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邵阳市文联兄弟姐妹
邵阳市文联兄弟姐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45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杨晓澜:回家的路究竟有多长— 读肖世群中篇小说《老宋回家》

(2014-11-14 21:14:43)
标签:

转载

[转载]杨晓澜:回家的路究竟有多长— <wbr>读肖世群中篇小说《老宋回家》

          回家的路究竟有多长
              — — 读肖世群中篇小说《老宋回家》
                             杨晓澜 

    家是很温馨的词,回家”承载着无数人内心情感的起伏与波澜。但我们总难以体会回家的那种艰难复杂,如果不细想,我们甚至来不及寻找回家的缘由,更谈不上去细腻的体会为了回家来回奔波的无常。一个农民工回家的路是温暖而漫长的,但究竟有多长,今年《湖南文学》第10期头条推出的肖世群中篇小说《老宋回家》,对此作了另一种生命的解读与尝试。
    “我都两年没回家了,还不回家啊,老婆都快要进别人的被窝了,儿子见我都要叫叔叔了”。这是小说主人公老宋回家前对老板王伟说的缘由,也是故事的开始。以常规论,这应是故事的主线,可作者笔锋一转,老宋却“走向了离工厂不远的夜宵街,会上了夜宵店的老板阿蓉”,瞬间把故事转换到老宋与一群异地的打工者阿蓉、阿真、王伟、石保国等人物上来。小说逆而以打工者的故事为明线,回家的情愫为暗线,以侦探小说的手法,层层推进,层层转折,深入到人性与情感纠结的最深处,“心灵最深处”,道出了农民工回家的艰难和“有家难回”的困境。
    老宋为什么回家?又为什么回不了家?从小说的叙事肌理可以看出诸多矛盾。回家的矛盾一在于城乡差别,在城里永远只是“两栖动物”,无归属感;“老宋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阿真和父母赌气“说要做一辈子农民工,倒要看看能丢人到哪里去”;阿蓉说“要是没有这该死的打工,三口之家热乎着了,现在倒好,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农民工在城市得不到价值的认可、心灵的归属和情感的寄托,这个难以协调的城乡矛盾逼着老宋回家。二在于情感矛盾,孩子怨恨,妻子背离,“二十多亩田就光靠两个老人”的孝道的灵魂谴责,都不得不逼着老宋回家— — — 即使老宋做着打工仔里面的“大官”厂长。小说最大篇幅讲的是老宋迟迟不回家的矛盾,即与阿蓉的感情关系,与工厂的生存关系,与阿真、石保国等一系列人物的“道义”关系,这种多方面的关系矛盾,让老宋有家难回,更尴尬的是,结尾老婆石莉英的出轨,让他又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其实,从回家的终极利益上,老宋丝毫可以不管阿蓉家的案子、王伟的厂子、阿真的流产住院、石保国的被绑架等事情,但他自身所具有的天然的纯朴与“道义性”,让他不得不管,即使面临家庭的分裂,甚至妻离子散。小说必须写温暖,写道义,写绝境中的帮助,写困苦中的生命亮光。谢有顺说“生活是文化的外现,它的内部藏着义理,而小说所写的,就是一种世俗的道义。”如果没有这种道义,这种原始的沉浸在内心深处的“本善”,小说的主人公老宋的形象便会失败。即使他很早的回家,帮父母收水稻,和妻子团聚,这个作品也不值一读。
    其实,“回家”的故事中很大篇幅写的是老宋与阿蓉的情感生活。阿蓉是老宋在异乡孤独中的温暖,情感的寄托、心理和生理的诉求,这种实质上的“夫妻”关系,老宋回家之前必定得“缠绵”一番。小说回忆了两者相知相搀的过程。老宋照顾阿蓉的夜宵店,照顾阿蓉因工残疾的丈夫温智强,细节点滴让人真真实实的感受着底层打工者的内心世界与艰难情境。这是对生活的真实还原,这种生活的温暖大幅叙述,恰巧成为本文成功的最大亮点。在描写这些情节时,小说的语言是粗俗的,物质的。然而好的小说是要还原一个物质世界,一种俗世生活。很多作家并不重视自己作品中物质外壳的建构,总想写出深刻的哲理与内蕴,但小说的底子是人世和生活,是反映人性和生活。不管你写再多的城乡矛盾、再多的精神困境、再多的时代洪流、再多的社会症候,都是要通过人性与生活来反映,都得通过“物质”的“器皿”来展现。
    小说还有个亮点是作者对于生活的熟稔。打工生活的现状、打工者的生存境遇、打工族事故的法律申述,等等,一系列细节凸显作者对此类题材的架控与把握。里面有一个很好的细节:阿蓉为了丈夫的案子不惜牺牲身体以求得“蒲志高一样的”蒲律师的帮助,但即使“一心一意想帮阿蓉把官司打赢”,也抵不上市法律援助中心。这引起读者思考,为什么之前不援助,原来“司法局长想当市长了”,得作秀,有事迹,这个细节是从事司法局工作的作者所熟悉的。都说作家要写熟悉的生活,老作家也告诫年轻作者写小说的时候要贴着人物写。显然作者是贴着老宋、阿蓉等人物写的,作者把自己摆了进去,用自己的眼睛看,自己的耳朵听,自己的心去体察,再融入人物自身的感觉来观察世界,用人物自己的心来感受世界,这样才写出了老宋等人物的血肉和温情。
    《老宋回家》从文本的叙事上看,无疑是成功的,因为其给人以“常道”与“原始”的温暖,不过从文本的多义、丰富与深刻性来说,又是不够的,虽然小说的结尾揭示了像“老宋”这类人可能永远回不了“家”的困境,但小说还是缺少了一些生命的悠远与发现。小说是发现的延续,而非写作的累积。(米兰·昆德拉语)好的经典作品是具有探索、开拓与发现力的,而不是简单的本真的生活折射。弗吉尼亚·伍尔夫说,“你可以解剖一只青蛙,但是你却没法使它跳跃;不幸得很,还存在着一种叫做生命的东西。”这种生命的精神内核并不只是简单的人性的抒写,“物质”的架构,需要更多的富有人文精神与生命终极追寻的东西。城乡矛盾是常写常新的题材,生活与时代也是多变、多元,期待作者在这种“变与不变”里寻求到更多的思考,写出更宽的视野。

                                     (本文原载2014年11月11日《邵阳日报》)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