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经典短篇小说
经典短篇小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8,815
  • 关注人气: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火爆网络短篇小说《都市情色》  第一章(开始)

(2008-03-22 10:42:24)
标签:

杂谈

 

    (一)

   

    整整一个夏天,我独自呆在家里,足不出户。白天的时候,我蒙头大睡,晚上,我精神抖擞地在电脑上通宵地泡在联众里,跟许多个类似我这种白痴玩锄大地。

   

    每一次去打牌,总遇到一个叫小布的女孩。对于她的性别断定,我很是花了一翻功夫,其实理由很简单,因为她从来不在打牌的时候,说脏话。有一次我对她说:“小布,你是我见过最有礼貌的女孩。”她回了一个笑脸,“老猫,你是我遇到的最会骂人的男人。”我没想到在她的印象里,我的形象竟然是如此恶劣。我厚着脸皮邀请她出来见面,她断然拒绝。我说:我的城市在下雨。她说:我的城市满天星光。我曾经用这种笨拙的方法试探过很多次,最后得出伤心的结论,我跟这个叫小布的女孩远隔千里。

   

    最初的时候,我跟她常常在一张桌子上打牌,由于配合的实在太默契了,直接导致没有人愿意跟我们两坐一起。到后来,我干脆退出牌局,她打的时候,我就在一旁观战。我们绝大多数的时间里,会整夜不说一句话,只是在天亮的时候,相互道别。

   

    那是2001年的夏季。我记得那年的夏天特别的炎热,我呆在上海闸北的一间不足15个平方的小房子里,房间里闷热的如同火烧。现在,我依旧会常常想念起发生在那间小屋子里的故事,虽然有多的事情在我的记忆里似乎越来越模糊了,就象是留在雪地上的一个脚印,总会在温暖的时候,慢慢地化去,变成液体,然后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其实,我到是真的很希望,自己有时候,可以把一切都忘却,可是很奇怪,你越想忘却的东西,却往往是你最难忘记的。

   

    那么,我想忘却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我不知道答案。

   

    (二)

   

    很多时候,我总是怀疑自己命运。我的人生就象一付牌,我只是一个蹩脚的牌手,从不在正确的时间里出牌,有时候反到会让别人感觉到莫测高深。我从一出生开始,就显得那么与众不同。我的母亲在怀胎的第八个月里就生下了我,据说我从子宫里出来的那一瞬间,没有发出嘹亮的哭泣声,当时接生的医生险些把我当做死婴处理,好在我的母亲忍受着产后的疼痛,坚持不懈地用她的唇轻轻地亲吻我,才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我一直不是个爱哭泣的男人,我坚信这是天生的。

   

    在我八岁的那年,我的父母终于离异了。我的父亲一直怀疑我不是他的孩子,这种痛苦把他折磨得险些发疯。离婚后的父亲,离开了这座城市,我在以后的十几年里都没有他的消息,有人说他已经死了,也有人说他在南方的一个很出名的寺庙里出家当了和尚,其实无论怎样,这个和我有着血缘关系的男人,已经彻底激发不起我的兴趣,他在我的回忆里只是一张曝了光的底片,没有颜色,没有影象。

    

    在成长的过程里,我的母亲常常会说我长的跟父亲很象。我美丽的母亲心里其实一直爱着那个离去的男人。爱上一个类似我父亲这种自私而且多疑的男人,也许是女人的悲剧。但是,更可悲的就是,我现在发现自己似乎完全遗传了父亲的这些人生缺憾,于是我开始为自己的命运担忧,也为那个我即将爱上的女人而忧心匆匆。

   

    (三)

   

    顾越进门的时候,我刚刚起床,没洗脸也没刷牙,坐在床上抽烟,然后听见房门嘎吱嘎吱地响着,我知道他来了。他抬手丢了支烟给我,“老猫,今天起的这么早啊。”我转过头去看了看窗外,估计已经是傍晚时分,天依旧未黑。我用眼角斜睨着他,“又要借地方啊?”。顾越厚颜无耻地笑着,一屁股坐在我的身边,伸手把床上的衣服递给我,“江湖救急,哥们,改天请你吃饭。”我穿上衣服离开,门口站着一个腼腆的女孩,我叹了口气,伸着脖子冲着屋子里说,“顾越,记得把这个月的水电费给我留下。”站的马路上,我才发觉自己的肚子已经开始不听使唤地叫着,我穿过街道,走进了对面的麦当劳,要了一份巨无霸套餐和一杯热咖啡,端着盘子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四,五点钟的光景,夏日的阳光带着余辉透过玻璃窗照在我身上。我忽然对自己厌倦透了,我不知道这种昏昏噩噩的日子还要过多久。

   

    我扳着手指算了算了,距离辞掉上一份工作已经快大半年了,我的母亲在几年前跟着一英国华侨出国去了,每个月我总会不定期地收到她从那个叫布来特的英国北方小镇汇来的英镑和明信片。我没有打过电话给她,也没有回过信,但是我并不拒绝把这些花花绿绿的英镑在黄牛那里变成厚厚的人民币。

   

    我的对面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她吃起东西样子一点不比我夸张,我估计她饿了很久,她似乎只用了五分钟的时间吃掉了两个巨无霸。她抬起头,发现我正张着嘴巴看她,她的眼睛很亮很清澈,我可以很清楚地看见留在她瞳孔里自己的影象,“你在看什么?”她说话的样子有些肆无忌惮。我笑了笑,“我觉得你的胃口真好。”她看了看我面前的咖啡,一脸妩媚,她的牙齿是透明的白,让我想起一种食肉动物。她说:“你要是愿意请我喝杯咖啡的话,我会很感激你,因为我真的有点渴了。”我知道她说的是实话,我相信没有人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吃下两个汉包而不喝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