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鹤矾
鹤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76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谢云新诗》

(2010-10-24 10:17:21)
标签:

苍南

谢云新诗

书法

《说文解字》

杂谈

分类: 鹤矾随笔

 

    其实,我不懂诗,也不懂书法,但收到谢老赠书,还是止不住想说几句,为那些纯粹活在精神层面的人,为那些为理想而不知老之将至老之已至的人。

 

读《谢云新诗》

鹤矾

 

 

认识书法家谢云,是从他的一首绝句开始:“惆怅斯人隔世身,返回之梦几多巡。南来雁岫征鸿觅,歌落北漂老宅门。”那时,这位半生漂泊的苍南游子,这位无法回乡的耄耋老人,一下子进驻我的心,让我每每想逃离苍南时,就想到他的话:“苍南人能够日日夜夜感受苍南大地的气息,是多么幸福!”就想到他把一苍南的泥土供在香案上顶礼膜拜,拜得热泪盈眶……

苍南,家乡,那涌动在谢老生命中的最原始的血脉,那催开他艺术花朵的一方生生不息的热土!

由此我想到了谢老的新诗创作。他是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是在专注于书法之前,开始新诗创作的。后来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只因不想说违心的话,宁愿喑哑自己的歌喉。从此“跌进书法的荒草地”,“日日用书法的竹篮,打捞诗人的良知和咳嗽”。从此,新诗就像那一抔随身携带的苍南土,只能供奉在心底,只能“用书法的篱墙,守护新诗的信仰”。

然而,有些与生俱来的东西,是永远无法割舍的。就像那一抔苍南土,也许它贫脊,丑陋,甚至缺氧,但并不妨碍它成为谢老心头的那一轮光芒四射的太阳;就像新诗的种子,虽经半个世纪的掩埋,沉沦,仍挡不住它从谢老的心头钻出,在他的艺术芳草地蓬勃生长。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开始,谢老拿起那支写惯了书法与旧诗的笔,又写起了新诗,把茫茫艺海中的一朵朵美妙灵动的浪花,汇成汹涌澎湃的《笔潮》,凝成典雅而纯粹的《谢云新诗》。

《谢云新诗》的开篇就是《笔潮》。抒写的是他练字习书之偶得,记录的是他闲散生活中的一瓣瓣心香,但喷涌的却是他对生活的不可扼制的激情,对厄运不屈不挠的抗争。那股老骥伏枥的刚劲,足以让我们这些血气方刚的后辈汗颜。(这在拙作《笔底惊涛入梦来》中已有论及,恕不赘述。)

但最让我震撼的是组诗《写汉字形义诗思美》。谢老引画入书,我早有耳闻。看《谢云八十书画》,我就每每为这样书画一体的精品而激动。像《漓江舟行》就是其中的绝品,我在《人生八十更峥嵘》一文中写道:

晚年的谢云写起字来几乎是“随心所欲”,就像一个任性的顽童,想咋样就咋样。他把自然的壮丽山水、人生的喜怒哀乐全都托付给笔下的点、块、线,在肥肥瘦瘦浓浓淡淡中,涌动晴雨沉浮……“桂楫”二字,写得枝叶玲珑,高洁情致自在其中;“轻舟”则飞扬飘逸,特别是“舟”字,完全象形,用墨极淡,四周留着极大的空白,宛若茫茫江面……这一叶飘然水上的扁舟,承载的正是抒情主人公的轻松与喜悦。而“枕底涛声”的“涛”字,竟似翻江倒海的洋面,活现了诗人俞安期(当然还有谢云自己)处变不惊,雷霆风暴若等闲的冲天豪气!……

引画入书,确实能给欣赏者这样的视觉冲击力。但谢老的艺术追求显然不止于此。自从新诗在他心田绿树成荫之后,他这书法的笔底就不离诗了。他深深着迷于汉字的形义美。他说:“汉字具画境、乐味、雕刻建筑舞蹈流美,一字多义,皆有所本。”他想通过书法,“验证先哲创造文字的艰辛历程,数千年混一于瞬间” 。他不止想引画入书,他更想引诗入书,以诗书画一体的创造,给汉字以自己独到的解读。正像他自己所说的:“试以作品描抒我的书法诗思,写书法意象形义美,亦为我的说文解字呢!”

《谢云新诗》一书中,收录了十二个汉字的“形义诗思”。他写甲骨文“鬼”字,大头,面目狰狞,翻腾着长腿狂舞。所配的诗是:“戴起面具/跳起舞/鬼/原来是人扮演的”——一语道破天机!从古到今,鬼不闹人人自闹啊!看看这直观形象的“鬼”字,我们不得不佩服我们的祖先——汉字创造者的智慧;读了谢老的题诗,我们不得不赞叹谢老深邃的人生经验与哲理沉思。

再看他写的“琴”字,真有乐音袅袅,不绝如缕之韵;真是“幽凄声袅//无边无际飘过来/像问号让你回答它”。他写的“集”字,飞鸟栖于高木,似引吭高歌。“让生命的/乐音/鸣唱于/高枝上/啜饮那/满满的绿”。那字,那诗,都有不尽的洒脱,让人油然而生一派悠然。他写“凤”字,那是“凌空翻舞/自信得像商周之风”,那是雍容典雅,活现王者风范……

谢老说过,人类最高的境界是理想和诗的境界。“书法是线条的诗,是无声的诗……一直以来,我都在追求、造就书法的诗思美。”我觉得,谢老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我是个书法的门外汉,但我看他的字,也能看出画来,也能看出诗来。其实,每一个汉字,本身就如画如诗,本身就有一个传奇的故事。不过以往的书法家往往执著于结构形体的艺术美,并没想到要表现出汉字本身的思想情感罢了。

真想谢老能坚持写下去,把那一千多个已经破译的甲骨文都写出来,画出来,配上诗,编成一部全新的绝无仅有的《说文解字》,供幼儿做启蒙教材。我们曾有过如此聪明的祖先,我们就是如此聪明的祖先的后代,我们岂能让汉字在石碑和竹简中一直沉睡下去?我们怎甘心让这妙趣横生的汉字化为抽象的横竖撇捺,让祖先的智慧在这抽象的横竖撇捺中惨遭掩埋?

读《谢云新诗》,再一次为汉字自豪和感伤,当然,也为白发苍苍的谢老的艺术之树所勃发的生机而惊讶、感动和欣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因为有童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因为有童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