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鹤矾
鹤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44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坚守独特的尺度和方向

(2012-07-17 22:00:50)
标签:

文化

坚守独特的尺度和方向

——读谭旭东《寻找批评的空间》

鹤矾

 

 

大学时,最怕的功课就是文学概论,我在抽象思维方面实在是个脑残。当我看到谭旭东老师说他自己“上大学时就对文学理论非常着迷”时,不觉暗自诧异——竟有人会对文学理论“着迷”!而且是一个特别擅长运用形象思维的儿童文学作家!在我印象中,谭旭东是个很有创造力的诗人,他的儿童诗写得生动、活泼、亲切,妙趣横生,他常常以童话的笔法来写诗,如《石榴 》:
   
石榴花开了 
   
是夏姑姑扎上了 
   
鲜艳的蝴蝶结 

   
石榴果熟了 
   
是秋妈妈在摇着 
   
收获的红铃铛 

大自然的春华秋实,在他笔下如同一个个美妙的童话,“夏姑姑”特爱美,“秋妈妈”特“显摆”,每个形象都有鲜明的个性,直观、生动,让人过目不忘。再如充满哲理及警世意味的《时间》一诗,他都可以写得意趣盎然,如同一个情节紧张的小故事——“时间是一块菜地/稍不留神/懒惰这只小兔/就会闯进来/啃掉一个萝卜/让你无法弥补”,化抽象为具体,让人油然而生紧迫感……

很惊讶,自然万物到了谭旭东笔下,就都成了个性独特的意象,都有生动迷人的故事;更奇怪,形象思维如此活跃的他会对“文学理论”着迷,并成为“目前中国最活跃的新锐批评家和青年儿童文学学者”。然而,一页页地翻过他的新作《寻找批评的空间》,这惊讶,就一点点地变成震撼了。

这本书不厚,300页不到,但纵横跨度极大,剖析理解颇深。从文学史与文学经典的建构,到今天文学批评的现状,再到新世纪对新的文学批评的呼唤;从儿童文学,到校园文学,到新诗、散文、小说,再到现代流行的顺口溜民谣,再到中文教育和中文学科的批判……有综合性的文学理论,也有对某一代表作家作品的深入分析鉴赏,无不见解独到,让人深受启发。读罢全书,我觉得至少以下几点,让人深为叹服:

首先,谭旭东的阅读面之广让人惊叹。

在阅读方面,我是个特别“挑食”的人,而且非常“好古”,因为古代文学流传至今,大浪淘沙,剩下来的差不多都是金子。而当代文学,群英荟萃,但有时也难免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所以,我就只挑一些比较符合自己口味的作品,如李汉荣、周国平、刘亮程等人的散文,潘向黎、林那北、裘山山、胡学文等人的小说,从不敢广泛涉猎,生怕自己在当代文学的汪洋大海中淹死。但无论如何,相对于一般读者,我读书的数量肯定算是多的了。然而,当我翻开《寻找批评的空间》时,里头引到的作家作品却让我目瞪口呆——足足有85%的作家作品为我所不熟悉。什么红杏、毕东海、崔国发、唐朝晖……这大量作家,我竟都是第一次听说!我当然不是指他们不够著名,或是他们的作品不够档次,因为从书里的摘引的片言只语中,其精彩程度,就能让我们知道他们都是很优秀的当代作家。我想,谭旭东更看重的是他们作品的实力,而不是个人名望。可是,要在当代文学的汪洋中遨游多少来回,才能淘得这样并不负盛名(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文学金子?而又不致被滔滔书海给淹死?而且对这些作家作品,谭旭东远不是浅尝辄止,只作表面了解,而是对每一篇都有深入的阅读和研究,书中引文顺手拈来,恰如其分,对不少新人新作都有详细深入的赏析与评价,如他说红杏的散文诗“有机地融合了自由诗、散文、寓言、哲理等方面的因子,创作了一个个具有多重审美属性的世界”“读红杏的散文诗,就像在观看一场刚强而又柔美的艺术品质”;又如他由徐岩《照相的日子》想到“徐岩风格”——讲述残酷的困难的现实,表达坚强不屈和纯真可敬的底层人的人性, 语气平淡、情感温婉但透出生活的厚度和情感的力度,让人的眼睛湿湿的,让人的心暖暖的……需要读到怎样的深度与广度,才能对笔下的作家作品有如此深刻独到的概括与提炼?

想到谭旭东还要教书,还要写儿童诗,还要选编各种各样为孩子们所欢迎的儿童文学著作,却还能挤时间对当代文学作如此广博和深入的阅读,不能不让人肃然起敬。

其次,《寻找批评的空间》一书,观点犀利新颖,足以让很多相关的人汗颜。比如他提到一些所谓的大众文化媒介和理论批评刊物——“批评和‘超级女声’一样,到了‘想唱就唱’‘想秀就秀’,到了‘我是超女我怕谁’的地步,更不用说在一些学者和批评家的个人博客里,批评的言说和吐口水一样容易而且比硫酸更有杀伤力。”幽默讽刺,一针见血,让人忍俊不禁。又如他呼唤原生态的“80后创作”,对缺乏儿童生命原汁的作品深恶痛绝,对12岁的蒋方舟作品中的“另类”很不以为然,甚至对前些时候红得发紫的少年作家韩寒,也颇不认同。“他笔下的教师是完全反面的,教育是一无是处的,韩寒的笔调油滑,思想断裂,从他的作品里,读者看不到美好,看不到希望,只能得到发泄,且发泄后获得的是迷惘!难怪有人认为韩寒、蒋方舟之类是‘垮掉的一代’。”这对于当代某些人云亦云的追星族来说,无异于当头一棒。很多青少年读者,无非太需要这样的当头一棒。12岁少女笔下的“伟哥”“同性恋”“泡妞秘籍”,以及花季少年对制度与生活的极端讽刺,无论如何不应是校园文学或青少年生活的主流,不应是未成人所要追求的方向。

而对那些真正直面人生,关注底层、回归自然的文字,谭旭东则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之情。他对“小虎队儿童文学丛书”的新鲜叙事方式及故事张力就赞赏有加,特别是薛涛的《我家的月光电影院》,更是深得他的喜爱。“这样的叙事里不只有对成人世界的谴责,更有对中国孩子生存境遇的深刻透视……生存的本能常常使我们服帖地认同现实,而不敢抬头去说出时代的真相,去犀利地剖析人间的不公和痛苦,但我们确实可以用文字来呵护这些值得关爱的孩子,来给他们送去理解的目光。”他把薛涛的叙述提到了关注人类特别是孩子们的痛苦与苦难的高度,几乎可以跟曹文轩的《草房子》相提并论了,而《草房子》在他眼中,正是这样一部儿童小说:“从平凡的人与事中揭示出深刻的时代内容,展现苦难人生……也显示了苦难生命的悲剧魅力。”再次觉得,作者很可贵地坚持了一个文学评论家该坚持而又很难坚持的品质:不看影响,只看作品;坚持自己独特的视角,绝不人云亦云。

在《寻找批评的空间》一书中,谭旭东还为一向不登大雅之堂的民谣留了一席重要之地。他说:“民谣是时代的镜子,是普通百姓的生活情趣和生活观念的折射。往往越流行的民谣,越是老百姓的心声,越能反映生活中普遍存在的问题。”他还觉得有些民谣能深刻地切中时弊,满足老百姓对不良风气的无能为力而不得不停留于调侃的要求,对百姓化解生活矛盾,放松心情有着积极作用,甚至由它们而联想到《诗经》的“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的现实主义精神,实在难能可贵。但他也客观地指出,一些流行民谣为发泄畸形心理而流于低级趣味,比如“黄段子”,对精神文明只起危害作用……不因个人喜好而把批评对象捧到天上,或一棍子打死,客观真实,这是《寻找批评的空间》一书的显著特点。

谭旭东在《结语》中说:“在课堂之余,我更多的是自学,把美好的青春投注到精美的文学世界,向那些具有深邃目光和高蹈精神的学者学习,从他们那富有张力和生命情韵的文字里找到爱心、美感和价值……让我惊讶的是这些散漫中写下的批评文字,竟然有着一致的精神方向——它彰显出我对文学的热爱和对真理及正义的渴望。”我想,正因为他积极地从文字里寻找爱心与美感,正因为他对真理及正义的渴望,所以,他的批评才能坚守自己的尺度,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在客观批评作品的同时,深深流露他呵护童心、悲天悯人、回归自然等思想情怀。跟随流行的脚步,绝非谭旭东文学批评的方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