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EliciaRH
EliciaRH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45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Garden of Dream(梦花园) Part.32

(2007-08-30 09:58:10)
标签:

卡通/动漫

钢炼同人

分类: 灼眼的鹰 冷酷之焰
 

Act.32  最开始

    “你还没睡啊,沃贝兹……”约恩苏走入房间,“我看你门没关,所以就进来了。怎么……有什么烦心事吗?”

    剑反射的月光将他冷俊的眉目照得惨白。

    “只是想起了往事而已……没什么。到是夫人有什么事?”

    “……你明明什么都知道,还这么称呼!”隐匿在黑暗中的约恩苏,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表情。

    “无所谓吗不是,我会跟随你是因为有相同的信仰,与别的无关。”

    “即使什么都知道,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这是试探我吗?”约恩苏——埃利因走到月光中,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上,湛蓝的眼睛在月光下闪现出一片宁静,深蓝的蕾丝长裙丝毫不影响她英姿飒爽的风采——这样气质的人儿,真很难想象只是一位侍女。

    “没有那种意思……夫人。”这容貌……如同露水的明眸,完全标志的脸,如盛夏的蔷薇一般的嘴唇,闪耀着青春的光泽。月光柔和的包围着她,裙上的纱好像沾了水一样映出点点的光,将暗黑的蓝中和——好像那天空一样。


    “是……吗。我的骑士……”

   

    你浇透地的犁沟,润平犁脊。降甘霖,使地软和。其中发长的,蒙你赐福。
    Thou waterest the ridges thereof abundantly: thou settlest the furrows thereof: thou makest it soft with showers: thou blessest the springing thereof.

    你们用荆棘烧火。锅还未热,他要用旋风把青的和烧着的一齐刮去。
    Before your pots can feel the thorns, he shall take them away as with a whirlwind, both living, and in his wrath.

    因他们口中的罪,和嘴里的言语,并咒骂虚谎的话,愿他们在骄傲之中被缠住了。
    For the sin of their mouth and the words of their lips let them even be taken in their pride: and for cursing and lying which they speak.

    恶人茂盛如草,一切作孽之人发旺的时候,正是他们要灭亡,直到永远。
    When the wicked spring as the grass, and when all the workers of iniquity do flourish; it is that they shall be destroyed for ever.

    ……


    克罗泽的姐姐轻轻地朗诵着《旧约圣经·诗篇》中的诗句,直到克罗泽趴在姐姐的怀中睡着。


    “他叫他们的罪孽归到他们身上。他们正在行恶之中,他要剪除他们。耶和华我们的主要把他们剪除。
    And he shall bring upon them their own iniquity, and shall cut them off in their own wickedness; yea, the LORD our God shall cut them off.(语出《旧约圣经·诗篇》94章23小节)

    “……今天就到这里吧!”看着已睡熟的妹妹,姐姐合上了书。

    “Psalms(诗篇)吗……我已经很久没有听了,以前姑姑也念给我听过,不过参军后就没有了……”哈勃克对着烛火发呆,不知是回忆起了小时候还是更遥远的过去。

    “生活在这土地上的人都是得到了主的恩赐,应该满足了。可是,仍有傲慢贪婪的人横行霸道……但,主会惩罚他们的,一定会。”姐姐将克罗泽抱到了床上,轻轻抚摸着妹妹。

    军人的恶行,虽然很想说他们是军人的耻辱,但社会制度如此,也难怪军人会忘记他们的职责……骑士时代已经过去了,诸如骑士道一样可以约束军人的思想已经不在了。剑已经无法抵挡一切了,主却那么渺茫。

    “可以给我讲讲吗,掩埋的历史的真实。”哈勃克抬起头。

    “可以啊。”姐姐将快燃尽的蜡烛换上了一根新的,“我们家是开国五骑士之一,持有巴尔提斯克的勇士的后代。考利兰塔开国的故事一直代代流传。其实,剑的名字就是那五位骑士的名字,剑在以他们的名字命名之时就有了灵力,他们是会选择与他们相称的主人。

    “约八百年前,圣波尔的最后一位国王,继续着他淫乱无耻的暴政,贵族们只会阿谀奉承,以求保住他们奢侈的生活。而平民百姓的生活却是苦不堪言,饥饿、寒冷、沉重的赋税等等,折磨着人民。尽管有着反抗,但结果都只是被镇压。是的,没有完整的组织,只是盲目的反抗,那根本没有用。在这时,有一个人站了出来。

    “那就是引领了新时代的考利兰塔国王,卡塔沙——莱昂·卡塔沙。”

    “等等,”惊讶的哈勃克一下子站了起来,“你说莱昂·卡塔沙,那就是说国王实际是……”

    哈勃克的动静似乎太大了点,床上的克罗泽仿佛被惊到了,翻了个身,姐姐连忙起身去安慰。

    “是的,国王其实就是开国的五骑士之一。”

 

    春风和煦,映照着今年将会有个好收成。蓝天浮着的白云,像是腾起的浪花。

    站在山坡上的年轻的骑士,白色制服的衣摆随风凛凛做响,金色的头发离开帽子的束缚,稍稍享受了一下清爽。黑色的皮靴几乎被草丛埋没,那挂在腰间的剑则在风中凛然不动。棕红色的眼睛望着远方无尽的山脉,俊俏又帅气的脸上,坚决的眼神没有半点的茫然。那眉梢,就像是悬崖绝壁上最尖锐的岩石,站在最高点上,跨越无数高峻险要的阻碍,直指地平线。

    明明那么年轻,却把一切都包容在了胸中。

    “莱昂!”

    年轻的骑士收回远望的视线,转身望向跑上山坡的同伴。

    “该回去了,莱昂。”跑上山坡的同伴气喘嘘嘘地说道,“队长到处找不到你呢。”

    “也是啊,已经出来这么久了,回去吧,瓦尔加。”

    只有二十岁而已,刚刚成为了一个正式的骑士的莱昂·卡塔沙,心中的抱负如同烈焰一般燃烧着,炽热的如同太阳。

    “马上夏列也可以成为一个正式的骑士了,真高兴呢!如果他能分到咱们的队里就好了。”瓦尔加和莱昂并排走着,面前不远处就是高高的城墙,灰冷的束缚一切的城墙,与他们身后的旷达景致正相反呢。

    “是啊,那样咱们就又可以聚在一起了!”出生于一个没落贵族的家庭,看着世间的疾苦长大的孩子,眼中的火焰,心中的火焰就随着时间慢慢地扩大。谁说孩子不通世事,那抱负的种子在他幼年时就发了芽,接受着世间残存的阳光的照耀,毅然决然地伸展。

    “嘻,那就是三剑客了!”瓦尔加,还有夏列都是莱昂从小的好朋友,出身于小地主家庭,却都是善良的孩子,尽管那善良在利益熏心的大人看来是懦弱,可善良的心并没有因此而被污染。

    “嗯,不过同伴要是更多些就好了。”从去骑士学校开始,莱昂就在计划了,计划着自己以及祖国的未来。

    “是呀。”瓦尔加也陷入了沉思,这理想还遥远,对于年轻的他们,那是要用一生的时间来实现的。

    “对了,”瓦尔加像想了什么似的突然拍了一下手,“我忘了告诉你了,安格·托西亚捎口信来说让你去她那一下。”

    “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不早点说啊!”莱昂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拔腿就向城里跑。

    “喂,队长还找你有事呢!”

    “你向队长说明一下,一会儿再去他那儿!”

    “真是的,果然还是安格的魅力比较大呢。”瓦尔加看着莱昂远去的背影叹起气来,“可让我怎么向队长说呀,那个火爆脾气的金布雷斯队长!算了,也只有莱昂能对付得了他。”

 

    多内加尔城内,修道院的钟声伴随着鸽子飞起的振翅声,显得格外清脆。

    “院长嬷嬷,你好。”莱昂走进修道院的大厅,祷告的人群才刚散去。

    “你好,莱昂·卡塔沙,如果你找安格·托西亚的话,她在后院等你。”院长嬷嬷微笑着迎接了他。

    “谢谢你,院长嬷嬷。”莱昂行过礼就转身跑开了。


    修道院后院的花大都开了,在阳光的沐浴中,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后院的小房间里,一位看上去尚不满二十岁的修女正在朗读诗篇。

    “显我为义的神啊,我呼吁的时候,求你应允我。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宽广。现在求你怜恤我,听我的祷告。  
    Hear me when I call, O God of my righteousness: thou hast enlarged me when I was in distress; have mercy upon me, and hear my prayer. 
 
    “你们这上流人呐,你们将我的尊荣变为羞辱,要到几时呢,你们喜爱虚妄,寻梢虚假,要到几时呢。
    O ye sons of men, how long will ye turn my glory into shame? how long will ye love vanity, and seek after leasing?

    “你们要知道耶和华已经分别虔诚人归他自己。我求告耶和华,他必听我。
    But know that the LORD hath set apart him that is godly for himself: the LORD will hear when I call unto him.

    “你们应当畏惧,不可犯罪。在床上的时候,要心里思想,并要肃静。
    Stand in awe, and sin not: commune with your own heart upon your bed, and be still.

    “当献上公义的祭,又当倚靠耶和华。
    Offer the sacrifices of righteousness, and put your trust in the LORD.

    “有许多人说,谁能指示我们什么好处。耶和华啊,求你仰起脸来,光照我们。  
    There be many that say, Who will shew us any good? LORD, lift thou up the light of thy countenance upon us.

    “你使我心里快乐,胜过那丰收五谷新酒的人。  
    Thou hast put gladness in my heart, more than in the time that their corn and their wine increased.

    “我必安然躺下睡觉,因为独有你耶和华使我安然居住。
    I will both lay me down in peace, and sleep: for thou, LORD, only makest me dwell in safety.(语出《旧约圣经·诗篇》第4章)”


    “耶和华啊,求你留心听我的言语,顾念我的心思。 
    Give ear to my words, O LORD, consider my meditation.(语出《旧约圣经·诗篇》第5章第1小节)”莱昂走进屋中,看着跪在圣母像前的修女,接着背诵。

    “莱昂大人!”修女急忙站起身来,碧绿的眼睛激动地看着他。

    “你好,安格,那个……”

    “人我已经带来了哟!这边!”安格带着莱昂走进了一间暗室,昏暗的烛光填不满偌大的房间,莱昂只是隐隐感到前面有人。


    “巴尔提斯克大人,你好,这位是莱昂·卡塔沙大人。”安格对着黑暗中的人影行了礼,之后让开身,使得他们能面对面。

    “你就是莱昂·卡塔沙,”黑暗中的人影向前走了一步,微弱的烛光稍稍能照亮些他的面目,那是一张严肃冷静,楞角分明的脸,那嵌入眼眶的深邃的眼睛像鹰的眼睛一般犀利,“真是年轻。”

    “久闻您的大名,今日能见您一面真是荣幸,巴尔特斯克大人。”莱昂也用毫不输给他的尖锐的眼神与他对视。良久,巴尔提斯克露出了耐人寻味的微笑。

 

    “五骑士第一次聚集时,莱昂只有二十岁,瓦尔加和夏列与他年纪差不多,而年长很多的金布雷斯不仅是他们的启蒙老师,也是重要的伙伴。巴尔提斯克,那位有名的骑士,也许是从莱昂的眼中看到了未来吧,那时他还没有加入他们,却表示愿意帮助莱昂,以莱昂个人的名义。这的确是给了他不少鼓舞,不过,这也只是开始……莱昂还没有拿到他的剑。”

    哈勃克听得入了神,这是与他所知晓的故事完全不同的版本,也是……真实。

 

    “大佐,还未睡吗?”赫可艾起夜上厕所时,发现在走廊窗口处的马斯坦,正凝视着手中的剑——莱昂。

    “啊,”马斯坦露出一个很不自然的笑,“我总感觉,这把剑像是要告诉我什么似的……是什么呢。”

    “大佐!”赫可艾按住他的手,令剑完全插回到剑鞘中,“无论是什么,保持精力都很重要,快回去睡吧。”

    “好吧!”马斯坦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剑在颤抖,总感觉一股力量在莱昂上,仿佛要吞噬一切一样,是什么?马斯坦感到一阵头晕目旋,无力地倒在了床上。

    “我的主,我的主,为什么离弃我。为什么远离不救我,不听我唉哼的言语。
    My God, my God, why hast thou forsaken me? why art thou so far from helping me, and from the words of my roaring?(语出《旧约圣经·诗篇》第22章第1小节)”

    谁……谁在说话呢,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