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unjichu
sunjichu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203
  • 关注人气:4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石破天驚紅樓夢作者不是曹雪芹?!

(2014-02-23 21:19:07)

 

石破天驚紅樓夢作者不是曹雪芹?!

2013-09-22 05:30:00 来源: 香港成报

 

核心提示:中國四大名著之一《紅樓夢》,多少年來一直是家喻戶曉的讀物,其作者曹雪芹,也如名著中的主角賈寶玉與林黛玉般,是位家喻戶曉的人物。最近,收到一篇「石破天驚」的文章,力指《紅樓夢》作者另有其人,是明末四君子之一的冒辟疆。這是很驚人的「發現」,也是一個很嚴肅的課題,本報決定原文刊登。至於真相如何,有待專家學者認真探討。

冒廉泉先生接受專訪。

【本報獨家報道 文章作者:黃金秋】

 

  中國四大名著之一《紅樓夢》,多少年來一直是家喻戶曉的讀物,其作者曹雪芹,也如名著中的主角賈寶玉與林黛玉般,是位家喻戶曉的人物。最近,收到一篇「石破天驚」的文章,力指《紅樓夢》作者另有其人,是明末四君子之一的冒辟疆。這是很驚人的「發現」,也是一個很嚴肅的課題,本報決定原文刊登。至於真相如何,有待專家學者認真探討。

  探訪如皋水繪園 感受紅樓夢氛圍

  初中開始讀紅樓夢時,記者就一直困惑於書中所精細描述的人物衣打扮,完全是明朝風格,不可能是清朝中葉的曹雪芹所閉目想像出來的,必須是來自生活日復一日的親身經歷!

  直到記者拜會了《如皋日報》社長郝建榮與總編輯陸雙,從他們口中得到了一個驚人的消息:《紅樓夢》的真正作者不是曹雪芹,而是如皋文人冒辟疆!

  冒辟疆是明末四大君子之一、復社的重要成員,曾經在國難關頭與同仁發布《留都防亂公揭》,揭露和批判了阮大鋮等閹黨餘孽。明亡後冒辟疆義不仕清,與董小宛歸隱如皋水繪園,上演了經典的愛情故事。

  可是,說冒辟疆就是《紅樓夢》的作者?董小宛就是林黛玉的原型?這讓人很難一下子相信。

  不過,隨後來到著名的水繪園探訪考證,此說法便不難接受。因為水繪園的設計,幾乎就是大觀園的設計原型;加上冒家的東府西府,與《紅樓夢》裏面大觀園加上榮國府寧國府,都是獨一無二的「兩府一園」格局!

  更讓人詫異的是,冒辟疆居然是個「石癡」,水繪園裏面有幾處石頭砌成的假山!而《紅樓夢》這本巨著,當初的第一個名稱是《石頭記》,裏面更設計了一塊頑石,化成通靈寶玉。上個世紀初,吳昌碩先生得到了這塊有冒辟疆印記的通靈寶玉。

  至於董小宛,不僅與林黛玉一樣,來自蘇州,擅長寫詩作畫,更是古代十大美食家之一,董糖董糕等許多美食已經流傳下來,很可能是《紅樓夢》內諸多美食的靈感來源!當記者看到了董小宛的畫像,第一感覺就是和《紅樓夢》裏面林黛玉的繡像也太像了!

  專訪冒廉泉 證據指向冒辟疆

  隨後,記者專訪了提出「《紅樓夢》的真正作者是冒辟疆」這一驚人論點的冒廉泉先生,實地走訪如皋水繪園,亦慢慢形成了一個證據鏈。

  冒廉泉居於如皋,但不是冒辟疆的後代,他是如皋冒家第一代冒致忠的第20代後裔,而冒辟疆是第12代後裔,與冒辟疆只有一個共同的第一代祖先。冒廉泉退休前是中國建設甘肅省海外工程總公司的高級工程師,現還在上海等地擔任大型工程建設的監理工程師。

  據冒廉泉介紹,他初中時期開始看《紅樓夢》,開始是全面接受胡適和俞平伯他們的觀點,但慢慢地,冒廉泉發現曹雪芹不一定存在,可能只是個「化名」而已,即使真有,也不可能寫出《紅樓夢》,因為裏面有太多的如皋土話!退休後,冒廉泉花時間到甘肅省、上海市和如皋市的圖書館檔案館去研究資料,仔細比對冒辟疆的經歷,考證曹雪芹的身份,就更加堅信《紅樓夢》只能是冒辟疆所著。

 

冒辟疆與《紅樓夢》絕非巧合

2013-09-22 05:29:00 来源: 香港成报

 

核心提示:根據走訪調研,我們的確可以發現太多冒辟疆與「紅樓夢」的密切關係,很難用巧合來解釋!

 

 

  根據走訪調研,我們的確可以發現太多冒辟疆與「紅樓夢」的密切關係,很難用巧合來解釋!

  一、《紅樓夢》的作者只能是明末清初人

  《紅樓夢》第二回賈雨村長篇大套的議論世間男女:「若生於詩書清貧之族,則為逸士高人……如前之許由、陶潛、阮藉……石曼卿、柳耆卿、秦少游,近日倪雲林、唐伯虎、祝枝山……」,這些都是明代或之前的文學家、詩人。

  胡適考證的生於清中期的曹雪芹(約1715—約1763)會把魏晉、唐宋元時期指為「如前」, 但不可能把距他一二百多年前的元明代(西元1369年——1644年)說成「近日」。

  而據吉林省工會主席土默然教授研究,《紅樓夢》前八十回中所出現的《豪宴》、《乞巧》、《仙緣》、《離魂》⋯⋯等等劇目,都是元代雜劇、明代和清初的傳奇或雜劇。可見《紅樓夢》作者應是極其熟悉明末清初戲劇的文人。

  還有,《紅樓夢》中的服飾、髮型全部是明代的。例如文中對王熙鳳的描寫「頭上戴着金絲八寶攢珠髻,綰着朝陽五鳳掛珠釵;項上帶着赤金盤螭纓絡圈⋯⋯」如此過細的描寫非親目所見是寫不出的。

  二、《紅樓夢》作者應具備的幾大要素

  要素1:必是明末清初的文學巨匠。冒辟疆是明末清初江南四大才子之一、水繪園詩詞唱和的首領、詩詞集《同人集》總編。

  要素2:應生於世代官宦書香之家,有貴介公子生活經歷。冒辟疆父輩上溯六代外放為官,五世冒鸞、十一世冒起宗貴為進士,其父冒起宗官至山東按察司副使,督理七省漕運,正是《紅樓夢》中的「所賴天恩祖之德」,號稱「巨富豪門」。

  要素3:要有廣泛的社會交往來,醫卜巫娼都通。冒辟疆六次到京參加科舉,連續多日在南京桃葉渡招待賓朋,來者不拒。退隱如皋水繪園後,也招待上千文友詩詞唱和,擁有巨大社會聲譽和社會交往經驗,是著名的社會活動家。

  要素4:熟悉女性,廣交女友,有豐富的女性故事素材。冒辟疆六次科舉,每次都流連南京與蘇州等風月場所,與秦淮八豔中的陳圓圓有婚約、在李香君住所三十天每天一論文問世、與董小宛歸隱九年、吳蕊仙更是為他專程趕到水繪園……好友在《冒姬董小宛傳》稱冒辟疆「所居凡女子見之,有不樂為貴人婦,願為夫子妾者無數」。

  要素5:要有坎坷的人生經歷,風塵碌碌,一事無成。冒辟疆六次科舉未遂,卻險些被阮大鋮抓捕殺害,歸隱後明朝覆滅,冒辟疆南下逃亡,結果僮仆被清朝大軍屠殺二十餘個,而資產被搶劫一空。晚年居於簡陋草房,靠賣字為生,正是《紅樓夢》中的「茅椽蓬牘,瓦灶繩床,其晨夕風露,階柳庭花」 的原形。

  三、胡適對「曹雪芹」的考證,不足為憑

  其實,二百年來考證《紅樓夢》存在兩大誤區:

  一是對「曹雪芹」這名字太較真。「曹雪芹」可能只是假名,現代叫筆名。魯迅姓周,巴金姓李,曹雪芹難道不能姓冒嗎?而「披閱」和後面的「增刪」這個詞,實際上相當於整理、編輯資料而已,並非是「原創」的含義!

  二是主觀認定「曹雪芹」著作了《紅樓夢》,作者必須姓「曹」,於是對號入座,在清檔案中找到一個曹寅,是個顯赫人家,「曹雪芹」就安在這個曹家了。但是從《曹氏宗譜》和清代宮庭檔案中,找不到曹寅後代有叫「曹雪芹」的人,沒有依據。

冒廉泉認為,在清初康熙雍正盛行文字獄時代,作者要冒抄家殺頭的危險,動輒家破人亡禍及子孫,哪敢書寫真實姓名?被一度視為禁書和「淫書」的《石頭記》最初只能以手抄本面世,作者為了保護自身和家族,故意擺出迷魂陣,《紅樓夢》聲稱「甄士隱(真事隱)」,書上明寫參與撰書的有空空道人、吳玉峰、孔梅溪、曹雪芹、棠村五人,這五個人,都是假名,不過是「原應歎息、假語村言」罷了(元、迎、探、惜,賈雨村)!

 

 

冒辟疆就是「賈寶玉」

紅樓夢的真正作者?

2013-09-22 05:28:00 来源: 香港成报

核心提示:《紅樓夢》作為五千年中華文明史的代表性著作,一直是文學界和史學界的熱點議題。然而,《紅樓夢》的作者到底是誰?卻一直沒有定論。自從國學大師胡適考證認為《紅樓夢》是曹雪芹所寫之後,在長期範圍內,曹雪芹撰寫前八十回、高鶚續寫後四十回,就幾乎成為社會公認的結論。但事實上,這個說法疑點重重。

 

  《紅樓夢》作為五千年中華文明史的代表性著作,一直是文學界和史學界的熱點議題。然而,《紅樓夢》的作者到底是誰?卻一直沒有定論。自從國學大師胡適考證認為《紅樓夢》是曹雪芹所寫之後,在長期範圍內,曹雪芹撰寫前八十回、高鶚續寫後四十回,就幾乎成為社會公認的結論。但事實上,這個說法疑點重重。

  一、冒辟疆V.S賈寶玉:誰是情種?

  冒襄(16111693),字辟疆,號巢民,江蘇如皋人。生於明萬曆三十九年,卒於清康熙三十二年,年八十三歲。冒辟疆出生在世代仕宦之家,幼年隨祖父在任所讀書,14歲就刊刻詩集《香儷園偶存》,明代後期著名畫家書法家董其昌為其詩集作序,把他比作初唐王勃。

  冒辟疆從小錦衣玉食,奴僕成群,長大後出手闊綽急公好義,他一介布衣,竟不惜千金,代行官府職責,屢屢揮金如土救濟災民。在他第三次赴金陵鄉試中,出巨資租賃桃葉渡廳堂樓閣九所,大會東林遺孤,招待同仁、食客數百人,多日方散。影響所及,冒辟疆與陳貞慧、方以智、侯朝宗被稱為「四公子」,加入複社。

  但冒辟疆仕途不順,憑他的才學早該中舉,可在應試作文中,他拋棄八股規矩,議論朝政,針砭時局,違背當局要求,六次鄉試未中,只上了兩次副榜。

  《紅樓夢》中賈寶玉才華橫溢,厭惡八股文,卻厭惡仕途經濟,不求功名,與冒辟疆這些痛苦難堪的遭遇是完全一致的。

  據文獻可考,冒辟疆一生先後與十多位元女性有過愛情關係,有名有姓的除夫人蘇元芳外,尚有王節、李香君、顧媚、陳圓圓、董小宛……等等,這些女性都能畫、善唱、會舞、擅詩,其中六人先後正式獲得小妾名分,可見冒辟疆天生對女性有親和力、吸引力,是現實版的情種賈寶玉!

  《紅樓夢》中賈寶玉說,「女兒都是水做的骨肉」、「我見了女兒便清爽」,寶玉從骨子裏尊重女性,喜歡女孩,與冒辟疆的經歷和情感是完全一致的,寶玉對林黛玉的感情,和冒辟疆對董小宛的「天荒地老歌長恨,好懺應為再世因」、「九年一日千秋怨,腸斷衰殘抱痛來」的深沉寄託是一致的。

  冒辟疆雖生富貴之家,但他終身未仕清廷,不善經營,只能坐吃山空,又遭遇兵荒馬亂清兵殺掠,家境衰敗,晚年窮困潦倒、靠賣字度日,這和《紅樓夢》中賈寶玉的命運如出一轍。

  再看看胡適考證的曹雪芹的情況吧,據《人民文學出版社》82版《紅樓夢》前言所述:「雍正六年曹家抄沒後才全家遷回北京,當時曹雪芹尚年幼,按出生於乙未說是虛歲十四歲,按出生於甲辰說是虛歲五歲。」

  拋開幼稚園的4歲曹雪芹,就說13歲的少年曹雪芹吧,還是個小孩子,這點經歷不足以寫出大觀園場景和奢華的生活方式,更不用說寫出那麼多性格殊異栩栩如生的女性! 前言又寫道:「曹家回北京後的情況,文獻絕少記載」,就是說,不知他受過甚麼教育,不知他在北京有甚麼活動和作品,與誰交往,是否有女友……這些記載是零!對於如此才華橫溢的傑出文人,居然在文藝圈沒有任何痕,完全不可想像!

  二、冒家V.S賈家:唯一的「兩府一園」

  《紅樓夢》中的賈家建築格局是:「甯國府、榮國府和大觀園」。可謂「兩府一園」。作者描述精細備至,令人身臨其境,必有長期生活體驗。

  而如皋冒家的建築格局是:「東府、西府和水繪園」。且不說太多的建築相似了,就這「兩府一園」的格局,全天下只有冒家,書中只有賈家,彼此一致,絕非巧合!

  冒辟疆的族人,近代作家冒舒諲(19141999),在上世紀80年代《關於冒辟疆的故宅》一文中,回憶他童年時代在冒辟疆西府故宅居住寫道:「至今還有印象,大門朝東,縱橫均達一百公尺左右,範圍約一萬平方公尺,有屋百餘間……入大門後,白色四扇屏門,入屏門有南北甬道長約三十公尺,屏門後有垂花門(二門),進垂花門見一大院,即名著一時得全堂,枋間高懸董其昌手題的堂名額(後為日寇掠去)……冒辟疆在家業全盛時期曾蓄有昆曲家班,極負盛名,常在得全堂演劇以娛賓客……得全堂後有拙存堂,其左右耳房連同廂房都是內宅,後為凝禧堂,自成院落,南出是一組庭院住宅,正廳名五美堂,堂南首入一小院,有豔月樓,即小宛夫人所居。五美堂後是別有園,園有泛雪齋、西堂、瓷香齋、對山亭和廊諸勝,最西有五間建築名為妙香居。香儷園地處得全堂之南,廊東北行為贈雲軒,東首有天鏡舫,舫前有洗缽池,正南是芝蘭軒……」

  明代冒辟疆先高曾祖冒承詳富甲一邑,如皋冒家巷兩側,悉為冒家府第。當年冒辟疆居西府是冒辟疆祖父冒夢齡所建,冒辟疆父親與兩個庶出弟弟居東府。東西兩府規模相當,東府內留耕堂和愛日堂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仍保留舊時規模。

  少年的冒舒諲還見冒家巷內立有牌樓,上書「恩榮坊」。

  冒辟疆故去223年以後,冒氏早己衰敗,多數府第易姓。1916年冒舒諲父親冒廣生先生以銀幣7800元從張姓購得西府。冒舒諲童年只是住在冒家巷西府,所見情景,尚存如此規模。可見200多年前的冒家,鼎盛時期,該當如何?!

  從東西兩府間的冒家巷向北不遠就到了聞名海內的「水繪園」,這個著名園林是冒辟疆主持改建和擴建的,點點滴滴都變成了大觀園。

  2001625日,水繪園被國務院列入第五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為國家4A級風景名勝區。

  賈家有「榮禧堂」,冒家有「凝禧堂」,賈家和冒家的兩府間都有「恩榮坊」牌樓,而且,兩府中間一條巷道,似連似分的模式,這是中國園林布局的「唯一件」。

  這是南京、北京、蘇州、揚州沒有的,也無法複製的!

  三.董小宛V.S林黛玉:同病相憐

  比對冒辟疆生命中的愛姬董小宛與紅樓夢中「林黛玉「,兩人太多相似相同。

  一是,她們二人都生得美貌異常,我們只要到如皋水繪園去看董小宛的畫像就聯想到紅樓夢中「林黛玉」的形象。

  二是,二人都才藝出眾,能詩善畫。水繪園水明樓內的古琴,是小宛的心繫之物,無錫市博物館收藏小宛的繪畫作品《彩蝶圖》。小說中黛玉也善繪畫,在眾多才女中名列前茅,還在群芳詠菊中奪魁。

  三是,二人都多愁善感,孤芳自賞,紅顏薄命,二十出頭不幸早逝。

  四是,二人皆體弱多病,得的都是肺結核不治而亡。

  五是,半塘董小宛和姑蘇林黛玉,都是來自蘇州。

  六是,小宛由名士錢謙益僱船送到如皋冒家;而黛玉登舟去賈府,有名士賈雨村另船送行。

  七是,小宛在南北湖畔雞籠山上感嘆江河破碎一家流離,淚葬殘花;而黛玉也是花鋤葬花,催人淚下……

  我們把蘇州、乘船、肺結核、短命、葬花、水繪園、大觀園等元素加在一起考慮,結論昭然若揭:水繪園中的董小宛不就是大觀園「林黛玉「的原型嗎?

  四.吳蕊仙V.S「妙玉」:唯一的私家尼姑庵

  秦淮八豔中的吳蕊仙貌美能詩,也是一位性情中女子,丈夫反清遇難後,她從蘇州渡江投靠冒辟疆。

  但冒辟疆已納妾吳扣扣,吳蕊仙強壓情感,給冒辟疆作詩道:「綺羅自謝花前影,笠缽聊為雲中人」,要遁入空門。

  冒辟疆遂在城南楊花橋旁蓋小廟一座,取名「別離廟」,蕊仙自號「輝中」,從此青燈孤影,憂鬱而亡!

  冒辟疆十分傷心,隻身前往憑弔,刻詩廟中:「別離廟,春禽叫,不見當年如花人,但見今日花含笑。春花有時落復開,只今荒煙蔓草最深處,愁雲猶望姑蘇台」。

  大觀園中賈家也有「櫳翠庵」一處,裏面住帶發修行美麗孤傲的蘇州籍美才女妙玉。

  自古王公貴族豪門富戶不少,但沒哪家擁有私家尼姑廟的。

  但現實世界的如皋冒辟疆,就花錢為吳蕊仙蓋了座私家尼姑廟!

  這也可說是個「唯一件」。

  兩位妙齡美少女,都在私人家尼庵裏,都帶髮修行,都會寫詩,都來自蘇州,都對男主角有意,都是悲劇下場。

  冒辟疆把他對吳蕊仙的全部情意和思念在《紅樓夢》妙玉身世裏作了傾訴。

  五.冒家V.S賈家:同樣的昆曲戲班

  明亡以後,冒辟疆以曲自娛,並招待四方賓客,其私家戲班中吸收了一批著名的演奏家,培養了許多名演員。

  據陳瑚《得全堂夜宴記》述:阮大鋮家班的名角在明亡後也流散到冒家,演出《燕子箋》待客。家班全盛時期,常演的劇目有《浣紗記》、《牡丹亭》、《西廂記》、《邯鄲夢》、《黨人碑》、《清忠譜》《秣陵春》、尤侗的《黑白衛》和餘懷的《鴛鴦湖》等作品。

  冒辟疆晚年生活困窘,他寫道:「每夜燈下寫蠅頭數千,朝易米酒,家生十餘童子,親教歌曲成班,供人劇飲,歲可得一二百金,謀食款客。今歲儉,少宴會,終年坐食,主僕俱入枯魚之肆矣」

  八十老翁寧願賣字也要維持私家戲班,冒辟疆對昆劇熱愛之深,令人難以置信!

  據說冒辟疆臨終還要家班演出,《冒巢民先生年譜》載,冒辟疆去世那天,「時寐時醒,令諸童度曲」 ,冒辟疆的靈魂在優美的昆劇樂曲中升天。

  冒辟疆的「昆劇情結」,在《紅樓夢》中有淋漓盡致的表達,他讓昆劇貫穿在《紅樓夢》中。他讓賈家也和冒家一樣有「私家戲班」;昆劇源自蘇州,他讓賈家從蘇州買來12個女孩子;他也讓這十二個女孩住進賈家的「梨香園」學唱昆劇。

  現實中的冒家與虛幻的賈家都有昆曲家班,再次證明冒府就是「賈府」!

  六、董小宛V.S賈府大廚:同樣的奇巧美食家

  董小宛是位技能高超的美女食神,她所烹製的菜肴和製作方法是異於常人的。

  據冒辟疆《影梅庵憶語》記載:如皋冒家董小宛「釀飴為露,和以鹽梅,凡有香色花蕊,皆於初開放時采漬之,經年香味顏色不變,紅鮮如摘,而花汁融液露中,入口噴香,奇香異豔,非復嬌者,為秋海棠露,海棠無香,此獨露凝香發。」

  「取五月桃汁、西瓜汁,一穰一絲漉盡,以文火煎至七八分,始攪糖細煉,桃膏大如琥珀,瓜膏可比金絲內糖。」

  「製豉取色取氣,先於取味,黃豆要九曬九洗為度,顆瓣皆剝去衣膜。」

  「蒲、藕、筍、蕨、鮮花、野菜、枸、蒿、蓉、菊之類,無不采入食品,芳旨盈席。」

  「火腿久煮無油,風魚如火腿,醉哈如桃花,醉鱘骨如白玉,蝦松如龍須,烘兔酥雉如餅餌,菌脯如棕,腐湯如牛乳。慧巧變化,莫不異妙」。

  董小宛發明的「跑油肉」,已跑遍全中國甚至世界各地,她製作的「董糖」、「董糕」已是如皋特產。

  再來看看《紅樓夢》中的那些美食,同樣有董小宛美食的精髓。

  《紅樓夢》第四十一回,鳳姐向劉姥姥講解說:「把才摘下來的茄子把皮去了,只要淨肉,切成碎丁子,用雞油炸了,再用雞脯子肉並香菌、新筍、蘑菇、五香腐乾、各色乾果子,俱切成丁子,用雞湯煨乾,將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裏封嚴,要吃時拿出來,用炒的雞瓜一拌就是。」

  冒家異想天開的食譜,奇巧方法是常人難以做到的。冒家的食譜,有其「獨特性」和「唯一性」。

  七.《紅樓夢》V.S《石頭記》:愛石成癡的通靈寶玉

  《紅樓夢》原名《石頭記》,寫《石頭記》的人必然熱愛石頭,這不費解。

  冒辟疆愛石有癖,他的好友乾脆將自家花園的假山石全部移贈給他;

  冒辟疆在海鹽避難,大病垂死時,卻作「思鄉」一詩:

  「追呼人耐千金賦,輾轉心懷二祖墳。此外更無堪繫念,英山朴樹古巢雲」。

  「英山」是冒辟疆父親從廣東帶回如皋的一塊奇石,此石瘦長九尺,峰如玉女。冒辟疆大難垂死,念念不亡的是奇石。可見其愛石之癡,把小說定名《石頭記》就自然之至。

  不愛石頭的人,會編出女媧煉石補天,多一塊石頭未用,給這塊石頭靈性,於大荒山無稽崖自怨嘆嗎?

  不愛石頭的人,會編出《石頭記》裏主人翁叫「寶玉」、銜「通靈寶玉」而降生嗎?

  而且它成為寶玉的命根,失掉「通靈寶玉」寶玉就呆若木雞,失掉「通靈寶玉」賈家就大廈傾倒嗎?

  自古文人雅士,愛賞奇石,雖然奇石繁多,但多以靈璧石為尊。

  著名的杭州西泠印社,就藏有「社寶」——一塊靈璧奇石!

  此石質地細膩,色極青柔,扣之清越如金玉,而它——居然就是冒辟疆的「通靈寶玉」!

  冒辟疆1693年去世後,這塊石頭隱去200年,1897年由著名書畫家吳昌碩獲得,吳喜而作銘,「山嶽精、千年結,前歸巢民(冒辟疆)後苦」。下鐫「巢民長物」、「缶廬」二印。

  303年後的2005年,這塊靈璧寶石為西泠印社收藏。

  八.《紅樓夢》中「桃葉渡」:冒辟疆難忘的追憶

  南京秦淮有個桃葉渡,用當今的話說是個畫院、書院、舞廳、歌廳消閒場所。

  冒辟疆第三次鄉試後,出巨資在桃葉渡,租賃九所院廳,大會東林遺孤和青年學子百人置酒高會,招歌徵舞,三日方休。

  晚年冒辟疆在寫作《石頭記》時,對這些不能忘懷。

  五十一回中,美麗的薛寶琴用青年學子的口氣,寫了一首「桃葉渡懷古」的詩:「衰草閑花映淺池,桃枝桃葉總分離。六朝梁棟多如許,小照空懸壁上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