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孟丽6626
孟丽6626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0,065
  • 关注人气:1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徐君侠老师

(2015-03-17 09:47:03)
标签:

回忆往事

                                 徐君侠老师

 

    去年腊月二十六那天,回娘家送礼,中饭在叔叔家吃晚饭在堂侄家吃。不要做饭,省下了时间烤火聊天。此前老爸砍了一棵歪脖子小叶香樟树,用锯子锯成了十几节,隔天烧一节,烤火烤得很奢侈很惬意。

    那天,雨下得很大,正好可以跟老爸老妈安安心心坐下来说说话,于是围着火堆就聊开了,话题很快就说到了徐老师。以下是我老爸老妈叙述的关于徐老师的故事。

    徐老师是上海人,我爸在县中读书时他已经在县中当美术老师了,来到我们这里,按时间推算,很有可能是右派也有可能是支边或者二者兼而有之。到了六十年代初,徐老师由县中被贬到栗木公社(今东昌镇)最边远的山区安静大队小学当老师。不久我老爸也到了这个小学工作,此前我老爸认得他他不认得我老爸,但因有共同的爱好,两人关系很融洽。据他自己说他有个舅舅是上海某区的书记,应该有一定的背景。他是资本家出身是无疑的,这从他的范或者说派头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我老爸说徐老师有几件事是令他终身难忘的。一是衣服多,简陋的房间里码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山里潮湿,遇上晴天,把衣物拿到布满卵石的河滩上晾晒,那场景是相当的壮观,引得山里人都来看稀奇。二是肯出力不怕脏,那时候要搞勤工俭学,大队给学校划出了几亩田地用于种植粮食作物,水田种稻子旱地种玉米。肥料来自于学校的公厕(乡下人叫粪塘或粪坑),在全校师生里,徐老师是唯一一个敢挽着裤腿下到粪坑里去掏粪的人,这很让人吃惊也很令人费解。在徐老师的技术指导下,学校种的水稻玉米比生产队的产量还要高。三是社交的能力特别强,山里的住户很分散,一个大队下辖很多个自然村生产队,不管是大队干部生产队长还是普通的社员甚至老人孩子,徐老师都跟他们混得很熟。我老爸说,大约是六一年春青黄不接的时候,徐老师曾帮我老爸向当地生产队借到了一担谷子,让我们家度过了难关,学校的粮食打上来后再用分得的那份还回去,这个恩德可不小。徐老师还用自己的交际特长促成了一桩美满婚姻,姚老师是我妈的远房哥哥,排行第四,我妈称他四哥,我称他四舅,四舅师专毕业后分到了安静小学。徐老师跟大队书记的关系很铁,书记有个女儿,长相不错,但身材矮小,用本地人的话说“挑担粪箕都拖地”,介绍了好多人家都没嫁出去。四舅来了以后,徐老师马上牵线搭桥,很快就谈成了。四舅身高一米八以上,四舅娘身高不足一米五,取长补短,天作之合。四舅娘性情温顺吃苦耐劳,颇受看好,她们育有五个子女。她们的大女儿叫阿桂,比我大几个月,小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玩。徐老师是美专或美院毕业的,多才多艺,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样样在行,再加上生性活泼开朗,走到哪里都不乏粉丝。老爸说有一次公社搞文艺汇演,安静小学出了一个舞蹈节目《耕作舞》,是徐老师负责排演的,演出的时候,把大家都震住了,结果获得了第一名。老爸说那舞跳得真是好。

    后来徐老师跟一位南洋的归国华侨姑娘结了婚,那是离开安静小学以后的事了。老爸老妈最后一次见到徐老师是在县城的街上,是什么时间,二老说的不一样,老爸说是文革结束后不久,老妈说是分田到户前不久。徐老师是什么时候离开荔浦的,到什么地方去了,她们都不知道了。四舅也于两年前去世了,四舅娘还健在,也许她会知道徐老师的情况。

    前几天,在路上碰到谢校长,向他打听了一下徐老师的情况,谢校长说徐老师是个很有品位很有才华的人,活跃开朗玲珑得跟水银似的,如若健在该有八十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过去的恐惧
后一篇:清明前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过去的恐惧
    后一篇 >清明前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