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鹤矾
鹤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76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因为有童话

(2010-09-04 08:43:53)
标签:

童话

诗友

白水洋

诗笔

刘英

福安

情感

分类: 鹤矾随笔

因为有童话

鹤矾

 

2010724早上,我先生刘德吾要到福建白水洋开同学会,他望着窗外的风雨,感叹说:“这样的天气,开什么同学会?真不想去啊!”我马上说:“那就别去呀!”他说:“龙港那边的同学叫了又叫,面子上过不去啊!我已经答应他们了,更何况我是班长!”

下午147分,我正在电脑前写作,接到他发来的短信。

刘:老婆在干吗呀 我到福建白水洋了

我回:在写童话 怎么到现在才到

刘:是呀 好远 还没住下呢 他们都去玩水了 我一个人坐在水边看复习资料 有想我吗

我:还没

刘:还没想啊 真是的 怎么想得那么慢

我:慢才持久啊 你们住哪儿

刘:还不知道 等住下了告诉你

我于是继续写作。《阳光娃娃小晴天》(第三部)已经完成三分之二了,我得趁热打铁。

下午408分,我又接到他的短信。

刘:比玉溪还不好玩

我:我要赶稿子 不然我们一家子都去 无论什么地方都好玩

刘:是呀 你们俩要是一起来 会很快乐 现在我一个人 一点游玩的兴致都没有 又下雨 又人挤人 又累又没趣

我:那就回家呀

刘:问题是现在回苍南包个车至少要一千元 后悔歹了这次 现在他们还在玩 我回到车上看书了

我:真是的 如果是我 心里不想去 就绝不勉强自己 作家应捍卫一切业余时间 我以后的成就肯定比你大

刘:还是你聪明 佩服佩服

我又继续写作。思路是前所未有的顺畅。即使看到他的“后悔歹了”,也只认为他是说说而已,同时又为他这种为了面子问题身不由己的生活方式感到很恼火。

当晚735分,我再次收到他的短信。

刘:老公住下了 在屏南县宏泰大酒店 你和阿天在干吗

我:晴天在写作业 我写童话 你什么时候回

刘:明天下午 你温州的讲座是什么时候

我:28日上午

刘:天啊 差不多是我考试时间

我:不用你陪 我带侄儿一起去

刘:再说 他才实习 别坐他的车

……

25日下午3 点钟,他给我来了个电话:“我已经坐车回家了,没堵车的话,七点钟会到家,熬点粥等我哦!”

6点钟开始熬粥烧菜,640分给他打电话,结果关机。再打,还是关机,还是关机,一直关机。直到820分,曾斌的妻子给我打来电话,说那辆车出事了……

曾斌夫妇把我带往福安。同车的还有温兴福。半路上接到倪宇春的短信:“巧艳您好,您要有心理准备,我们都为德吾兄祈祷。”我想坏了,问题肯定很严重!他一定已经晕过去了,不然,为什么连个报安的电话都没有!温兴福在我身边念着阿弥陀佛。我说:“兴福,只要德吾这次能好好回来,我从此跟你信佛!”于是,我也开始念“阿弥陀佛”。要知道,我是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呀!但我一路念着。我不求别的,只求他还剩一口气。只要他还有一口气,他就放不下我的,他就会活过来的!

到了福安医院,伤员名单上居然没有刘德吾三个字!当地领导打电话到宁德医院,还是没有!这一定是搞错了!我突然大叫起来:“查刘英!他身份证上的名字是刘英!”但就是刘英也没有。几乎苍南的所有诗友都赶到了。他们不让我去找了,说等他们找到了再跟我说。最后,他们带我到了一个地方,我抬头一看,白底黑字:福安殡仪馆。这怎么可能?我直冲进去,看到他静静地躺着,脸像一张白纸,嘴唇已没了血色,胸口以下包着一层纱布,与我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

我叫他们打开,我要摸摸他,他不可能是冰的!他一直激情万丈,热血沸腾!即使他是冰的,我也能把他偎暖过来,抱醒过来!

但我被拉开了。我没哭,因为我不相信。昨天活蹦乱跳地出门,几个钟头前我还听到他的声音,现在说去就去了——谁能相信!谁能相信啊!他真能抛下我和小小晴天?他真能抛下他的诗歌,从此不再吟唱?他真能抛下这片苍翠的大地,这满天灿烂的阳光?

朋友们要把我带走。我说让我陪陪他,我要单独跟他聊聊。小说里不是经常有这情节吗——聊着聊着,他的眼泪就出来了,他就活过来了……

但我终究被朋友们带走了。

我听着曾斌妻子对我的安慰,就像在听别人的故事。因为这不可能!这绝对是弄错了——世上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多的是,凭什么就是他?除非打开玻璃让我看一看,让我摸一摸!

我坐着等天亮,等他的电话。说他已经到家了,他其实根本没上那辆车。或是在汽车滚翻的那一刹那,他飞得远了一些,落在草丛里,救护人员没看到,现在自己醒过来了……

我是等到了一个电话,我干妈(诗人楼奕林)打过来的。她刚叫了一声“巧艳”,我便号陶大哭,再也止不住了,再也撑不住了。好像不哭出来,我就可以不接受这个事实,就可以继续幻想他的回家之路,就可以继续等他的电话、他的声音和他热乎乎的身体……但,我撑不住了。

刹那间,他的种种好处全都涌上了心头,化为泪水,夺眶而出。想想那青葱岁月,我们在沉浮中苦苦相恋;想想他对我的无限容忍,以及那如父兄般的疼爱;想想文学道路上的互相切磋,艺术理想的息息相通……

真可悲啊!他生前为我撑起了一片纯净的天空,让我在他的羽翼下安心写童话,我却无法真的让时光倒流,让他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他用诗笔构筑了美丽的“乡下天堂”、“月亮上的村庄”,却无法构筑自己完美的人生!也许宁德这条路他本不该走——宁,宁息;德,德吾。就像庞统(凤雏)挨不过落凤坡。其实他那天给我发了那么多短信(共14条),我本该有所察觉,怎就不打个电话跟他好好聊聊?也许听到我的声音,他说不定就赶回来了!“后悔歹了这次”——每每翻到这条短信,我就“后悔歹了”——既然他那么心烦,我怎么就不逼他回家啊!或者警告他小心,坐车要系好安全带,不要睡觉……

为什么福安,这么吉祥好听的名字,会成为我的伤心之地?为什么电视中才有的情节,突然之间就降到了我的头上?

丧夫之痛,痛彻心扉!

“你走了/我替你活着/若怨红尘嘈杂/怎忍心让我独自承受”——后来,我在一首诗中这样写。天塌下来了,我根本不是撑起天空的那块料。若没有全国各地的诗友文友的鼓励,若没有他生前的好友、老师、同学的关心和支持,若没有我的领导、同事、同学与学生的关怀与帮助,我是挨不过这段灾难的日子的。人间有真情!心碎成一片片,但热血依然沸腾。“巧艳,要坚强啊!你不是一个人,我们永远跟你在一起!”他们每每握住我的手,给我力量,给我支撑……我怎么能倒下!我难道不该以真情回报真情,以热心映照热心?我怎么能倒下!我一定要有足够的勇气把此书写完,并把它献给我亲爱的刘德吾先生!

此后的日子,无论是自己写怀念文章,还是看诗友们的怀念文章,总止不住泪流满面。一篇文章往往要分几次写,几次看。像寇宗鄂老师的挽诗,我在灵前是边哭边看,最后烂熟于心,每每想到“云霞似锦正当空,魂归天庭忒匆匆”“江南才俊雄杰气,万卷诗书成绝笔”“ 天妒精英成永别,苍山灵溪共含泪”等等句子,就再也忍不住要痛哭出声。而我,从来就是不相信眼泪的!想不到啊,老天会通过这种方式让我流泪!而且是没完没了地流!

只有写童话,只有进入那幻想的王国,我内心才无比平静,日子才重新有了盼头。每每想到有趣的细节,甚至会“扑哧”一笑。我知道我该怎么活了——天塌下来了,有童话帮我撑着!它就像史铁生血脉中的地坛,就像艾米莉骨头里的呼啸山庄,就像霍金灵魂里的星空与宇宙……给残缺的生命以完整的意义,给阴霾的日子以温暖的阳光。只要童话还在,我就能含笑继续以后的路;只要灵感还在,他就能在我的童话世界里快乐活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