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unjichu
sunjichu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459
  • 关注人气:4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武进漕桥镇的孙氏家族及我的一家(十四)

(2016-02-10 19:48:06)
标签:

回忆

杂谈


武进漕桥镇的孙氏家族及我的一家(十四)

三)我的父亲母亲
            5)国宝失窃之谜(下)

1)  窃贼似乎专为此物而来,除了此物而外,并没有丢失其他物品。房间里虽然弄得乱七八糟,瓶瓶罐罐被打破,这只是为了制造强盗抢劫的假像而已,除了此物而外,并没有丢失其他物品。一般窃贼不会知道这件物品有多值钱,不会偷走这件物品后就此罢手,家里虽然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但是父亲早年买的一些股票在一般人看来会比这个破纸片更值钱一些。另外进了孙宅里面还有很多其他人家,窃贼绝不会拿了这么一件不起眼的东西就走了。而且走的时候还把房门重新锁好。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1948年中秋节超英姑父和姑母回漕桥(是抗战胜利后第一次回漕)时我父母给姑父和姑母演示门锁用榔头轻轻一敲锁就开了。可见窃贼走的时候十分从容。

2)  孙家二大门门板有两三寸厚,门闩有四五寸见方粗。要想破门而入,绝非易事,而实际上直到我记事为止二大门一直完好无损。而当时家里是有人住的,大公公虽然听觉不好,但是脑子和腿脚还是好的,晚上不会忘了关门。

3)  孙家在漕桥镇最东头,大门以东十多米就是镇门,日寇占领期间晚上镇门是关闭的,而且镇门楼上有日兵把守,窃贼不会敢于在日寇眼皮底下破门而入抢劫。

4)  漕桥镇上比我们家有钱的人家多的就是,一般窃贼不会想起到我们家偷东西。

 綜上所述,窃贼是专为这件文物而来,而这只有孙家自己人知道。外人绝不会知道。

 1958年夏天三伯母(遂初之母)对我说,有康大伯父不久前向县博物馆捐献了一件文物,当上了县人大代表(后来又被推选为县人大委员)。我不知道他捐献的是什么文物,但是他手里怎么会有这么值钱的文物(我想如果是一般小物件不至于马上就能当上人大代表)。如果是祖传的传不到他手里,只会在有庆大伯父那里。而他自己收藏的(据说是50年代初在街边花几块钱买的,不知真伪,。因为东坡先生晚年曾在漕桥居住,作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米芾和东坡先生有书信往来也很正常,东坡先生去世后一些物品流落在漕桥民间也是有可能的)米芾的手迹,他自己一直保存着,直到60年代初一次他躺在床上抽烟睡着了,点燃了蚊帐,引起大火,烧毁了。因此他捐献的不可能是米芾的手迹另外他早不捐晚不捐,恰恰在我父母刚从漕桥迁居北京后不久就捐,也十分可疑,他是不想让我父母知道。而且我可以确定他捐献时肯定说这件文物是祖传的,这才导致在当年9月祖坟(慎行公和星衍公之墓)被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盗墓贼是拿着红头文件的,所以乡镇府才不加过问。以考古为名,行盗墓之实。我之所以称之为盗墓贼是因为在20112012?)年中央二台的寻宝栏目“走进常州”这一期中有一位60岁左右的妇女拿出一件慎行公的书法作品,上面还有星衍公的题字。我没有听清这位妇女的名字,但肯定不姓孙,而且我也不认识。应该不是孙家之人。这件文物应该是星衍公喜爱之物,去世后带入坟。这位妇女是由盗墓所得,没有交公。但慎行公和星衍公是节俭之人,不会把什么贵重的东西放入坟墓。所以盗墓也没有其他收获。另外在寻宝栏目“走进常州”这一期中没有人拿出褚遂良的手迹,也说明这件文物没有散落民间,否则肯定会拿出来,趁这个机会,请专家一辨真伪。

  以上只是我的分析和猜测,没有实际根据。当时处于日寇占领时期,没有地方可以报警,所以至今为止仍是一个谜。后来我向我爸讲述了我的怀疑,我父亲不相信他大哥会做出这种缺德的事。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