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幸韵88
幸韵8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060
  • 关注人气:1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草稿箱发出:重病与死亡(碎片)

(2019-12-23 18:47:41)
标签:

疾病

死亡

智慧

醉酒

生命

分类: 感悟生命

(大部分数据和故事摘自网络)


一个沉重的主题,你可以无视。

本来下面这些已经在草稿箱了,上台式电脑就可以删除。

但今天的央视一套《今日说法》,让我又看到了人生的一幕悲剧。四个朋友吃饭,其中一个醉酒后身亡,其它三个都要承担一定责任。根据具体情况三人共承担20%(个人也视情况有差异),死者自己(50岁)应该负主要责任,需承担80%。

经鉴定,死因是因呕吐物进入气管而窒息死亡。(夜里在宾馆)

这应该是贪欲和无知造成的。

所以,对于生命,我们都应该尊重,认认真真地过日子。于是我还是把草稿箱的内容发了出来。

最大的感悟是:我们活着很不容易,首先要懂得感恩。感恩周围的一切,感恩为我们的生活提供各种方便的人……

下面这些碎语片断,还是可以让大家明白一些道理,怎么样学会更好地生活,也可以说怎么样更好地活着。

口头说说容易,其实做人和活着都是需要资本的。需要智慧、需要经营、需要管理。

事实是,绝大多数人都是糊涂地活着。遇到突如其来的情况,就手足无措了。

——————

人类90%左右的疾病无法治愈,我们终究要学着与它们共存

重病和死亡,离我们有多远?

12月6日,网络歌手吾恩在微博上告知众人,35岁的他已确诊患有胃癌,此前无不良生活习惯,作息健康养生,没有家族病史。此时怨天尤人已无用,唯有做好最坏的打算,勇敢面对。

12月3日,南京一名来自安徽的48岁外卖员匆匆离世,在出租屋里晕倒时,外卖电动车还在屋外充电,厨房里的电饭煲,热着饭和咸肉。猪肉太贵他舍不得买,咸肉是大姐特地带给他的。

如果我们把镜头拉向全国大大小小的医院,生与死的故事,将更加频繁地上演。

疾病和死亡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并没有遥远得触不可及。但我们几乎都没有勇气说为“死”做好了准备,哪怕是正在面对生死考验的人们。

美国医生阿兰·葛文图在《最好的告别》中,反思美国医疗体制和文化都建立在微小的“治愈”的可能性之上。

实际上现代医学远远没有那么伟大,我们能够健康活着,更多依靠的是自身免疫力,而非人为药物干预。

人类90%左右的疾病是无法治愈的,现代医学只不过帮助我们控制疾病发展,提升生活质量。

当与疾病和死亡狭路相逢,怎样能不被它们密实的引力吸引脱轨,保持生活的运转?

有这样一群从事医疗深度报道的人,他们旁观记录着人们在“生死之间”的挣扎和痛苦,思考着人与疾病、生死,可以如何共存。

疾病乃人生常态,但治愈不是。

在中国,每10个中就有一个人患有糖尿病,每4个人中就有一个高血压患者,一个人的一生有22%的概率罹患癌症。

而癌症尚待攻克,高血压等慢性病需要终生服药,即便像感冒这样常见的病症,击败它的是人体的免疫系统,而非人类自制的药物。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主任医师张晓东告诉从事医疗深度报道的徐卓君,人类90%左右的疾病无法治愈。

不幸陷入与疾病鏖战之中的人们,会以健康人无法体察的痛苦,认清“现代医学神话”背后的现实。

人类远没有伟大到将疾病和死亡握于手掌心——控制疾病发展,维持病人生活质量,延长病人寿命,这是现代医学应对生死之痛之时所能尽的全部微薄之力。

感谢自然赋予我们的抵抗力,人生中数次与疾病狭路相逢我们都能挺过去。

但当我们终将被衰老、疾病、死亡击垮,我们该如何保持生命的尊严?当亲人面临重疾的折磨,我们又将如何与绝望、悔恨对抗?“偶尔治愈”平台关注的,正是人与疾病、衰老、死亡的相处方式。

“生”的挣扎

近年来出版的医学人文作品,也大多从“叙事医学”的呼吁出发,以医生的视角进行观察书写,对生死观加以探讨。但"生死之间"的主角,是那些在“生死门”前挣扎的患者和家属,与可怕疾病共生的人们。每一个故事,都浓缩着无数人的一生。

“假如人生只剩下10天时间,你要做什么?”“有无线路由器吗?”他问。人生的结尾,他想做一场直播。

“癌症移民”石家从山西小城到北京为孩子石泽洋治白血病,14岁的石泽洋渴望回学校,家里咨询过北京小汤山的一所初中,借读费要10万。合法住所居住证明、纳税证明、社保证明……每一样都让“癌症移民“为难。

站在医院附近中学门口张望的石泽洋说:”妈妈,我下辈子不想做人了,太辛苦了。”“那你想做什么?”“做只国宝大熊猫吧。”

无数人生的碎片,拼凑出一个还未面临生死的人所无法想象的世界,如万花筒一般的镜面反射着错愕、恐惧、勇猛、坚强、无奈……一张接一张单薄的检查单,数据里印着“生死”,疾病和死亡用一种“密实持续的牵引力”,将所有人和事拖进叹息声里,思考“是选择生,还是选择死”的难题。

复杂现实

特稿采写者是细节的“猎手”,一件小事、一句话乃至一个动作,都像在读者心里打了一记闷棍。“偶尔治愈”的主笔李珊珊说她看多了这些故事,已经分辨不出哪个更加沉重,她更希望从这些故事出发,传达更多的思考:疾病和死亡,不只是个体层面的事情。它不仅事关一个国家的资源分配、利益抉择,也事关社会观念变迁和文化思考。

疾病与死亡,不可避免地要与金钱和资源发生关系。“治病穷死,不治病死”,至今仍然是很多人面临的难题。卫生经济学里有一个名词“灾难性医疗支出”,指一个家庭的自付医疗费用超过家庭可支付能力的40%。而据《柳叶刀》2011年数据显示,中国灾难性医疗支出的发生率为12.7%,意味着有1.73亿人因治病陷入困境。

在医保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的当下,互联网众筹为艰难的人们开启了一扇窗。但在讲求眼球和流量的世界,动人的故事才能让公众为之埋单。今天的互联网众筹,虽然让每个人都有了获取他人关注的渠道, 但筹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像要为白血病儿子募集20万元的韦光敏,募集一个半月以后,筹款刚刚超过8000元。而2016年罗尔的一篇文章,在48小时之内为患有白血病的女儿募集到超过200万元的捐款。韦光敏努力回想儿子故事的“亮点“——留守儿童、做过课代表、懂事……“摔断过手,算吗?”帮助韦光敏写求助文案的孙映辉叹了一口气,韦光敏的孩子14岁了,大孩子不如幼童招人怜爱。

…………

当有限的资源可以“换命”,我们该作何抉择?

当整个社会都在着急向前,当飞速运转的体制将人与人之间的温暖异化为社会机器的润滑剂,那些不幸被疾病缠身的人,该如何实现活着的尊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