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穿林虎
穿林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263
  • 关注人气:2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绿了芳华/04.恋爱箴言/1、2

(2019-12-31 18:16:04)

 


1

 

文工团劳政委传唤岳米到办公室,接受他和女教练的审问。劳政委命令岳米立正站好,说她犯严重错误了,一直瞒着他们。

    岳米说:“政委,我没犯错误呀!”

    女教员帮腔,比在练功厅训练更严厉:“岳米,还想瞒下去是吗?T军来调查了,我们才知道你和他们的新闻干事杜良真谈恋爱。”

    岳米急了,说:“我和他不是真谈恋爱。”

文工团搞地下恋的人,只要不被抓住两人拥抱、亲吻,都死不认账。岳米一时不知道怎么辩护清白,劳政委不听她辩解,只要求她坚决断掉。

岳米寃死了,眼泪哗哗流。

    劳政委拍拍桌子,瞪了岳米一阵才说:“你还委屈?你13岁进文工团,团里一直把你当尖子培养。练到今天这个水平,你付出了多少汗水,领导花了多少心血!不是人人都能练到你这个水平的,正是你舞蹈生涯的黄金岁月,你应当晚恋,以事业为重……”

    岳米擦了眼泪,说:“政委,我……我,不好解释。”

    女教员也规劝:“岳米,听话,不要解释了。搞舞蹈艺术的人,是以青春作资本。你是尖子,更不能早恋早婚。不听话,会自毁前程!”

岳米站稳,请求政委、教员听解释。

    劳政委说:“在这方面我是铁石心肠。如果你开了先例,就堵不住了,也是我害你!你要耍小孩脾气,我就处分你你好好写个检查,我看了再说

岳米回到宿舎,看着甲骨文恋字发呆。张敏回来,稀里哗啦地把资料拢,帮岳米藏进柜里。她原来鼓动岳米拖住杜良,等到文工团解禁再谈。现在态度变了,副团长教员要她督促岳米快把检查写出来,交上去。

岳米没有谈恋爱,就不写!

张敏说:“你别管那么多了,老老实实地解释,你是帮杜良圆一个谎话。”

“这不行!这等于要我证明杜良说谎话。他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想当记者,毁人家前程,叫他今后往哪里去呀?”

张敏说:“你再冷静想想,军长的女儿他不要,可能吗?”

岳米说:“不能跟别人讲他不要军长的女儿,那会害他得罪军长。”

张敏又劝岳米多打个问号,杜良瞎编一个拉郎配的故事,怎么办?  

岳米问:“他敢编到军长头上去吗?”

    岳米和张敏在舞台上是AB角,下了舞台,张敏是岳米的小尾巴。岳米好她也好,岳米倒霉她也跟着倒霉。副团要她监督、帮助岳米。岳米想,杜良是我们的热心观众,碰上这种麻烦,又求到我了,能帮就帮一把,起码不要毁他。

    张敏要岳米把杜良送的那包材料,特别是那个画不像画、字不像字的甲骨文恋字藏起来。怕领导查出来,这就成了岳米和杜良恋爱的实证。藏哪里呢?张敏要给岳米藏个好地方,岳米却舍不得。那明明是杜良送给她的,怎么能给别人?要藏,她自己会藏。

下午练功,演员们照常一个个汗水淋漓,岳米更不敢松劲。

劳政委进场,像检阅仪仗队似的,锐利的目光在每人脸上扫了一遍,扫到岳米时,目光定了,岳米脸上刺辣辣的。

    副团长下口令:“停!”

    劳政委盯住岳米,又看看表。

副团长宣布:“今天就练到这里,下课!”

劳政委喊:“岳米留下!”

演员们纷纷走出。张敏回头望望岳米,伸伸舌头出去了。

劳政委问:“岳米,检查写好没有?直到现在,我还是个别处理你的问题,尽量不扩大影响。你检查好了,《三朶彩云》主角还是你演,还能参加慰问援越抗美部队。我再问你一次你真谈恋爱了?

岳米不知为什么,慌里慌张地回答:“是!”

劳政委说:“你还有什么想法,不好跟我讲,就慢慢跟副团长说。我警告你!你要坚持恋爱,不管你跟谁,团里就要公开处理,杀鸡给猴看看!”

说罢,他生气地走了。

 

2

 

甄真为何那么冲动、放肆?难道军长和女儿达成了共识或者默认了甄真的霸道?难道军长先认准了女婿才叫他代笔写回忆录?杜良摸不透,他想刘处长、熊处长讲的合乎逻辑,军长不会明说:杜良,你是我的女婿了!这个时候要他代笔写回忆录,确实突然,另有深意。可是,杜良清清楚楚,军长只跟他讲了代写回忆录一项任务,吃军长的拿手菜红烧肉,仅仅是笑谈。

吃喝玩乐等欲望,固然属人的本性。这方面,有时候,有的人,甚至呈现出动物性。可是,人的本性不只有和动物本性容易相同的一面,更有高级的一面,那就是人知道长进,完善自己,脱离各种低级趣味。古人说了:“人往高处走”。杜良熟读了“老三篇”(《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反对自由主义》),牢记着毛主席的教导:要做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这虽然很难做到,但他心中有做人的大范雷锋。他了解、相信岳米和他一样,有高尚的追求,不满足于“尖子”,一心想攀登舞蹈艺术高峰。怎能被逐出文工团呢?

杜良没法和岳米联系,打电话不方便,通信误时间。他决心请两天假,去文工团通知岳米改口,否认和他谈恋爱,维护她的清白。这事不能迟疑。万一今晚就上前线,那不害了岳米?请假,是通过王靖转上去的。王靖面报刘处长、熊处长,三人就在刘处长办公室里,关上门,认真地研究、寻找对策。

两位处长都觉得王靖处事比杜良沉稳,先听他分柝了杜良的活思想。王靖汇报说,杜良情绪非常冲动,确实不喜欢甄真。根本问题是,他有偏见!嫌军长的女儿傲气,不好伺候,还嫌她不如岳米漂亮,有狐臭。从本质上讲,杜良自卑,缺乏自信,对军首长缺乏应有的敬重。那意思,是力劝领导不要勉强杜良和甄真结合

刘处长感叹杜良不识抬举。他们再三斟酌,里外分柝,熊处长拍板,准杜良几天假,让杜良去文工团碰个钉子,丢尽颜面,死了心才能回头。刘处长打电话,要求劳政委劝岳米,不要理采杜良。熊处长说,这样迁就杜良,真做了军长女婿,也不能有下次!

刘处长说,有可能军长父女通了气,所以甄真态度更坚定。熊处长要求王靖继续和杜良接触,掌握杜良的思想动态,多对杜良动之以情,晓以利害。刘处长强调说,这事,都以个人身份出面不要搞得满城风雨。

以上拉郎配小组内幕,王靖向杜良透露了。杜良不知道,王靖为什么违反刘处长指示,对他们三人以外利益攸关的杜良发了通稿。  

夜里,杜良在办公室加班,写完一个内部参考资料。王靖推门而入,传达熊处长指示,假准了,但不能马上走。现在战备紧张,随时要抽调部队参加援越抗美。熊处长要求,宣传部门要抓好活思想,要组织人员下部队搞一次囯际主义教育,参战参战,思想领先。

杜良说:“行!把备战参战端出来,我没话说。熊处长真会治人!”

王靖说:“熊处长也担心你钻进个人情泥坑里拔不出来。处里只学习几天,把教育方案定下来,躭误不了你见岳米。

杜良请王靖再说说,回来补课,行不行?这个时候,在杜良心里,没有什么事比维护岳米清白、使她不挨处分更重要。

早上一上班,杜良就走进熊处长办公室,关上门。

熊处长料定杜良说请假问题,一脸神圣和严肃:“杜良同志,你是搞新闻报道的,还有什么事比准备战场报道更急?”

杜良灵机一动,投熊处长所好,说:“处长,我有充分思想准备,最想上前线。眼下,主要考虑去见见岳米,当面跟她讲清,我要上前线,不拖累她,不跟她好了,是我对不起她,上阵前,必须去做好善后工作。”

熊处长惊讶杜良有回心转意苗头,破例准许杜良走,回来再补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