并寄侧理。余就所见作此图,并以是语告之。”
       ⑴山樵:王蒙,字叔明,号黄鹤山樵。元代山水画成就卓越、地位极高的画家。

 

读王原祁的《雨窗漫笔》
                            仿大痴山水图轴
                              纸本设色
                     康熙辛未(三十年,一六九一年)
                               144×71.5cm
画面右上作者自题:“画道与年俱进,非苦心探索不能得古人之法,亦不能知古人之意也。余丁卯岁王在道兄在寓作一图,今阅四载矣。客岁王在兄入都,复共晨夕者年余,将理归装。余以前图未为合作,复写此请正。体裁仅能形似,而笔甜墨滞,未能梦见大痴,所谓年进而学未进也,披阅能无惭愧?时康熙辛未冬日,娄东弟王原祁。”前钤印:“埽华庵”(朱长方),又钤印:“王原祁印”(朱方)“麓台”(白方)。现藏南京博物院。

 

他是一位典型的文人画家,他说过,“偶亿古人得意处,放笔为之。夜分乐成,欣然就寝,一枕黑甜⑴,不知东方之既白矣。”每完成这样的一幅画,便觉得心中欣悦,倒头入睡,分外香甜,能体味到人生的真趣。
     ⑴一枕黑甜:形容睡得好。

 

总之,对于我们这些非绘画专业人来说,读《雨窗漫笔》对照王原祁的绘画作品,对于了解他的艺术成就和来龙去脉乃至四王的艺术,是一条简便而有效的道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