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孟丽6626
孟丽6626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0,905
  • 关注人气:1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记七十年前的几件事

(2015-09-03 07:21:47)
标签:

育儿

                            记七十年前的几件事

 

      这是一个人一个家庭的记忆也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记忆。谨以此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

 

      一.  一九四四年,鬼子来了,我妈才一岁,还不会走路。她们家在荔江沿河的一个叫岭面的村子,距离县城十里左右,交通便利,鬼子已经来过一次了,尽管像是探路踩点,还是搞得人心惶惶。像我外婆这样年轻的妇女是最最不能露面的,我外婆被安排躲到远处的亲戚家去了。

      我妈交由她的姑婆(我外公的姑姑)带着,姑婆是出嫁到县城里去了的,县城更不安全,就回乡下娘家躲避顺带帮着带我妈。我外公在村子后面的山上搭了一个简易的草棚,每天清早姑婆背着我妈到到草棚去躲避,晚上仍回到家里过夜。为了防止我妈哭喊,聪明的姑婆每天都带上一小袋炒米,不时往席子上撒一把,让我妈趴在席子上捡着吃,渴了就喝山泉水。

      有一阵风声很紧,周围几个村子都被鬼子抢了。有一天鬼子真的来了,姑婆抱着个装了东西的大坛子到屋后的菜园去埋,叫我妈一个人坐在厨房的大板凳(这张凳子是由一棵大树对剖而成的,我小时候还见过)上等她回来。姑婆还没回来,鬼子就进屋了。我妈说,她赶忙拿过身旁的背带盖住自己的头,大气不敢出,掀开背带一角偷窥鬼子。她看到一个鬼子用葫芦瓢舀水缸里的水喝,还听到咕噜咕噜的喝水声。另一个鬼子去掀锅盖,用手抓饭吃,还有一个鬼子东翻西找把锅碗瓢盆弄得乒呤乓啷响。姑婆埋好东西返回时,发现鬼子已经进屋了,从窗缝往里看,也看到了跟我妈记忆中完全相同的一幕。按理,一岁多的小孩是不会留有记忆的,但我妈肯定这是她记忆中的事。姑婆(我叫她姑太)活了一百多岁,我问过她这些事,她证实我妈记得。但此后几年的记忆又是空白的。

      到了秋天,鬼子又来了一次。因为在外婆家发现了美元等外币,那是姑婆的女儿(我妈的表孃)从国外带回来的,此前表孃嫁了个美国人,也经常出国,拿了一些花花绿绿的钞票给乡下的亲戚看稀奇。鬼子发现了外币,如临大敌,再加上祖上留下的老房子还不错,鬼子的疑心就更大了,临走时放了一把火。我小时候还可看到乌黑的山墙和厨房里烧焦的柱梁。

      这事发生后,大家都意识到要另作打算了,再加上天气渐冷,山上的草棚也不能呆了。恰巧,我外婆的娘家来人叫去她们哪里暂避,说村子周围的大片腴菜(一种类似萝卜的绿肥)已经高过人头了,便于躲藏。外婆的娘家在兴坪镇安民莲塘村,考虑到新坪大旺村有自卫队,两地相距不远,鬼子应该有所顾忌,相对安全,于是决定全家转移到莲塘去。据我外婆说,去莲塘那天,全家五六个人,还有两头牛三头猪一只狗一群老鸭,浩浩荡荡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奇怪的是一路上连那只活蹦乱跳的狗和那群多嘴的老鸭都不哼一声,只是默默赶路。从此我外婆认定万物有灵,有时候牲畜都是值得敬佩的。

 

      二 . 一九四四年,鬼子来了,我爸六岁,可以自己奔跑了。我阿公(祖父)已经在两年前去世了;已成年的大伯父在外供职二伯父在外读书。鬼子一来,天都塌了。县城不敢住了,全家逃回乡下。我阿马(祖母)颠着一对“解放脚”,摇摇晃晃,自顾不及,找个去处死死待着不敢随便乱动;只好将四个分别八岁六岁四岁和两岁多的小孩交给了家里一个叫“火连六哥”长工。我小时候还见过火连,他是个特别善良老实的乡下人。我爸始终感恩他的庇护,在讲究阶级的年代里我们两家都有来往。据我爸说,大多数时候,他和我大姑自己走,小姑和满叔坐在箩筐里由火连六哥挑着走,偶尔十一姑婆(我祖父的堂妹)也跟着他们一起走,大多时候都是往新坪一带的山里走。有一次,我爸和亿姑婆(我们的习惯称呼)从山里出来回家取东西,返回经过大旺附近的时候,忽然枪声大作,原来是自卫队跟鬼子开火了。姑侄两个撒腿就跑,我爸的帽子被子弹打飞了,这顶时尚漂亮的帽子是我大伯父从南京带回来送给他的礼物,他舍不得,还想去捡,姑婆一把拖住他,两人紧紧贴在地面上,枪声停了很久才敢爬起来。大旺遇险后不久,姑婆很快就被嫁出去了,亲是早就定了的。解放后,姑婆随姑公到兰州生活,不常回来。但每次见面,姑侄两个都要说起大旺遇险的事。为此我爸还写了一首词来记录此事,兹录如下:

                             菩萨蛮•大旺遇险                          

  离家避寇乡音断,思乡每下逃人泪。捏胆过乌林,出山归望门。    返途惊骤起,大战当前至。中弹帽叶焦,至今恶梦嚎。

 

 这年的冬天,一家人终于躲到了猪头山里,在一户山里人家住了几个月,给了她们一些粮食和衣被作为交换。住在山里所需的东西都是火连六哥冒着生命危险送进去的,我爸经常说他的大恩大德难以为报。

 

三. 一九四四年,鬼子来了,我婶才几个月。我小时候,我婶的母亲(我们也叫她外婆)经常来走亲戚,在我印象中她是个话多而幽默有趣的老太太,她家在新坪的白面村,附近有个著名的岩洞叫桂山岩。据她说,有一次鬼子来了,她背着几个月大的女儿和村里人逃到岩洞里,在转移到另一地方躲藏的时候,因害怕小孩哭喊引来鬼子,同行的人叫她把女儿扔掉,外婆一狠心就把我婶扔在了黑暗潮湿的岩洞里。过了两天,鬼子走了,她们也回村了。外婆想到自己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很是不舍,又返回去寻找。我婶居然还活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